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甄媽家的後花園

作者: 珂珂 **穆迅*(执笔)    人气: 1314    日期: 2014/6/1


一聲悅耳的鳥鳴,甄媽手機上的螢光屏亮了,是小威的短訊:“媽,不要忘了吃藥。”甄媽抬頭望了一眼樓上,心愉地歎了口氣,瞧這兒子,連出來喊一聲都懶。

甄 媽倒了杯水放在廚房的檯面上,又忙著洗菜,繼續想她的心事:小兩歲,年齡倒是般配,就不知長得怎樣,阿佩說放心,保你滿意。可上次她帶來的所謂靚女,喲, 這種人也敢帶來見我?腦子有毛病。咱們都是幾十年的老朋友了,這點默契還沒有?瞅我兒子的韓劇份兒,怎麼也得找個全智賢吧。對了,小威最近神神顛顛的,也 不知瞎忙什麼,問他,又不肯講。唉,孩子真變了,老嫌我嘮叨
……

正想著,小威風風火火地從樓上奔下來,一臉的青春陽光,看見廚房檯子上的那杯水不禁叫道:“媽,藥吃了嗎?”

“喲,忘了。”甄媽甩了甩手上的水,轉身忙著找藥。

“得,得,您就端茶杯去吧。”小威扳住甄媽雙肩轉向茶杯,順手熟門熟路拉開壁櫥的抽斗掏出一瓶藥放在茶杯旁:“晚上別忘了鎖門,我有鑰匙。”

“哎,要出門?”甄媽慌了:“都快吃飯了。”

“你先吃吧,我……可能來不及了。”小威含含糊糊回答,一轉身,不一會兒,院子裡的黑色雙門跑車轟鳴著竄出了大門。

窗口,甄媽呆呆地望著遠去的車影,好一會兒沒挪窩。

晚 飯又是甄媽一個人獨飲自酌。草草收拾完碗筷就半躺在沙發上眼睛盯著電視機,無聊地打發時間。螢屏裡花裡胡哨地翻滾著又哭又鬧的中國大陸情節劇,甄媽漸漸地 有點兒心不在焉了,說是在看電視,腦子卻跑了題:你這遭遇算的了什麼?甄媽我比你還慘,小時候老吃不飽,不知啥原因白麵粉成了稀罕物,麵條都得一根根數著 吃。有一回我不小心把食堂的糧票丟了,挨了一頓打還不說,一個月啊比那一年都難熬。好不容易上學了又碰上文化大革命,混了沒幾年,發配到農村憶苦去了。

沒 多會兒,電視機裡的小夫妻吵的昏天黑地,甄媽又當起老娘舅來,哎呦,當初幹嘛來?一見鍾情那可不靠譜。想當年我的老媽在城裡當逍遙派,一天到晚就忙著招駙 馬,照片一疊子一疊子寄過來,身高、體重、職業、學歷、家庭背景、本人愛好都明碼清單,密密麻麻就數我的信封厚。那時我餓著肚子當公主,彩球空拋了幾次。 公社、城裡鵲橋拆了又搭,比來比去,最後還是老媽拍板找了位座標值最高的,我瞅著也還順眼,交往了半年多,這不也成了百年夫妻?

這對小夫妻的爹娘也真是,眼看著門不當戶不對也不管不問,由著他們的性子胡來,做父母的責任哪兒去了?

電視機裡的連續劇囉裡囉唆裹腳布式地演著,甄媽腦子裡跟著重播自家家史的“連續劇”,慢慢眼前和過去,彩色和黑白攪合,攪合,模糊了顏色,也模糊眼前的物象,漸漸甄媽躺在沙發上打起了呼嚕
……

奧克蘭的夜晚有點兒冷清,除了天邊的城中心聚集著一片星星點點的燈光,“天空塔”高聳入雲並不斷地變換塔身光影的顏色,別的地方便是漆黑一片。偶爾一輛汽車瞪亮著兩眼呼嘯穿行而過。寂靜跟著屁股後面迅速將街道淹沒。

“怎麼又沒鎖門?”小威在門廳嚷嚷開來,見沒人回應,三步並兩步跳進了家庭廳。

甄媽迷迷糊糊弄不清眼前的晃影是電視裡的小夫妻還是別人,懵裡懵懂坐起來才看清是小威。

“幾點了?怎麼才回來?”甄媽吐了口氣半醒地問道。

“小偷都進來好幾趟了,沒把你偷走?”聽得出來,小威心情相當愉快。

“別拿老媽當開心果,哪兒有那麼傻的賊?”甄媽打著哈欠回答:“跟媽說,你上哪兒去了?”

