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与怀

个人崇拜:要么坚决制止,要么加速度疯涨

作者: 何与怀    人气: 3665    日期: 2018/7/16


711日,新华网一篇题为《华主席认错:中纪委曾严查了华国锋哪三项违纪?》的旧闻,很奇怪地被新华网重发。此文写道,1980年的某一天,群众来信向中纪委反映党中央主席华国锋的三件事:一是华国锋去江苏视察,外出沿途搞戒严,影响交通,造成上班族迟到,引起群众不满;二是中央党校的教授写信告发,有人把华国锋在中央党校作报告坐的椅子送到博物馆;三是山西群众写信反映,山西地方政府给华国锋交城的老家修故居,建纪念馆。这三件事反映到中纪委书记黄克诚那里,他认为这是搞新的个人崇拜,应该“查”!不过,还没查华主席就认错了。此事过后,中央书记处会议又决定,今后二三十年,一律不挂现领导人的像,以利于肃清个人崇拜的影响。中共中央并下发一个通知,说今后在公共场所不得再悬挂华国锋的像和题词……云云。

无风不起浪。重发此文,当然不是某个编辑一时发思昔之幽情,心血来潮,自作主张。

显然与此相关,更有一系列大新闻。党媒《人民日报》79日出版的报纸出现罕见画面——头版所有标题均未见习近平的名字,中国各地各种社交媒体立时疯传帖子,配其截图,文字则是:“五年来,第一次只字不提‘习近平’的人日第一版。”前后那几天,各地各部门不断接到上头紧急通知,要求立即撤下一切含有习近平画像的海报和宣传品。712日,网传陕西省社科联发布的“梁家河大学问”研究课题被官方紧急叫停……诸如此类,奇了怪了。是啊为何突然来个“叫停”?转变太大,令人不禁遐想。

就说说只不过两三个星期前要隆重开展的“梁家河大学问”课题研究吧。1969年,习近平16岁的时候,初到梁家河,至1975年离开,曾在梁家河度过七年知青插队岁月。2015年,习近平说了句梁家河有“大学问”的话,于是,一段时间,“梁家河”不仅成为一种热词,更形成梁家河形象,一些有关举措层出不穷,例如,弄了个“梁家河大学问”课题。此课题发布后,陕西的大学就争先恐后极力置身于这可能青史留名的伟大研究。多达十七个选题方向,都把“梁家河”作为关键词,把习近平七年的梁家河知青生涯与“习近平思想的各组成部分”挖空心思搭上“逻辑关系”进行“研究”,例如,这生涯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的地位、作用的研究;与“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的逻辑关系的研究;与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逻辑关系的研究;与习近平新时代三产融合思想的逻辑关系的研究,等等。就因为习近平那一段知青生活,由此《梁家河》相关书籍、《梁家河》音频、《梁家河》影视剧……等等都出现在全国大众的视野。梁家河热潮席捲全国。

为什么把梁家河弄得如此火热如此肉麻?最根本的原因不外是大小官员以及相关人等包括无耻文人学者政治投机,大拍马屁,通过推崇与习近平有关的梁家河向上面表忠心,希望逐步得到高层的认可,让他们的仕途更上一层楼,或分得什么有形或无形的利益。

据说,拍马屁有十个手法,什么过犹不及、大音希声、先抑后扬、独具匠心、炉火纯青、八面玲珑、翻手为云覆手雨、登堂入室、春风化雨、返璞归真,等等,各有各的绝妙之处。历史上各种堪称范例的太多了。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吧。林彪同志提出,对毛主席的话,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要在执行中加深理解,这真是所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林彪就是诸多同志中马屁拍很到位的一位,一句简单的话便充分表现了他贯彻执行的决心以及无限的崇拜,并得到最高的回报——被法定为接班人。现今,林彪同志已经折戟沉沙,身败名裂,但继承他马屁精衣钵的大有人在。梁家河课题其实不过是小意思。君不闻,高层次的什么“忠诚不绝对,绝对不忠诚”,不是大行其道还被视为“看齐”意识的典范而大受赏识吗?在军中倡导实行“三个一切”(“一切重大事项由习主席决定、一切工作对习主席负责、一切行动听习主席指挥。”)与“三个凡是”(“凡是习主席提倡的坚决响应,凡是习主席决定的坚决执行,凡是习主席禁止的坚决不做。”),这些不是完全与当年林彪副统帅倡导“四个伟大”、“四个无限”如出一辙吗?事实上,这几年,在全党全军全国,在各行各业,在各级领导之间,出现“比忠比左”热潮,可谓一浪高过一浪。最近一段时间,“习近平思想是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之类的提法都已充斥人们的视野,“伟大领袖”“万岁”之类的口号都几乎呼之欲出,各路人等拍马屁都开始进入疯狂大竞赛!

去年我曾发表过一篇文章,对毛泽东个人崇拜作了一个历史考察。文中最后提到一个历史插曲:上世纪八十年代,担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中共元老习仲勋,大力主张言论自由,甚至提出制定一个眼下毫无可能制定的《不同意见保护法》。在一次会议休息时,他和中共另一位元老彭真进行过一次在中共党史上绝对称得上非常重要的“闲谈”。习仲勋说:“要有一个制度,有一种力量,能抵制住‘文革’这样的压力才好。”彭真接话后,习仲勋又非常无奈地说:“问题是,如果今后又出现毛主席这样的强人怎么办?他坚持要搞,怎么办?我看难哪,难哪!”习仲勋之忧可谓“中国之忧”;他提出的难题可谓“中国难题”。这个难题实在让人忧虑:在中国当今现实情况下,个人崇拜怎么避免?我在文中提出一个概念——“个人崇拜加速度”。的确,个人崇拜如不坚决制止,肯定加速度疯涨。在强大的加速度推动下,最终会是什么后果?只需回顾一下毛泽东个人崇拜带来的惨痛灾难便一清二楚。因此,如何通过措施和制度设置防范“卡里斯玛”式人物导致危机的可能性,成了当今政治学的一个比一般反腐败更重要的超大难题——权力腐败是最本质最要害的腐败,而个人崇拜是权力腐败的极致。



2018714日)



手机版





上一篇:2018世界杯,中国没有缺席!
下一篇:还记得,那些孩子瞬间失去生命——纪念“五一二”汶川大地震十周年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