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假如雷鋒沒有死

作者: 傅金枝    人气: 1631    日期: 2012/3/10


       唐朝白居易有一首詩,其最後幾句為:

                     周公恐懼流言日,   王莽謙恭下士時。

                     假使當年身便死   一生真偽有誰知!

        這首詩是說,人生很長,是真是假,是忠是奸,短時間難以辨別。像周公如此忠貞,當初卻遭到流言誹謗;王莽謙恭下士,日後卻是一個大奸!

        拿著上述這首詩套到雷鋒身上,我以為並不妥當。周公是一個有大智慧的人,王莽是一個有大心計的人。而放牛娃出身的雷鋒,只是一個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雷鋒在部隊上儘管只有短短兩年多的時間,但其所作所為,完全可以看出他的本質,他的為人。他是一個純樸、正直、心地善良的人。

        問題是在那個政治詭秘的年代,在那個將人也要塑造成鬼的年代,他雷鋒能獨善其身嗎?雷鋒還能做他的雷鋒嗎?

        那是一個突出政治的年代。那是一個階級鬥爭越來越嚴重,越來越複雜的年代。那時對一個人的評判,為人民服務了沒有,做了多少好事固然重要,但更為重要的是,在“越來越嚴重”,“越來越複雜”的“階級鬥爭”中,是否站對了立場,站穩了立場。當年所有的人都必須首先是一個政治人物,他雷鋒更是不能例外。

        假如當初雷鋒沒有死,他一定還要繼續做他的雷鋒。他一定會繼續“忠於革命忠於黨”,繼續“愛恨分明不忘本”,繼續“立場堅定鬥志昂揚”;繼續“讀毛主席的書,聽毛主席的話,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做毛主席的好戰士”;他一定會繼續“對待同志向春天一樣的溫暖,對待工作像夏天一樣的火熱,對待錯誤像秋風掃落葉一樣,對待敵人像冬天一樣地殘酷無情”;他一定會繼續“毫不利己,專門利人”,到處做好事;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他一定會繼續寫他的“雷鋒日記”…….

        雷鋒當然明白,政治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他沒有死,這件事他不能出錯。他必須跟著形勢批楊憲珍的“合二而一”;批馮定的“共產主義人生觀”;砸爛“中宣部閻王殿”;以及緊隨其後的批鄧拓、吳晗、廖沫沙;批判彭、羅、陸、楊;直至後來批劉少奇,批鄧小平,批陶鑄;批楊、余、傅;批王、關、戚;批陳伯達;批林、批孔;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批水滸批周公……更為要命的是,他必須時刻“擦亮眼睛”,以極其敏銳的嗅覺在他的同事中,師長中,親友中尋找被批判的物件,以顯示他政治的正確,階級鬥爭的弦繃得有多緊,立場多麼堅定。

         這一切雷鋒如果做得很好 ,讓某人覺得他在“階級鬥爭”中是一個可造之才  ,則他可能成為一個不大不小的官員。就像山西的陳永貴,西安的吳桂賢,遼寧的李素文,河北的呂玉蘭,珍寶島上的孫玉國……我相信這些人都是一些善良的人,一心想做好事的人,可他們後來的結局是什麼呢?他們後來的所作所為,甚至是一些惡行,難道不都是被時代逼迫的結果。 假如雷鋒也走上了這條道路,那麼雷鋒能夠逃脫和他們一樣的命運嗎?

        當然雷鋒更可能走上另一條道路。他一定看透了政治的黑暗、汙濁和殘酷,看清了“階級鬥爭”學說的荒誕。他也許會大徹大悟,放下了一切的虛榮,回家抱孩子去了。他也就銷聲匿跡,淹沒在芸芸眾生的汪洋大海中了。

        在那個年代,和雷鋒一樣的千千萬萬的勞動模範,戰鬥英雄,各行各業中的先進工作者,先進分子,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的積極分子,他們不都是在默默無聞中或是已經死去,或是已經進入他們的暮年?多年來,他們被政治的風浪吹來打去,被政治的畫筆在他們的臉上塗來抹去,被政治的黑手把他們當成橡皮泥捏來捏去,用得著時就把他們塑造成政治玩偶、政治妓女,用不著了就將他們當作棄履一樣扔掉。幾乎所有的人最後不都是這麼一個下場嗎?

        但他們中的大多數是一個好人,一個善良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更是一個個普普通通的人。是時代一會兒將他們不適當地拔高,又是時代將他們拋棄。他們的命運也折射出我們整個民族在那個時代所遭受的苦難。

       如今社會道德的水準確實糟糕。可 要想提高社會的道德水準,何必捨近求遠,何必舍今求古?何必非要請出雷鋒的在天之靈呢?只須各級官員都能以身作則,少利己,多利人,公佈自己的財產,讓社會監督,做一個一心為人民服務的廉潔的官員。果能如此,對於帶動、提高社會的道德水準,效果會好得多。並且這樣一來,人民也會心安心順,也不至於產生這麼多的積怨和不滿,這樣才能達到上下和諧,社會安定,政府也就不必費那麽大的勁去搞什麼“維穩”了。又可把大把“維穩”的錢,用來提高人民的福祉,人民就愈高興,這社會就越穩定,你看這事兒有多好!

                                              201234日於奧克蘭



手机版





上一篇:黃金時代最後的華爾滋
下一篇:舊 事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