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楹花更寂寞

   作者:阿 爽    人气: 1345    日期:2013/1/22

楹花更寂寞


作者:林爽 发布日期:2013-1-20 查看次数:43


 

紫色庭園

 

 

 

清晨﹐潘美拉家車道上停著一輛救護車。

往常經過﹐我總痴迷凝視前院那株蓝花楹。可今天﹐高大挺拔紫藍花樹顯然有點凋零﹔想必昨夜裡被輕狂東風肆意摧殘。

滿地落紫片片﹐此刻正鬱鬱寡歡與枝頭上疏落钟形紫藍花兒幽怨對泣我心中疑惑﹗

 

想起與潘美拉一家鄰居整二十年 ﹐我們同住天狼星半月灣巷﹔這裡十六戶人家中只我一家是華人。她住二號正對路口﹐是我們出入必經之處。遙記那年初夏﹐我一家自石屎森林香港移居滿眼碧綠的白雲之鄉奧克蘭。初來乍到那天﹐黃昏散步經過她家﹐就被庭院裡那精緻粉紫瓷牌[Purple-Garden]緊緊攝住﹐心中暗想﹕中國人的庭園文化象征弦外之意﹑虚响之音﹔那么這西洋人的紫色庭園呢﹖

 

翌日遛早經過[紫園]﹐正駐足欣賞﹐前院走出一名三十左右金髮碧眼健美少婦﹔向我熱情招呼﹐自我介紹叫潘美拉她忙不迭將我迎進[紫園]去。但見園裡除了鵝黃﹑碧綠小草大樹外﹐全是奼紫嫣紅花兒﹔還有大大小小深淺紫花盆與一系列欧式园林风格紫藍瓷器小擺設﹔精緻可愛﹗散發出高雅独特气质﹐幽邃清丽也脱俗。我與潘美拉沐浴於紫色落英下﹐一見如故﹑滔滔暢談

 

潘美拉說[紫園] 是她公公所命名﹐因婆婆愛紫色﹔他就常到園藝店選購只開紫花樹與盆栽。公公走後﹐深蓝花楹的婆婆憶夫成痴﹐整天喃喃稱那是在寂寞﹑绝望中等待爱情的樹。再看前院幽幽沁香的紫玉蘭﹐那卵圆花蕾披著淡黄绢毛﹐朵朵粉紫瓶狀花兒直立于粗壮披毛花梗上﹔那么嬌小可愛。我正迷醉其艷麗芳香﹐潘美拉又引我到後園去﹐那裡叢叢枝叶繁密紫穗槐﹐自綠葉叢中脫穎而出﹐旗瓣心形紫藍花穗迎風輕曳我的漢俳詩興即時靈涌﹕

驚艷花无数/锦繡年华谁与度/只想紫園驻

 
 
 
 
 
 
 
 
 
 
 
 
 

遠親不及近鄰﹐我與潘美拉深諳睦鄰之道﹐故話題特多﹔很快就成了守望相助好鄰居。我當時在教育部當移民學生顧問﹐潘美拉任教幼兒園﹐故經常邀我去為華人家長開會﹐分享紐西蘭學前教育體系。有位中國移民男孩因受慣奶奶溺愛保護﹐在幼兒園頗生麻煩。我便親自約見奶奶﹐請她讓孫子多動手自治﹔學點社交改善人際關係。

 

潘美拉丈夫馬克經營運動器材公司﹐為照顧痴獃症母親﹐小夫妻決定做丁克斯族*﹐與老母同住[紫園]

二十年來﹐每年平安夜我總會走訪[紫園]送上三份聖誕禮物﹔而潘美拉每到中國新年也會特意上趟華人超市。除夕夜晚她就Pop-in* 到我家﹐送上喜氣洋洋賀年卡和大紅包裝蜜餞乾果。我們就這樣惺惺相惜﹐相互尊重著對方的傳統節慶。我曾問來自英國的她如何慶祝新年﹐她說英国人愛在除夕深夜带上糕点和美酒拜年,也習慣不先通知就Pop-in。據說除夕夜后,第一雙迈进親友屋裡的腳將會帶來一年好運氣

