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短篇小说《小马驹》

   作者:于聚义    人气: 753    日期:2015/6/1

短篇小说

小马驹

于聚义

“吁——”唐文和张生勒着马,站在东北角起伏的高地上,隐约看见离边境线不远的乔尔马夏牧场,一块比较平坦的草甸子上,三个蘑菇般的毡房前聚集了很多人。毡房顶上冒着袅袅炊烟,蜿蜒的小溪边上,两口大铁锅热气腾腾。

张生一下子来了情绪,“你看,这些少数民族人家就是会生活,这么早就开始张罗着。”

“草原民族这一点特别感人,他们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是那样认真,那样投入,比我们汉民族不知道强多少倍。”唐文也感叹道:“自从我见到再努拉老阿爸,这种感受就更加强烈了。”

“所以说嘛,你给老人家送一匹小驹子是对的。”张生看着唐文,为他投去赞许的目光。“赶紧,去晚了那可是对人家的不尊重,哈萨克人可讲究这个了。”

再努拉老阿爸正在毡房前陪着阿訇给山羊做巴塔(祈祷)。巴塔仪式庄重肃穆,每个人都一脸虔诚。唐文和张生静静地站在人群外。做完巴塔,再努拉老人匆忙起身过来迎接唐文和张生。

唐文把手里牵着枣红马驹的缰绳递给再努拉老阿爸,一脸兴奋地说:“老阿爸,愿努尔兰将来成为草原上的英雄。”

再努拉老阿爸接过小马驹的缰绳,看着枣红马驹,嘴里不停地“啧啧”着。

枣红马驹两眼乌黑炯亮,毛色顺滑像绫罗绸缎;镶嵌着银饰的轡勒头、马鞍子、銮铃铛,以及前胛后盘的装饰更给枣红马驹平添了一股子神俊的气概。

再努拉老阿爸搂着小马驹的脖子,把脸贴在枣红马驹脸上轻轻地摩挲着,还不时地用手捋捋马鬃,然后绕着枣红马驹转了一圈。

旁边的人群慢慢围过来,大家都露出满脸的羡慕。

再努拉老阿爸转过身,紧紧抱着唐文,“好巴郎子(好孩子),好巴郎子!你让我高兴得不行了,太让我嘛出乎意料了!”他又转过身面向众人,举起小马驹的缰绳大声道:“这是我的大巴郎子(大儿子),是他送给他的巴吾勒(兄弟)努尔兰的成人礼物。”说着,把枣红马驹的缰绳塞给唐文,转身奔进毡房。不一会儿,牵着努尔兰的手跑出来,把小儿子抱上马背,让一个小伙子牵着马,去绕着夏牧场转一圈,他自己一手拉着唐文,一手拉着张生进了毡房。

毡房不远处的小溪流旁,两口直径足有三尺的大锅,正热气腾腾地煮着羊肉,几个哈萨克、蒙古、维吾尔妇女有说有笑地忙碌着。三个毡房形成的庭院里满是人,看样子夏牧场附近阿吾勒(牧村,也就是村庄的意思)的人差不多都来了。身穿哈萨克、蒙古、维吾尔、塔塔尔、俄罗斯袷袢(服装)的几个巴郎子,在人群中穿来穿去,嬉戏闹闹,四处洋溢着喜庆气氛。

进了毡房,早就有人腾出座位,把唐文、张生让到毡房门口正对的西方主宾位置坐下。再努拉的洋缸子(媳妇)古丽亚把蓝格子布单铺在众人面前,几个妇女端来的包尔萨克(油炸食品)、油馕、酥油,还有杂拌糖果和奶疙瘩(奶酪),满满当当摆了一单子。

再努拉老阿爸被唐文硬让着坐在自己旁边,这是整个主席的位置,因为唐文知道自己年轻,还不到要坐在这个座位上的时候。再努拉老阿爸陪唐文、张生喝了碗奶茶,让好朋友夏肯招呼着他们俩,自己起身忙活去了,他还要陪着阿訇给种公羊与将要宰杀的羊只做巴塔。

再努拉老阿爸家和唐文家是世交。

新疆解放前,再努拉的父亲参加了三区革命(三区指:伊力、塔城、阿勒泰),经常与地下党的代表、唐文的祖父秘密接头。双方接头以枣红马驹为暗号。三区革命成功后,再努拉的父亲成为草原上第一任哈萨克副县长。在“反右”斗争中,有人揭发再努拉的父亲,说他纠结一帮人,公开发表反对在草原实行“社会主义改造”运动的讲话,其言论与党中央、国务院的精神背道而驰;同时还揭发他有“策反颠覆祖国”的活动,是个典型的里通外国分子。县委县政府立即请示上级,并以“573”(19573月)专案编号,把再努拉父亲关进了监狱等待处理。

