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蓮》第二十五章 哀思無盡 5、王后受罰

作者: 何學威    人气: 1531    日期: 2012/3/18


        碧姬道:“越說越玄乎,不聽了。”桃葉道:“這些無稽之談,不聽也罷。”碧姬問道:“沒傳不利王后的謠言?”

    桃葉道:“也有人說,是王后在太廟裏私祭妙善,得罪了列祖列宗,所以降罪下來,還有人說是妙善顯靈,昭示冤屈。”碧姬道:“聽著,今日妳們就要到後宮去,左右謠傳,就說是王后太廟私祭,得罪了先祖,褻瀆了神明,天降禍下來,才有這雷擊太廟著火之災。”

    桃葉道:“桃葉會按娘娘的吩咐去辦。”碧姬道:“妳今天先問問七王爺,同城事情辦得如何?”桃葉道:“不是說,陶大人回同城就入了大牢嗎?”碧姬道:“那我知道,我是要問,人現在是死還是活。”桃葉道:“問明再回娘娘。”

        王后宮同樣關注宮內的反響與謠傳。

    王后問道:“外面情形如何?”霓裳道:“娘娘,現在宮內宮外上上下下,謠言四起。”王后問道:“都傳些什麼?”霓裳道:“說是——”王后追問:“說是什麼?”霓裳道:“說是王后在太廟私祭妙善,得罪了列祖列宗,所以降罪下來,引發昨夜大火;也有人說是妙善陰魂不散,在宮內作祟。”王后氣憤道:“一派胡言。”

    妙梁跑來稟告:“母后,父王現在在九畹齋召集要臣議論太廟私祭,有廢後的動議。”王后大聲反問道:“什麼?廢後?”妙梁焦急道:“是,聽七王叔告訴我的,您快拿個主意。”

    九畹齋內,莊王召集翁夢鶴、任永賢、阮懿德、妙仁等幾個要臣在商議大事。

莊王在高聲說道:“前番她鼓動妙梁,瞞著寡人,假戲真做,已屬欺君犯上,我是引而未發,她不思悔改,反倒去寺中私會妙善,還當眾鼓噪,說誰敢處決這個罪人,公然違抗王命,寡人念及她對妙善思念心切,還未追究,她卻變本加厲,又串通妙梁一起在太廟私祭妖孽,觸犯天神,得罪祖宗,結果讓宗廟受損,社稷蒙羞,你們說還能不聞不問嗎?”

    翁夢鶴道:“大王,臣以為到了必須過問的時候了。”

    莊王道:“更讓人氣惱,無法容忍的,居然還從後宮傳出這樣的謠言,說是寡人賜死妙善,獲罪於天,天譴人怒,火燒太廟,幾遭雷劈。”

    妙仁道:“無稽之談,何足憑信?”

    翁夢鶴推波助瀾道:“大王,這是犯上的言論,必須追究。”

    任永賢卻道:“大王,臣以為謠言畢竟是謠傳,有待查證落實。”

    莊王道:“她身為王后居然想以天抗天,寡人看她是王后當膩了,一個抗命的罪人,興妖的孽障,她為其張目,反倒說寡人天譴人怒,哼!”

    翁夢鶴道:“其實應該是王后在太廟裏私祭妙善,得罪了列祖列宗,所以降罪下來,才有此大禍。”

    莊王道:“她串通妙梁和孤王屢屢作對,廢她一百次也不嫌多,你們以為如何?”

    阮懿德道:“大王,老臣一直未敢多言,就是擔心您出此言,王后地位極崇,怎可輕易言廢?民間休妻尚且要慎之又慎,更何況她為您養育了當朝太子和兩位公主,後宮治理井然有序。大王,此事關係社稷安危,望您三思!”

    任永賢也道:“大王,王后縱有種種不是,絕不能成為您廢後的理由,察前代廢後事例見聞,臣等不勝悚懼。竊以為當今王後母儀天下……

    莊王打斷道:“夠了!”妙仁道:“大王,廢後關係甚重 ,望深思詳慮,慎重舉動。

    黃門安跑進來跪稟道:“大王,王后她——”

    莊王問道:“什麼?”

    黃門安道:“王后她——跪在九畹齋外請罪。”莊王氣狠狠道:“好啊,讓  她想清楚犯了什麼罪再說。”

    眾人喊道:“大王!”

    王后素服跪在九畹齋外地上,妙梁趕了過來。

    妙梁喊道:“母后!”

    王后不言不語,妙梁陪著王后跪在旁邊。

    遠處,霓裳和得樂焦急地觀望著,束手無策。

    傳來九畹齋內莊王吼叫的聲音:“誰也不要讓他們起來!”

    莊王氣得在房中急速轉圈。臣子們都跪在地上懇求道:“大王,您不能廢後啊!”

    莊王:“好啊,你們都為她求情,孤王暫不廢她,寡人讓她離開後宮,去靈佑寺反省思過總可以吧?”

    一時,大雨傾盆。九畹齋外,跪著一動不動的王后和妙梁,母子倆的頭上、臉上雨水淚水縱橫而下。

 

    次日夜晚,傷心欲絕無所適從的妙梁又去了百樂坊,找拂雲傾訴衷腸。雅室內,紅燭高照,香煙繚繞,拂雲正在撫琴奏《幽蘭》。

    妙梁悠悠地說:“她就這樣走啦。”拂雲說:“殿下心中她音容永在。”妙梁道:“我為什麼要丟舍不下?”

    拂雲說:“是她有讓殿下丟舍不下的東西。”妙梁道:“不,是我的丟舍不下害了她,我成了罪人,如今連母后也受到牽連。拂雲卻說:“殿下,愛她何罪?”

    妙梁道:“我不該是太子,在民間,愛而不得,無罪可言;在王宮,王室成員愛上誰,誰要拒婚,誰就有罪,太不公平。”

    拂雲說:“殿下,不要如此自責。”妙梁道:“無論如何自責,也無濟於事,我不能讓妙善活過來,妙梁再也看不見她令人心醉的眼神,再也聽不到她讓人振奮的聲音,妳知道嗎,一切都灰飛煙滅,我現在的心也燒成了灰,一片漆黑,無法觸摸,無法復原。”拂雲說:“殿下,時間看能否慢慢撫平你心上的傷痕。”

妙梁道:“只怕曆久彌新。”拂雲說:“拂雲今日方知何謂刻骨銘心的愛。”妙梁道:“拂雲,為何要落得如此結局?為何一定要經歷這般苦難?我也只有陪著母后一齊到廟裏去度日算了。”

    拂雲說:“但願愛之苦楚亦如愛之甜蜜,她能給你滋養,她能帶來安康。”妙梁道:“拂雲,妳的善良很像妙善。”拂雲說:“拂雲要有妙善之萬一就好了。”

妙梁道:“妳就這樣陪我說說心裏話。”拂雲說:“只要殿下願意和拂雲說話,拂雲願陪殿下說個通宵達旦。”妙梁道:“妙梁願意。”拂雲說:“拂雲甘願。”

妙梁傷感道:“明天,我要送母后去西山;此後,宮中更無我棲身之所……”

 

 

 



手机版





上一篇:我以你為恥!
下一篇:七律四首• 春夏秋冬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