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中篇:隘口小道 (二)

   作者:于聚义    人气: 546    日期:2015/5/14

石磨村一些有经济头脑的人,看到愚昧妇女求子心切,灵机一动大搞什么“求子产业”,利用迷信愚弄妇女,还到处散布道听途说的案例,引诱妇女上勾。说什么川道古镇旁边一个村庄,一对夫妇结婚六七年怀不上娃,急得夫妻俩不知看过多少江湖郎中,吃了几蒲篮中草药,临了还是肚子平平,夫妇俩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来到人种庙。一年后,这位妇女果然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丈夫请来县剧团唱了三天大戏,然后又上北岭还愿,专程给人种庙送了一块大牌匾,上面刻着“赐子灵验,福址世代”八个大字。这件事不亚于春雷一声,在方圆几十里的人群中炸开了,一时间成了人们茶余饭后久谈不止的笑料。

“人种庙真是不孕不育妇女的福地,只要心诚,肯定灵验。”

“人种庙是伤风败俗,男盗女娼的孽地!”

“电视里整天公开播放性病,尖锐湿疣,不孕不育呢,那人种庙算个啥?”

“人家人种庙,花钱少办大事。”

“别看电视里烦人的生殖广告,不灵!没生意才天天叫唤呢!”

“城里医院光哄人钱呢!”

“来一趟人种庙才花几个钱?!”

“农村人,只顾眼前,哪实惠往那儿挤!”

一传十十传百,口口相传,越传越神,人种庙成了赐子的圣地。

办庙会的人不满足一年两次的庙会,挖空心思到处搜罗传说,什么“二月二”是伏羲“皇娘送饭,御驾亲耕”啦;“四月八”是佛祖释迦牟尼诞生日啦;“六月六”是天贶节,赐福赠予日啦;“七月七”七夕节,是女孩儿、姑娘们浪漫的节日啦;“七月十五”是道家中元,佛教盂兰盆啦;“九月十九”是观音菩萨盛缘,普渡众生,最喜庆的日子啦等等,应验了“穷乡僻壤多匪事,愚昧落后多迷信”这句话。抖露抖露之后,这些人发现有这么多日子可以利用,找到村委会石主任,石主任却笑着一言不发。最后,想出了一个办法,托人到省城,找大学里研究历史民俗的教授,邀请教授驻村调研,策划构想,让庙会名正言顺。两位教授来到石磨村,煞有其事地召开座谈会,深入农家访问,与老者攀谈。有了人种庙游客的数量和消费能力的数据,有了口口相传的历史典故,还有了人祖爷赐子、施主身怀六甲的成功案例。教授们没有求证这些是真是假,只是把这些民间相传了几百年几千年的传说,形成书面文字给予肯定,并提出了以“人文始祖,文化庙会”来立项,容易得到主管部门的批准,使庙会成为文化集市,吸引更多的人来消费。其中一位教授纳闷,这么好的人文资源,可张罗来张罗去都是村民个人行为,教授就问石主任:“开发人种庙,既有经济收入,又有政绩资本,是一举两得的美事儿呀,你们村委会为何不出面组织?”

石主任不像村支书那样大腹便便,饱食终日,只拿钱不管事,而是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喜欢参与,当然有好处少不了他那一份,可遇到棘手的事,只是敷衍了事。当听到教授问话时,他狡黠的装作惊讶地回答:“啊,村委会出面弄这玩艺儿?呵呵,那,那性质就变了。”长长叹了一口气,摇着头鬼魅地一笑:“民间,民间咋整都能成。”石主任脑袋瓜非常好使,是村里有名的精明人,做事前先想好退路,预测谋划也很到位。

教授们拿到“第一手”资料后,回省城搞了个《开发文化庙会可行性方案》。于是,村民们热火朝天的集资,大张旗鼓的修缮,要把人种庙打造成古老而现代的人文圣地。其结果是:原来不信的现在也相信了。

如今,石磨村的人观念变了,经济意识强了,家家户户都兴办起了“农家乐”,不论什么人,只要给钱就能入住,甚至还有人以提供免费吃喝、或优惠价格来吸引人,朝山逛会的夫妻们,掏个三四十块或者更多一点钱包一间屋子,夫妻俩就不用露宿在山坡上了,所以现在很难再看到满坡五彩缤纷的床单风景了。“单子会”随着改革开放早就变了样,但朝山逛会的人们,却给石磨村带来富庶的人流、物流、财流,村民们的收入越来越好,人种庙的香火越来越旺。

先发展起来的都市经济,产生了某种寄食者,主管部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歌女妓女、脱衣舞女、陪酒女郎这些地下色情业的存在,成了都市顽固的诟病。穷乡僻壤的石磨村,因人种庙赐子灵验,也招引来一些好吃懒做寻花问柳的痞子。与大都市不同的是,因为能解决夫妻不生育的难言之隐,能满足传宗接代的需求,所以,小小的人种庙居然寄生了一群“闲人”。这些“闲人”聚集在庙宇周围,专司“人种”的差事。寺庙经济带动了石磨村出售大量香、蜡、纸、炮和各种献果,以及那些在旅游景点常见的纪念品;村民开办了各类小吃面馆和琳琅满目的小超市,再加上外面赶来摆摊子的小商小贩,真是“人头攒动,市场繁荣”。庙会市场还催生了村民自发组成管理队,既收摊位费,又收卫生费,还收安全保护费,逐渐成为一个游离于政府管理的成熟市场。

人种庙这些寄生者,大部分来自农村游手好闲的二流子,再就是从城里来的那些“吃软饭”、专事为妇女服务的男妓。凡在石磨村看到穿著阔气,身材魁伟,浓眉大眼的小伙子,基本上都是从事这种营生的。看山人的独生女就是因为看上了这样的“美男子”,一失足成千古恨。这些人白日里无事,或坐在麻将摊前打牌,或在村民开办的健身房锻炼身体,或在小饭馆里喝酒,或在崖边听山歌,以此来消磨长日,到了天麻麻黑,则听招伺候求子的妇女,尽那续借香火,传宗接代的功能。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中篇:隘口小道 (三)
下一篇:中篇:隘口小道 (一)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