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扭转乾坤

斜塔速寫 (歐洲印象之二)

   作者:南太井蛙    人气: 6865    日期:2018/2/11


 車子從羅馬穿過托斯卡納向北前往比薩,窗外平疇萬里,沃土連天,偶見別莊耕屋掠過,紅瓦黄牆,舊而不殘,氣派依然。路樹成行,枝椏槎枒,黃葉飄墜,連空氣彷彿都滿溢馥郁豐腴。滿車的人大都昏昏欲睡,未察覺自己正身處文藝復興的搖籃。我的面頰貼着冰冷的車窗玻璃,貪婪注目那稍縱即逝的百花千草,領受文明藝術古國河山之氣,那很可能是一個人畢生只享有一次的了。

  昨日初抵意國,即經羅馬驕陽薰灸,城中雕刻無算,教堂崇麗的強烈印象仍深深震撼激蕩我心,頻頻躍現腦際。畫家劉海粟當年歐遊,曾興嘆「意大利藝術更堅定了我一個美而大的信仰」,今親履之,眼觀手摸,不僅似曾相識,更知感奮,也體味到劉海粟作為畫家來到此地之後,時時刻刻都「仰首欲攀,低首欲拜」的真感情。

  一到比薩,即奔斜塔,沿古城牆一路攤商擺賣工藝紀念品,三幾個黑人兜售皮帶挂包,有南亞裔青年賣傘,一把才要價三塊半歐元,團友還要殺價,他討價還價起來居然十分認真。在我們看來議價是搞笑取樂,但風中賣傘,賺幾個小錢養家,謀生不易。難得的是年輕人做小販也堂堂,團員付多了錢,雖是一歐元,他亦原璧奉還。

  有人說斜塔若不斜,比薩就不會如此出名,其實不然,比薩斜塔同主教堂、洗禮堂還有墓園是一組基督教建築群,風格獨特,藝術高超,彷彿耶路撒冷复活教堂現代版,細看便會找到幾座建築物之間存在某種關連,分開來看跟結合起來看多有分別。深秋的意大利有點冷,柔和的陽光撫照着青白色大理石堆砌的斜塔,一層層圓拱門与繁复雕飾,使人聯想起一個被拉長變形的結婚蛋糕。這個大蛋糕足顯比薩昔日之輝煌,在八百多年前,她極之富有,擁有過与熱那亞和威尼斯并駕齊驅的強大海軍,因享有佔據埃諾河出海口之地利,還受到上游强鄰翡冷翠的覬覦。

  十五世紀比薩終為翡冷翠所陷,其後百年,不甘為奴的比薩人沒有停止過反抗,導致翡冷翠在一四三一年宣佈禁止比薩的男人擁有武器,還將他們的妻女擄作人質。一四九五年法國人侵意大利,比薩人籍機起事与翡冷翠的僱佣兵打了十四年仗,經過一五零九年慘烈的最後一戰,比薩人終於在一五一二年屈服稱臣,但許多富人寧願流亡瑞士法國,也不願臣服翡冷翠。當時領軍征服比薩的正是《君主論》的作者瑪基雅弗利,難怪翡冷翠人在佔領比薩之後表現出高超圓熟的統治手腕,作出許多補償,資助比薩大學,派出藝術家去裝飾斜塔旁邊的大教堂与公墓,贝諾佐‧科佐利的著名壁畫就是那時繪制的。

  瑪基雅弗利本人在征服比薩後,次年就被翡冷翠統治者以「密謀叛變」罪逮捕關押,遭受酷刑,後雖脫獄,已一貧如洗,這些都是後話了。

  比薩是古城,粗略知道一些她的歷史,斜塔風光又別具另一番味道了。

  同在羅馬所見場景一樣,雖然尚早,奇跡廣場已經游人無數,大都手執相機拍個不停,在這里拍照,永遠講究姿勢,就是找出合適距離和角度,拍下手扶足蹬斜塔的特殊效果。若想別出心裁,往往要擺出許多匪夷所思的姿勢,晨風中即見一妙齡女郎單足立於石欄柱端作飛翔狀与斜塔合影,其難度之高絕對堪比奧運競技的藝術體操運將。

  埃諾河穿越的比薩老城風景也不錯,很想去城中走走,看看當地人的日常生活,市場賣些甚麼種類的蔬果、海鮮,路邊嘆咖啡的晨運客,麵包店剛出爐的糕餅,餐廳門口擺放的菜單,上學的孩童,甚至是居屋陽臺上澆花的老太太,那些場景甚至氣味,才是比古蹟名勝更有趣的另一道風景線,能讓自己從日常生活的異同之中,發現平凡中的真實,感知一地的人文內涵。

  下午還要去翡冷翠,進老城是不可能的了。時間很緊,斜塔未及近看,惟主教堂大門仔細觀賞良久,均衡的正面由四層圓柱裝飾勻稱,點綴着許多精美雕像,尤其是門楣上的雕塑栩栩如生,難怪有人稱此為整個意大利羅馬風格雕刻的代表作了。

  有人說跟團不自由,但自己的眼睛与心靈不受任何約束,更不會放過任何好東西,每念及此,也就旋即釋然了。

  據說斜塔變斜也与翡冷翠有關,從那里流經的埃諾河帶來大量泥砂,積留在出海口付近的比薩一帶,可能正是這鬆軟的地基導致斜塔的傾斜。傳聞連斜塔旁邊的主教堂也開始傾斜了,有人發現教堂天花板那盞青銅吊燈垂下的尖端,已經不再与相對的基督像的鼻子保持同一直線。

  日後比薩不只有斜塔,另添一座斜堂,擺姿勢合影的游人恐怕又有一番忙碌了。

(後記:比薩除了斜塔、教堂、洗禮堂和墓園要買門票,上洗手間也要買票,且只有一個公廁,建在一條汽車走道盡頭。男女混雜排成長龍,足足排了十五分鐘才來到廁所,居然有衣冠楚楚的一男一女把門,兩人將男士与女士分流,十分盡責,進入之後發現還有另一人把守,向每位「三急」人士收取一歐元如廁費。小小公廁就須雇三人,可以說浪費人力,但也証明經營廁所盈利甚豐,否則如何得以支付每人數萬歐元年薪?!關於歐洲廁所,真還有些可寫的趣事,以後還會提到。)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金色的翡冷翠(歐洲印象之三)
下一篇:廢墟的餘輝 (歐洲印象之一)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8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