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扭转乾坤

紅塵之外法蒂普

   作者:南太井蛙    人气: 2697    日期:2017/4/21

 從塔斯曼海吹來的風強勁而溫暖,湧進曼努考港狹窄的入口,法蒂普海灘(Whatipu)一座奇崚無比的石峰上圪立着白色的小燈塔,与曼努考Heads的燈塔遙遙相對,守護這一暗礁淺滩密佈的入口,對於許多年前的航海者來說,這一帶水域充滿不可預測的危險。一八六三年夏,一艘載有二百九十九人的皇家海軍護衛艦Orpheus號在這里觸礁沉沒,一百八十九人溺斃,成為紐西蘭史上最慘烈之海難。事發後有人責難法蒂普燈塔信號員湯瑪斯應對此海難負責,因為當時他正和兒子愛德華在奥尼昂格(Onehunga)修理信號燈,但更多的證據顯示,當時的艦長帕內特未能把舊海圖与最新航海指示結合使用,最終導致Orpheus號沉沒,這宗海難在當地留下一段豐富而令人哀傷的歷史。

  同對岸牧場遍佈的曼努考Heads相比,法蒂普人迹稀至的荒涼野趣如昔依舊,黑色發亮的沙灘一直綿延向北,除卻灘頭奇岩怪石,沙丘無邊,淡水濕地,鹽沼植被,不計其數,故有「Bush Mill」之稱。在歐洲人未踏足此地之前這里曾經是原住民的樂園,毛利人種植甘薯,在濕地中尋找草藥和編織材質,獵取鰻魚野鴨,不遠處的大海更有取之不盡的貝類和魚蝦。直到今時今日,退潮後的法蒂普海灘,無數青口仍然佈滿礁岩,遠遠望去如黑雲片片。

  除了出土的遺迹舊物,樂園已經了無痕跡,人們只知道一班取得火槍的毛利人襲擊過法蒂普,手持木棍和石頭的當地人不敵帶槍的入侵者,逃逸四散。後有西方傳教士至此向毛利人傳播福音,再有歐洲人吉本斯在十九世紀四十年代到這里採集考里樹,開設鋸木場,毛利人之間的殺戮才逐漸終止,法蒂普也發展成一個繁忙的小區,甚至還辦過學校。隨著考里樹砍伐罄盡,歐洲人亦相繼離開,法蒂普海灘只剩下一處建築群,其中包括古老的農舍,用作接待觀光客之用,因為經營困難,幾度易手,如今在這里過一夜要付二百多元。

  法蒂普有二百五十公里步道,其中包括著名的「希拉里步道」。腳力不健者可取易不取難,穿過濕地沿著山邊步行僅三十分鐘,就可見到數處洞穴,初見一洞不大,呈三角形,向下延伸,愈深愈窄,須匍匐爬行方可深入。再前行百步便见Te Ananu洞,入口亦呈三角形,却十分巨大,洞內可容數百人。當年鋸木場工人便是在此開會并舉行舞會,洞中曾築有木質舞臺,派對結束可吊起以免潮汐淹泡。從一八九九年開始就有人在此洞開舞會,直至現在仍有一些忽發奇想的人到洞中尋歡作樂。

  自從二零零一年,一位殖民者哈維的後裔布魯斯‧哈維記寫下法蒂普的歷史,沒有人可以否認這里確是一個人文風景与自然風景皆純美醉人的地方。她最須要的恰恰不是開放,而是封閉,戒絕蜂湧而至的騷擾,保持現狀甚至恢复原貌,讓她的草木随四季嬗連依序荣枯,莫教車馬人喧驚散林中飛鳥池中游魚,不盖房子,不開餐館,連瀝青路面都不敷設,僅留一邊碎石窄路,輾轉曲折通往紐西蘭歷史与自然藏寶之地。

  退潮之後的法蒂普海灘,藍水白浪只在遠處,眼前唯见曠野寂寥,蒼茫荒凉,勁風挾著細沙,在潮水抹平的海灘上掠過,似烟塵一陣,如薄霧輕漫。一柱長着黄草的石峰尖端,白得耀眼的燈塔顯得高不可攀,其實她的確是高不可攀,任何人登山無路,必須經索道牽引方可進入燈塔。

  漫步灘頭,風,格外柔和﹔色,特別艷麗,會覺得已來到世間於自己有着特殊意義的靈魂聖地,侊彿從未到過却極之熟稔,依稀在某個夢境中似曾相識,箇中還牽扯着隔世的無盡鄉愁,三生的濃情摯愛!

  紅塵之外的法蒂普人蹤罕至,最易喚醒心中遺世獨立的清高,不容絲毫俗氣殘留。一名天涯孤客尋尋覓覓靈魂的錨地,惟求係穩飄泊不定的生命之舟,誰又能說他不是在探究思想与情感的歸宿?

  每來法蒂普都物我皆忘,全身心融入岩石海濤之中,不覺間化為輕沙一撮,由上帝的指縫無聲無息滑落人間,隨風而逝,不再留痕。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紐西蘭總理的披薩
下一篇:華人社團打官司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