“你煩不煩啊,我都快三十了,連這點兒隱私權都沒有?”

“不是媽煩,這兩天你神神顛顛跑進跑出,有什麼事兒瞞著我?”

“我瞞你?沒有啊。”

“沒有?我的兒子能騙得了我,閉著眼睛都知道你是要吃奶還是要撒尿。給我老實坦白。”

“好,好,好。我告訴你,可是你聽了別著急,這事兒還沒最後定,本來不想現在告訴你,等板兒上定釘子了再跟你說……”

“別賣關子了,快跟媽說。”甄媽急急打斷小威的話。

小威笑著看著媽,話含在嘴裡故意拉長時間,等吊夠媽媽的胃口才慢慢說出幾個字:“我交女朋友了!”

甄媽一激楞,人也醒了:“什麼?你有女朋友了?誰?”

“Nancy。”小威得意地回答。

“Nancy?哪個Nancy?”甄媽一時摸不著門。

“就是我們單位裡的尤姐啊。”

甄媽此時徹底地清醒了,吃驚的眼睛睜的老大:“什麼?就是你嚴叔招來的會計小尤?”

“一點兒沒錯,就是她。”

“我的上帝耶,她可比你大五歲呢!”

“那又怎樣?不可以嗎?我們很合得來,她又關心我,照顧我,年齡不是問題。她長得又漂亮,你不是要挑漂亮的媳婦嗎?”小威輕鬆地解釋,好像美麗的憧憬正開始勾畫。

甄媽內心不平:“老媳婦了,漂亮個啥!”話一出口她突然又想起了什麼,驚叫起來:“對了!她有孩子!你知道嗎?”

“知道啊。”小威毫不經意地說:“她很愛這個孩子,我覺得這並不妨礙我們之間的愛。結婚的同時就當爸爸了,多浪漫啊! ”

甄媽的頭開始發暈了,她懷疑她還是迷糊在電視劇裡,眼前的人不是小威而是那對小夫妻。小威不是這樣啊,他是乖孩子呀。怎麼腦筋搭錯,找了個拖油瓶的女人!

“跟媽說清,這可不是鬧著玩兒,一生一世的大事來不得半點兒馬虎。交個朋友,可以,媽讓著你。結婚,甭想!就你這長相、條件,郭晶晶來了我都得考慮考慮呢。你倒可好,人家一個媚眼,你就許願終身!”甄媽氣急敗壞地數落著。

“我就知道你不會同意,所以不想告訴你。這是我倆的事,和你沒關係,再說了,這八字才有一撇,離結婚還早著呢,你著啥急呢?”小威邊說邊瀟灑地一轉身準備上樓。

“哎,你倒說得輕鬆,就憑她這德行,你這天鵝肉掉她嘴裡?想都不要想,快一刀兩斷,省得耽誤了人家!”

“好了,不跟你說了。媽,您老了,這事兒少操點心,要不晚上又睡不著了。”小威登上樓梯回頭對甄媽說:“別忘了吃藥,我會Call你的。”

甄 媽象丟了魂似的直愣愣坐在沙發上,這會兒才真真切切地意識到,惡運沒有落到電視裡的小夫妻身上,倒是落在了她親生兒子的頭上。她還是沒弄明白,小威這是怎 麼啦?中了哪門子邪氣兒,守著陽關大道不走,偏挑那硌哩疙瘩的獨木橋過。真不知那張被歲月洗了發白的臉哪個地方讓小威著了迷!她清楚小威的脾氣,別看平時 待人和和氣氣,
倔起來,電視裡Rugby
的球星未必能扳倒他。就眼下小威的情商,後面還不知鬧出什麼丟人顯眼的事呢,叫我一個人可怎麼辦 呐!唉,要是他爸還在就好了,多少有個商量的伴兒。現在可好,他一走了之,剩下我們孤兒寡母的沒了主心骨,誰能拿個主意啊!腦子正亂成一團麻,手機裡的鳥 又開始催人:“十一點,睡覺,別忘了吃藥。”甄媽唷了一聲,倒在沙發背上:我的小祖宗喲
……

*(未完待续)*


手机版





上一篇:難忘的端午節三件事
下一篇:作為治療的敘事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