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扭转乾坤

戲說王八蛋

作者: 南太井蛙    人气: 1537    日期: 2018/10/23


       王八,是北方人的叫法,廣東人稱「水魚」。王八又叫鱉、團魚,其實王八與龜同屬龜鱉目,是一家人。
       我們常聽到的罵人的話「王八蛋」、「龜蛋」,在以前是會令好友絕交,甚至搞出人命來的。
      原因是龜鱉一族都在池邊排卵,前人缺乏生物學常識,普遍都以為烏龜王八的卵會受到從上面經過之物的精液而受精,孵出小烏龜王八來。如果罵人是王八蛋或烏龜王八蛋,就不僅羞辱了這個人,也羞辱了他父母,罵他是沒爹沒娘的野種。
      也有古人誤以為龜與水魚要跟蛇交尾才能生育的,所產的兒孫便被罵作「王八羔子」,是一種極其惡毒的咒駡。清人翟灝在《通俗篇·直言補正》中寫道﹕「娼妓有不隸于官家居賣奸者,謂之土妓,俗謂之『土窠子』。又以妻之外淫者,目其夫為烏龜,蓋龜不能性交,縱牝者與蛇交也。」
      明人陶宗儀在《南村輟耕錄》中,轉錄了兩句詩:「宅春皆為撐目兔,舍人總作縮頭龜」,傳說中兔望月而孕,故「撐目兔」,意為婦不夫而孕,龜則喻其夫縱妻行淫,不聞不問。這便是以詩的語言行咒罵之實的典例了。一些內眷紅杏出牆的男人,在舊時常被鄰裏街坊在背後指指點點為「王八」,廣東人則直斥為「龜公」,被罵作「縮頭烏龜」是很丟人的。南北有別,意思倒是一樣。
      大陸文革年代,許多政府機關、廠礦企業、商店和院校,都揪「走資派」,常見貼出斗大的字所書對聯﹕「店小神靈大,水淺王八多」,稍有一官半職者每見此聯必心驚肉跳,摸不准哪天被造反的紅衛兵小將揪上台,自已就成了「王八」。神州大地,從南到北,從東到西,概莫能外,「王八」一語,至此算是徹底普及,家喻戶曉了。
   王八與龜由於外型相似,都是四隻腳一條尾,所以也就姑且被人放在一起說事。廣東人常常對天發誓﹕「我如果呃(騙)你,我就是四隻腳一條尾!」箇中所指就可以是水魚也可以是龜的了。
 廣東人也用「水魚」來挪揄人,他們將容易受騙上當的人稱之為「水魚」,把騙了多少人說成「噤了幾隻水魚」。我也當過一回「水魚」,早年在南太平洋某海島一小鎮,陪朋友走上一間中餐館樓梯時,親耳聽到老闆招呼廚房裏掌勺的兒子﹕「衰仔,又有幾只水魚上樓來啦!」,那頓飯之昂貴,自然要勞駕我朋友在埋單時向老闆提出﹕「看在同行份上,可不可以打折?」那奸詐的傢夥堆著笑臉回答﹕「當然可以,閣下也是開酒樓的?」朋友慢條斯理回了他一句﹕「啍!我是當土匪----靠搶的!」自己被人當作「水魚」欺騙了,心里自然難受与忿忿。但如果識破了自己被人當作「水魚」,還要佯裝無事任他人擺佈,任人侮辱自己的智慧,就是一種悲哀了。
      有些女士身體短肚闊封,就會被廣東人笑為是「棟企水魚」,雖然刻薄一些,但還是很形象的。  
     《紅樓夢》裏的賈寶玉說過「變個大忘八」這句話,本意是想變成大烏龜,「往你墳上替你馱一輩子的碑去」。在此處「忘八」並非罵人的話,反有了幾許一往情深的癡嗔。
      國人嗜食水魚是幾千年前就有的事了,西元前六零五年,鄭國大夫子公和子家一齊上朝,途中子公食指突然顫動起來,他高興地告訴子家﹕「今日必有美食可進,因為我的食指巳動。」「食指大動」的成語即典出於此。
