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小無賴、強盜及“文革時代

作者: 傅金枝    人气: 1665    日期: 2012/2/25


        前些天媒體報導三亞的旅遊餐飲業宰客的消息,看起來可是夠黑的,也著實令人氣憤。八個人吃一頓飯就被訛上近萬元。顧客問一條魚的價錢,不料服務員二話不說,拿起魚來往案板上一摔,魚立馬死了,這魚就成了你的了,讓你掏多少錢你就得乖乖地掏多少。不願意?晚了!幾個彪形大漢往你身邊一站,也就嚇得你六神無主了。早就預備這你這手呢,還是老老實實地就範吧。

        黑是夠黑的,不過我覺得這還是小菜一碟。比這更黑,並且黑得多的事情也還是有,並且更多,也更為常見。你躲都躲不開,這就是行業壟斷。僅舉一個例子,電訊。這事是我們住在新西蘭的華人最最清楚不過的事。我們華人在中國向新西蘭打電話,比起在新西蘭向中國打電話要貴得多。貴幾倍都不止,也許有十來倍,這就要看是哪種的通話方式了。本來中國工資水準較低,不管是設施的安裝還是人工的服務,成本都應比新西蘭更低。可中國電信的收費卻比新西蘭的收費高得多,你說電訊行業有多黑!除電信外,被一家或者數家企業壟斷著的行業還有能源、石油、鐵路、金融等等。

        把三亞以及各地的這些黑心地宰客的餐飲業比作“小無賴”,那麼應該把壟斷行業比做“強盜”。而兩者的惡劣程度或者說是黑心程度也是不同的,顯然後者要嚴重得多。為對二者的惡劣程度做一個量的比較,用一個“惡劣指數”來表示,則作為黑心餐飲的“惡劣指數”為“1”,則壟斷行業的惡劣指數則應為“10.”。

        並非筆者有親友或故舊從事餐飲業並且也做過這黑心的買賣,因而有意偏袒這些專門從事宰客生意的黑心業者。我之所以將其“惡劣指數”定得這麼低,是因為一則,如此黑心宰客的餐飲業者畢竟只是少數,顧客用餐之前,還可以多走幾家餐館,對其飯菜的價格及品質進行一番比較,從而避開被宰的命運。二則,這些餐飲業者也實在是被逼無奈,才不得不從事這黑心的勾當。

        由於餐飲業競爭激烈,利潤本來就不大。他們在經營的過程中,還受到市場管理、衛生管理、質檢部門、稅收以及黑社會的多重的擠壓,他們的經營也就十分的艱難,已經沒有多少利潤的空間。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被“逼良為娼”,不得不幹這些黑心的買賣。執法部門——不法商販——消費者,已經形成一個食物鏈。不法商販的不法行為,正是這些執法管理部門的“財源”。否則,所有的商販、餐館都合法經營,那麼市場管理者、稅收、質檢、派出所這些部門都吃誰去呢?就像馬路上的車輛都不違規,員警向誰開罰單呢?不法商販、黑心餐館必須把他們黑來的錢的一部分甚至大部分,孝敬這些部門,才能在這幫老爺的呵護下繼續從事那些黑心的勾當。說白了,這些不法商販、黑心餐館,正是這些執法管理部門的“衣食父母”!

        而行業壟斷者的境遇就大不相同了。他們依靠著父輩的權勢,佔據一個行業,這個行業只准我經營,不准別人染指,這個行業的壟斷局面就算形成了。到此時,定價權是他的,他想收多少錢就是多少錢,他想賺多少錢就有多少錢!別人休想進來,分一杯羹。鐵路、能源、電訊,人家有一個網路,別人進得來嗎?金融不要網路,甚至連設備也不需要。各地的私人業者,常為資金鏈斷裂焦急,於是一些人自己集資,放貸,以解決小業主的燃眉之急。這可觸動了壟斷業者的權益,說你有罪就有罪,於是抓了個吳英,並且重判死刑(還在等最高院的複審)。這就是要向社會宣示,銀行這一塊,別人不得插手,銀行的壟斷局面不能被打破,任何人想搞民間銀行,也想賺這個錢,沒門!

        行業壟斷行為是經濟領域內嚴重的犯罪行為。因為任何一個行業一旦形成壟斷,就會對民眾的利益構成最兇狠、最嚴重、最徹底的侵奪。世界各國都有嚴厲的法律條文,對壟斷行為進行打擊和懲處。可在中國你就得對壟斷行為甘心忍受,不忍受也得忍受。就以電訊為例,你不服行嗎?你問問電訊的大佬是誰,你再問問各個壟斷行業的大佬是誰,說出這些人的名頭,還不把你嚇死!

        與黑心商販和行業壟斷相比,還有更為嚴重和更為惡劣的情況。這種情況的特點是,說得好聽點全國就是一個大工廠,說得不好聽點全國就是一座大監獄。30多年以前中國的“文革時代”,便是這種情況。

        在“文革時代”,所有人的經濟權益被剝奪殆盡,一個工人的月工資僅四、五十元,一個農民的年收入也就一、二百元。而一輛成本僅2元的手錶,售價卻是120元;一輛成本僅20元的自行車,售價卻是150元。人們的一日三餐,人們買幾尺布,幾塊蜂窩煤,一雙鞋,一雙襪子,一塊肥皂,一塊火柴,也都必須納入它的管轄範圍之內。你說人們過得這是什麼日子?你說這叫什麼事?你說這事有多黑!

        更為嚴重的是,所有人的政治權利也被剝奪殆盡,甚至所有的人都不許有自己的思想,或者說所有的人都必須按著別人的思想去思想,假如你的思想不符合別人的思想,你的大難就到了。在那個年代,所有的人都必須戰戰兢兢地做人,而這同時,你還必須是一隻狗,看著誰有事,甚至自己的骨肉親友一旦“出事”,也不得不昧著良心撲上去咬上一口!

       小無賴”的惡劣指數為1,“強盜”的惡劣指數為10,則這“文革時代”的惡劣指數就應該是100

        我們憎恨“小無賴”,更憎恨那些“強盜”,但決不能因此就回到更為惡劣的“文革時代”的那種狀態去!

 

                                            2012214日於奧克蘭



手机版





上一篇:《蓮》第二十五章 哀思無盡 2、午夜幽蘭
下一篇:環城大道上的華城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