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180. Liuyi,柳依

作者: 杨林沙宕    人气: 1224    日期: 2019/3/10


奥克兰大学钟楼的影子在斜阳下, 投射到柳的车上,在引擎盖上形成了一个斑驳的城堡图案。

这里曾经是他攻读BBIM学位的地方。如今,他晚间工余时间当网约车司机,经常开车经过这里,有时,会停在钟楼边稍事休憩。

这是一个星期二的傍晚。汽车表盘上的时钟显示为5pm,天空的蓝色已经开始涂上灰铅色,这一个冬天,奥克兰的天黑得比往年似乎要早一些。

他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告知不能回家吃晚饭,然后把手机放在支架上。这是跑网约车的必备工具,只要打开手机上的网约车 APP,如果有客人要车,手机会发出信号。

他斜倚在驾驶座上,一边闭目养神,一边等待着下一位客人。

没过多久,手机发出了急促的“滴滴”声,屏幕上闪烁着雷达电波般的信号,这表示有客人要车了。

屏幕上显示的乘客名字叫Liuyi,这应该是一位华人或者干脆就是大陆来的同胞。可是,当他跟着GPS的指引把车开到奥大图书馆路边,一位金发碧眼的女孩儿向他的车走过来。她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车牌,确认无误,这才上了车。

与对待所有的乘客一样,柳客套地与她寒暄。他启动了引擎,坐在后座的女孩礼貌地问:Would you mind I make a phone call?(您介意我打个电话吗?)

柳说当然可以。GPS显示,从市区到女孩要去的目的地是一段蛮长的距离,需要25分钟。汽车花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才艰难地在从堵塞的车河中溢出,女孩的电话也打完了,她仿佛完成了一件大事,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Hi dear, ”柳与女孩搭话,“When I saw your name Liuyi on the screen, I thought you were a Chinese girl.”(刚才手机屏幕显示您的名字是Liuyi,我还以为您是一个华人女孩呢。)

“Yes, I am Chinese”(对呀,我就是华人。)

Really? So you can speak in Chinese, Cant you?(真的?那您一定会说华语喽?)

“Yes,I can.”(是的,我会。)

于是柳改用普通话跟她交流:“可是,你怎么看也不像华人女孩儿,我还以为您上错车了呢。”

“呵呵,是的,人们都这么说。”她笑了,接着说;“我母亲是上海人,父亲是英国人。”

“噢,原来如此。但是你遗传你父亲的基因更多一些。”

“嗯,好像是这样。”

“你母亲很了不起噢,教你学会讲中文。”

“嗯--,其实,应该说,是我父亲的功劳。是他坚持让我学中文的。”

“是吗?那你父亲也会讲中文?”

“不,他基本不会。正因为如此,他才让我母亲一定要教我学中文。”

“天哪,这样的父亲才真的是了不起。”

“是的,他很不错。他认为,未来是中国人的世界,所以每一个人都应该学会讲中文。就算我母亲不是中国人,他也会让他的孩子学中文的。他说,既然我母亲是中国人,有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呢?”

“你父亲的意识实在是非常前瞻!或许正因为如此,他才娶了你妈妈,一个中国人,做太太的吧?”

“噢?以前我没有这么想过,您这一说,我觉得有90%的道理。”

中文讲得多了一些以后,就能听出她有一些“歪果仁”(外国人的谐称)的味道。

“你的中文是你母亲教的吗?”

“不完全是。我母亲会说中文但是不会当老师;准确地说,我母亲是我练习中文的对象。我出生在伦敦,父母把我送到中文学校去学中文。回到家,我父亲不让我讲英文,让我和妈妈说汉语,虽然他听不懂。”

“你觉得学中文有意思吗?新西兰的中国人家庭,许多孩子都不喜欢学中文。父母非要把他们送去学中文,他们恨死他们的父母了。”

“应该说我也喜欢中文。因为我会讲中文,从小学到中学,我都是一个明星。那种感觉很好。”

“看来,不仅你父亲很了不起,当然你妈妈也很厉害。还有一个也很聪明的你自己。”

“学中文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在我不喜欢我父亲的时候,就和妈妈讲中文骂他。他听不懂,就问妈妈我在说什么。妈妈告诉他: Liuyi told me that she loves you(柳依告诉我,她很爱你!)。我爸爸傻傻地笑了,我和妈妈也被他逗得开心地笑了!”

听故事的我和讲故事的她也一起大笑了起来。

“后来,我们全家搬去了新加坡,爸爸在那里工作。于是学中文就更方便了。我在学校里还自己写发言稿,做演讲。”

“什么?你还会写中文?”柳真的很诧异:海外中国人家庭的孩子,能说中文已经不容易了,还能写,无异于奇迹。

“是呀,不会写怎么能说会中文?不过,来新西兰留学以后,中文用得不多,我担心自己会退步。不过我为自己争取到一个机会,一边在奥大读书,一边在一个实验室工作,在那里我教我的同事们学中文。”

“Liuyi,太厉害了!我一点都不怀疑,你的道路会非常宽广,你的未来会非常光明,你的生活会非常精彩!”

“谢谢!不过,未来的20年,将不再是中文的世界。而有可能是法国人、德国人的世界。”

“你是不是在告诉我,你已经开始在学法文或者德语了吧?”

“是的,是这样。我在奥大选择的第二外语,其实是我的第三语言,是法语。”

 

“Liuyi,你的故事太精彩了,你愿意让我把你的故事告诉我的朋友和他们的孩子吗?”

“当然可以,我很高兴。”

她告诉我她的中文名字叫“柳依”。用她妈妈的姓氏“柳”。柳依是杨柳依依的意思。

“还有一个要求,”柳继续说:“为了向人们证实你的故事的真的,介意与你合个影,记下你的电话吗?”

“为什么不?”

随着手机快门“咔嚓”一声,柳拍下了她灿烂的笑容。

汽车抵达目的地。下车前,她问到:“先生您贵姓?”

“说来难以置信,我也姓柳。”

......

                       2017.6.1 撰于 新西兰奥克兰
            



手机版






上一篇: 没有文章了
下一篇:179. 皇后镇,两个旅人的对话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