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以文会友

寳 鋻(小說)

作者: 大衞王    人气: 1630    日期: 2012/2/25


華頁訊:上週漢密爾頓發生“華婦投訴員警過分使用武力,被捕時肘部脫臼臉部受傷”此事件已引起華社熱議

 

    李君移民海外多年,腰纏萬貫,嗜好收藏,每遇稀罕之物,必盡掃囊中。

    近日,李君到跳蚤市場淘寳,見一人手持一鏡,上書“寳鋻”二字。

    賣鏡者佇立角落,靜待買家。

    但見市場裏人流熙攘,賣鏡者前卻乏人問津,與周邊問賣之盛大不相同。

    李君不覺心動,難道此鏡有非凡之処,眾皆不識?

    遂趨前問價。

    主冷眼相對,見所問者心切,於是張開一個巴掌翻了個兒。

    噢,十文錢。李君仔細打量,見此鏡與常物並無二致,遂蔑語:“普通玩意兒,十文都多,也敢稱寳,怪不得無人問津。”

    孰料,主聞聲,嘿嘿冷笑:“原以爲先生非比尋常,卻也是俗人一個!”

聞言,李君大怒,摸出一把硬幣,數了數,擲地十錢,抱起鏡子就走。氣哼哼心說:在市場外我就摔了它,全當10c聼了聲響!

    誰知肩頭卻被拉住,回頭看正是賣主。

   “咋?你想訛人不是?這不是你說的?”李君學著賣主剛剛的手勢.

    這就是10c啊?”賣主笑道。 

    李君還嘴:“那你還想賣十兩黃金不成?”

    “告訴你吧,它真就賣十金,少一個子兒都不買!”說著話上來一把,毫不客氣地從李君懷裏奪走鏡子,吝惜地用衣袖擦拭著。

    邊擦邊撫摸著光滑鏡面,沉吟片刻,撚須輕道:“寳鋻寳鋻,識汝者安在?”

初聞賣主要賣十金,李君以爲碰見瘋子:“什麽?十兩銀可以開囘一輛頂級寳馬,你這破鏡子還十兩金子? 你,哈,咳,咳……”李君笑的喘不上氣來。

    笑聲畢,卻聼見賣主吟哦之聲,心中不由咯噔一下,難不成這鏡子還真有稀罕之処?

    轉念一想:不行,此事可疑,得弄個明白,否則,今晚上別睡了。

    於是放下架子,上前長揖:“寳鋻先生息怒,休怪小生凡眼無知,在下多有得罪,只是

    小生揣摩再三,還是疑惑不解,煩請先生指教一二,小生這廂謝過則個。”

說著又是一揖,比剛才腰彎的還低。

    見狀,賣主嘆口氣:“唉,罷罷罷,對你原不想説破,你既稱我寳鋻先生,那,我就告訴你吧,就算我做了一次文物鑒別的講座好了。”

    “來來來,請看此物,正面若平而視之,確與常物相似,然若敬而觀之,立見此鏡非凡之処。咱們長話短説,君知否西遊取經中有一面六兒獼猴現原形的照妖寳鏡?還有那紅樓大觀園裏寳二爺曾照過的另一面虛幻寳鏡乎?

    “怎麼?就是這面鏡子?”李君急忙插嘴。

    “非也,彼鏡遠不及此鏡!”賣主胸有成竹。

    李君聞言心說:你這牛吹的忒大了點吧?!這鏡子還勝過那倆聞名遐邇的寶鏡?好吧,待你說完,我先照照看我長有幾只耳朵。

    主意打定,繼續側耳,裝作洗耳之態:

    “照鏡照鏡,鏡現原形。此鏡貴処在於不但照人還能照事,特別是中西發生的疑難雜事,一照即得綱目,分辨的清清楚楚。所稱寳鋻,絕非妄語,此鏡全名《中西置換寳鋻》是也。”

    寶鑒先生拖長聲音,念白一樣解說重點,可見李君眉頭蹙起疙瘩,一幅疑問之相,便繼續說道:“看你心有疑問,想必是疑我之說,待我演示一番,你即知此鏡價值。”

    李君一聼,這位大爺要當場演示?李君好久沒瞧過熱鬧了,一向好熱鬧的他忙打起了精神頭,瞪大眼珠子往鏡子裏看。

    見李君猴急,先生轉頭問:“先生可想讓哪件事中西置換?當然得説明白了,越近的事你看的越加清晰。”

    “要清晰,要清晰,越清晰越好。”李君嚷嚷著,全把這看成了蘋果新推出了一款最新型的平板電腦。

 

 

  2 

 

    “來,請上座。”寶鑒先生說完,支起一馬紮。

    “先生看看漢密爾頓最近發生的華裔婦女因不懂英語警方致其受傷事件的中西置換,由此可知此鏡之珍貴也。”

