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88. 几年来耳闻目睹之怪事情(四)

作者: 杨林沙宕    人气:     日期: 2005/4/5


  

怪事之六:衙门无论大小事,人脑听电脑来指派

 

您听过这样的事吗?

您找人借了钱,说好了分几年还。您一直都信守承诺,一个月一个月地从工资里往他账号里划拉钱,还着还着,你都忘了还了多少了。某一天,您突然想起这件事,想问问到底还剩多少没还清,一打听,不仅还清了,还多还了三、五百。得找他要回这钱呀,你去问了,人家说,好,钱我会退给你,你就等着我的信通知你吧。信来了,上面确实打印着你多给了的几百块钱,然而在下边,却是一张催款单,还特意说明,本月某日之前,你必须交清以下数额,否则,将会被加收百分之多少的罚款云云。你又打电话去问是怎么回事,人家回答说,对呀,电脑就这么计算出来的呀,这么着吧,你呢,就按信上写的,把欠款额交了(你接口说,我没欠钱,是你们多收了我的钱!)。人家继续说:听我说完,交了钱,回头我们再把钱给你退回去,这样简单的事情,你难道不明白吗?

你会说,这不可能是真的,除非那人有病!

然而,有人就真遇到这样的事情。让我们来看看到底是人有病还是什么别的有问题。

他总共上了两次学,借了两笔学生贷款。那是刚来的时候到MIT(不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而是纽西兰曼努考理工学院Manukau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二者差得远了去了 )读农业专业证书班借了一回,后来到奥克兰大学上学又借了一笔。刚开始从MIT学完的的时候,收入没达到一定标准,政府(严格说是税务局)说,不着急,等你有收入再说吧。后来他工作了,收入够线了,开始按比例给税务局偿还学生贷款。转眼间,几年过去了,随便毛估估,那贷款应该还得差不多了。于是抽空给税务局打了个电话,报上大名,税号,生辰八字,结果查出来了,贷款不仅已经全部还清,而且超付四百多元。

How could I get the overpaid money back?(那我多付的钱怎么退给我呢?)

“首先,你需要跟你的雇佣者说明,停止付款,同时,从今以后,改变你的税号类型。然后,我们会在本财政年度终结时,将你多付的贷款额度返还到你的银行账户上面去。”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

不久后的几天,他收到税务局的信,打开一看,是学生贷款的结算单。上半部清清楚楚地写着多付了413.18元,好事,有钱退回来总比把钱给出去要让人感觉到愉悦。再往下看,咦?怎么还要交100多块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想打电话照税务局追问,可是恰逢周末,没人上班。他找朋友商量,朋友一拍大腿:你赶紧去把这钱给交喽,至于你多付的钱回头再找他们要回来。过期不交,税务局会罚款的,而且罚得很重!我有教训!

听了这话,他立马掏出支票,准备往上面填写。可是心里总觉得不对劲:这是怎么了?人家该退我钱却可以不退,反而要我再给钱,这是哪门子道理?犹豫半天,最后还是决定收起支票和笔,准备给税务局打个电话问问再说。

税务局查出结果来了,果然不出所料,那张结算单是电脑根据以往的付款频率和额度自动生成的。电脑不是人脑,不会进行分析,不知道贷款还完了就完了,只会按照电脑程式的规定运作。

原来是电脑的错!

他接着问:“电脑可以有错,但把这张结单装进信封、投到邮箱的,该是人而不是机器了吧?既然是人,怎么就没看出这个问题呢?”

那边无话。

 

再来看看另一桩电脑做的好事,更是怪得离谱。

在奥克兰大学上了一个学期的课,他利用暑假假期(12月份)回了一趟中国。一来是探望阔别的父母,二来,是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赚点钱(读书读久了,没机会打工,囊中十分羞涩)。一个多月过去了,跑的事情还没有眉目,还得多呆些时间。转眼大学就要开学了,他从中国打电话回奥克兰,叫妻子请英文好的朋友帮忙,到奥克兰大学去办理停学手续,同时去Work & Income (工作与收入服务部,政府部门)办理新学期的学生津贴、学生贷款申请中止手续(临出国前,他已经把这两种申请表格都交上去了)。他妻子在朋友陪同下,到Work & Income申请失业补助,同时办理他的学生津贴、贷款中止手续。申请救济跟申请津贴及贷款虽然同属Work & Income范畴,但实际操作是在不同的部门。Work & Income的工作人员叫他们写了个详细的书面材料,当场传真给了学生津贴及贷款办公室,而且打电话过去落实那边已经收到了这份传真。他妻子不放心地问:我们还需要做什么吗?回答是:不需要了,如果有什么问题,不再是你们的责任了。

他在中国扑腾了四个多月,几乎一事无成,又回到了奥克兰。

他打开积压了几个月的邮件,一件件地处理。处理完所有的信件,剩下些银行来的信函。一般都是些月结单,不是十分紧要,所以最后才打开。看着银行的月结单,他愣在了那里:从三月初开始,每一个礼拜,固定都有两笔进项。一笔是给妻子和女儿的失业补助,另一笔从数额上看,跟去年的学生津贴完全相同,无疑,这是这个学期给他的学生津贴。也就是说,在奥克兰大学以及Work & Income的记录上,这会儿,他还正在学校的阶梯教室里听课,整日里正在为那讨厌的Assignment(课程设计作业)忧心不已。

他问妻子:你不是把学生津贴、学生贷款手续都给中止了吗?怎么人家还往我们家付钱?他妻子找出Work & Income给的文件给他看,确实表明所有该做的都做了。

既然学生津贴没有停止,那么学生贷款也一定生效了。一个学期的学费贷款需要2000多元。与这相对应的,是学生津贴,每个月差不多1600元,五个月就是八千多块,学费贷款迟早是要还的,用学生津贴减去贷款,他还赚了一大块。“明明我没有去上课,却拿一份学生津贴,说不定以后会有说明麻烦。再说,这也违背自己做人做事的原则,说不过去。不行,得跟他们说。”于是他当天就给Work & Income写了一封信,说明了情况,要求停付学生津贴。

可是,这封信却如石沉大海,没有回音。

他一直在等着Work & Income的答复,可是始终杳无音讯。几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事看来就这么终结了。

毫无疑问,这又是电脑出的错。

 

如果这帮人是替哪家私人企业干活,不挨剋才怪呢。幸运的是,他们是给政府部门工作,反正败的又不是哪一个人的家,花的是所有纳税人的钱,不用痛心。他们尽可放心地让这种荒唐继续演绎下去,不论对与错,反正都是电脑干的活。

 

    在这里,人脑不是用来思考,而是用来听电脑的指令的。这正是:衙门无论大小事,人脑听电脑来指派。此为纽西兰之第六怪。

                2005年4月4日 奥克兰



手机版





上一篇:89. 几年来耳闻目睹之怪事情(五)
下一篇:87. 几年来耳闻目睹之怪事情(三)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