对于“573”专案,涉及县、乡两级12名干部这件事,组织上非常重视,专门成立了“573”工作组,责成地委分管政法、安全工作的副书记,也就是唐文的祖父来牵头,负责调查落实,提出处理意见。

573”调查小组进驻边境县城后,立即查阅有关材料,然后深入草原,走访广大牧民群众,全面了解和掌握“573”涉案人员的问题。调查小组先找揭发者,面对面听取意见,然后反复与当事人提问、谈话,对照揭发者的前后笔录,落实揭发的事实依据。同时耐心地与牧民座谈,落实发表右派言论的场合、参与的人员等等。结果发现:发表的右派言论里,并没有发现违反原则的话,更没有反对草原实行“社会主义改造”的言论,反而还强调要紧紧地围绕上级的文件精神办事,把社会主义改造运动落到实处等等。另外,在落实“策反颠覆祖国”问题时,把注意力集中在“里通外国”的具体人和事上。因为新政权刚刚建立,国内外一小撮反动势力乘机捣乱,尤其是在三区革命的地区,已经发生多起国外派进来的特务分子,与国内反对派秘密勾结,妄图策反,被我公安部门及时破获。所以,在与揭发者谈话时,特别注意里通外国这个细节问题。其中一位揭发者自称是公检法的人,因为忧国忧民的责任,他响应政府号召才参与揭发的。经过调查小组的认真调查发现,这个揭发者是有历史背景的人,其父曾被三区革命围剿打伤后逃出国门。这次揭发显然是带着公报私仇,栽赃陷害的目的的。

经过认真分析、举证、推断,“673”专案组初步决定,要与被关人员见面,再听取他们的申诉。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再努拉的父亲被人在奶茶里下了毒,生命危在旦夕。

唐文的祖父立即挺身而出说:“不管他是不是里通外国分子,先救人再说。”

“不能,坚决不能这样。在大是大非面前,我们都要冷静。”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夏勒娃提出了异议。

这件事不得不请示上一级党委政府。

时间就是生命。

唐文祖父只好写下保证书,以自己的性命担保,才把再努拉的父亲抢救出来。如果再耽误半个小时,那再努拉就没有了父亲。

虽然再努拉的父亲保住了生命,但由于抢救不及时,再努拉的父亲大脑受到严重损伤,落下了一个终身残疾,不久就撒手人寰,但再努拉却一直牢记着老书记的救命之恩。

六十年代初的夏天,唐文的兄长已经是边境县委副书记了。他和县畜牧局长一起骑马深入草原,检查夏牧场牧民生活状况,同时做一些越冬的调查研究工作,为县委下一步工作的开展做到心中有数。没想到,骑术还不怎么精通的兄长,骑在马背上只顾着想问题,草丛里突然窜出一只野兔,吓得大走马一惊,兄长身子一歪就从马背上掉了下来,一只脚却还挂在马蹬上。惊恐的大走马脚步乱了,兄长被大走马拖着在草原上跑。畜牧局长惊讶地不知如何是好。正在这时,再努拉骑着马迎面而来,发现有人被惊马拖着。心想,如果不立即降住惊马,被拖的人将会有生命危险。再努拉向同行者挥了挥手说,你在后面跟着跑就行,防止大走马转过头往回跑。他夹紧马,快速地朝着大走马前头跑去,一边跑一边抽出压在腿下的套马绳,出其不意趁其不备,一下就套住了大走马。

兄长已经昏昏沉沉。

再努拉抱起兄长,与畜牧局才调转头回到自己正在转场的毡房,为兄长清洗满身的伤痕。兄长在再努拉夫妻俩的精心照顾下恢复了健康。从此,他们就结下了生死之交。

唐文下乡再教育时,兄长虽然被打倒关进牛棚,可兄长念念不忘再努拉的救命之恩,却给唐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报名下乡再教育时,唐文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边境牧场。

差不多两个时辰时,努尔兰骑着枣红马驹回来了,马上就被好多人簇拥着走进毡房。再努拉的洋缸子古丽亚迎上前去,爱恋地拍拍小儿子努尔兰的肩膀,“我的小男子汉,现在,该是你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的时刻了!”说着,抱起努尔兰出了门又进了旁边的毡房。

