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中篇小说《隘口小道》(十二)

   作者:于聚义    人气: 777    日期:2015/5/31

十二

大黄狗懒洋洋地躺在路上,享受着阳光,看到春花放学归来,忽然发疯似的跑上隘口又跑了回来,春花知道这是大黄狗在讨好自己。“不许这样!”春花大声喝斥。

山下鼓乐声隐隐传来,又是什么节日? 春花同黄狗站在崖边看了许久。

这两年,七夕节都很乏味,遭遇阴雨连天无月可赏,孩子们也不能整夜围拢老人听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但七月十五,照样可以看到各乡村的狮子龙灯会,在人种庙广场锣鼓喧天的举行。到了十五夜晚,石头村舞龙耍狮子的,放炮仗看烟火的,煞是热闹。膘勇小伙子,赤着脊梁耍着灯笼,击打着皮鼓;小鞭炮如纷纷落雨,从长竹竿尖端落到行人杂沓的路面;还有冲天的礼花炮,像天女散花一样从天空五彩缤纷的落下,众人哇声一片。春花和祖父也喜欢这样的热烈场面,但印象总不抵七夕节所经历的事情甜美。

为了不忘记那件事,去年七夕节,春花和祖父又去了趟人种庙,适逢下雨,为了避雨,祖孙二人牵着黄狗走到牛虎曾经租赁过的房屋外,挤在一个角落里,见两人扛凳子从身边走过,春花认出了其中一个是去年打着手电送她回家的人:“爷爷,是那个人去年送我回家的!”

祖父没作声,那人回头一看,抓住旁边人的肩膀笑嘻嘻说:“嗨嗨,要你到我家喝一杯不成,还怕酒里有毒,把你个真命天子毒死!”

旁边人一看是老看山和春花,咧嘴笑了:“哟,这春花又长了一截子!牛虎说别让人拐卖了去,可现在谁也拉不动了。”

春花只是抿着嘴笑。

春花两次听到“牛虎”的名字,却不曾见人,前年听祖父说过,羊贩子惠顾托牛虎把老母羊交给老看山,让每天挤奶给爷孙俩喝。惠顾知道爷孙俩的日子十分拮据,七夕节专门托牛虎捎来美国的黏包谷 。

黏包谷让春花好生嘴馋,“咱们这的包谷穗咋没有人家美国的好吃,为啥咱们这不种呢。”问得祖父没法回答。

祖父听到春花嘟哝的话,心里一阵欢喜,刚才来人说的话,看来差不多。

有人与祖父说媒,春花耳尖,把每一句话都听得清清楚楚。来人问祖父“春花多大了,有没有人家?”祖父似乎不许别人来关心春花的婚事,一说这件事便闭口不语。

祖父对春花说:“牛虎识文断字,人也大方,惠顾的生意做的不孬。”

“都好?”春花反问道:“那您了解他们一家吗?”

祖父没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便笑着说:“花儿,假若牛虎要你做媳妇,请人来说媒,你答应不?”

“哎呀爷爷,您老糊涂了!再说,再说俺就不理您咧!”春花羞红了脸。

祖父不再说啥,点燃了旱烟袋,来到隘口小道。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要春花先回去,自己守在崖边,担心逛庙会的人摸黑过隘口。

三天前两人就约好,祖父守隘口,春花同黄狗去人种庙看热闹。 但只过了一天,春花反悔说,要看两人一块去看,要守路两人一块守路。

祖父笑问:“花儿,你这是为啥?说定了的事又反悔,同看山人的品性不相配。

“我走了,谁陪您?”春花蹙紧了眉头,

祖父不紧不慢的说:“花儿,总有一天你会离开我的。” 

“爷爷,我决定不去了!”春花有些急了说:“我一辈子守着你,守着隘口小道”。

“傻女子”!老看山心里说。

惠顾赶着一群羊来到隘口小道,撒野的山羊不听惠顾的指挥,胡跑乱撞。春花指挥着黄狗,前后围拢夹击,帮惠顾把羊群揽在一起。

“老叔,咋啦,人不美气?”惠顾一边忙着揽羊,一边关切地问。

老看山说,“好着呢。管好你的羊,别跑丢了。”惠顾过了隘口小道,朝北岭走了。

祖父近日里像是平添了许多心事,老是背着手站在崖边,嘴里叼着旱烟袋,一句话也不说,有时突然蹦出一句感慨:“我的春花长大了!”

春花初开情窦,提到男女之事就会红脸,她欢喜看满脸扑粉的新嫁娘,欢喜说新嫁娘的故事,欢喜把野花戴到头发上,还欢喜听人唱歌。她有时怕孤独,坐在岩上凝眸天空一块块云彩。

祖父问:“花儿,想啥呢?”有时花儿的确连自己想什么也不清楚。女孩子随着身体发育,每月身上自然来的那件“奇事”,使她多了些惆怅,也多了些梦想。

祖父在人世健活了八十个年头, 看着春花一天天的长大成人,不由的想起了那些陈年往事。

春花的母亲同春花一个模样,大眼细眉,乖得使人怜爱,也懂得女娃家要守身自爱 但不幸来了,自打爱上了那个“闲人”,就不顾惜自己的名声,末了丢下老的和小的,跳崖寻死了。这些事老看山看来谁也无罪过,只应“情缘报应”。人种庙祸害了多少善良淳朴的妇女!

老看山年纪大了,担心春花又同她妈妈一样,临了撇下雏儿,老看山奈何支撑下去。假若上帝公平,就应派来好后生,让老人安度晚年,让花儿有个好归宿。所以,祖父越来越操心春花的婚事了,有时躺到大盘石上,望着繁星盘点着哪家那家的后生好,想着在大限前把春花托付给一个放心人家,对得起自己那苦命的闺女,自己也才能瞑目。可交给谁呢?

前几天果贩子社教收购了两大筐杂果,担着担子过隘口小道时,老看山瞻前顾后地帮着,社教感动得一个劲地劝老看山别闪了腰,扭伤了腿,直到两筐子杂果到了安全地儿,两人才罢手歇息。心直口快的社教看到春花,第一句话就说:“老伯,你家春花长得标致,若你愿意,我操心给俺妹子找个好婆家,您看咋样?”

老看山念记着这个厚道人口中的话,心里又愁又喜。春花应当有个好人应承,可眼见这个后生合适吗?当真把春花嫁出去,春花是不是会抱怨?

(未完待续)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短篇小说《小马驹》
下一篇:中篇小说《隘口小道》连载(十一)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