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长篇连载】天堂熬客 ——紐西蘭移民監親歷200天(二)

   作者:金橋    人气: 1238    日期:2015/4/6

 

第二章 冰山美人——奧克蘭印象之一

 

遭意外,白富美情人翻臉;查酒駕,高大上部長下臺


    作為世界上的“最後一片淨土”,紐西蘭曾經是我們非常嚮往的地方。說她是我的夢中情人,一點都不為過。我曾經多麼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夠融化在那無比純淨又無比夢幻的藍天、大海和陽光裡啊。
    奧克蘭也曾如是。
    如今,在抵達奧克蘭半年多後,我含糊了。隨著時間的推移,奧克蘭對我來說越來越像個謎,而且是沒有標準答案的那種。
    試著說說感受吧。首先,奧克蘭不愧為國際化大都市,骨子裡自自然然流露出高貴的冰冷,我們經常開玩笑地叫她冰山美。奧克蘭的冰冷是彬彬有禮而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是無聲無息、難以形容但沁人心脾、痛入肺腑的,是明明苦大仇深卻說不清來龍去脈的,是似乎公理在手卻找不到誰主持正義的,是……
    話說雖然對出國沒有什麼經驗,但十年前我們也曾到過紐西蘭,只不過陰差陽錯,那時去的是基督城。當到達的第二天,出門後見到第一個Kiwi,他居然對我們微笑點頭!此後遇到的第二個,第三個......無論是Kiwi、穆斯林,還是亞裔或者非洲人,都是如此。我突然想起在國內聽到過的一個笑話,說紐西蘭人煙稀少,少到什麼程度呢?人們往往在路上見到只羊也要聊上幾句!好笑之餘,心底當然也洋溢起濃濃暖意。所以,到奧克蘭後,我們秉承基督城原則,見人就笑----結果當然可想而知,除了極少數人下意識地微笑點頭外,大多數人目光茫然,毫無反應;一部分人選擇回頭張望,估計是以為我們在和他們身後的人打招呼;另一部分人選擇把臉扭向別處,也不知道是羞澀還是警惕;最可氣的是有一部分人面露驚詫,像看稀有動物似地看我們!悻悻然間,一個在奧克蘭認識的新朋友一針見血:“奧克蘭沒有人情味!”一句話點醒夢中人,我們深以為然。

有人也許會說,基督城是個人口不過30多萬的小城,和作為國際大都市的奧克蘭沒法比。那麼,國際化大都市都沒有人情味嗎?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們特意去了百度,而百度百科的解釋如下:國際大都市,是城市化進程中一頂給城市戴上的皇冠,是一個城市有幸被視為偉大城市的極高搭配。這樣的城市是指那些具有超群的政治經濟科技實力,並且和全世界或大多數國家發生經濟、政治、科技和文化交流關係,有著全球性影響的國際一流都市。理解國際大都市概念的關鍵點是影響力問題,這種影響力是奠基在一定經濟實力基礎上的,這種影響能力既是一個動態的變化過程,也是一個相對比較的概念。紐約倫敦東京巴黎香港芝加哥洛杉磯新加坡悉尼首爾被稱為世界十大國際大都市

看看,原來奧克蘭還未必能稱得上是“國際大都市”,至少,它排在悉尼之後吧!而我們在悉尼曾有過一次難忘的經歷,至今回想起來都感到特別溫暖。

那是10年前,在去基督城的路上,我們在悉尼轉機。因為轉機時間挺長,我們就決定去悉尼大劇院轉轉。出示護照辦理完存行李手續,我們匆匆走出機場大門。已經走了一陣了,忽然聽到有人用很奇怪的發音喊我的名字,回頭一看,從大老遠的地方跑過來一個小夥子。待他走近一看,原來是剛才幫我們辦存行李手續的機場工作人員。只見他氣喘吁吁,手裡拿著我的護照——顯然是我剛才辦完存行李手續後忘記拿護照啦!

常言道,有比較才有鑒別。兩年前,當第一次到奧克蘭,也是在機場,我們卻遭遇到一個也是作為機場工作人員(準確地說,是政府安排在機場的工作人員)的疑似變態(請參見第十八章)!

寫到這裡,我們的思維混亂了起來:假如說奧克蘭是國際大都市,而悉尼肯定是排名前十位的國際大都市,說國際大都市都沒有人情味,就一定是個偽命題;假如說奧克蘭不是國際大都市…..怎麼它比基督城差那麼遠?