成人礼是割除男孩阴茎包皮所举行的一项仪式,通常到5-7岁时举行,其起源于《圣经》中《创世记》的记载。实行割礼的民族广泛分布于世界,早期割礼普遍使用石刀而非金属刀,由此可知其历史悠久。作为一种传统礼仪,成人礼都在青春期或青春期之前进行,有些阿拉伯民族则在临近结婚之时进行。信奉伊斯兰教的民族都十分注重割礼,将它作为一件大事来办,要举行隆重的仪式。哈萨克族举行成人礼之前,要把小孩打扮的漂漂亮亮,头上和肩上都要插上猫头鹰羽毛,骑着马到亲戚家去报喜,亲戚们必须给小孩各种食品,并根据各自的经济情况给小孩送一只羊羔,或一头牛犊、一匹马驹等。要给称作割馈赠的羊、牛耳朵上打上印记,幼畜长大后,或礼羊、马,年轻人就想起了人生具有转折意义的情景。

成人礼的主刀手,一般是毛拉、阿訇或霍贾。阿訇念经举行仪式后,即可做手术。这一天,小孩的父母宴请宾客,凡是去参加割礼的人都要送礼,表示慰问。

成人礼仪式简单又庄重,老阿訇手里拿着一把小皮加克(小刀子)和一个木制工具,一脸严肃,口中念念有词,然后转过身,旁边两位大汉用羊皮遮住老阿訇和努尔兰。

老阿訇很快完成了一个庄严的成就男人的大礼。

努尔兰躺在阿妈古丽亚身边,轻轻抽泣着,但却是满头大汗。

古丽亚搂着巴郎子(儿子)的头,轻轻晃着巴郎子说:“不哭,不哭了,你现在是真正的男子汉了。”

成人礼仪式过后,就是盛大的欢宴。

第一道是奶茶。用湖南益阳茶厂专供青、新、宁、内蒙古等少数民族地区的清真茶叶,分为砖茶、茯茶两种。今天是哈萨克风味,以砖茶熬成,浓香四溢。每人两碗下肚后就被主人收去茶碗。

第二道是手抓肉。将一岁左右的羊娃子(羊羔)宰杀,不要用水洗,保持羊肉的原味,放在凉水锅里大火煮,撇去开锅后漂在液面上的血沫,半个时辰左右就好了。如果有人喜欢嫩一些,那就煮的时间短一些,吃到嘴里还有鲜血直往外溢;如果有人喜欢老一些,那就煮的时间长一些,肉放进嘴里基本不用费劲嚼就下咽了。手抓肉什么调味品都不用,吃的时候,盛肉的大盘旁边放一小碟盐巴,供人们沾着盐巴吃。热气腾腾的大盘手抓肉,香味刺人味蕾。人们洗过手围坐在一起,年长的夏肯一手拿着皮夹克,一手拿起羊头,削一块羊脸上的肉,递给身边的再努拉老阿爸,这是哈萨克人的习俗,一定要尊老。又削下一块羊耳朵肉送给今天最年小的唐文,意味着爱幼。然后把羊头递给再努拉老阿爸,双手一挥,做个请的手势。这时,人们才纷纷伸出手,抓起肉大吃起来。

第三道是手抓饭。使用菜籽油,羊排骨肉炒胡萝卜,少许皮芽子(葱头),少许孜然和盐巴即可,然后放大米焖半个时辰就好了。端上来油亮油亮的手抓饭,白里透红,米粒晶莹剔透,色泽诱人。

再努拉老阿爸给唐文倒了一碗酒,“巴郎子,你是草原的希望,我们牧民先敬你一杯。”大家看着唐文喝完了酒。

唐文翻过来也给再努拉老阿爸倒了一碗酒,双手举过头说:“老阿爸,您德高望重,我们一定好好向你请教,把咱们的草原建设得更加美好。”众人依次开始循环,大家开怀畅饮起来。

第四道是娜仁。古丽亚和几位妇女先后端来每人一碗娜仁。娜仁是在煮肉的汤里下了一些揪面片。也有人称为汤饭。上娜仁意味着欢宴基本结束。

大伙儿兴高采烈,猜拳行令,好不热闹。欢宴一直持续到篝火燃起,人们才打着饱嗝,准备参加下一个更为欢乐的项目。

当太阳收走最后一抹余晖时,篝火已经燃起,火光接力似的把夏牧场照耀得如同白昼。两名阿肯(歌手)在毡房外弹起了欢快的冬不拉,众人们三三两两很快围成了一个大圆圈,远处起伏的谷卯上,间或有歌声伴随着急促的马蹄声渐行渐远……

