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大洋洲华文作家协会专栏

乖孩子 小狗尤卡( 狗插圖1張)

   作者:呂順 (墨爾本)    人气: 1102    日期:2009/4/19

尤卡是洋人鄰居約瑟夫家的一隻小狗,身長60公分,淺棕色,它的毛很光滑,發亮的眼睛圓圓的。尤卡經常給我帶來快樂,耶誕節前約瑟夫送我一部英中文對照的聖經,我送約瑟夫一本掛厲,全是靠尤卡傳遞的。它很聰明,輕拉它的左耳朵三下,它會趴下來等著綁好挎包,再拉右耳朵三下,它就會迅速沖向對方的家。

初交情深

我遷入新居想親近它,它卻躲躲閃閃,一天我正在清理庭院,突然傳來大狗霸道的狂吼及小狗淒慘的哀叫,我奔過去趕跑一隻入侵的大流浪狗,約瑟夫不在家,我開車送渾身是傷的尤卡請獸醫治療。回來它顧不上傷口的疼痛,小爪死勁抓住我的手,用它的小舌頭舔我的胳膊,我不忍心離開它,一直守護兩個多小時,當約瑟夫前來接它回家時,我看見尤卡的眼角流出了淚水。

以誠相待

從此,尤卡把我當做好朋友,雖然我和約瑟夫家還有兩戶間隔,它樂此不彼的往返看門守院,尤其當我全家外出時,以它的忠誠,把我的客人堅拒院外,事後,讓我多費了不少口舌。

約瑟夫院牆是我出門必經之地,它的耳朵真靈,總是能提前分辯出我走路的聲音,還沒等我走近,就忙不迭跑出來迎接,它友好的叫聲讓我感動,即使時間緊迫,我也要停下來撫摸一下它的臉才能走開。 

約瑟夫要去悉尼兩周,他妻子不喜歡早起,於是託付我早晨散步時協助溜狗,每當我來接它的時候,別提它有多高興,搖著它的小尾巴圍著我撒歡,我只好低下身子反復說:“我知道了你想我,好了,咱們走吧。”它才跟著我一路小跑去散步。送它回家也很麻煩,無論約瑟夫妻子怎麼拉它,它就是輕易不肯進院門,即使拿出它最愛吃的狗糧,它也不情願跟我告別,害得我反倒向主人一樣交待它要聽話,它才一步一回頭勉勉強強地進了院門。

思友成疾

我要去中國探親,走之前少不了與鄰居和朋友辭行,約瑟夫瞅了瞅尤卡說,瞧吧,你走它會不高興的。其實我是想過和尤卡打招乎告別,可它畢竟是個小動物啊,就是不知道怎樣說才能讓它聽明白,因此終於錯過我和尤卡的單獨辭行。

我到中國才一周,約瑟夫打電話急迫的告訴我一個消息,尤卡病了,由少食到不食,獸醫說它得了壓抑症。約瑟夫很自信的說,你走之前預料的事情發生了,尤卡的病是因想你而起;我很納罕,不至於吧,它與我相交才半年多,一周不見就怕我失蹤。

按照約瑟夫的要求,他把電話耳機對著尤卡的耳朵,我好奇的向尤卡問候,囑咐它好好吃飯;立即聽見尤卡回應的叫聲,叫聲中或許夾雜著激動、慎怨、思念,它叫了好長時間才住口,果然,從此尤卡開始有食欲了,以後每天餵食前約瑟夫先放我的電話錄音,尤卡也必然回叫幾聲,隨著食欲漸好,身體也逐漸恢復了。

喜悅重蓬

我回到墨爾本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尤卡,一見面它繞著我轉圈跑,接著抱住我的腿、在我身上嗅個遍,不時地用它的小舌頭舔舐我的褲子,再用後爪挺起身子,伸出舌頭吻我的手。我剛把它抱起來,它又跑下地,用嘴咬著我的褲角,拖著我跟它走,我理解它是有事情要單獨告訴我;我跟著它走向狗屋,它先後兩次從狗屋裏叼出我的一雙鞋;這是一雙我只有早晨才穿的運動鞋,大概是他太熟悉這雙鞋的味道,以為再難見到我,從我屋外的鞋架上叼回來留作紀念吧;也可能是讓我現在就穿上這雙鞋,立即帶它上去溜溜。

