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中篇】隘口小道(二)

   人气: 1128    日期:2015/4/6

石磨村一些有經濟頭腦的人,看到愚昧婦女求子心切,靈機一動大搞什麼“求子產業”,利用迷信愚弄婦女,還到處散佈道聼塗説的案例,引誘婦女上勾。說什麼川道古鎮旁邊一個村莊,一對夫婦結婚六七年懷不上娃,急得夫妻倆不知看過多少江湖郎中,吃了幾蒲籃中草藥,臨了還是肚子平平,夫婦倆抱著試一試的心理來到人種廟。一年後,這位婦女果然生了一個大胖小子,丈夫請來縣劇團唱了三天大戲,然後又上北嶺還願,專程給人種廟送了一塊大牌匾,上面刻著“賜子靈驗,福址世代”八個大字。這件事不亞于春雷一聲,在方圓幾十裡的人群中炸開了,一時間成了人們茶餘飯後久談不止的笑料。

“人種廟真是不孕不育婦女的福地,只要心誠,肯定靈驗。”

“人種廟是傷風敗俗,男盜女娼的孽地!”

“電視裡整天公開播放性病,尖銳濕疣,不孕不育呢,那人種廟算個啥?”

“人家人種廟,花錢少辦大事。”

“別看電視裡煩人的生殖廣告,不靈!沒生意才天天叫喚呢!”

“城裡醫院光哄人錢呢!”

“來一趟人種廟才花幾個錢?!”

“農村人,只顧眼前,哪實惠往那兒擠!”

一傳十十傳百,口口相傳,越傳越神,人種廟成了賜子的聖地。

辦廟會的人不滿足一年兩次的廟會,挖空心思到處搜羅傳說,什麼“二月二”是伏羲“皇娘送飯,禦駕親耕”啦;“四月八”是佛祖釋迦牟尼誕生日啦;“六月六”是天貺節,賜福贈予日啦;“七月七”七夕節,是女孩兒、姑娘們浪漫的節日啦;“七月十五”是道家中元,佛教盂蘭盆啦;“九月十九”是觀音菩薩盛緣,普度眾生,最喜慶的日子啦等等,應驗了“窮鄉僻壤多匪事,愚昧落後多迷信”這句話。抖露抖露之後,這些人發現有這麼多日子可以利用,找到村委會石主任,石主任卻笑著一言不發。最後,想出了一個辦法,托人到省城,找大學裡研究歷史民俗的教授,邀請教授駐村調研,策劃構想,讓廟會名正言順。兩位教授來到石磨村,煞有其事地召開座談會,深入農家訪問,與老者攀談。有了人種廟遊客的數量和消費能力的資料,有了口口相傳的歷史典故,還有了人祖爺賜子、施主身懷六甲的成功案例。教授們沒有求證這些是真是假,只是把這些民間相傳了幾百年幾千年的傳說,形成書面文字給予肯定,並提出了以“人文始祖,文化廟會”來立項,容易得到主管部門的批准,使廟會成為文化集市,吸引更多的人來消費。其中一位教授納悶,這麼好的人文資源,可張羅來張羅去都是村民個人行為,教授就問石主任:“開發人種廟,既有經濟收入,又有政績資本,是一舉兩得的美事兒呀,你們村委會為何不出面組織?”

石主任不像村支書那樣大腹便便,飽食終日,只拿錢不管事,而是家長裡短、雞毛蒜皮的小事都喜歡參與,當然有好處少不了他那一份,可遇到棘手的事,只是敷衍了事。當聽到教授問話時,他狡黠的裝作驚訝地回答:“啊,村委會出面弄這玩藝兒?呵呵,那,那性質就變了。”長長歎了一口氣,搖著頭鬼魅的一笑:“民間,民間咋整都能成。”石主任腦袋瓜非常好使,是村裡有名的精明人,做事前先想好退路,預測謀劃也很到位。

教授們拿到“第一手”資料後,回省城搞了個《開發文化廟會可行性方案》。於是,村民們熱火朝天的集資,大張旗鼓的修繕,要把人種廟打造成古老而現代的人文聖地。其結果是:原來不信的現在也相信了。

如今,石磨村的人觀念變了,經濟意識強了,家家戶戶都興辦起了“農家樂”,不論什麼人,只要給錢就能入住,甚至還有人以提供免費吃喝、或優惠價格來吸引人,朝山逛會的夫妻們,掏個三四十塊或者更多一點錢包一間屋子,夫妻倆就不用露宿在山坡上了,所以現在很難再看到滿坡五彩繽紛的床單風景了。“單子會”隨著改革開放早就變了樣,但朝山逛會的人們,卻給石磨村帶來富庶的人流、物流,財流,村民們的收入越來越好,人種廟的香火越來越旺。

先發展起來的都市經濟,產生了某種寄食者,主管部門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歌女妓、脫衣舞女、陪酒女郎這些地下色情業的存在,成了都市頑固的詬病。窮鄉僻壤的石磨村,因人種廟賜子靈驗,也招引來一些好吃懶做尋花問柳的痞子。與大都市不同的是,因為能解決夫妻不生育的難言之隱,能滿足傳宗接代的需求,所以,小小的人種廟居然寄生了一群“閒人”。這些“閒人”聚集在廟宇周圍,專司“人種”的差事。寺廟經濟帶動了石磨村出售大量香、蠟、紙、炮和各種獻果,以及那些在旅遊景點常見的紀念品;村民開辦了各類小吃麵館和琳琅滿目的小超市,再加上外面趕來擺攤子的小商小販,真是“人頭攢動,市場繁榮”。廟會市場還催生了村民自發組成管理隊,既收攤位費,又收衛生費,還收安全保護費,逐漸成為一個遊離於政府管理之外的成熟市場。

人種廟這些寄生者,大部分來自農村遊手好閒的二流子,再就是從城裡來的那些“吃軟飯”、專事為婦女服務的男妓。凡在石磨村看到穿著闊氣,身材魁偉,濃眉大眼的小夥子,基本上都是從事這種營生的。看山人的獨生女就是因為看上了這樣的“美男子”,一失足成千古恨。這些人白日裡無事,或坐在麻將攤前打牌,或在村民開辦的健身房鍛煉身體,或在小飯館裡喝酒,或在崖邊聽山歌,以此來消磨長日,到了天麻麻黑,則聽招呼伺候求子的婦女,盡那續借香火,傳宗接代的功能。

(未完待續)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三個黃包車夫(微型小說)
下一篇:【长篇连载】天堂熬客 - 紐西蘭移民監親歷200天 (一)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