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苦樂其間 ——看何學威的攝影與文學感懷

作者: 大衛王    人气: 1350    日期: 2014/6/14


學威兄相邀:到時請看他攝影作品去。

何學威,眼鏡架鼻樑,典型的斯文人,這典型還得再加一個字:瘦。

何學威瘦但不弱。杯光交錯中,他一隻手伸過來抓住我手搖晃時,給我第一感覺就是特有勁兒。

何學威心勁兒十足。緣此,在文學創作上他頗有建樹,一部《蓮》的長篇小說濃縮了多少歲月精華?

一般人玩文字玩文學,玩一玩散文或短篇小說竊以為文學魅力大抵如此,若繼續玩玩中長篇方知原來文學水深如許,趣味無窮,概莫於此。

長篇需鴻篇巨制構思縝密不說,其行文特點其巧思安排皆現於作者的內心表白。而且這是一個漫長的經年累月如祥林嫂般喋喋不休的表白。這期間你已不復於你,一點一滴心血,化為一個個字符,一段段對話。一章節,一段落,你沉浸其裡沉迷其間,篇中人物既是你的化身也是你的靈魂,更是你的心脈在遊走流淌,你賦予了小說人物的生命,如同生養了一大群孩子,自此你有責任讓他們鮮活在空曠無物的原野,在這裡或紮下營盤,修築山寨,或添房加瓦,壘土和泥,漸漸在你不斷地堆砌下,成就了一片虛擬的大院,構築一個或兇殘或和諧的社會,你的人馬就在這裡嬉笑怒罵反復糾結,當今與歷史交錯,社會現實與理想境界交融。隨你浮光掠影筆走磅礴,你豐滿著它們也豐滿著故事。

這樣你便寫活了他們。

很多時候,你卻寫死了他們,嬉笑怒罵間你已無法控制你,你的情感宣洩你想要表達的東西無論如何都寫不出來,或寫出來死氣沉沉,無法感動你自己,這時的內心糾結便凝成了深深的沮喪。

你只能重新開始,儘管心累無比,卻沒有人幫得了你,路還得自己負重走下去,你的路就是你塑造人物的路,這裡沒有坦途更沒有捷徑,似乎你無法看見希望,可你還得走。你的走不同於一般的跨步行走,你得走出花哨,你得走前人未曾走過的道路,一句話你得藝術的走下去。

藝術是什麼?藝術表現是什麼?文學的藝術真諦是什麼?回答很簡單,它就是'玩'文字。這'玩'不是玩世不恭卻道盡所有!你可以這樣玩,你也可以那樣玩,但你必須玩出別人沒有的花樣,玩出新奇的感覺,玩出自己的花活來。於是,無數字碼一個又一個堆砌而成,或馬桶或廁所或 ​​破屋爛房或磚房樓房或聯體別墅或整片的四合院或恢宏的大觀園,或皇宮或天宮,你的靈魂就這樣在飛騰中天馬行空自由馳騁,你玩的得心應手時方才發現,如果不受政治約束,文學該是多麼自由的藝術創作!

直到一個路口一個段落一個你可以喘口氣的地方。在這裡重新盤點你的人馬並吆喝著他們繼續沿這條崎嶇的道路跋涉下去。你的風格,你的敘述,或老舊新彈的愛情雜唱,或人世間濃縮的悲情畫意。人物悲你悲人物樂你樂,真正到文即人人及文時,你方覺體悟到文學的苦盡甘來。

你吃盡了苦流盡了心血和淚,饒過許多的回心石,你跌跌撞撞方最後品嚐得到這樣的甘甜。

最後是什麼?最後就是你不斷地磨礪著神經,磨礪著筋骨,終有一天鏡子裡的你消瘦了許多,原來顴骨的肉都餵給了你的長篇中的故事了,你終可以灑脫地朝你的朋友笑了。

何學威就這樣朝我笑著,大張著嘴巴,並用力地握著我的手搖晃著。

同時,遞給我的還有他這本剛剛付梓出版的書香撲鼻沉甸甸的長篇小說《蓮》。

瞬間,他感動了我。

但今次來,何學威並不是邀我和他談他的長篇小說,而是談另一種藝術——攝影。

和文學相比攝影屬於新興藝術,但它的魅力不言而喻,能把何學威這樣的文質彬彬學究氣質的人俘獲,攝影藝術的魅力有多大?

