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大洋洲华文作家协会专栏

牛年开春感言

   作者:何与怀    人气: 909    日期:2009/3/4

牛年开春,欣闻大洋洲华文作家协会冼錦燕会長匍一上任便逐步实施一系列方略,其中之一,便是在報纸上和网站上开辟專版,名為《大洋洲华文作家协会文学專辑》,为华文文学世界添砖加瓦,这是很令人高兴的。

当前整个华文文学世界,呈现一片繁荣景象。就拿笔者比较熟识的澳华文坛来说吧,记得200612月,笔者主编的澳华新文苑丛书第一卷《依旧听风听雨眠》出版,其封底有一段文字,其中特别这样描述:

 

澳华文坛真正成型至今不过十几年,但在世界华文文学的版图上,澳华文学的崛起有目共睹,亦开始为文史家所重视。

 

一年之后,笔者在悉尼召开了一个研讨会探讨澳华文学的现状与未来走势,就是以“崛起的新大陆”形容之。

换个说法,人们看到,在澳洲,在大洋洲,在世界各地,华文文学世界多元文学中心正在一个个出现。

当然,对于世界各地华文作家来说,中心不中心,主流或支流,不必成为关注的问题。亚弦说得好:“海外”华文文学无需在拥抱与出走之间徘徊,无需堕入中心与边陲的迷思,谁写得好谁就是中心,搞得好,支流可以成为巨流,搞不好,主流也会变成细流,甚至不流。

然而,笔者还是禁不住为世界华文文学一个个多元文学中心热情欢呼。有志弘扬中华文化者都应该支持并推动它们的出现和发展,对“多岸文化”竞逐领导地位的百花争艳、万紫千红的景象,都应该感到由衷的高兴。由边缘走向另一个中心,正是世界华文文学兴旺发达的标志。

世界华文文学如何发展?这里有一个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白先勇有一句话讲得很清楚。在处理中国美学中国文学与西方美学西方文学的关系时,应该是“将传统溶入现代,以现代检视传统”。周策纵教授生前提出过“双重传统”的观念。所谓双重传统是指“中国文学传统”和“本土文学传统”。他认为,各地华文文学一定是溶合这两个传统而发展,即使在个别实例上可能有不同的偏重,但不能有偏废。锺玲教授也指出:一个好的作家作品中会吸收、融铸多元的文化传统,因为在现实中没有一种文化是完全单一的,因为任何人所处的社会不时都在进行多元文化的整合,有的是受外来的文化冲击,有的是社会中本土文化之各支脉产生相互影响而有消长。作家的作品必定反映这些多元文化之变化。另一方面,有思想的作家必然会对他当时社会的各文化传统作选择、作整合、作融合。这些观点都很有见地。事实上,所有的传统,都是当代的传统;所有的传统,都不是单纯的传统。传统本身是一条和时间一起推进、不断壮大的河流。在这个意义上,传统也在更新,包括传统本身的内涵和人们对传统的认识和利用。

华文作家需要追寻广阔拓展的情怀与美感,需要拥有积极的人生观和广阔的历史哲学视野。一百多年前,梁启超在太平洋途中,感怀身世,写下这样一段话:“余乡人也,九岁后始游他乡,十七岁后始游他省,了无大志。懵懵然不知有天下事。曾几何时,为十九世纪世界大风潮之势力所颠簸﹑所冲击﹑所驱遣,使我不得不为国人焉,不得不为世界人焉。”(“《汗漫录》序言”)今天是二十一世纪,全球化的大趋势极之明显,我们,作为一个移民并作为一个华文作家,更应该做一个“世界人”并以此使我们当下的生活更具有可信度。我们不必在“原乡”“异乡”的观念中纠缠,不必为“在家”“不在家”或“有家”“没有家”的感觉所困扰而不能自拔,不必因为“土地家园”不是“终极家园”而怀疑失望灰心丧气。如果你希望有朝一日成为杰出甚至伟大的华文作家,你现在就应该相信中华文化就在我的身上”,甚至认为我就是中国——就以这种态度去写作!过去一百多年来海外华人传统的、正宗的、不容置疑的“落叶归根”的思想意识现在已经发生颠覆性的改变,过去常在描写海外华人的作品中所见到的情惨惨悲切切的“游子意识”现在已经明显地与时代与当今天下大势脱节,事实上也已经在今天有分量的文学作品中退位,现在不管是海外华人生存之道还是世界华文文学发展之道都应该是——或者已经是——“落地生根,开花结果”。的确,就讲世界华文文学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吧,这绝对不是单向回归而是多元升华,这里面甚至还会出现一个从母文化过渡到异质文化的过程——东西方两类文化在不断碰撞、交融和互补中产生变异,显示出“第三类文化”的鲜活生命力。

那么,就让我们每一位文友为世界华文文学的繁荣昌盛各尽绵薄吧。并在其中如鱼得水,自我实现,享受人生!

(二零零九年春节于悉尼。)

 

 

 

何与怀博士简介

 

 

广州人。现定居澳大利亚悉尼。除一般写作外,主要研究兴趣是当代中国问题和华文文学。著作多种多样,例如有涉及英美文学的《英美名诗欣赏》,有用英文写出的词典《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文化用语大典》(DICTIONARY OF THE

POLITICAL THOUGH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和学术论著《紧缩与放松的循环:19761989年间中国文学政治事件研究》(CYCLES OF REPRESSION AND RELAXATION: POLITICO-LITERARY EVENTS IN CHINA 1976-1989),有评论、随笔、报告文学之类的选集《精神难民的挣扎与进取》、《北望长天》、《海这边,海那边》(将出版)等等。主编《澳洲新报.澳华新文苑》和《澳华新文苑丛书》。

何与怀博士现为澳大利亚悉尼华文作家协会荣誉会长、澳大利亚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副会长、澳大利亚南溟出版基金评审、澳大利亚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校友联谊会名誉会长、澳大利亚新州华文作家协会顾问、澳洲多元文化艺术教育联会顾问、澳洲《酒井园》诗社顾问、悉尼诗词协会顾问,以及澳大利亚华人文化团体联合会召集人。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罪,是抵赖不了的!——不认,不认,还须认!
下一篇:祝《大洋洲作家協會文藝專輯》創刊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