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扭转乾坤

紐西蘭中文媒體的變化

   作者:南太井蛙    人气: 5332    日期:2018/5/1


 最近在「油管」(you tube)上流傳一段題為「中宣部進駐紐西蘭,華文媒體人民日報化」的視頻,本地媒體人陣維健先生接受美國明鏡電視採訪,全長一小時零七分鐘。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這應該是紐西蘭華文媒體人第一次在美國華文媒體越洋採訪中,公開討論紐西蘭華文媒體受到外部幹預控制与滲透,這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問題。

  我在本地沒有參與華文媒體的具體採編運作,但近十多年來先後在《中文先驅報》和《華頁》投稿,在《FM90.6》中文電臺做過幾年節目,在一些本地華文網站也時常PO文,其間接觸過也結識一些華文媒體人以及撰稿人,見證了某一階段華文媒體的興衰,觀察到華文媒體的變化,要說沒有感觸和看法是自欺欺人,但要寫成文字見諸報端則又另作別論,即使是說實話,也我自己都下筆遲遲,猶疑再三,這一種遲疑折射出紐西蘭華文媒體的某種變化,已經開始影響到個人表達自己觀點時能否暢所欲言了。

  我覺得在談紐西蘭華人媒體話題之先,應該先給自己一個定位,就是說「身份認同」。確認自己以哪一種身份說話,就能夠界定該說甚麼,不該說甚麼,也不必再「船頭怕鬼,船尾驚賊」了。

  也許有的人在紐西蘭具有多重身份,但我只認定自己的唯一身份就是「紐西蘭人」,當然我是華裔,不過這只是我的族裔血统身份。既然扎根於此,思想言行就必須以在地社會規范及法律為基準,以在地核心價值觀為軸心,除此之外的其他規范及法律,於我毫無約束力,也管不了我。

  從個人延伸到紐西蘭華文媒體,也是同一道理,媒體如何定位,決定你的政治光譜,媒體對於言論尺度的掌握應該按照紐西蘭的言論自由尺度。政府不審查你,你却自我審查,禁絕不同聲音,就有悖值得驕傲的紐西蘭新聞与言論高度自由,損害了廣大受眾的知情權。而對紐西蘭華文媒體進行幹預,試圖影響与左右之,更是對本國言論自由的傷害。

  陳維健先生在採訪中談及的紐西蘭華文媒體電视、電台与報紙種種,我就不再贅述。有些因為我不知實情,未敢妄加揣測,但箇中有大量事實,怎麽看這些事實,可以有不同觀點,但是不可以否認有些事的確已經或者正在發生。

  陳先生講到紐西蘭華文媒體曾經發生一件匪夷所思的怪事,一家報社的總編打電話到另一家報社,要求排版編輯抽起一篇已經上了版面的評論文章,原因是這篇文章批評了總領館的一位官員在公眾場合發飈的失態事件。

  我可以証明陳先生所言非虛,因為本人正是這篇文章的作者,這一事件後來還導致了「文化沙龍」的分裂,詳情有待另文細說。這件事讓我首先覺得個人的言論自由受到了粗暴的侵犯﹔其次是某些人搞錯了他的「身份認同」,這位已經持有紐西蘭護照的編輯先生,似乎把自己當成是中宣部主管新聞的官員,在紐西蘭施行審查抽稿工作了。

  此事鬧大了,平心而論,當時的廖菊華總領事處理得頗有風度,打電話給我相約餐敘,席間并為領館個別官員失態真誠道歉。這也說明抽起文章与他們無關,只是那位編輯「逢君之惡」的個人所為而已。

  至於陳維健先生講到的中國駐外機構對華文媒體「打招呼」施加壓力,我并無親身體驗。可是但凡「六四」或「法*功」之類新聞、文章和廣告,肯定為某些人所最不願意見到,華文媒體一旦刊登,很可能會被「打招呼」,別的華文媒體有沒有這類遭遇我不清楚,但據我暸解,《華頁》的確是踫到過類似情況的。

