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紅顏與魔鬼

   作者:阿 爽    人气: 1347    日期:2012/8/28

               

 

坐在[覓心廳]講台的正中間﹐安德魯顯得有點心不在焉。

雖然今天是個值得高興的日子﹐可是他看來卻有點神不守舍﹑甚至可說是失魂落魄得鬱鬱寡歡。

望著台下陸續入座的來賓﹐他心裡一直在想﹕她今天會來嗎﹖

不知為何﹐總為她牽腸掛肚﹑愁腸百轉﹖

 

明眸皓齒的司儀小姐露芙在台上宣佈﹕各位嘉賓下午好﹗讓我代表權威出版社﹐歡迎各位出席今天這個新書發佈會。現在請作者上台﹐與大家分享他構思這本書的心路歷程﹔如有時間﹐大家還可以向他發問。好吧﹗現在就請以熱烈掌聲歡迎著名作家﹐也是我們的偶像﹐安德魯先生上台… ”

 

 

下午三點半過後﹐身穿米色套裝﹐配上深啡色帽子﹐戴著墨鏡的姬絲婷匆匆忙忙趕到海灣酒店。這麼一身打扮﹐仍難掩她日夕擔憂自己只剩下不到一年生命的無奈與憔悴。

一進門﹐但見大堂中間掛著一條亮麗紅布條﹐上面寫著十四個金色大字﹕

安德魯先生[紅顏與魔鬼] 新書發佈會

下面還有幾個小字寫著﹕

地點﹕二樓[覓心廳]

時間﹕下午三點正

 

一名酒店女職員微笑迎了過來﹐帶領著姬絲婷進入電梯。

上了二樓﹐姬絲婷壓住內心緊張﹑強作鎮定﹐放輕腳步跟著女職員來到[覓心廳]

陣陣掌聲透過[覓心廳] 那兩扇鍍金大門﹐隱隱約約飄進姬絲婷的耳朵。

女職員瞟了手機一眼﹐對姬絲婷說﹔小姐﹐您也許是最後一位嘉賓了﹐請進﹗

 

姬絲婷面帶尷尬﹐知道自己比發佈會召開時間足足晚了三十五分鐘。雖然她是想故意遲到幾分鐘﹐有意逃避與安德魯面對面交談的機會。可不是﹖經過多次電療後﹐她的頭髮已經稀落得駭人﹐外出不得不戴上帽子。可是沒想到﹐由于半路上前面車子出了意外﹐等待警察清場﹐竟然延誤了大半小時﹐加上酒店附近停車位難找結果變成最遲的一個。

 

講台上﹐安德魯站在中間說著話﹕

最後﹐我要感謝我的一位很好很好的朋友﹐因為她﹐才有[紅顏與魔鬼]的誕生﹔希望她看到本書﹐也會與讀者們一樣喜歡它﹗

此刻﹐台下有位女讀者站了起來問﹕

安德魯先生﹐請問你說的那位很好的朋友今天有出席嗎﹐她是你的舊情人﹖

此刻﹐姬絲婷悄悄在最後一行找到個空位入座。

眼睛失神的安德魯一眼看到那個米色身影﹐整個人忽的眼睛發亮﹔變得異常興奮。

他回答讀者問題時﹐有意無意的瞟向姬絲婷﹐那個他深感愧疚的女孩。

姬絲婷卻忐忑不安﹐故意逃避安德魯眼神。

她低著頭﹐胡亂翻開書的其中一頁﹐思維也長了翅膀﹐飛出了[覓心廳]…

 

最近半年來﹐我被妻子糾纏得無法超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什麼時候過來﹖孩子都等著你﹐雖然他們不是你親生骨肉﹐可是你娶了我﹐他們就是你的孩子﹐得負起養育他們的責任…”

 

告訴你﹐我已經找了律師。我的律師說﹐你要是再不回W來﹐我將擁有你在W城所有動產與不動產﹔包括你出版的書所有版權費也都將全歸我與兩名孩子所有 ….”

這是[紅顏與魔鬼] 一書中的情節﹐可是姬絲婷一看﹐就知道那是作者安德魯目前困境。

 

可不是﹖如今的安德魯﹐有如一只風箏﹐被他那條繩子牽引著﹐無從高飛﹗

因為他處心積慮的妻子有如一根煩人的繩子﹐安德魯失去了天空﹗

因為那根綁人的繩子﹐安德魯失去了海闊﹗因為那是一根大結連小結的繩子﹐安德魯妻子帶著與前夫所生的兩名孩子嫁給他﹐並不真心愛他﹔只是看中他能讓自己下半生有所依靠

。當安德魯發覺那該死的女人的陰謀詭計後﹐他想急流勇退已為時太晚。他已被一紙婚書奪去所有自由﹗他有如一匹受傷的野馬﹐再也無法馳騁草原。當初﹐那自私﹑貪婪的魔鬼對他日夜迷惑﹑糾纏﹐還惡意中傷姬絲婷﹔自己竟輕易誤中奸計﹐從此陷入那深淵陷阱。他悔恨自己一時糊塗﹐一失足已成千古恨﹐如今他已經失去一切﹐包括事業與財產﹔最要命是從此失去了姬絲婷對他的信心與愛情。

 

安德魯的妻子原是他的一名讀者﹐她通過好朋友姬絲婷﹐得知安德魯的私人電郵與手機號後﹔開始與他通信。多次電郵來往﹐安德魯知道她與丈夫感情出了問題為了自己與與兩名孩子的未來﹐她希望能再找個好男人嫁。

 