      上朝後鄭靈公果然賜宴請眾臣品嘗水魚,子公遂將子宋食指大動之事稟告與國君。鄭靈君也甚詫異,心知子公嗜食,卻偏不讓他吃水魚。子公情急之下竟伸手去沾食水魚湯汁,我們常說「染指」就是這麼來的。子公「染指於鼎」的無禮,激怒了鄭靈公,起心殺他。豈料遭子公先下手謀反所殺。
       因為區區一隻水魚而喪命,的確非靈公始料之所及,否則,莫說分食,就是整只水魚讓與子公獨食,鄭靈公也是不會有異議的。由此也可見古人對水魚的迷戀。
    雖說王八被用來罵人,可是老饕們一直沒有捨棄這道美味而滋補的佳餚。上海人把王八叫「圓菜」,以濃油赤醬加冰糖紅燒之,又油又鹹又甜,味極鮮美。     
  見識過廣州人吃水魚的種種秘制方法,有它先放在水鍋裏,慢慢加熱,讓水魚在熱水中拼命伸展四爪爬遊掙紮,從而排出體內屎尿,此後再撈出斬件加藥材炆煮之。如法泡制便羶腥味全無並突出鮮甜之味。
      也有把迷你水魚(即馬蹄鱉)開膛,塞入陳皮、花菇、火腿加紹酒隔水幹蒸的,同食鮑魚一樣,上桌時每人一隻。
      廣東人認定水魚的精華是膠質裙邊與手腳,但湖北人更會吃,用兩手掰開兩邊的硬殼,挑藏在殼中的那一條筋和旁邊的肉啜食之。
      而水魚的蛋亦是可以食用並伴著水魚一起上碟的,按照廣東人說法是「以形補形」,吃什麼補什麼,如此類推,「王八」的蛋應該補誰的蛋呢?
    也有人指出罵人「忘八」,這就是指忘記了「忠信孝悌禮義廉恥」這八德的人。當然,生活裏也常遇著些不可思議的人,說出來的昏話,做出來的鳥事,教你直想罵「王八」加「忘八」的。
      別看王八行動緩慢,卻喜歡咬人,不慎遭它一口咬住,死也不放。切不可甩手,越甩咬得越緊。按廣東人老一輩說法,要等到天打雷劈才鬆口。有人建議被咬者將甲魚浸入水中,也有人說用頭髮絲或細草插入甲魚頭部兩側的耳孔,就能立即奏效。
      早期西方航海家在漫長航程中,牛羊肉類消耗殆盡之後,如果抓到海龜是要開派對來享用,庫克船長就是嗜吃王八之人。西餐中著名的龜湯,便是用海龜肉燉成,當年是貴族才有資格喝的靚湯。
      筆者住在南太平洋島國幾十年,每天經過魚市場都見到有宰殺了的海龜待售,幾塊錢一公斤,經常買回來煲湯,覺得味道近似牛肉。當地土著還有個宰海龜節,到那天往往要殺幾百隻海龜,場面血腥得很。土著也吃海龜,但做法甚簡單,通常加椰汁煮之,或以蕉葉裹起埋在燒紅石塊裏煨之,味同嚼蠟。
      曾有人問我英文「王八蛋」怎麼講,這可考起了我,不過我突然想起一位臺灣老闆,在斐濟島銀行存款,當地雇員如外星人僅以一指敲打電腦鍵盤,速度極慢(近二十分鐘尚未處理好一千元存款),他久候之餘被惹惱了,脫口而出罵一句﹕「TURTIE EGG!!」(海龜蛋),這大概是就在下所知道的「王八蛋」英文版之經典絕句了!
      近年倡導文明,很少聽到王八蛋這個字眼,寫文章的人一般都不會使用,除了覺得不雅,此外更是不屑。但在紐西蘭居然見到中文媒體上出現罵人是「反華王八蛋」的文章,個人覺得這已經觸踫到言論自由底線,涉及人身攻擊,不可容忍了。
      用王八蛋駡人,終於令人們相信,紐西蘭的確來了不少王八蛋。
  


手机版






上一篇:紐西蘭「華社政治獻金文化」的演變
下一篇:賈米李羅斯「被治療」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