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蓮》第二十五章 哀思無盡 3、祭神神在

作者: 何學威    人气: 1515    日期: 2012/3/3


         妙權在碧姬花廳地上一步一步已經走得很穩當。

        妙權喊道:“哥——哥。”雖然發音不是很准,但知道他在叫“哥哥”。

    桃葉說:“他在叫哥哥?”碧姬問道:“誰教他的?”桃葉說:“太子殿下很喜歡小王子,只要來了,就陪他玩,也許是他教的。”

    碧姬道:“爹娘都叫不清楚,他居然叫哥哥,不可思議,以後少讓太子與妙權玩耍。”桃葉答道:“是。”

    碧姬問道:“太子出來,這兩天做了什麼?”桃葉回道:“回娘娘,這兩天太子都在祭靈,血書墓碑,親埋骨灰,放了一千盞河燈,聽說昨夜回煞,還在荷澤院看見妙善了。”碧姬不以為然道:“哪會有此事?”桃葉道:“這也是杏兒聽得樂吹的,說是親見親聞,還聽見妙善彈琴,誰知真假。”

    碧姬道:“妙梁倒真是一個有情有意的人,天下第一情癡,可惜妙善無福領受。王後身體不知好些沒有?”桃葉說:“聽說,好了一些,好像在私下商議要給妙善做頭七。”

    碧姬道:“這可是犯大忌的事兒,大王知道了,不得了!”桃葉說:“您是要我打聽確實?”碧姬道:“我不說妳也明白。”桃葉說:“桃葉知道。”

 

    妙梁來到王后宮探視道:“母后,您好一些嗎?”王后道:“這兩日,好一些。孩兒,你自己要節哀。”

    妙梁道:“母后,昨夜妙善回荷澤院了。”王后道:“是嗎?這是祭神神在。”妙梁道:“真的,她還彈了一曲琴。”王后道:“過兩日,就是妙善的頭七,母后也想奠祭奠祭,讓她魂安魄定。”妙梁關切問道:“母后,您想如何做?”

王后道:“讓季清住持來,太張揚,季清大師答應屆時讓副寺來主持一個小型法事,就我們娘兒倆在太廟裏奠祭奠祭。”妙梁問道:“父王知道此事嗎?”王后道:“不知道。”妙梁擔心問道:“他會追究嗎?”

    王后道:“正好趕上你奶奶的八七,到時可說民間也有祭祀的說法,只是不想驚動更多人,你父王即使知道也不好說什麼。”妙梁道:“母后,多謝您。”王后道:“為何言謝?”妙梁道:“孩兒也想為妙善做頭七,可不如母后想得周到體面。”

    王后道:“孩兒,母后也要謝你。”妙梁問道:“為何謝我?”王后道:“妙善走後,你為她做了那麼多事,讓母后心中很感寬慰。”妙梁道:“母后,您別這麼說。”王后道:“讓你們這麼難,母后很內疚。”妙梁道:“母后,妙善好冤屈。”王后十分傷心道:“是母后害了妙善。”

    妙梁道:“母后,您千萬別這麼想,要說害了妙善的是孩兒,孩兒愛她反而害了她,孩兒不知會是如此。”王后道:“梁兒,妙善很牽掛你,赴難前,她最終囑託我的就是要你振作起來。”妙梁道:“她是如此說的嗎?”

    王后道:“真是如此說的,盼你為國為民大有作為。”妙梁道:“我有負於她。”王后道:“讓她安心吧。”妙梁道:“母后,兒會。”

    太廟裏一個不平靜的夜晚,梵音陣陣,木魚聲聲,靈佑寺的副寺領著十三位僧人在拜《報恩懺》。

    王后一手捏著一雙銀蓮,妙梁前方不遠供放著妙善的畫像,氣氛莊重肅穆。王后與妙梁前後錯開一點,雙雙跪在蒲團上,虔誠祭奠親人的亡靈。

    太廟門外,大雨如注,雷聲滾滾。

    一個閃電,照見莊王像凶神一樣出現在太廟大門,後面是惡煞黃門安撐著一把雨傘。

    莊王沖進太廟吼叫道:“誰在此暗中祭祀?”

    梵音陣陣,木魚聲聲,無人回答。

    莊王再次吼叫道:“誰在此暗中祭祀?”

    梵音驟高,木魚急促,依然無人回答。

    莊王怒不可遏走到王后跪拜的蒲團面前,大聲吼道:“寡人問妳為誰祭祀?”王后一臉無奈但語調堅定地回答:“母后。”莊王氣道:“七七早過,母后?騙誰?”

    王后道:“今日母后八七,民間說法,當日做兒媳的要為婆婆做功德,故此在太廟拜《報恩懺》。”莊王問道:“為何就妳和妙梁?”王后道:“此乃臣妾為婆婆做的專門道場,不便驚動他人,只讓長孫妙梁來陪我。”

    莊王氣道:“強詞奪理,寡人知道妳心裏想的什麼?”王后淡定答道:“唯有孝心而已。”莊王卻道:“只怕是另存不可告人的私心。”

    王后道:“一片真心,蒼天可鑒。”莊王道:“寡人不懷疑妳的真心。”王后問道:“那大王疑慮什麼?”

    莊王強忍惱怒道:“對寡人處置的罪人妙善,妳也是一片真心。”王后問道:“此話怎講?”莊王問道:“今日可是妙善的頭七?”

    王后道:“那又如何?”莊王道:“你們心懷不滿,在此抗命祭奠。”王后道:“那是大王的心病,臣妾沒有。”莊王道:“好,寡人問妙梁!”

    妙梁方才抬頭道:“兒臣在。”莊王問道:“你在為誰祭祀?”妙梁答道:“太后奶奶。”莊王問道:“還為誰?”妙梁低聲道:“不為誰。”

    莊王的眼光落在妙梁前面不遠處妙善的畫像上,他大步走過去,將畫像一把抓在手中大聲呵斥道:“不為誰,這是誰?”

    妙梁不答,目不轉睛望著父王,眼睛裏閃著淚光。

    莊王厲聲責問:“昭然若揭吧,你們母子為何要串通和寡人作對?為何?”

王后毫不妥協回答:“沒有此意,大王是臣妾的夫君,是妙梁的父王,臣妾和妙梁均在您的庇護下,權傾朝野,無需和賦予他們至高無上榮耀的親人作對。”

    莊王道:“說得好,可這是什麼?”王后道:“一張畫像而已。”莊王問道:“誰的畫像?”王后道:“妙善的。”莊王問道:“妙善是什麼人?”王后答道:   “曾經是我們的義女,妙梁的妃子。”

    莊王又一次高聲吼道:“不要提她,罪人!妖孽!”

    妙梁像被戳了一刀似地喊叫道:“她不是罪人!她不是妖孽!”

    莊王氣急敗壞道:“寡人讓你知道她是還不是!”

    莊王一邊罵一邊狠狠撕扯妙善的畫像:“陰魂不散,陰魂不散!”

    妙梁也急瘋了喊道:“不要撕她,不要撕她!”

    妙梁欲從莊王手中奪過畫像,莊王更氣,幾下將畫像撕得粉碎,兇神惡煞地道:“你居然敢搶!寡人讓你搶!”

    妙梁趴在地上,摟抱著已經被父王撕得粉碎的畫像疼哭不已,嘴裏聲嘶力竭地喊道:“撕吧,撕得了紙上的像,撕不掉我心中的像,除非你也把我殺了,把我也燒成灰!”

 



手机版





上一篇:來自黃果樹大瀑布的震撼
下一篇:唐英年能當特首嗎?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