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25. 活着(中国故事系列)

   作者: 杨林沙宕    人气: 2567    日期:2004/11/18


又是一年,圣诞节过了,新年元旦也过去了。

每年都盼过节。儿时在家盼着过春节,如今在这异乡,柳也只能随异俗,盼着这圣诞、新年假期,可以休憩奔波一年疲惫的身心。

儿时过年是真快乐,不管吃啥喝啥,只要有一挂鞭炮放,就没有了忧愁。而今过节,上有父母远在故国,下有儿女盘桓膝前,只有他们高兴,自己才感到快乐。

少年时,每逢节日却总有一种莫名的惆怅,于是喜欢听歌手郑智化的歌:

“你的生日让我想起,一个很久以前的朋友,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他流落在街口。我以为他要乞求什么,可是他却摇摇头,他说今天是他的生日,却没人祝他生日快乐… …”

柳的父亲是个有名的铁血男人,别说见过他流过泪,就连应该有的温情话语,在柳的记忆里也很少留得有印记。人们曾经以为他不懂得爱,其实现在回想那还记得的支离片段,柳深深体会到,作为父亲和丈夫,他是用心做墨、用严做笔书写的爱。当年,柳的母亲到苗岭山村去当民办教师,父亲用一副箩筐,一头担着行囊,一头担着弟弟,在崎岖的山道上穿行,尤其是片刻休憩之后,再次把担子荷上肩膀的时候,那用力咬紧的牙关,以及被汗液浸湿了的背膀,似一列列的诗行,无言地铺洒着一个男人坚韧的对妻对子有棱角的爱。

流浪歌手陈星凄婉的歌每次都能把酸楚从柳心头蒸腾开来:

“流浪的人儿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冬天的风儿夹着雪花,把我的泪吹下。走啊走啊走啊走,走过了多少年华,身边的小草就要发芽,又是一个春夏… …

那么多年也没能让父母出国来看看自己。柳今年终于下了决心,给父母填了表,递交给了移民局。才一个月的时间,父亲就打了几次电话来催问:那特快专递是一天就到,怎么那么长时间都还没有消息?父亲似乎觉得,第一天把申请交过去,第二天就应该可以办妥。柳赶紧安慰:这种申请等一两个月是很正常的。

其实柳不是第一次跟老人说起请他们过来探亲,他们老是说不急不急。但从最近父亲急切的心情柳似乎才悟到,原来老人早就想来,只是他这做儿女的不坚持。柳顿时感到自己其实十分愚笨。

一次在电话里,父亲早就说过,一想起儿子在得远,心里就难过,甚至想流泪。挂上电话,柳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父亲年纪大了,他想着儿女、念着我们。祖训曰:父母在,不远游。而柳却飘落得如此遥远,忠不忠姑且不说,不孝却是一定了的。惭哉愧矣!

