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大洋洲华文作家协会专栏

尋找“青春”的人 ---記臺灣作家司馬中原

   作者:呂順    人气: 1356    日期:2009/4/19

臺灣劍潭湖畔海外青年活動中心,綠意盈人的蔥籠煙樹,高低錯落展現著寧靜淡雅,劍式噴泉射出一道白色水柱,仿佛是掩映在詩情畫意中一道神劍,鎮定自若給人們以遐想。在這樣的環境中召開第六屆世華作家代表會議,有幸與著名作家司馬中原、餘光中、趙淑俠相聚4天,是一次機緣。

通常,人是很容易被偶像吸引的,在一個不經意的瞬間,這麽巧,司馬中原先生和我竟然同一時間簽到,此時,我才知道余光中先生及趙淑俠女士也是代表;我曾在借閱書籍的扉頁上看過司馬中原身穿中式文對襟上衣的照片,這次他仍然身著黑色中式直襟外套、第一眼看上去他很慈祥和善;發笑的時候最招人喜歡,亮晶晶的大眼放出光彩,掩藏不住的聰慧一下子全放出來。

 

餘光中是那種骨架結實的人,鬚眉皆白,身材健美,有一張世界上最善良最聰明卻是肅穆的臉,鼻樑上架著金邊眼鏡,他的嘴唇卻紅潤秀氣。有一種銳不可當的威勢,說話不多,句句實在深邃。他輕易不肯多說話,若逢對手,你來我往,妙語如珠。眼睛若是有光芒閃動,嘴角稍一向上翹,便是他在微笑了。他著有詩集21種、散文集11種、評論集5種和翻譯集13種。

趙淑俠衣著華美自然,言談舉止熱情,她很謙和隨意,笑容總是掛在臉上。她是學美術的卻喜歡寫作,憑藉她的敏感、才情、想像,她的著作《故土與家園》、《翡翠色的夢》、《人的故事》、《塞納河畔》、《雪峰雲影》、《童年·生活·鄉愁》、《賽金花》等17種書籍,達數百萬字。作爲一位女性作家,她突破前人(男性)對歷史人物賽金花的習見,將其放在中西文化衝突,表現出作者對女性命運與現實人生的熱切關注與深刻思考,用女人的眼光把社會暴露盡至,讓男人相形見絀。

接觸最多的是司馬中原,我對司馬中原的的作品産生好感純屬偶然,由於歷史的原因,從前有著國民黨軍官頭銜的司馬中原在大陸出版的作品很少,在朋友家的一次聚會即將結束時,我隨手翻看書架上的一本雜誌,但是,卻一下子忘記了時間,欲罷不能,讓我成了到達最早,離開最晚的客人。這篇文章正是司馬中原先生的散文《握一把蒼涼》;“一個雨夜,陪老妻找一家名喚“青春”的服裝店,燈光在雨霧中炫射成帶芒刺的光球,分不清立著還是掛著,妻忘了帶地址,見人就問:青春在哪里?被問的人投以詫異的眼—對霜鬃的夫婦,竟然向他詢問青春?”司馬中原作品有的別具歷史滄桑感,有的表現出文人剛強,有的意境深遠雅致,具有相當濃鬱的美感;從此我開始特別留意他的多種著作。

司馬中原先生祖籍江蘇人,豐富的經歷使得他擁有一種超脫豁達的心態,他的作品贏得全世界華文讀者的愛戴是當之無愧的,他的文字很犀利,觀點超乎尋常,能讓人有讀到一種不同於平常的哲理。司馬中原一生筆耕不輟,主要作品有短篇小說集《春雷》、《靈語》、《加拉猛之墓》、《石鼓莊》、《十音鑼》、《迷離瑪利》,中篇集《山靈》、《雷神》、《路客與刀客》、《紅絲鳳》、《天網》、《十八裏旱湖》、《餓狼》、《遇邪集》、《霜天》、《復仇》,長篇小說《荒原》、《魔夜》、《狂風沙》、《驟雨》、《巨漩》、《煙雲》、《刀兵塚》、《綠楊村》、《啼明鳥》、《荒野異聞》、《狼煙》、《淩煙閣外》、《流星雨》、《割緣》,散文集《鄉思集》,傳記小說《青春行》等。司馬先生曾說,他最喜歡寫散文,這最能道出他心中所想,但最賣錢的卻是小說,寫小說才能賣錢吃飯, 這也是人生的無奈,臺灣將狂風沙拍成了連續劇,轟動一時,據傳,當《狂風沙》電視劇播到尾聲時,觀衆聯名書信致電視臺轉作家,要求改變劇本,要男主角關八活下去,由此可知司馬中原作品的影響力。

初見面我握住他的手有些局促,他卻很客氣,當他得知我來自澳洲,拉住我的手邊走邊談,給我留下了親切熱情的印象,以後每天見面,不管隔多遠,他都經常和我打招呼。有一次在涼亭裏遇見司馬中原先生,酒後他更健談,介紹一些臺灣的典故,風土人情說到文化,他說;文化,乃人文化成,中華文化,代代傳承;說到人字,他說,一左一右,一陰一陽,才能成人。

另一次我們在大廳敍談,他將大作《獾之獵》贈給我和冼錦燕(大洋洲華文作家協會本屆會長),他蒼勁有力的字體很是鄭重,他寫“金堂吾公指正”讓我感到臉上發燙,我有何才何德,焉敢接受以公相稱,更不敢接受指正二字。接著我們一起在劍潭湖邊的林蔭路上,觀看臺灣秋天的湖光山色,在綠樹湖水的人行橋上佇立,談話很自然銜接昨天未完的談話,他說,他聽到身居前“教育部長”高官卻攻擊中文的成語。剛好他和餘光中參加一個會議,倆人立即展開反擊。餘光中說;“教育部長”居然說用成語是懶惰的習慣,這句話說的太不負責任了,太沒水準,誤人誤巳,因爲你要用成語就要去學好,就不能懶惰。司馬中原則是恣肆汪洋,妙語聯珠,用一開頭的成語諷刺“教育部長”。他說:這位官僚他是學古文,可是對於古文他是“一知半解”,結果他上臺以後“一意孤行”,他幹事情都是“一相情願”,他就是要跟中國“一刀兩斷”,他對於過往的中國文化的東西是“一概抹殺”,他這麽搞得“一塌糊塗”,他的聲名是“一落千丈”,他現在又不願“一走了之”……。司馬中原對我講:我才用了十個成語,太少了,他要是敢回答,我能用100個成語聲討他。”

臺灣劍潭湖邊的會議是短暫的,對我來講與司馬中原的談話卻是印象深刻,耐人尋味的。他的談吐,幽默詼諧又頗有品味,讓人受益匪淺,留給我揮之不去的記憶。他贈送的書籍擺在我的床頭,我會銘記一位長兄般的偶像作家對我的熱情。但是,沒能說出一句完美的辭別卻成了我最大的遺憾,現在才說或許稍晚,我還是要說一句;尋找“青春”的人青春常駐,祝願司馬中原先生的作品永葆青春。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感 恩 之 心
下一篇:在你的房間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