远方的朋友啊

喂饱你的马儿带上你的冬不拉

草原上的盛会

姑娘就等着你来为她牵马

悠扬的歌声随山风而来,在空旷的草原上萦绕……

等到月亮爬上来

伊呀呀

姑娘与你相依歌唱在月光下

伊呀呀

再努拉老阿爸拉着唐文坐在靠近阿肯的地方。原本唐文天黑前就要离开夏牧场的,这种欢乐的场面对他没有任何吸引力,前几天传来消息说兄长又一次被打倒了,这让他难以接受,而且还想不通,加上牧场领导旁敲侧击地要他好好表现,否则就会离开场部下放到基层去劳动改造。下基层他不怕,可这口窝囊气他受不了。今天借参加再努拉老阿爸给小儿子努尔兰举行成人礼之机,是来散散心的,但再努拉老阿爸执意要挽留,加上张生很想留下来热闹热闹,盛情难却,唐文也只好勉强留下来,听任再努拉老阿爸和张成的安排。

冬不拉与手风琴又一齐演奏起来,醇厚的冬不拉与清亮的手风琴声,扬起又一个高潮。伴随着冬不拉和手风琴的是浑厚而悠扬的歌声……

今天聚在夏牧场

只为祝愿一个人的成长

琴声如骏马奔驰,时缓时急;歌声如行云流水,欢快奔泻……

他会成为骏马

在广袤的夏牧场驰骋

他会成为雄鹰

在草原的天空中翱翔

张生早就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他站起来随着歌声翩翩起舞。

“来吧,来吧,跳起来吧!”再努拉老阿爸也加入到舞蹈的人群之中。他时而身体前倾,双肩耸动如苍鹰翱翔于蓝天;时而身体后仰,双臂拢于胸前,双脚急速迈动如奔马驰骋于草原。古丽亚也加入到欢快的舞蹈群里来,她那显得肥胖的身躯却不见一丝的笨拙,舞姿轻盈而奔放。再努拉老阿爸两脚交替跃动,诙谐而酣畅,围绕着古丽亚左右不离不弃;古丽亚双手叉在腰间,双肩抖动,绽放的肢体,与再努拉老阿爸如影随形。这是阳刚之气与阴柔之美的交融,是上苍恩赐给草原的生命之源。

再努拉夫妻俩跳着舞来到唐文面前,一边跳,一边伸出手邀请唐文。

张生也舞到唐文面前,他一把扯起唐文,古丽亚也嬉笑着拽起唐文另一只手,使唐文加入到了群舞之中。

唐文不再扭扭捏捏,而是双手交叉起来,在前胸后背甩打着。舞姿虽然不怎么协调,但认真的劲头十足。

又有几位冬不拉乐手加入进来,琴声激越雄浑,如万马奔腾;低回婉转,如淙淙泉水。正在这时,一声长调而清丽的笛声悠然漾起,似一股和风在松树林间缠绕……

男人如果不会跳舞

你将不再风流倜傥

女人不穿漂亮的衣裙

你就不再美丽大方

 

夏牧场如果没有舞蹈

冬不拉将不会欢乐地弹响

哈萨克没有骏马和歌声

将不能在草原上驰骋翱翔

……

一种久违的情绪自唐文的胸间涌出,似有一股气在体内横冲直撞。他双臂舞动,毫无节律,如疯如痴,不一会儿,就满身大汗。

不跳不知道,一跳吓一跳。再努拉老阿爸捋着胡须兴奋地看着唐文,虽然感到唐文不怎么会跳舞,但见他如此投入,心里还是喜滋滋的。

这是唐文来到草原第一次这样放开手脚,肆无忌惮的跳舞,直到骑马离开,他仍然沉浸在这种痴狂之中。

唐文策马扬鞭,纵马疾驰。

张生紧随其后,心想,唐文今天这是怎么啦?话到嘴边却看唐文一言不发,索性又咽了回去。

“嗒嗒嗒,嗒嗒嗒……”两匹马的蹄声在幽静的谷卯间回荡,清凉的山风从耳边掠过。

                 

 

 

 

1989年一稿于西安

                  2008年二稿与和布克赛尔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中篇小说《隘口小道》(十三)
下一篇:中篇小说《隘口小道》(十二)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