儘管人們可以說藝術是相同的,但毋庸諱言,任何藝術都有其獨特性。攝影藝術無疑有著文學藝術不能比擬的地方。

文學可以用文字表述:落日餘輝,光影斑斕下一條腿站得筆直的孤騖,滴血般的太陽籠罩了它。

這種'對影成三人'的孤獨感覺,若用攝影藝術表現,除有那卷腿獨立等你拍照的孤鶩和如血的夕陽外,還必須靠長焦和大景深,以及你把握光線的能力和置身事裡的藝術衝動,這裡缺一不可。

文學可以天馬行空,攝影卻必須腳踏實地,這就是文學與攝影的寫照。

能同時行走在兩個藝術間,能與何學威談攝影而非談文學是我的榮幸也是他的榮幸。

我的榮幸是因為長久以來,我的文友圈裡很少有人懂攝影。儘管有朋友笑言說辦個班培訓一下大夥攝影,可任何藝術豈能一蹴而就?這裡邊的多'悟'更帶出多少辛苦?而如今這卻被何學威打破。

我誇讚何學威,誇讚他在 “透過龍的視覺”攝影展中入選的三幅攝影作品。聽 之,他笑如孩童,臉頰上竟拓起了紅暈,象夕照的光暈,眼鏡片裡泛著光澤。

看似我的話感動了他,其實不然,是他的攝影打動了我麻木的心。

整天與攝影為伍,整天和相機打著交道,整整三十三年了,我心怎不麻木?

攝影是門既和生活緊密關聯又可以用作商業用途同時還可以從事藝術創作的門類,說它是門技術或說它 ​​是藝術都沒有錯。因為在人的社會活動中幾乎還沒有任何藝術形式如此的貼近生活。這門技藝從誕生開始就這樣一直沿著低俗與高雅兩條路線並行著。

於是,有經驗的攝影者都在孜孜不倦地進行著攝影藝術的探索,竭力拔脫攝影'俗'的部分,用攝影這一表現形式展現和豐富自己的感情世界。攝影的變幻莫測,攝影藝術的追求和自我認定就在這虛幻與現實中尋得平衡。

何學威的三幅攝影作品無疑是一次成功探索後的藝術再現。

任何藝術形式從具像到抽像都是作者藝術生命的體現,這和其他藝術形式的表現有著異曲同工之處。不一樣的是,攝影的具像功能是其他任何藝術所無法比擬,攝影的這一長處往往也就成其為短處,不斷抑制這樣的短處向長處延展,已是每個攝影藝術愛好者孜孜不倦的恆定追求。

這樣的追求就是再現虛無的感情世界以及張力。

何學威的三幅以新西蘭'考瑞'木的橫斷面的攝影作品,追求了這種是似而非的感覺。畫面中他巧妙地利用了木紋、鋸齒以及樹皮凹凸的紋理變化在不同光影下的另類形象,竭力尋求其似與不似間的神妙,這便成就了這些作品裡最耐看最成功的部分。目睹畫面,你可以延展思緒,樹木文理也就隨觀者思緒騰飛,那凹凸也就活了般的展示婀娜,那遊絲或亂麻般的曲線,如同那在溪邊浣洗梳理的少女秀發。如此你也可以想像成飛天的多姿,更可以將這化成一位現代舞的舞者,正奔放的起舞高歌。

何學威說他為拍這幾張照片下了許多功夫,大約好幾年時間,無論陰晴寒暑他都會去那裡,共拍了數千張照片,這是其中篩選出的三幅。

何學威給我看一張他的工作照,照片中,他穿著雨衣,挎著攝影背包,彎腰窩著身子朝一個伐倒的大樹橫斷面取景。

其實,任何人在藝術上都有可能成功,前提是必須敢於吃苦和挑戰自己。如此,你就能像何學威般在自己的作品前樂和著。這時的你,無疑像這禎藝術作品中的曲線,在想像中延展,並如飛天般暢遊在你的藝術世界裡。


手机版





上一篇:黃河大合唱
下一篇:逃避熟悉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