流浪的人儿固然想念父母 ,可父母想念儿女,才真正是愁肠百结、黯然神伤。家乡有句老话,说:爹娘想崽苦断肠,崽女想娘扁担长… …

家乡还有一句话:叫花子都有三十夜。大年三十是阖家团聚的日子,无论平时一家人流落在何方,除夕夜是无论如何也要赶回家园、亲人身边的,哪怕是在街头行乞也无例外。

“如此说来,我等浪迹天涯,经年不归故国,不探父母,是连那乞儿也不如了。”柳在心里对自己感叹道。

还是在国内的时候,柳有一个同事黄永昌,在单位举办的一次新年聚会上,喝着葡萄酒,跟柳讲了有一年他过年的故事。在他还很小的时候,父母响应号召支援西藏,把他也带去了拉萨。天有不测风云,有一年他父母被打成右派被关押,孤零零的他没人照顾,不得不在拉萨城沿街行乞活着。那年年关,他一个人守在冰冷的空屋,等着父母回来过年。只要父母一回来,他就可以吃餐饱饭,得到压岁钱。等啊等啊,天渐渐的黑了,外面想起了鞭炮,人们开始吃团年饭了。他绻缩在冰冷的床上,双眼巴巴地盯着紧闭的门,期待着爸爸妈妈回来,只要他们一敲门,他就马上飞奔过去开门,然后抱住父母的腿,问他们怎么现在才回来。高原的太阳一旦落山,天黑得就特别快,夜就冷得让人受不了。大年三十,饭店都不开门,他没地方乞讨,只能饿着,冻饿交加,他哭喊着爸爸妈妈,回答他的除了远处布达拉宫的罄钟,只有漆黑、刺骨寒冷的夜的沉默。他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时,已是正月初一… …

 柳也有过年的故事。那也是一个腊月年关,父亲还在县林业建设兵团带队出差在外,母亲带着兄弟在乡下还没放假回县城。初中一年级学生柳在自己房间里做假期作业。时虽近子夜,但柳并没有倦意。依稀间听到一声咳嗽,很轻。柳以为这是错觉,没有在意,不一会儿又听到了声音,这回听真切了,咳嗽声就来自自己门角。他打开门,看见一个六七岁的男孩紧抱着双臂,颤栗着蜷坐在门口地上。看见柳,他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柳问他怎么在这里。他说他冷,街上太冻,想找个地方蹲着,这里背风。

柳把他让进了自己的房间,问他饿不饿,他说饿。柳把他准备第二天当早餐的饭热了给他吃。还给他吃了几片药。洗了个澡,男孩那夜就与柳睡在一个床上。男孩告诉他,父母生病都死了,乡亲们告诉他说,他的伯父在州府凯里,叫他去投奔他。他只知道去州府需要从县城走,于是孤身一个人来到了县城。准备第二天搭车去凯里。柳问他有钱买车票吗,他说没有,也不知道坐车还要买票他从没坐过车。

第二天,柳带小男孩到客车站。去凯里的车票要三块三角钱,柳只有两块钱。柳想起有一次坐客车去邻县,爸爸告诉说小孩可以买半票。他试探着问可不可以买半票,售票员看了小男孩一眼说可以。柳喜出望外,用一块七给小男孩买了张票,把他送上了去州府的客车。临别嘱咐说,找到找不到伯父都写信回来。

柳自始至终没敢把这事告诉父母。他知道,如果父母尤其是父亲知道,一定会骂他傻瓜笨蛋的,当时的一块七毛钱可以足够他一个礼拜的伙食费。柳后来想起,也认为自己真的很笨。他从此再也没有那男孩的消息。很可能小男孩每一句话都不是真的。一个没读过书不识字的孩子,没有地址没有名字,怎么可能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找到他的所谓“伯父”?有人问柳,你后悔吗?柳说,不后悔,哪怕是被骗了也不后悔。在当时情况下,柳只有三种选择:1、置之不理;2、收留小男孩;3、送他去找他伯父。柳不可能不理睬,也不可能留住小男孩,因为自己家里都还没办法餐餐吃饱,于是只有买张车票送他走了。如果说后悔,那就是不应该把他送上去凯里的汽车,对一个小孩子来说,那里太危险,不是容易学坏,就是容易被欺负,其实柳还可以有第四种选择,就是,把他送回他的家,就能确认他所说的是不是真的,同时那里毕竟是他的家,怎么也会有亲戚帮助他。柳当时还太小,哪里可能想得那么周全?

那时的许多人,能够活着就是过年。

如今的我们已不再担心能否活着,只需要考虑如何活得更好。但这世间是否还有还在为活着挣扎的人?想必还是有的。

 “所以世上的人们啊,请你珍惜你的所有,珍惜你的现在… …”

无论您是否在读这段文字,都衷心祝福您节日快乐,天天快乐。

 

                              撰于2004年1月6日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26. 山歌(中国故事系列)
下一篇:24. 舍得(中国故事系列)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8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