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扭转乾坤

你見到一隻正在飛的豬嗎?

作者: 南太井蛙    人气: 1011    日期: 2019/2/24


 近日興之所至,畫了一隻飛豬賀年咭,還寫上一句﹕「豬都會飛,世上將無不可能發生之事」。

  正月初一,不可能發生之事發生了!

  澳洲政府宣佈拒絕中國公民黃向墨入籍申請并取消他的PR。黄先生可能有相當一段時間,無法回到悉尼美麗灣的「山中之王」豪宅睇無敵大海景了。

  根據媒體透露,黄向墨是廣東揭陽人,原在深圳搞房地產建築,在揭陽縣委書記陳弘平及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貪腐案後,於二零一一年移民澳洲。一些媒體指稱他是陳、萬两大貪官的「金主」,恐遭牽連故急急一走了之,此說仍有待證實。

  黄向墨在澳洲十分高調,除了向醫療与教育機構捐款,還通過本人、家人、公司及他的「玉湖集團」向主流黨派自由黨和工黨作巨額政治献金,累計多達二百多萬澳元。

  他在華社方面担任大洋洲和统會和澳洲和统會會長、廣東僑團聯合總會董事局主席、廣東商會會長等職。

  黄先生移民澳洲之後的生活軌跡与行事模式,同其他國家包括紐西蘭的一些大陸新移民都差不多,買豪宅,置物業,開公司,参加社團當僑領,結交本地政要,向各黨派提供政治献金,也作慈善捐款,組織大型活動包括迎送到訪中國政要等等。介入的程度或投放的資源或各有深淺多寡,但一般都離不開這一個富豪移民的版本。

  黄先生等新移民帶來大批資金,在大陸有商場政界的人脈關係,在僑居國与原居地都擁有資源優勢,發揮這一種優勢進行商業活動与文化教育交流,本是對個人、僑居國与原居地都有所貢獻的「三贏」的好事。

  澳洲政府對此等人仕應該大大歡迎才是,為甚麼還要處罰黃先生并將他逐出國門呢?

  令澳洲政府產生懷疑与憂慮并採取行動的真正原因究竟是甚麼?

  在諸多的相關報導与評論文章中,很少見到對這個問題的探討。

  依個人陋見可能有以下两點:

  一是黃向墨与北京關係密切,其參與及領導的某些社團,被指稱是中共中央統戰部管的外圍組織,故引起對他通過華人社團操控當地華人配合支持中國外交政策的質疑﹔

  二是黃向墨試圖通過政治獻金或捐款,支持自己屬意的黨派或人選以及學術機構,然後說服影響主流社會黨派及政治人物支持中國的官方立場。

  當澳洲在國際事務中与中國的立場相近或一致時,黄向墨若果按照以上两個方式行事,也還說得過去,因為勉強算得上是對澳洲官方立場間接性的支持。

  但是當澳中兩國在國際事務中的立場出現不同,譬如在南海問題以及其它問題上,由於地緣政治或核心利益的衝突,澳洲政府同中國的官方立場都是對立甚至對抗的。

  作為澳洲華人僑領的黄向墨仍然按照以上两個方式行事,通過華人組織操控當地華人配合支持中國外交政策,通過政治獻金或捐款,說服与影響學術機構、黨派及政治人物支持中國的官方立場。就被視為一種來自外部對國家的滲透和幹預。由於政府视這一種滲透和幹預構成對國家安全及核心利益的傷害,所以導致黃向墨成為「反外國幹預法」立法之後遭到制裁的第一個華人僑領。

  這可能是黄向墨事件背後的最根本原因。

  在此請注意區分思想言論自由与國家安全核心利益。

  本地民眾、傳媒、團體和大小黨派同現届政府官方立場并不都是一致,政府也無權幹預及強制任何人必須與其保持一致,甚至允許大家反對它。這在民主國家是很正常的事。

  不過,持有及表達不同立場觀點,同試圖通過捐款影響學術自由和政治人物立場更加親中,或者用社團組織操控本地華人配合与支持中國官方立場施展影响力,性質完全不同。前者屬於思想言論自由,後者則已經構成一種來自外部的滲透和幹預,對國家安全及核心利益構成傷害,政府或早或遲總會採取行動遏制之。

  發生在澳洲的黄向墨事件多多少少會對紐西蘭帶來衝擊,既然隔海的袋鼠都醒了,KIWI還能睡多久呢?!

  大年初七,「紐西蘭主權」(NZ Sovereignty)組織在惠靈頓和奧克蘭舉行了反移民集會,行動黨与新保守黨均有參加。與其像某些中文媒體急急去為其定性及自我慰解,不如冷靜客觀地從集會的講話、傳單、標語以及民眾呼聲,仔細瞭解与解讀箇中反映出來的政治訊息与不同民意。

  集會文宣主題除了針對大規模移民,絕大多數都聚焦「言論自由」。值得留意的是「讓紐西蘭再次偉大」、「讓每一個地方都有言論自由」和「對政治正確和文化馬克思主義說不」這幾個口號,現場有人高呼﹕「不融入,就滾疍」。簡單地將這些意見宣示、觀點表達理解為「極右派的排外」、「白人至上的古典愛國主義」,根本無助於我們對紐西蘭多元文化政策以及移民政策的檢討和調整。

  有人批評近年紐西蘭政治中的白左理想主義思潮,究竟是否存在過份强調開放的政治正確,是否忽略了對國家安全核心利益的保護以及對紐西蘭價值觀的恪守堅持。「紐西蘭主權」(NZ Sovereignty)和新保守黨的出現,說明對這個國家留下很多政治以及社會問題,如果不予以正視、檢討和調整,繼續門戶大開任憑侵门踏户,或可能釀成大錯,而這些帶來的損失最終將由四百萬民眾承受及埋單。

  世界在改變,紐西蘭人的看法也在改變,愛國主義或民族主義抬頭,右傾勢力的集結,反映部份民意正向政治光譜的極端傾斜,可能影響到政黨政治与國會大選,終會波及作為第三大人口移民族裔的華人,我們對此是否應該有所警醒呢?

  黄向墨事件也提醒我們切勿濫用思想言論自由,應該首先熱愛紐西蘭、忠誠於紐西蘭。如果不主動融入,當我們見到一隻正在飛的豬的時候,可能已經太晚了!


(本文述及黄向墨資料參酌引自「大紀元」記者燕楠報導、英國BBC中文网、百度网站、悉尼先驅晨報等媒體,恕不一一。以上資料僅供参考,特此聲明)



手机版





上一篇:两強相争中的小國紐西蘭
下一篇:走在左岸的梧桐樹下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