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三個黃包車夫(微型小說)

   作者:范士林    人气: 1225    日期:2015/4/6

1947年秋。.上海灘。

阿芳和春明久別重逢,彼此都很欣慰。他們是摯友,陰差陽錯,錯過了機緣,各自有了家庭和孩子,多年未見,這次阿芳從蘇州到上海辦事,安頓就緒之後,趁便來看望春明一家。

敘舊是人生一大快事,不覺天色已晚,阿芳告辭出來,春明不免送了一程。街上已是華燈初上。春明堅持要爲阿芳僱一輛黃包車。剛到路口,就被一群車夫圍上來兜生意。那年頭不景氣,失業的人紛紛加入車夫行列,拉車的多,乘車的少。

春明正在和其中一個車夫砍價。

“愛爾考克路,100塊去伐?” 春明沒等對方開價就出價。那年月100元“法幣”只能買兩個雞蛋。

“儂開玩笑啊,250,便宜儂”。最後以200元搞定。春明怕麻煩阿芳,搶著把車錢先付了,掏出11000元的鈔票。

阿芳被一群車夫圍著,嚷嚷中被請上一個小夥子的車子,她雖在蘇州工作,卻是“老上海”,一下子價錢搞定,150車夫看上去還是個二十不到的半大小子,好容易攬到生意,生怕被別人搶走,轉身拖了就走。阿芳高聲向春明告別,春明卻在和他那個車夫糾纏著,壓根兒沒聽見。

春明接過車夫找回的錢,一看手裡只有300塊錢。“儂哪能少找給我500塊?”

“先生,儂有沒有搞錯?儂上車吧!”

“不是阿拉坐儂車子,是阿拉朋友”春明抬頭一看,已不見了阿芳。

吵鬧之中,人們圍上來看熱鬧。有車夫、也有過客。最後,那個車夫只承認春明給他的是500元,把另外的200元退回了春明,還罵罵咧咧説耽誤了他做生意。罵歸罵,心想500塊錢白白到手,還不趕緊鞋底抹油?一溜煙沒了影兒。霎時間人們都作鳥獸散。

春明只好自認晦氣。還擔心阿芳會不會被“敲了竹槓”。

街角處就剩一輛空黃包車停在角落裡。車夫一直坐在自己的車上看熱鬧,也不來兜生意。這時他走向春明。

“先生,他們這哪是做生意,坑人!”

“哦,你是

“唉,生意本來不好做,叫他們一攪和,欺行霸市,老實人誰還有生意呀!”,你得報告巡捕房。治治他們。

“你是說警察局?這等小事不會管的,也犯不上。再說,口說無憑”

“我給你作證,我陪你去。”

這車夫是一個中年人。但看得出是新手,走投無路才拉車混口飯吃。但總是生意被搶走。貴了沒人乘坐,便宜了被霸氣的同行施以老拳。

在車夫的勸說下,尤其是擔心阿芳的安全,他決定去一趟提籃橋分局。那車夫自願陪同他前往作證,心想也好出出惡氣。

“先生,乾脆我拉著你,不要錢。拉空車也是拉。你上車”小夥子把車放下,他的上海話說得很吃力。

春明不由上了車子。

來到提籃橋分局,一位員警聽了春明的陳述。毫無表情地問:“知道車號嗎?”

“這個”春明無言以對。

“我知道,虹0154,車夫叫四癩子,姓張。”年輕車夫說。

員警在一張表格上寫了些什麼,叫春明簽了字,又把筆遞給車夫叫他簽字。

“我不敢簽,他們會揍我”

“廢話!不作證你來幹什麼?回去吧。”

“但是,你們警察局總得管管這種欺詐行為吧?”春明説。

“先生,管自然是要管的。這種事勿稀奇格。我們要憑人證物證辦案。”

從分局出來,春明遞給車夫一張100元的鈔票。

“先生,阿拉拉儂不是為了錢,空車也是拉。阿拉是為了出口氣。也是心中不平。這個錢阿拉不要。謝謝你。

春明還是把那張鈔票丟在了車座上。

車夫見春明執意要給錢,就說:那你請上車,我拉你回家,這回可別給錢了,你。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挽黃戊昆
下一篇: 【中篇】隘口小道(二)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