勇於認錯

尤卡是個知錯認錯的小狗,它勇於承認錯誤的憨態和純真,讓我覺得特別可愛。有一次朋友來我家,他一歲的小男孩非常喜歡小狗,但是尤卡認生不肯靠近,朋友想把尤拉到小男孩身邊,可能用力過大引起了尤卡的惶恐,尤卡猛然間從朋友手中竄出去,不慎刮倒了小男孩,害得小男孩不僅摔倒還劃破了手。面對痛哭的小男孩,我大聲訓斥尤卡:人家喜歡你是好事,你跑啥,你讓人家受傷了。尤卡有些委屈卻知道自己錯了,於是很快使出渾身解數,先是前爪跪在地上朝著小孩叩頭,再用後腳支撐全身直立做揖,又躺倒在地下打滾,一直滾倒在小男孩腳下,伸出小舌頭舔吻小男孩伸出的小手,直哄得小男害笑顏逐開。

說起錯了肯改的事例還有很多,有一次看見尤卡耷拉個腦袋來給我送信,約瑟夫在信中告訴我,它把新買的鳥籠子的門給打開了,一對小黃鳥飛跑了,惹禍後就成了“縮頭烏龜”,它能聽你的,你勸勸它或許有用。我摸著它的小鼻子小臉,像哄小孩一樣,說了一些也不知道它能否聽懂的話,它見我一副不計較的樣子,好像明白了我們大人不計較小孩的過失,它才重新來了精神,仰起小臉,伸出小舌頭親吻了我的手之後,愉快的跑回了它的家。

忠心救主

我正在看電視,突然傳來緊急的“噗!噗!”敲門聲,這是尤卡用它多肉的前腳掌拍打屋門特有的聲音,但平日從沒有這樣急促。打開門果然看見尤卡焦急的等在門口,只見它嘴上叼著一個小紅包,眼裏噙滿淚水。我接過小紅包看見是“心藏急救藥”,心情立即沉重下來,一定是約瑟夫出了問題;我急忙跑步跟著尤卡去看它的主人,只見約瑟夫臉色蒼白倒在他家後花園裏,我扶他靠在我住我的肩頭,將尤卡送我的 “心藏急救藥”送到他的舌頭上,他已無力下嚥,我下意識的喊了一聲“Water”,只見尤卡叼著它喝水的碗已經趕過來,我喝了一口水,用力把藥吹送進約瑟夫的喉頭,又給約瑟夫灌了兩口水,不久,約瑟夫開始大聲喘氣了,謝天謝地,幸虧尤卡及時發現,它若是能把藥灌進約瑟夫嘴裏,它可能不用叫我了,真難得的一個小狗。

無法留住

提起小狗尤卡總有說不完的趣事,我喜歡它,它也喜歡我,除非我親眼所見,有誰會在意小狗尤卡會這樣重情誼呢?我把許多閒暇時間留給尤卡,尤卡也願意常常在我身邊轉幾圈。

然而,快樂是無法長期留住的,這一天對我和約瑟夫兩家都是沉重的打擊,悲痛的事情發生的這樣突然,尤卡在自家門前竟然會被過路的汽車撞傷,它哀憐的眼睛流出了幾滴淚水,可能怕我和約瑟夫難過,一定強忍著痛苦,慢慢地閉上眼睛,等我們送到獸醫所就診,醫生說它已經無法救治了,可是它的小舌頭又艱難地伸出來,我急忙把手送上去,它無力地舔吻了一下,兩下,三下,安詳地離開了我們。

就狗而言,尤卡實在太夠朋友了,堪稱“乖孩子”,上帝讓他提前回到天堂一定是另有新使命,它匆匆離開了我們,可能正在新的崗位傳播快樂;但願它的新主人,新朋友要善待它。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可敬天下父母心
下一篇:Wife 的中文稱呼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