    李君一聼,正中下懷。心說最近華人全嘈嘈這件事呢,回家上班凡華人聚堆処,這成了大家必談話題。昨兒個鄉親聚會,大夥扯得也是這蛋。當時咱不在現場,現在公說公的,婆說婆的,那就看看寳鏡裏如何置換出不同結果。

    “你看,這是東京汴梁府漢米屯市西郊。”

    哎,打住,怎麽是東京汴梁?”李君急忙擡起屁股。

    “你沒弄明白,置換就是在鏡子裏把同一件事調換個個,只有這樣這件事才能看得明白。”

    寳鋻先生見李君急,忙雙手壓下示範著。

    “噢,我整明白了,你這個鏡子就是能把東西方的事兒調個個兒,西方這樣了,東方怎麽樣?好好好,我看你下邊如何置換。”

    李君總算明白過來,屁股大咧咧落在寶鑒先生的馬紮上。

    果然,鏡子裏漢米屯市一家超市門外停車場人來車往車水馬龍,一輛灰白小車嘎吱停下來,從車裏走出一位金髮紅唇的胖夫人,大搖大擺走進了旁邊賣水果的店。

    這傢服裝店李小二忙向店主李老闆通報:“李總,外面咱的專用車位泊了輛車,客人去別的店燒拼了。”

    啊?還有這事?店主大怒:“趕快給城管打電話,說有人胡亂停車,讓他們能罰多少罰多少,罰他個底兒掉!”

    “喂?城管拖車公司的李師傅嗎,我們店專用停車位停了一輛洋人的車,你們來拖走吧,我們老闆說能罰多少就罰多少,罰他個……

    “等等!”李小二話未完,電話就被李老闆壓住了。

    “你說是個洋人?這是洋人的車?你小子看清楚啦?什麽?前幾天你就碰見過這事啦?還跟他理論過?你小子行啊,連洋人都敢上去理論?要知道西太后都惹不起洋人!唉,打那以來,你想想,咱老百姓就更惹不起啦。你知道我鄰居二大爺的爺爺,就是那位義和團裏拍著胸脯喊著“刀槍不入”往前傻沖的二師兄,結果洋鬼子槍子沒怎地他,後來卻被官府 ‘哢嚓’一下,身首分家了,你說凜不凜呀!想想後脖頸現在都發麻。

    你小子厲害呀!不過那啥,咱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寬容點好。那誰,你拿著相機在門口等著,一會她過來我要和她留張影,放大了掛咱店裏,做個招牌。咱這地方人吃這一套。

    你趕快再打電話給李師傅,叫他別來了。這事就這麽著了,對外賓我們要發揚國際主義精神……

    寶鏡裏一黑。

    “怎麼?這事就這麼完了?不價,都啥時候了,洋人咱見多了,哪能這麽慣她!這事不能這麼結束,你把頭前掐了,直接從拖車公司拖走了她的車開始置換。”

    李君還真不忿,心說,幹嘛我們人就該被他們警察弄傷?那,就置換一下,也得讓這洋婦受受罪才好。

 

    見李君不滿意,寶鑒又從拖車開始置換。

    一輛拖車開來,開拖車的小夥子哼著小曲兒,精神抖擻,意氣風發。

    突然,一個急刹車,車嘎一聲停住了。

    “咦?哎喲喂,怎麽想什麽來什麽,昨晚做夢夢見的蘇珊大媽,今兒個果然她就攔住俺的車!俺喜歡她,她是俺的偶像,俺是她的粉絲,不光喜歡她的歌,喜歡她的表演,連她住的地方就讓俺好喜歡,聼人說外國的月亮都比汴梁的月亮圓,不知是真是假?不過電視上看到的外國那地方就是漂亮,瞧,連蘇珊大媽這水桶腰都好看!

    嘿!還舞手炸腳了,更好看更有意思了吔!蘇珊大媽到這兒為俺表演專場來了?

    哎,哎,怎麼蘇珊大媽還爬上了俺的車,俺好幸福吔!

    慢著,這好像不大像蘇珊大媽,外國人怎麼都一個模子?幹嘛呀,您說話俺聽不懂!再說一遍,您說話俺聽--懂!

    哎呀呀,這真是雞對鴨講,看來這老外有啥急事,溝通不了。得,俺得打個電話,打給誰?當然是俺領導!哎,李書記啊,李經理不在俺向您請示。俺這兒有個外賓,好像迷路了,找不著家了,她一臉著急的樣子。您說咋辦?是!發揚雷鋒助人為樂精神?是!給送到外事辦?好嘞!俺說您坐穩當了,別著急,著急了人容易上火,唉,你不明白上火的。對對對,你指路俺開車……小時候老師就讓俺學雷鋒,現在黨支部要求大家學雷鋒發揚傳統。您可給了俺一次機會,幫助了國際友人,嘿嘿……不不不,真要謝您才對!俺這車坐著不怎麼舒服,顛,您老就湊合湊合,一會就到,前邊就是。瞧您,俺這也是第一次給外賓開車,您說得俺都不好意思了,嘻嘻……

    “打住打住,什麼亂七八糟的,哪有這麼置換,你成心要氣死我啊?”