  陳先生的訪談中提到《華頁》當年拒登他的「六四」廣告,間接催生《新報》問世,這是事實,不過根據我的暸解,《華頁》在開辦二十餘年中,也不止一次拒登來稿或廣告,這樣做的原因有時是出於報社對各方面因素的綜合考量,并非僅僅局限於政治角度,況且每一家報社都有最後決定權,未必來稿必登。一個媒體不是不可以拒登,而是不可以「一邊倒」只准一種聲音出現。最好的例子是此事過後,在我為《華頁》撰稿期間,每逢「六四」前後,《華頁》還是刊出相關圖文(有時甚至在頭版),以示海外華文媒體對此一重大歷史事件的關注。

  由於紐西蘭華人的背景成份復雜,華文媒體為了生存,也有「左右為難」之憂,這是可以理解的。陳先生提到《華頁》与《人民日報》(海外版)的合作,我多少知道一些情況,據說這項合作是要經過本地總領事館的,而當時總領事館對於這項合作僅僅表示「無異議」,并沒有從中撮合促成。《華頁》在合作中由始至今從《人民日報》(海外版)并無分文受益,反之,每次都要付費取得新華社相關圖文資訊。至於《華頁》目前与大型電子傳媒《華人頭條》的合作,也是要付錢給對方的。這也說明盡管「大外宣」擁金無數,并不是所有華文媒體都能雨露均霑,一切端視外部介入程度有多深,又是以何種方式的「合作」,關鍵也在媒體人自身的理念。

  特別象《華頁》這類華文媒體本無鮮明政治色彩,惟望通過各類合作擴大資訊傳播,覆蓋更多受眾,恐怕除了靠一己之努力,還一直要付費,而只能期許通過永續經營在將來得到一些回報。

  所以個人認為《華頁》有不同的屬性,是紐西蘭華文媒體之中的另類,遺憾的是陳維健先生沒有把這一點說得很清楚。

  除了同境外媒體合作,華文媒體与本地主流媒體合作有利於增進相互瞭解,訊息交換,不過在合作之中也要為自己準確定位,以尊重本地核心價值觀為軸心,如果過於突出原居地政治色彩,甚至渲染了原居地劣質文化,則會給人一種偏頗鼓吹宣傳的感覺,一旦太過必遭各方反彈,或會適得其反,導致主流媒體与之切割,終止合作。

  令人詬病的不是在紐西蘭鼓吹共產主義,歌頌中國,本國共產黨是合法政黨,中國又是紐西蘭邦交國家,華文媒體介紹中國的成就与發展,也很正常,我本人更喜聞樂見祖籍國鶯歌燕舞,國泰民安。既已安居異國他鄉,享受美好生活都來不及,時間也不夠用,更無餘暇与任何政治勢力針鋒相對為敵,即使要關心政治,也應該關心本地政治,因為它才真正直接影響我們的生活。本地華文媒體似乎應該推動融入方面多多著墨給力。

  目前與論控制的趨勢令人堪憂,若果以一種聲音蓋過其他聲音,霸道到只此一家,別無分店,不允許不同觀點的存在与發表,若果暗中施之以封殺、打壓、貼標籤、污名化的手段,就是了違反紐西蘭言論自由精神,更是對人權的侵犯,作為紐西蘭公民是不會認同這種作法的。

  前十年本地一份中文報紙曾在版頭列印一段伏爾泰名言﹕「我雖然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值得注意的是,我們說話的權利,除卻一小部份是自我放棄的,更多的大部份是被悄悄擠壓剝奪掉了。這樣的事,發生在其他國家或是司空見慣,但在言論自由度名列全球前茅的紐西蘭,就顯得有點荒唐了。







上一篇:拳腳無情 不可有假
下一篇:看氣球与拾栗子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8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