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中篇:隘口小道 (三)

   作者:于聚义    人气: 572    日期:2015/5/14

社教拽着媳妇二妞爬上北岭已经快晌午了,他俩上气不接下气的坐下来喘息着。

“还说不远?奶奶的。”社教一沟子坐在北岭坡的地塄上埋怨道:“这不是哄人么!”

“你个吝啬鬼,早知道这么远,咋不雇个蹦蹦车?”二妞埋怨道。

“唉!就是么。怪不得老辈儿人都说逛庙会就是朝山呢,当时听了觉得可笑,逛庙会就是逛庙会么,咋还朝山呢!”社教想起了老人们的闲谝。

“那,那现在不是有了通乡公共车?你为啥不让人搭车上山?”

“不是为了省车费么!再说了,走大路你咋能看到这番美景?”社教胡搅蛮缠,弄得二妞不作声了。

北岭近些年来很少有人光顾,牛羊也很少见了,太阳照耀下的阳坡面,肥沃的厚土使得野草疯长,草高的地方都能没了人的膝盖,草低的地方爬地虎能把地皮罩严实咧,漫山遍野常见的还是毛儿草,茸茸的毛毛头随风摇摆,令人心旷神怡。

“要是过去,这么好的草,一晌午就能割个百八十斤,一天的工分轻轻松松挣到手。”社教感慨的说:“哎,世道变了,现在谁还割草呢?就连开春的槐花、香椿、榆钱儿都没人掰没人捋,还有夏日的野芨芨、懒荏莟任其疯长,更甭说秋季的酸枣、柿子繁得都没人卸。”他看着二妞说:“咱缺啥?不缺吃,不少穿,他妈的,哎!就缺个碎崽娃子。”社教结婚快十年了,除了一直没个娃以外,发家致富在古镇上却是数一数二的。

过去的各种名目的政治运动把人整怕了,啥都不敢弄,刚开始号召让农民发家致富时,有人还以为是“日弄人”呢?乡亲们一下子转不过弯。社教因家庭成分高,石磨村有人喜欢整天搜事批斗他父母,折腾得全家三口无立锥之地,被迫从北岭搬到川道,住在古镇旁边废弃的半截土窑里,以讨饭为生。长期忧郁加上积劳成疾,在社教不到十岁时,父母撇下儿子双双离世。社教成了失去亲人的流浪儿,无人管教的他,整天在古镇街道上混。一位公社干部怜悯他,收容他在公社食堂帮炊自食其力,他这才有了栖息的地方。

两年后,社教经人指点,辞去公社的临时工,在古镇街道上支起了一个油糕摊子,几年赚下的钱,买了一个废弃的宅院,新盖了二层小楼。有人眼红了,跑到县上揭发公社干部是:阶级路线不清,让狗日的混混成精咧,建议县上应该好好管管,咋能让他搞资本主义呢?这一告,社教摆摊儿的事不但没被告倒,反而还上了县广播站。经一宣传不要紧,社教胆子更大了,他甩开膀子名正言顺大干起来,除了油糕摊子,他还增加了豆浆油条、鸡蛋醪糟,生意是越做越红火。

社教出息成一个大小伙子,街房邻居四处张罗着给他介绍对象,可方圆几十里都知道他家的底细,谁愿意把女子嫁给这个曾经的流浪汉呀。一次偶然机会,听摊上吃油糕的人谝闲传,说省城大张旗鼓搞娱乐城,还有漂亮女娃陪着喝酒,陪着跳舞,甚至还陪着睡觉哩!社教架不住这些新鲜事的诱惑刺激,琢磨着能不能也去见见世面,开开洋荤。一天下午,社教收了摊,拿了一大包块块钱走进了省城夜总会,见霓虹灯闪闪烁烁,摇滚乐如雷贯耳,社教却畏畏缩缩有些害怕,要不是一位金发女郎引导他坐进大红包厢里,他还坐在马路牙子上愣神呢!社教畏缩的样子,加上不合体的西装,金发女郎一眼看穿他就是个土鳖。慌乱中社教提出要金发女郎陪他喝酒,也不问价钱多少,指着人家喝的洋酒也要一瓶,不一会儿就喝的晕晕乎乎,借着酒劲儿对女娃开始动手动脚。社教没两钟头就花光了带来的一千多块钱。同是农村人的金发女郎下班了,不忍心丢下他,怜惜地搀扶着东倒西歪的社教离开了夜总会。没有地方歇脚,金发女郎只好让他在自己租的房子里过夜。两个人互道了各自的身世,越聊越投缘,一夜情之后,他俩缔结了爱情。五年后,古镇评选市场经济优秀个体户,夫妻俩双双上了“勤劳致富”的大红榜,成了远近闻名的恩爱夫妻。

社教想着想着,给妻子摆起了龙门阵,吹嘘自己“那个”当年如何长,如何能行。接着又说着从不离口的荤段子:男人那个标准是,五寸金,四寸银,七寸八寸不是人。“你看咱这个是不是个金的?”

二妞一边擦着头上的汗一边质疑:“唉,当初你那熊样儿,还能行呢?没有我,哪有你的今天?能行,能行咋就……你该不是个像人家说的‘有枪没子弹’的货吧!”

社教啥都不怕,就怕人揭短,那是他的难言之隐,扭过头没好气地刚要撇两句,可被媳妇红扑扑的脸蛋儿症住了:“嗯,你甭说,难得一见的俊劲儿,今个还真是有点那个味儿。”说着就往二妞身边挪。

二妞本来就有些心热,加上爬了这么长的坡路,浑身上下燥燥的,看着男人那火辣辣的眼神儿,她心有灵犀身下一软。

“谁说‘有枪没子弹?’老汉是个好老汉。”社教一个鹞子翻身,把二妞裹在身下,毛儿草淹没了他俩的身子。

“甭急。”二妞一边解裤子一边说:“看看有没有人?”

“北岭这穷地方,连个鬼影儿都没有,哪还有人!”

好长时间都没有这个激情了,社教今天不知哪来的这股精神,他一边揉搓二妞肥硕的两个奶子,一边上下不停地拱着,贪婪的样子像个犍牛似的,气喘吁吁,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野合之后,两人顺势平展展躺在山坡上,享受阳光的沐浴。

可能是爬山爬累了,可能是干这事儿太用心了,也可能是阳光暖和的原因,不一会儿,双双昏昏沉沉进入了梦乡。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成熟
下一篇:中篇:隘口小道 (二)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