    李君實在看不下去,大聲嚷嚷起來。

 

 

  3 

 

    寶鑒先生微微一笑:“先生莫急,若此處不滿意,咱們從後邊開始。肯定不能從前邊開始,前邊開始就那結局,沒辦法,那咱從四個警察來到開始如何?”

李君晃著雙拳:“唉呀,我心裏憋屈啊,你說咱咋這樣啊,不已經和世界接軌了嗎?接軌咱就得像他們警察那樣給她來點厲害的,哎,咱警察來了,這回你們可別辜負了我,要和新西蘭警察一樣對付這洋老媽子啊……”

    寶鑒裏呼拉拉來了四個警察,一位警銜高的李警官,指揮仨警察包抄上去。

到地兒一看,李警官忙喝令:“哎,不對呀,同志們,停,停,這,這不對路啊,你瞧這是個赤手空拳的老太太,咱們四個對付個老太太?調度台那幫丫頭片子沒搞錯吧?

    而且看清楚嘍,還是個洋老太太!這,可不是鬧著玩兒,搞不好就是個外交糾紛。大家等等,我直接請示一下李局。

    哎,李局呀,我是老李,三所要退的老李,我們出警碰見這拖車裏有個洋人好像很著急,哎?她下來了,是個女的,老太太,也不太老,和我歲數差不多,是洋人,對,眼珠子藍的。我們是接到調度出的警,好,好,注意靈活執法,好,我知道,我知道……

    大家聼好了,沒有我的命令……哎,李局,是我,老李,是,除了眼珠子跟咱們不一樣,頭髮是黃的,不像染的,對,絕對可以肯定!我染發我知道的,是,大夥注意點警容風紀,是,要和世界接軌,對,警察是一個國家的形象,是,外交無小事,我知道,我知道,好,站好最後一班崗,帶好隊伍,搞好傳幫帶,是,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哎,哈嘍!

    瞧,她點頭呢!眼淚吧嚓的,可遇見救星啦,別拽,別拽,別拉壞我的警章。這身警服我也穿不幾天啦,你拉壞了,我,我說你,什麼困難的幹活?噢,你聽不懂日語?我英語不行,你們幾個誰英語最溜?小李子,你大學英語過了六級?羡慕你們啊,趕上了好時候,哪像我們被四人幫整的,只會蹦仨單詞‘哈羅,也是、鬧’。來,問她有啥難處,有咱們在,就沒有解決不了的困難。  

    怎麼樣!我瞅著就不大對頭,瞧她急的,一腦門子汗,果不然老太太車丟了,小李子你陪她幫著找車,哪找?車場啊,她不是說看見拖車拖走的。

    哎,老李,說你呢!你,我說你們拖車公司吃飽了撐的?沒事幹啦,拖外賓的車?找事啊?”

    拖車李司機擦著腦門上的汗水,陪著笑臉:“李警,不,李所,李隊,你,你聽我說,我真沒找事,是她上我的車不下去,我沒轍,才,才報的警。”

“大驚小怪,這也報警?溜我們腿是不?濫報警!注意啊,下不爲例!收隊!收隊!……”

    李君看到這裏,驚慌的跳起來:“別介!千萬別介呀!怎麼就收隊了?應該把她拷起來,她,她,他們就是這樣拷咱們人的,而且咱那老太太臉上傷……”

李君語無倫次,手指頭哆哆嗦嗦。

    “你知道銬起來什麼結局嗎?”寶鑒先生問,問得有點嚴肅。

    “管它什麼結局,先銬起來再說,他們就是這樣銬的。”

    “銬起來?”

    “銬!銬!毫不含糊的銬!靠!”李君吐口唾沫。

    “那就銬起來吧。”

    寶鑒新聞:前不久新西蘭駐中國使館為該國一位婦女在漢米屯市都爾盾超市門前因停車與警方發生的不愉快事件和我市有關方面進行了友好磋商,雙方本著中新友好大局坦誠地交換了意見。

    最後,雙方為該事件得到圓滿解決而感到滿意。我市有關方面領導專程前往醫院探望了意外受傷的蘇珊女士,帶去了全市人民的慰問。新方為我方積極配合調查事件向我方致以誠摯感謝。我方將加大文明執法力度,對事件中粗暴執法造成不良影響的單位與個人……所發生原因將進一步組織討論,……切實落到實處……

 

    “怎麼樣?這寶鑒如何?寶貝吧!先生?哎,說你呢!你到底要不要啊,看半天了。”

    “哎!哎!別跑啊,還抱著腦袋,充什麼大頭蒜?抱頭鼠竄還拽什麼戲文‘小生則個’的?不要你早說呀,要我說,你就是一俗人!”

     ……



手机版





上一篇:日常的穿越
下一篇:民調的背後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