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扭转乾坤

轉眼成空紳士夢

   作者:南太井蛙    人气: 8456    日期:2017/3/31

 詹姆斯‧威廉姆森大屋位於Hillbough路,它的正面有一道迴廊,呈現柔和的弧形,將面前廣袤的林地与身後這座白色巨廈聯結起來,坐在這里喝咖啡,可以見到一樹山郁綠的身影,波光粼粼的曼努考港以及懷塔克雷的遙山遠岫。不必有太豐富的想象力,都可以想見這幢房子的主人詹姆斯‧威廉姆森,當年与夫人瑪利亞在迴廊里散步的場景,這位藍眼黑髮的倫敦少婦曾被譽為「奧克蘭最美麗的女人」之一。

  詹姆斯‧威廉姆森的小店在島嶼灣羅素開張那一年,懷唐義條約剛剛簽訂,次年他就移居奧克蘭与人合伙營商,這位來自貝爾法斯特的年輕人,只用了短短十多年時間,就大大擴展了自己的生意。

  一八七七年,詹姆斯‧威廉姆森相中這塊視野開闊的坡地時,該土地已經數度易手。它原先由毛利酋長Te Wherowhero佔據,一八四四年,英國商人哈特從毛利人手中買走,拓荒墾植,養牛牧羊,種植小麥。二十二年後,哈特以一萬二千鎊代價將農場轉賣給托瑪斯‧羅素,作為奧克蘭園藝學會成員之一的羅素,對坡地的景觀作了一番營造。不知何故,羅素連自己栽下的花樹都未及親見長大,又在十一年後把土地賣給詹姆斯‧威廉姆森,而且是廉讓,只索價一萬鎊。

  新主人詹姆斯‧威廉姆森立意要在這片坡地上建造「紳士的居所」,他拆除了前任留下的別墅,聘請建築師馬洪父子設計,這幢意大利別墅用以假亂真的仿石水泥磚建造,風格参照伊麗莎白女王与阿尔伯特王子在英倫住的房子,盡顯殷富奢華兼具貴胄風采。室內幾乎每一個空間都有精美花飾的石膏天花板,与之相互呼應的是手工細作的門窗与鑲木地板,而半圓形的大廳,大理石壁爐,都留下了當年富貴大家的優雅品味,毋怪當時人稱此屋為「威廉姆森的城堡」,她的確是其時殖民地最大和最昂貴的房子之一。

  一八八八年,詹姆斯‧威廉姆森龐大的生意王國土崩瓦解,被迫將包括「紳士的居所」在內的土地拆解出售,當時銀行還將大屋內Gillows父子公司製作的傢俱公開拍賣,盡管每一件傢俱都有公司的出品編碼,奇怪的是這些名貴傢俱迄今連一件都沒有再次出現。我想可能是它們實在太精美,以致買下它們的人珍惜私藏,不願再次把它們出售。

  詹姆斯‧威廉姆森是紐西蘭銀行、保險公司的創辦人之一,他与另外三人合作購買懷卡托六萬英畝土地,這些沼澤地須經排水才能開發,耗資甚鉅,導致無法償還債務而生意失敗,他自己也在生意失敗同一年離開人世。

  無巧不成書,詹姆斯‧威廉姆森与他的前任托瑪斯‧羅素一樣,兩人都在這塊美麗的坡地上剛好住滿十一年。

  這座巨大華麗的房子僥倖得以保存,但同曾經擁有它的主人一樣,該建築物一度淪落風塵,輾轉租給教堂、修道院,甚至曾作流浪者之家。一直到二零零二年,在歲月風雨中身世飄零一百一十四年的它,才真正安頓下來,由市政府打造成公園及藝術畫廊、咖啡座,對Whataroa Pa毛利遺產以及歐洲殖民歷史遺產都製訂計劃,包括景觀歷史以及樹木評估,統統予以保護。

  當年詹姆斯‧威廉姆森造園建屋,是為了樹立一個恵及子孫、家族延綿的永久性標誌,這是他畢生的夢想,只惜事与愿違,竟然要親睹它的敗落,可謂成也金錢,敗也金錢。而与之遙遙相對的一樹山康沃爾公園,原主人坎貝爾也擁有這麽大的土地,同樣富可敵國,但他不是考慮如何為子女留一片祖蔭,而是在一九零一年把自己的土地贈與奧克蘭市民,還將地契交與到訪的英國皇室康沃爾公爵,籍助皇室影響成立一個委員會永綻經營管理,使之成為造福廣大市民与游客的免費公園。

  為人處世,不同用心,不同存念,餘緒也截然不同。

  威廉姆森紳士居屋之夢破滅,舊日主人一家生活在屋中已經了無痕迹,豪門夜宴不再,成群僕役四散,床第男女私情恩愛等等亦統統隨風而逝。如今充斥建築物內外空間的是不斷更新的藝術作品,它們蕩滌銅臭,洗盡鉛華,述說人心里另一境界的真善美,傳遞藝術家對人生与世界的觀察、思考、表達。來這里欣賞藝術接受熏陶之餘,難免驚羨舊主昔日的極盡奢華,沐浴着麗日和風,從參天大樹下走過青草地,我發現隨便一條小徑都通往能供人靜思冥想的幽處,回望身後的白色大屋,高聳的塔樓在天幕上的身影依舊迷人如昔,然而最富有的紳士和最美麗的女人,還有這幢最大最昂貴的巨宅却已轉眼成空。我不由憶及年青時代的藝文之夢,曾為她如此痴迷瘋狂,不離不棄,獻出所有,最終又何曾如願以償?我的心底迴蕩着深深的嘆息:究意何謂幸福,哪是快樂!?

  生命里總有一些比金錢名望更可貴更亘久的東西,值得我們用每一瞬間以每一個細胞每一根神經去體味享受。一旦擁有這可貴亘久之物,你就會不作他想,別無他圖,變成這個世界上最幸福最快樂的人!

  每次我來這白色的大房子,都會想到舊主人的紳士居屋之夢,身邊總帶一本書、速寫簿,捧一杯咖啡,獨坐靜思,看花笑甚,聽鳥說誰,悠閑消磨屬於自己的美好時光。喜樂之餘,我常不由自主地閤目祈禱,每次都得獲應許,自知一己所得遠遠超過所求,我蒙主恩賜何等豐渥,區區簡直根本不配,我等因信,已得永生,正是這一可貴亘久之物,令人永遠都有一種奇妙無比的滿足。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大選與橋樑
下一篇:鍾無艷與夏迎春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