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三黃蛋

作者: 劉興    人气: 1175    日期: 2014/7/6


前些天一個清早,準備打雞蛋炒米飯。打到第二個蛋,哇!是個三黃蛋。三個蛋黃成三角型排列,很像件藝術作品。十分可愛。活了八十歲,第一次看到有三個黃的鷄蛋,著實希奇。也讓人興奮不已。立即喊來老伴和孩子觀看。並讓孩子拍了照留念。事後問了許多人,有比我老的,都說沒見過三黃蛋。由這顆三黃蛋,勾起了我對以往歲月中,有關雞蛋的許多往事的回憶:
我自幼生活在隴東的一個小縣城。從記事起,好像家裡一直養著雞,常年吃自產的雞蛋是不成問題的事。四九年以後,家裡就不養雞了。但當時與人民生活戚戚相關的糧,油,肉,禽,蛋都自由買,賣。市場上雞蛋供應很充足,價格也便宜。一九五一年夏,我初中畢業,參了軍。在軍幹校學習時,得了嚴重的肺結核病。透視兩肺佈滿陰影。當時對肺結核沒有特效藥。俗稱肺結核為“癆病”,有、‘十癆九死’之說。組織上想送我住醫院。但西安各大醫院讓志願軍傷患住滿。對我這種有傳染性的慢性病人,根本不可能接收。況且當時並無結核病的專門醫院。不得已,領導最後決定送我回家休養。回家後,朋友給我了一個中醫偏方。這個藥方有十味中藥。但每劑需兩個雞蛋做藥引:在熬藥時拿兩個雞蛋和藥材加水同煮。雞蛋煮熟後,拿出扒皮。用竹簽在雞蛋上戳遍小眼。再放入藥鍋煮一會,讓藥汁浸透雞蛋。藥汁也收成服用的劑量。先吃雞蛋後服藥。每天一服。吃了一百服。沙藥鍋就熬壞了四個。最後到醫院一透視,肺上陰影全沒有了;只剩下幾個鈣化點。三個多月,吃了一百服藥,二百個雞蛋。二百個雞蛋才值舊幣四萬元【相當現幣四元】。我回家養病帶了二百萬元醫藥費和伙食津貼,若都買成雞蛋可買一萬個。多便宜呀!可以說,雞蛋對救我命,功勞是大大的!
可歎的是,不久以後,雞蛋和糧·油·肉一起被政府統購統銷了。吃雞蛋也要憑票了供應。農村農民養雞下蛋都要賣給供銷社,優先供出口(主要是出口給蘇聯老大哥),然後才供應城市。有一年我出差路過銅川,中午碰上飯館有炒雞蛋供應,要了一個,端上來時是一盤臭氣熏天的臭蛋。我向服務員提出怎麼雞蛋臭了還拿出來賣?誰料服務員振振有詞地說:“同志呀,算你運氣好,往常你想吃臭蛋也沒有,這是出口不合格打回來的,才給了飯店。你就將就著吃吧!”意思是你吃了一盤臭雞蛋還得感謝他們!
上大學後,正趕上“大躍進”,農學院的大學生和老師一起下放到農村和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所謂的“勞動鍛煉”、“開門辦學”。我們班所去的綏德縣本來就是一個貧瘠之地, 農民主食以高粱、洋芋(馬鈴薯)為主。各家養母雞下的蛋就是家庭的主要經濟來源,自己捨不得吃,都賣給供銷社換點錢,買油、鹽、醬、醋。但在我們勞動鍛煉八個月結束要返校後,農民都給自己家居住的老師和同學帶些煮熟的雞蛋作為送別禮物。當時正是七月暑天,天氣炎熱,但有位老師硬是在兩天的旅途中,在汽車、火車上用雙手把裝雞蛋的布兜撐開端了一路,回到學校吧二十多個熟雞蛋交給自己的妻子和兒女。這份愛心真讓人感動!
文化革命中,雞蛋更是金貴難見之物,有門路的人不論居住條件如何,都想辦法自己養雞生蛋。我是農業幹部,雖然當時住在一個有十幾戶人的大雜院,我們一家四口人住在一間十二平方米的小屋裡,屋門外放著做飯的蜂窩煤爐,還有一個用廢磚頭壘的雞窩,養了兩隻下蛋的母雞,在產蛋旺季一個月可收三、四十只雞蛋。突然一天晚上,兩隻雞都被賊偷走了,這個賊的手法太高明了,怎麼能一點響動都沒有就把兩隻活雞從房門外的雞窩裡偷走了呢?
一九五七年上大學報到日,正好是中秋節,我們幾個新生趕到時,剛過了午飯時間,到賣飯處菜只剩下了番茄炒雞蛋和糖醋裡脊。五八年“大躍進”開始,學生食堂就吃飯不要錢了,放開肚皮吃,吃了不到一個月就下農村了,五九年從農村回來,吃飯不僅有要錢了,飯菜品質每況愈下,最後乾脆談不到品質了,連吃也吃不飽了,人都開始浮腫了,連晚自習也上不成了,天還大亮著就叫上床睡覺了。就這樣全校各系各班除了我們一個班外,都出現了浮腫病人。我們班為什麼例外?這得感謝我們班的八位女生。我們班公二十人,團結一致共度難關,八位女生儘量少吃,在大飯盆裡舀稀飯是儘量少舀,給飯量大的男生多舀一些。餓了兩年多肚子,這兩年吃飯根本沒吃過雞蛋,到六一年畢業會餐時(也可以叫畢業宴),才吃了一頓飽飯。我記得那天畢業生午飯晚開了一個鐘頭,一桌八人,八菜,菜盤很大,米飯、花卷不計量放開肚皮吃。我記得有一盤菜又是番茄炒雞蛋,不過番茄名不副實,不是紅的而是綠的。都知道番茄青著不能吃,有毒,但誰也不吭氣,個個吃的津津有味,最後八大盤菜吃的連菜湯都沒剩。兩年多才吃了一頓飽飯,那個舒坦呀!現在想起來還……。


手机版





上一篇:攀登金字塔的孩子(連載2)——禪修中體悟到的親子教育
下一篇:偉大的中國大運河!一一喜談中國大運河的人文精神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