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扭转乾坤

奧克蘭過年有感

   作者:南太井蛙    人气: 6528    日期:2018/3/26


 去國近四十年,在諾魯過了一次年,其餘都在斐濟和紐西蘭過年,間中只回羊城過了两次年。

  過年是國人生活中的一個高潮,除舊佈新,充滿溫暖人情与喜慶富足,家中長輩封利市給小孩,通常都會贈言幾句﹕「又過一年,聽聽話話,快高長大!」既是教誨,也是祝福。所以我覺得同個人過生日一樣,過年便是世界華人的生日。

  當年國民政府退守臺灣,人民中國成立,本已安全撤離的父母愛國心切,在五十年代初又返回大陸,自此家中變故迭連。記得在西關過的第一個年,同姐姐給長輩拜年時,只見母親,不見父親,當時少不更事,頗為只收到一封利市而懊惱,却從未試圖瞭解千家萬户團圓日,父親究竟去了哪里。

  記憶中父親有好幾年不在家吃團年飯,也沒有封過利市給我,一直到我升中學之前,他才回到我們中間,從此過年家里才吃上真正的團年飯,還從從藍布幹部服的口袋中掏出利市封,分放給姐姐和我,他總很體貼地在不影響家用的前提下,盡可能多給我們一些利市錢。

  那時的人民政府已號召「移風易俗」,不過西關民間根本不知要「移」甚麼「易」甚麼,過年仍依足舊例,為家人添置新衣鞋襪,買糖冬瓜蓮子瓜子花生糖果等年貨,年廿四開油鑊炸油角煎堆、麻花蛋散﹔年廿八「洗邋遢」,行花街挑選桃花柑桔水仙﹔年卅十團年﹔年初一拜神,逗利市,放炮仗﹔初二開年之後四出拜年﹔初三「赤口」講話要小心等等不一而足。家中規矩多多,忌諱不少,連掃地的方向都不能朝向門外,只能往內。

  記得孩子們過年穿新鞋出街,都要相互踐踏一下對方新鞋,新穿的小白鞋讓街童踩出一個黑印,很令人心疼,這種坊間舊俗倒是已經移除了。

  六十年代物質匱乏,常餓肚子,年年難過年年過,一次過年母親做了罕見的紅燒肉,胃口大開,誰料腸胃清淡了幾年,受不起油水,馬上拉肚子,母親連呼「可惜了!」倒底是可惜我拉肚子,還是可惜那碗紅燒肉,她也沒有明說。接著就是十年浩劫,一家五口被關了三個,過年時在「牛棚」里接受審查批鬥,年就更難過了。七十年代末環境好轉,過年的氣氛一下子熱鬧起來,漸漸有了年的况味,此時我却去了海外,留下父母在羊城的家中,自此聚少離多,只得海外電話拜年。

  八十年代初到諾魯,當地華人雖僅两千,却也有一頭佛山黑獅,鑼鼓釵等一應俱全,我召集一群華人子弟出獅,繞島往各華人店鋪拜年,小小地方也忙了大半天。赤道驕陽下,沐浴海風,椰林里面向太平洋舞獅,也是一種難忘的體驗。

  到了斐濟島,華人多達六千,但過年習俗奇特堪稱寰宇之最,到了聖誕節就食團年飯,大派利市,理由是遷就去紐澳美加求學的子弟回來度假。聖誕當過年,華洋一體,幾十年都是如此。我到埗前後,陸續有更多華人抵達,我等在一間倉庫里翻尋出蒙塵寸厚的獅頭,組成一支醒獅隊,逐漸恢复在舊曆年初一出獅,往華人店鋪採青。許多居於島上幾十年的老僑,聽到鑼鼓陣陣,激動得熱淚盈眶,封的利市也甚豐厚。惟一間商號的老板刁鑽,從二樓用釣魚竿垂線挂青接獅,舞獅頭的少年伸高手去採青,樓上的人就收線升高,舞了幾個回合無法採青,最後出動我用肩膀頂起舞獅頭的少年,一伸手連青帶魚竿統統扯了下來,才完成採青。

  其後各城鎮和首都紛紛成立醒獅隊,彼此有競爭,便生齟齬,一些商家礙於人情也就擇獅而接,獅隊到了門口,愿接者挂青,拒接者不挂,响完一陣獅鼓,有青便採,無青即走,再去下一家。後來發展到划定地盤,對外來獅隊欲追打驅逐,就背離了舞獅助興,同喜同樂攞個好意頭的初衷,有點令人失望。

  移居奥克蘭,華人更多,醒獅也多,除了過年,平日有喜慶或新鋪開張,都請醒獅來助興。據老一輩說獅頭雖是竹紥紙糊但是有靈,法力相當,如何出獅,舞弄動作步法,都有講究。本市的醒獅隊無論陸師傅劉師父都水準相當,上梅花樁如履平地。近年更有舞龍,天空城還天降財神,加上「新春花市」有食有玩,即席寫畫揮春,華人店鋪年貨充足,社區團拜頻乃,總算有了點過年的味道。不過這些都僅限於華人社區,偌大一個奧克蘭,年初一并無甚麽「爆竹聲中一歲除」,仍然是「這里的黎明靜悄悄」。

  兒女大了,各立門戶,剩下两老為了圖清淨,除卻教會,遠離笑里藏刀、言不由衷的群體活動。逢年過節,兒女或遠行或當班,包括幾個孫兒都未必能夠回家團年,利市不用封,熱鬧不起來,今年就是這個狀况。團年飯的幾個菜色,只能提前約一两知己分享。

  歲晚為娛己臨時添加一個節目﹕睇5D電影!網上購票,夫婦連睇两場才收十二元。与蛙妻興沖沖去嘗鮮試新,原來是一小貨櫃里九張椅子,屏幕模糊不清,座位左右起伏前後傾斜,噴點水花還有皂泡,足足搖撼好幾分鐘才得解脫,出來後天暈地轉,扶墙喘息良久才脫險,真的差點過不了狗年。

  常說「一動不如一靜」,此事便是個教訓。

  過年了,還是耽在家中睇賀歲片吧,休管他方的炮仗放得震天响,聽聽便好。一歲將盡,隨片中紅男綠友嬉笑怒罵吧,少擔心便是,結局必是新年新希望的大團圓!

  打開微信,拿起電話,告訴你心中挂念的人,自已在過年時有多想他/她,愛他/她,分享自己對美好人生的感恩,告訴他/她清亮月色照到了窗前,樹梢的蟬兒又叫了,檐邊雨滴滋潤了地上的花花草草,分享你讀到的一本好書,聽到的一闋好歌…..

  這樣的年,當不會寂寞冷清。







上一篇:平昌冬奥三大看點
下一篇:諾魯留踨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8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