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中篇小说《隘口小道》(七)

   作者:于聚义    人气: 638    日期:2015/5/24

老看山正在崖边上与惠顾争持不下,一个不能接受所给的钱,一个却非把钱送出去不可,老看山俨然生气似的,迫着惠顾把钱收回,使惠顾不得不把钱捏在手里,但上了隘口小道,惠顾跑到大盘石上,把几张十块的票子往石头上这么一压,回头笑眯眯的看了老人一眼,匆匆忙忙走了。老看山还在招呼别人上隘下坡,无法去追赶惠顾,就喊北岭坡上的孙女:“花儿,花儿,帮我拉住他,不许他走!”

春花不知道是咋回事儿,当真便同黄狗去拦他。

惠顾笑着说:“不要拦我,你看—!”

春花转过头,看到过隘口小道的人越来越多,有人告诉春花刚才是怎么回事,春花明白了,更拉住惠顾衣裳不放说:“不能走!不能走!”黄狗为了表示同主人一伙儿,跟在春花身边“汪汪、汪”的吠着。

祖父气喘吁吁的赶来了,把钱强迫塞到惠顾手心里,搓着两手笑着说:“走呀!你们上路咧!” 惹着这群人全笑着走了。

“爷爷,我还以为他对你不敬和你打捶闹仗咧!”

“他送我好些钱,我才不要这些钱呢!他就同我吵,不讲道理!”

“还给他了吗?”

祖父抿着嘴把头摇摇,装成狡猾得意的神情,笑着把卷在腰带上的那张新票子拿出递给春花:“他得了我那把烟叶,可以吃到古镇上!”

远处的鼓声“咚咚咚”的响起来了,黄狗支楞着两个耳朵听着,春花问祖父:“听没听到啥声音?”祖父一留意,知道是什么声音了,便说:“花儿,庙会又来了,还记不记得头年川道古镇上的牛虎,送给你那只在北岭坡上摔断腿的母羊。早上牛虎和一群人过路时还问到你。你一定忘记了那次庙会天黑后的情景。

春花想起了两年前庙会不顺心的事情,经祖父一问,春花带点儿恼气的神情,把头摇摇故意说:“记不得,记不得。”其实她那意思就是“我咋记不得!”

祖父明白那话里的意思,又说:“你一个人在人种庙广场等我,差点儿不知道回家,我还以为人家把你给拐走咧!”

提起旧事,春花噗嗤一声笑了。

“爷爷,您以为真有人想拐走我? 那天只是恨不得让古镇来的爷爷,把你装酒的葫芦吃光了,看您这记性。”

“人老了,记性也坏透了。花儿,现在你人长大了,一个人还敢上庙会看热闹,不怕被人给拐走了?”

“人大了就应当看山哩。”

“人老了才当守山。”

“人老了应当歇息!”

“你爷爷我还可以打老虎,人不老!”祖父把膀子弯曲起来,努力使肌腱在收缩中显得突兀有力,“花儿,信不信?来,咬一口!”

春花睨着眼睛,看着腰背微驼满头白发的祖父,说不出话来。远处传来喜庆的唢呐声,春花和祖父一道爬上高坡,看那迎婚送亲的喜轿,春花不过瘾,还爬到隘口的最高处去眺望。

那一伙人中有两个吹唢呐的,还有四个强壮的汉子抬着一顶空花轿,一旁跟着个新郎官模样的青年人,后面走着一个孩子牵着两只羊,一个担着几斤五花肉、四瓶酒、四斤点心共四样礼的壮汉,还有几个人抬着空拾落格子的嫁妆来到隘口。春花同祖父前后招呼着,嘴里不停地说:“恭喜,恭喜”!春花故意贴近花轿要看个究竟。过了隘口小道,伴郎小伙儿笑着送给春花上面有双喜字的一小包瓜子糖,嘴里不停地说:“同喜,同喜”;新郎官笑逐颜开,从西装兜里掏出一个上面有双喜字的小红包,递给老看山,老看山满脸堆笑地收下,他通晓这风俗,喜份儿不能拒绝,收了钱便喜滋滋地问道:新娘是啥地方人?明白了;又问姓啥?明白了;又问多大年纪?一切皆弄明白了。吹唢呐的这时又把唢呐“呜呜喇喇”的吹了起来,祖父同春花站在隘口小道旁,目送着一行人翻过北岭消失在远方,仿佛自己的心也被唢呐声带走了。

祖父掂着那红包的分量说:“花儿,宋崖子的新嫁娘才十八岁。”春花明白祖父的意思不作理会,静静的摆弄着自己的长辫子。老黄狗撒欢儿围着春花转,春花转过身跑回家,取来用毛竹做成的双管唢呐,请祖父坐在崖边吹奏《汗衫记》中的“送女”曲(《汗衫记》元杂剧,元朝张国宾创作,描写张孝友雪中救活陈虎,反被他夺妻陷害,一家人离散,十八年后张孝友之子长大成人才得以合家团聚,并报了冤仇),她躺在大盘石上,看着天上的云,悠然想着自己的心事。

()未完待续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中篇小说连载《隘口小道》(八)
下一篇:中篇小说连载《隘口小道》(六)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