 

2006年元旦﹐我因移民後一直潛心研究紐西蘭土著毛利文化﹐並為移民教育而不斷努力﹔獲頒英女皇服務勛章QSM。名單見報當天黃昏﹐潘美拉Pop-in送來一張精美賀卡﹐內頁寫著﹕

恭喜﹗﹗我最親愛的鄰居﹕驚訝妳的低調﹐我與馬克以妳為傲﹗。祝賀語感動了外子﹐建議請他夫婦Yum-cha慶祝去。於是奧克蘭日(公眾假期)中午﹐我們頂著艷陽﹐沁著豆大汗珠﹐驅車前往本市著名的[萬壽宮]開年去。

 

我對潘美拉夫婦解釋﹕Yum-cha是香港人習慣﹐Yum是英文Yummy‘美味前半﹐cha漢語拼音。兩字合在一起音意皆全﹐可謂中西合壁﹑相得益彰。那天難得馬克也放假﹐因平時週末要當獨木舟義務教練﹔惹得潘美拉常抱怨說﹐自己總以園藝消磨假日。我趁機讚美她把前庭後院裝扮得像女主人般花枝招展﹐草地邊緣也干淨利落得像男主人光滑亮溜的無鬚下巴﹔還為我們小巷增添美感與房價。樂得潘美拉嬌笑不已﹗

 

看著濃妝艷抹的潘美拉和難得放假陪嬌妻的馬克吃著美味可口﹑目不暇給的港式點心﹐呷著淡淡幽香的茉莉花茶﹐左一句Lovely, 右一句Wonderful﹔我們樂得比自個吃還要開心。眼看兩根代表中國文化的筷子﹐握在他們手裡顯然有點力不從心﹐要嘛把持點太低成了交叉﹑要嘛握得太僵﹐都無法揮灑自如﹔夾不住食物。經我與外子各自細心指導與示範﹐經常握桨﹑悟性強的馬克很快就把握到竅門﹔可潘美拉經多次失敗後才勉強及格﹐最後還是失去信心而要求改用刀叉。我只好自責非好導師打完場。嘿﹗別小瞧兩根小木筷﹐倒也考驗出老外的耐心與悟性

 

忽地﹐兩名救護員打斷了我思路﹐他們從[紫園]抬出白色擔架﹐潘美拉緊皺眉頭隨後。我疾步上前﹐輕聲安慰她﹕老人家病了這么久﹐走了也是解脫…’ 怎料潘美拉竟淚如雨注﹐撲入我懷泣訴道﹕昨夜裡﹐馬克夢中突然心肌梗塞﹐到她清早發現時已返魂乏術。哎﹗馬克剛過五十﹐還是運動健將啊﹗

 

命運之神怎總弄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馬克走後一周﹐他那痴獃母親也隨他到天國去與夫﹑兒團聚了。潘美拉十天奔波兩喪事﹐一下子衰老了許多。我陪著憔悴﹑虛弱淚人從教堂辦完告別會﹐悽迷眼送年近半百﹐膝下猶虛的她回 [紫園] 後﹐向來凝視蓝花楹的痴迷眼神此刻竟蒙添哀傷淚霧﹗心想﹐今年農曆除夕夜要登門送幸運的該是我了。

 

 [紫園] 外﹐我黯然神傷﹐暗自祈求歲月魔術師儘快撫平孤苦零丁女主人傷痕。從今往後﹐只怕[紫園]黃葉多﹐楹花更寂寞….感同身受 ﹐我為伊人哀慟成詩﹕

淒淒不归路/芳草弱袂嬌無助/未语淚先注。

尘缘總相误/敢問幽情寄何处/哀傷向誰訴。

 

註解﹕

* DINKS Dual Income No Kids -丁克斯族                                                                

* Pop-in 突然到訪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有捨(蛇)有得
下一篇:遺產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