當然,喜歡爭論的人總是有的。這不,有人抬杠說,你用這麼一個小例子,就說我們奧克蘭是冰山美人,恐怕不妥吧?對於這個說法,我部分同意。也許是我們活該倒楣,在悉尼能遇到那麼好、那麼負責、那麼熱情的一個小夥子;而在奧克蘭,剛到就吃了一頓殺威棒,被獎勵了個下馬威。

奧克蘭是不是冰山美人?請聽我們接著說。
    一個個來源不同的小段子加深著我們的冰冷感。先說一個小故事吧。據說有一戶人家不喜歡貓,偏偏鄰居養了一窩。有一天鄰居家的貓跑到了他們家的樹上,於是這家人中的某一位出來轟趕。貓在慌張逃走的過程中扭傷了腿,被鄰居看在了眼裡。幾天後,這家人就收到了法院的傳票,原告正是那位鄰居。鄰居在訴狀中要求這家人賠償貓治腿傷的醫藥費。匪夷所思嗎?聞所未聞嗎?駭人聽聞嗎?請看結果吧:法院不僅受理了,而且最終還判鄰居勝訴!
    再看下面一則新聞:紐西蘭北島北部某城市一對華人夫婦開了家雜貨店。一日遭遇小偷偷竊,女主人跑上前去制止,反遭惱羞成怒的小偷毒打。報警後員警神色冷淡,草草做了筆錄後再無下文。過了一段時間,店裡再次被偷,女主人再次被打,而且這次被打成重傷!
    看了這則新聞難免生氣,但朋友說的話讓我們更加吃驚:種族歧視嘛,這在哪個國家都是有的,我們好多人都有過被Kiwi小孩罵滾回老家去的經歷。前幾年還有大規模的排外遊行呢。另外,友又加了一句,遇到小偷,能把他嚇跑最好,千萬不能動手,把人打傷了,你會吃官司的。於是,某一天,太太帶著孩子上午十點出去逛街的時候遇到了攔路要錢的,路上行人匆匆視若無睹,脾氣本來火爆的太太乖乖地拿出錢給了搶匪。
    再說個有點科技含量的:有一戶人家被偷,但被偷的東西裡有蘋果產品。被偷者是個果粉,他通過衛星定位找到了小偷的住處,然後充滿信心地找員警報案,並向員警提供了小偷的藏身處。員警說:對不起,因為沒有證據,開不出搜查證,所以不能進入。被偷者據理力爭,說你進去一搜不就拿到證據了?員警說,不,因為沒有證據,不能進去搜……
    最後說個有點級別的,這是搬到新家後偶爾在一張殘缺不全的舊報紙上看到的一個標題:紐西蘭國防部長酒駕被查引咎辭職。可惜的是,這張報紙太殘缺了,除了標題,以下就什麼都沒有了。但這並不妨礙我們對它發生興趣:第一,紐西蘭是允許酒駕的(少量飲酒可以),為什麼有人會因此被查?第二,哪個小員警這麼大膽,敢找國防部長的麻煩?第三,就算喝個爛醉如泥,就算酒醉後撞出人命,至於引咎辭職嗎? 必須弄明白這件事。於是上網搜索, Google、百度、萬維、紐西蘭政府網站……折騰了一晚上,都沒有查到。於是見人就問。一個月後,答案有了:這是九年前的事情啦,紐西蘭就是這樣,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在這種事情上是不會講人情味的。好吧,這個算我錯了……
    據說,當最初的殖民者來到紐西蘭的時候,原住民毛利人曾經向他們展示了一種特別的境界。毛利人說,沒有人能把我們從這裡趕走,因為,與其說這片土地屬於我們,不如說我們屬於這片土地!聽到這個傳奇時,我們久久回味,浮想聯翩。公正地說,作為個體的奧克蘭人,特別是Kiwi們,大都是十分熱情和友善的。無論你到商場購物,去洋人開的餐館吃飯,還是和各級政府部門打交道時,這種感覺都是時時存在的。但也許是因為初來乍到,舉目無親,也許是因為語言不通,欲訴無門,也許是因為房無一間,地無一壟,總之,我們這些熬客對這裡沒有任何歸屬概念, 既不認為奧克蘭是我們的,更不認同我們是屬於奧克蘭這片土地的。所以,寄居,借居,暫居這樣的說法普遍流行於熬客們中間。我們既沒有Kiwi們的堅忍(也許正是這種堅忍使他們最終屬於了這片土地),更沒有毛利人的覺悟(正是這種覺悟使他們站在了道德的制高點)。
    紐西蘭政府在幫助新移民找到認同感、歸屬感和重樹自信心方面還是值得稱道的,除了前面已經說過的各項措施,政府還設立了公民諮詢局,負責解答新移民遇到的各種現實問題。在有政府背景的一些網站上,開通了各類心理諮詢熱線,負責應對新移民們產生的各種心理問題。從全社會來看,政府不間斷地號召各類所屬機構、報社、社會慈善團體、教會、電臺、電視臺等等組織行動起來,多方位、多角度、多層次地為新移民們提供支持……估計政府還有其他不少舉措,相信不遠的將來我們就能發現。
    這樣說來,奧克蘭給人的冰冷感覺難道是我們的錯覺?或者,至少部分是我們的錯覺?為什麼總是隱隱約約感覺到哪裡不對頭?當把這些疑問向朋友們求證時,一個朋友神秘地告訴我們,白人骨子裡(注意這個詞!)是有優越感的,當他們微笑看著你,或者熱情地幫你解決困難的時候,他們的內心深處是高高在上的,是抱著施捨的心態的,是把你看成劣等生物的——你聽聽他們的口頭禪是什麼:We are on a higher standard(我們高人一等)……
    看到這兒,你是不是也有了冷冷的感覺?
    不知道這位朋友說的是不是真的,但從此後我們再也不敢求證了。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抗戰勝利對中華民族發展的偉大意義
下一篇:會友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