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56. 一家两制(移民生活系列)

作者: 杨林沙宕    人气:     日期: 2004/12/5


     曾经以为,“一国两制”与其说是中国乃至世界政治史上一种开拓性的创造,还不如说是不同利益集体之间相互妥协的结果。严格说只是在寻找不到路径时的一种权益之策,终究不能持久的。本来嘛,任何二者相比,总有优劣,取优去劣即可,哪里来的理由“两制”并存?

可是,自打自己家里也无奈地挂起了“两制”的旗幡,他便开始领略当年中国领导人心里的五味,也开始理解这“两制”在中国社会的存在不是那么简单。

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在共同走过的日子里,他俩从来没有在吃什么这样的事情上有过争议。直到有一天,忽然她接受了一种信仰,这种信仰倡导信众们“清口”,也就是吃素。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修行之后,她觉得,不吃素已经严重影响了她灵性的提升,于是选定一个黄道吉日郑重决定,要从此用斋了。一种“大爱”观念在她心里扎下了根。她说,世间万物,无论大小、形态,只要在科学意义上具备生命,都是有灵性的,都具有与人类一样存在的理由和存在的尊严,人类不可以将这些有灵性的东西剥夺其生命,将其肉体作为食物来享用的。

他欣赏她的良善取向,却不赞同她以吃什么不吃什么来定义境界高低。他说:那好,你喝西北风去吧。那米饭来自有生命的水稻,那蔬菜、、瓜豆、水果也是有生命的东西或者说是有生命的东西身上长的,也都有灵性,为啥你要吃它?她说,仙佛讲的是动物。他说,哦,原来那植物们的生命不叫生命,可以不尊重,反正它们不会象猪牛羊那样哼哼叽叽的叫疼,于是便可以摘了采了吃了,对吧?

她说他胡搅蛮缠。

其实他也在同年通月同日参加了接受那个信仰的仪式,那是不好意思拒绝朋友的好意而做的决定。但那信仰的光芒始终没有照进他的心,因此一直没有把荤食从食谱里删去,照她的说法,他仍旧属于“肉食动物”。他振振有词地说,在这个世界上,与其做一个“素食动物”任人宰割,还不如做个可以为自己作主的“肉食动物”。别说人类,就是那畜生世界,哪里不是由“肉食动物”们话事、说了算?她说,别忘了,大象才是动物王国里的大佬,狮虎豹狼无论怎么凶残,还不是见了大象就跑?他针锋相对:素食动物们除了大象,还有谁不被猛兽们觊觎?大象虽大,可是并没有统治动物王国。那谁是动物之王?不外狮虎之茹毛饮血之辈。人类更是把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发挥到了极致。

他们的争论永远没有结局。

一个吃素,一个吃荤,他们的矛盾日益浮出水面。于是“两制”的幽灵便在无声息间进驻了这个家庭。她为自己买了新的锅,一再严格叮嘱他不可以用这口锅做任何含荤腥的东西,这,便是他们“一家两制”的最初雏形。

他认为自己应当尊重她的信仰,甚至认为这对改善她的性格可能会有帮助,因此一点都不反对她“用斋”。从“一家两制”不成文地在家里实行那天起,他就十分拥护这项政策。他相信,随着这项措施的贯彻实施,家里将会持久出现安定团结的局面,这对于改善家庭关系、促进家庭各方面的发展,尤其是经济基础的增强将有正面影响。

那信啥不信啥其实是讲究缘分的,尽管同时加入同样听课,她与他的步伐却不是同一节奏。钢一入坛,她立刻就进入状态,信奉备至,庆幸从此触摸到真神的境界、走向人生的坦途,“人间纵有千条路,只有此道不误人”。而他,听到看到讲坛上的人们要告诉他做人的道理,心理上就有了抵触:咱来自那个天天说教要人们坚定不移地信仰XX主义的世界,早就腻烦了,如今好不容易出国摆脱桎梏,却还有人来教你“如何做人”的“道理”,早知这样,何必出国?这不分明是给刚刚自由的心性又去套上一副枷锁?于是始终徘徊于佛门之外。他们的女儿是个在这个满世界洋面包、洋文化氛围里长大的,从骨子到外皮都是KIWI的东西。虽然也是每两周一次跟随父母去坛上听课,但压根儿就没有听进去个啥。也难怪,那些“之乎者也”连大人都听了个云里雾里,怎么可能进入她的脑袋?恐怕连左耳进右耳出都没有。

