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中篇小说连载《隘口小道》(八)

   作者:于聚义    人气: 741    日期:2015/5/25

农历四月八日,是人种庙为释迦牟尼佛庆生的香火会,方圆几十里的村民都在这天汇集到石磨村。

初夏,骊山北岭坡地的麦子即将开镰收割,沉甸甸的麦穗压弯了麦秆,阵阵燥风拂过,麦浪有韵律、有节奏地翻滚着令人心动的声波,一股股发自肺腑、挂在脸上的喜悦神情,荡漾在每个庄稼人的心头。

一大早,人们从四面八方三三两两涌向庙会,有的雇了蹦蹦车,有的骑着摩托车,有的包一辆卧车显摆扎眼,也有翻山越岭步行而来,个个喜笑颜开,“逛”性十足。也难怪,辛苦繁忙的夏收即将开始,农民仿佛是大战役前夕的士兵,跃跃欲试作着战前的精力储备,一旦投入开镰收割和秋种,就要在炎炎夏日里苦战个把月之久。今日的庙会实为战前的休整。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曾留下绝句,慨叹农时曶曶,农事不易。

田家少闲月,

五月人倍忙。

夜来南风起,

小麦复垅黄。

社教拉着二妞,穿行在逛会的人群里。二妞生性嘴馋,硬要社教买吃货。社教看着买货的,卖货的,谈价的,闲逛的,人头此起彼伏的攒动,有一种节日欢愉的感觉。庙会集市上的货品多为镰刀、锄头、筐篓等生产农具,还有草帽、胶鞋、手巾之类的生活用品,各种民间小吃也不会错失时机,大大小小的蒸馍、荞面饸饹、泡泡油糕,小碟的凉粉,大碗的羊肉泡,香味四溢,馋得孩子们眼不离食摊儿,大人们直咽口水。二妞吃了这样又要那样,可没吃几样肚子就撑不住了。

十里八乡逛庙会别有一番情景。平日里各忙各的一亩三分地,在本村难得相见的,这一天却在庙会上相聚了, 见面后你捶我搡,大呼小叫。不相识的男人,互称一声哥们儿,相视点头一笑,扔过一支纸烟,算是交情了。路上萌情的男人女人,在碰面对视的一瞬间,往往是女人羞脸侧目匆匆离去,男人则傻愣愣地痴望对方,直到女方消失在拥挤的人流中。爱情男女总是这样,情窦初开时,表面矜持沉静,内心却情涛汹涌。昔日庙会广场上,尝吃货,玩杂耍,抬龙王,为“农家三乐”,最高潮的当属唱大戏。如今新搭的戏台两端圆柱上,一边贴着“出将”,一边贴着“入相”,两边楹联是“装谁像谁谁还是谁”,“也斩也杀斩杀不死”,中间是“昼夜不分”。乡里人喜欢秦腔戏,男人爱看武戏“五典坡”、“连环套”, 女人喜欢文戏 “春秋配”、“五女拜寿”,年轻人爱看那不文不武的“豹头山”。庄稼人一年能看上两回戏就算过瘾了。所以,大部分人逛庙会是为了愉悦自己,看看热闹罢了。

人说“演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寡子”。今日庙会广场的戏台前挤满了看戏的人,正在上演的“豹头山”里,两个女大王争夺罗成,程咬金混在里头直打诨,台下一阵阵哄笑。庄稼汉子说唱得“粉”,“有滋味”,大闺女、小媳妇也喜得直咧嘴。天黑了,蓝麻油的汽灯下,黑压压一片人头,光听到台上唱戏和“家什”响。开正和牛虎挤在人堆里,心不在焉的交头接耳,一会瞅瞅这边的漂亮女人,一会又瞟瞟那边的年轻女子,想找俩女人玩玩,打打野食吃。一些半茬大的孩子,挤过人群窜进庙里,从神像的鼻子到眼,一天得摸他八回。若遇平时,道士是不容许孩子进庙瞎折腾的,再说像春花这样的姑娘,一两个也不敢进庙。而今天庙会上,烧香磕头的人都挤成疙瘩,道士光忙着敲磬收钱,哪里还得空管这些。

善男信女逛庙会,大多是为了“布施”,讨个吉利、消灾除祸。“布施”五花八门,有送匾的,有给“积德箱”、“功德箱”放进省吃俭用节省下来几元钱的,留一份香火钱,讨得一张“福从天来”、“吉祥如意”、“早得贵子”的红纸,兴高采烈心满意足。与其它庙会习俗相比,石磨村庙会有两点十分独特:一是“担经挑”,也称“担花篮”。这是一种比较原始的祭祖娱神的舞蹈形式。庙会期间,这些“经挑班子”在人种庙广场上载歌载舞,吸引许多前来进香的善男信女们驻足观看,舞到高潮处,舞者走到中间背靠背两尾相碰,象征伏羲、女娲相交之状,其唱词也多与伏羲女娲有关,舞蹈的一些动作,与汉代画像石中人首龙身的伏羲、女娲下部交尾的图像基本吻合,是原始的生殖崇拜的一种习俗。春花那些姑娘们看到这些,总是脸一红,低头就跑。二是随处可见的“泥泥狗”,这是庙会上出售的一种泥玩具,吹之有声,纯粹的民间手工艺品,这种绝活儿只能在庙会上看到。这些用泥儿捏的玩具造型多样,形象夸张,神态各异,于古拙中见寓意。据说泥玩具是流传至今的原始社会后期的活文物,有的泥泥狗的造型反映了伏羲时代的生殖崇拜。

烧香磕头完事的人,就坐在人种庙院里的拱石上欣赏宽敞宏伟的大殿,孩子们好奇地指着金碧辉煌的琉璃瓦殿脊上问,那用铁链牵着、有一人多高的“牙牙葫芦”是啥意思?回答说,那个“神上神”是姜子牙封的,是姜子牙贪得无厌的外甥。至于那些不同形状的怪兽就说不上名了,统称“张口兽”。有人去搂量殿上的二十四根红漆大柱子,它撑着九间殿宇,叫“大插架”,是“鲁班活”。大殿彩绘斗拱,仙檐重角,气势恢宏,在北岭方圆可算首屈一指了。春花这些孩子,从小在庙前长大,觉不出有啥新奇。只是殿门前柱子上那两条赤蓝龙,探下身子,张牙舞爪,老是想抓小鬼,才觉着既害怕,又好玩。

(未完待续)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中篇小说连载《隘口小道》(八)
下一篇:中篇小说《隘口小道》(七)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