那時候﹐安德魯一直與姬絲婷同居﹐一般外人還以為是這位萬人羨慕的鑽石王老五不願意結婚受約束﹐誰知是姬絲婷不答應結婚﹔只想繼續保持與他同居的關係。安德魯無法結束王老五生涯﹐開始感到有點失望。剛好那魔鬼乘虛而入﹐一天到晚與他通電郵﹑發手機短信。安德魯知道她不是一般女人﹐不得不承認﹐她比姬絲婷更嬌媚妖嬈﹔更懂得討男人歡心。對自己經常甜言蜜語﹐卻有意無意的挑撥他與姬絲婷的感情。有回﹐她在電郵中向安德魯透露﹐說姬絲婷一直不願意跟他結婚﹐是因為她並不正常﹐對男人女人都有難以言喻的曖昧情結。

 

接到那電郵以後﹐安德魯對姬絲婷的愛有了動搖。誰想到﹐兩人同居近十年﹐竟然經不起一個告密電郵﹖安德魯本來不願意相信﹐但覺得多次向姬絲婷提出婚事都被拒絕﹐心中不禁納悶﹐也就對她懷疑起來﹔猜想她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個涼風送爽的週末昏黃﹐安德魯提議與姬絲婷一起晚餐﹐然後到美仙灣畔散步談心﹔那裡是他們初次邂逅的地方﹐也是多年來維繫感情的最佳場所。

姬絲婷﹐我很想結婚…”

安德魯﹐我不是說過﹐我暫時還不想談這問題嗎﹖…”

為什麼﹖我們已經一起這麼久了﹐還不夠了解﹖再說﹐我們這樣下去﹐怎麼向我父母交代﹖我媽倒是很想我們能給她抱孫子的啊﹗

你就別再糾纏好嗎﹖﹗我不想再說了。姬絲婷的臉色比灰暗夜色還要陰霾。

 

那個夜晚﹐他們不歡而散離開美仙灣。鑽進車廂內後﹐安德魯開著車﹔兩人不發一語回到家﹐安德魯獨自抱著枕頭到書房上網去。

 

姬絲婷一夜心神仿彿﹑半夢半醒

半夜裡﹐窗外烏雲密佈﹐一陣狂風暴雨終于來臨。

矇矓間﹐姬絲婷與安德魯乘著油輪出海﹐那是他們曾經計劃的蜜月之旅。可是突然一陣風大浪急﹐油輪如鐵達尼號般沉沒了

姬絲婷喊救命聲驚動了書房裡的安德魯﹐可是他並沒過去查看究竟﹐反皺著眉翻過身﹐抱著枕頭繼續在書房睡。

他們一直冷戰著﹐好不容易熬到了下一個週末﹐姬絲婷很想安德魯再約會她 ﹔可是她失望了﹐正打開郵箱想﹐忽然跳出安德魯發來的電郵﹕

 

很抱歉﹗姬絲婷﹐我決定離開你﹐我馬上就是兩個孩子的爸爸…”

安德魯﹐你瘋了﹖你在說什麼﹖她是誰﹖姬絲婷馬上回他電郵。

我沒有瘋﹐你別管她是誰。我們已經決定了﹐今年聖誕節到芭厘島度蜜月﹐我打算賣掉我們和資購買的這棟房子 ﹐所得分兩份﹔以後我們各走各路﹐互不相關 …”安德魯顯然也在電腦旁。

 

坐在辦公室電腦前的姬絲婷﹐眼淚如缺了堤的洪水。她做夢也沒想到﹐介紹那女人給安德魯﹐居然被她橫刀奪愛﹖可回心一想﹐既然安德魯那麼經不起考驗﹐輕易移情別戀﹐也只好認命﹐反正子宮癌也無法能令自己完成為他繼後的心願。

 

那年聖誕節前﹐安德魯一邊忙著處理與姬絲婷合資購買的那棟房子﹐一邊動手辦理結婚手續。他鐵了心﹐只想儘快離開A 市﹐與妻子以及她帶來的兩名孩子另組小家庭﹔遠遠離開姬絲婷﹐遠遠離開他同居快十年的女孩。

 

結婚不到半年﹐安德魯已經開始後悔了每次看到與婚前判若兩人的妻子﹐他更瘋狂的想念從前溫婉的姬絲婷。

 

沒想到﹐自己竟然是妻子的第三任丈夫。

她第一次嫁了個孤獨富有老頭﹐沒生孩子﹔不久成了寡婦﹐她如願得到老頭豐厚遺產。結束了沒有愛情的婚姻﹐她帶著遺產再嫁個年輕的﹐這回生了兩名孩子。可那男的樂得當小白臉﹐人財兩得直到用完她帶來的那筆遺產後﹐就將她及親生骨肉拋棄。算是她的報應﹗

第三次﹐她看准安德魯急于向父母交代的弱點﹔千方百計從姬絲婷手中搶走他。為了不讓他再與姬絲婷見面﹐堅決要與安德魯搬到W城去。

 

 

安德魯終于忍無可忍﹐決定離開魔鬼獨自回到A市﹐他已是一無所有﹔只好將懊悔寫成[紅顏與魔鬼]….

 

新書發表會結束前﹐姬絲婷已經悄悄離開酒店

安德魯回答完讀者問題﹐已無法在人群中再見她﹔而且永遠也不知道姬絲婷不願與他結婚的理由。

 

他的生命中曾有過善解人意的紅顏知己﹐可惜與他結婚的偏偏是個蛇心腸的魔鬼。

一段無法實現的情緣﹐常叫他愁腸百結﹗他的快樂哪去了﹖

現實殘缺的愛情生活﹐常叫他噓唏惆悵﹗他的幸福哪去了﹖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遺產
下一篇:閃小說四則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