他们家有点象有些协会招募的家庭会员,那当妻子的觉得喜欢,索性便替全家做了主加入了,也不管别人如何感受,反正一个人加入跟全家加入并没有多花几个钱,更何况认为这是真理的呼召。

“一家两制”实施伊始,每天下班回家,一般都是她先做饭、炒她的素菜,然后他再来做他的荤菜。有一天他下班很晚,她说你就不用做菜了,我做了好多菜,你将就吃点吧。他乐得安逸,心里暗自得意:看来以后干脆借故晚下一会儿班,可以省点家务活,至少不用做菜了。这样不知不觉地就隔离了荤腥。几天下来,感觉肚子里老是空落落的,总象吃不饱饭的样子,于是又想自己做菜了。可是刚把几片猪肉放进锅,她就跑过来了,一边叫开窗开门,一边做呕吐状,说自己闻到肉味、看到鱼肉就恶心、难受。他连忙说,好好好,以后你不在家的时候我才做荤菜,行了吧?

可是,打那后,她就不让他进厨房了,理由是:他工作太辛苦,家务就由她包了,软性“剥夺”了他沾荤腥的机会。为了让他的灵魂跟她一起提升,她情愿多承担家务。他其实很感激她的用心,只是不去点破那层窗户纸。

于是,无声无息地,他们家便由“一家两制”和平演变成“一家单制”了。日日以白菜、豆腐为食,他似乎也没有什么不适了。

那天他下班回家,见她躺在床上,饭菜也没做。他问她哪儿不舒服。她说:你是不是在外面吃肉了?我今天肚子痛得厉害。他说,是吃了点儿,中午在麦当劳。她说:你怎么忍心看我这样难受嘛,你只要一吃肉我就痛,没有办法,谁叫我们是夫妻,夫妻的业力是共通的。以后求你不要在外面吃肉了,好吗?

他听了在心里暗自发笑:天底下竟然还有如此说法,也亏她想得出。但为了安慰她,随口答应道:好,以后少吃些,如果这样真可以让你少痛苦些的话。

隔三差五的,她每次肚子疼或者腰肩不舒服,就埋怨他一定是在外面吃肉了。其实他午餐很难碰到油荤,因为便当大都是从家里带去的,哪来油荤?可她那边厢哪里肯信。他直呼委屈,要真吃了也不算冤,可是大多时候没吃,也照背黑锅,于是经常激起反弹。她见势头不对,又稍微缓和一些,如此反反复复。

从此,“一家两制”基本被“一家单制”取代了。

一次偶然事件,颠覆了这个格局。

他父母从国内过来探亲,有朋友给送来一只烤鸡。这是一片好心,因为知道他们家吃素,恐怕老人一下子不适应,过来探望老人,顺便给带点儿。而她却认为老人虽然不信,少吃这些对老人来世可以少遭罪业,于是也不跟谁商量,就把这只烤鸡送给了别人。得知消息后,老人在一旁垂泪,他更是怒火中烧,大发雷霆,认为她不仅辱没了朋友的好意,同时一点也不尊重他以及他的父母。你信什么是你自己的事,吃什么也是你自己的事,但是,不可以无端侵犯别人的自由跟权利。别人不信你那一套,为什么强迫人家跟你一样?

他开始意识到现在的他已经不是自己。为了尊重她的选择,他已经没有了自己,人们对他的判断、结论越来越偏离真正的自己。一个没有自己的人是不真实的,也是不可爱的,甚至是可怕的。

他决定做回自己,按照自己的方式来活着,按照自己的理解来诠释生活,坚持自己的原则,怎么想就怎么做,愿意吃啥就吃啥。

于是“一家两制”重又艰难地恢复实行。

她知道,他是铁了心了,只是心里暗暗感叹:一个人怎么会如此痴迷,就是看不到真理?她心里非常为他难过,“恨铁不成钢”的心情总是挥之不去。

 

每年“七·一”回归那天,许多香港人要去维多利亚公园抗议,以维护“一国两制”的真正贯彻;在他们家,不知是否也不时需要抗议一下,才能保证“一家两制”的长久实行?

 

                                                                  撰于2004年7月6日



手机版





上一篇:57. 一碗酸辣粉(移民生活系列)
下一篇:55. 蕉(移民生活系列)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