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24. 舍得(中国故事系列)

   作者: 杨林沙宕    人气:     日期:2004/11/18


佛家都信奉、讲究轮回,认定因果是宇宙间亘古不变的定律。凡事都有个前因后果,善有善报,恶亦必有恶报。只有修道,才可能超生了死,摆脱轮回 。只要你种下善的因,就一定能收获善的果。也就是说,在以后的日子里,纵然不能了除前世或今生有意无意间累积的恶业的报应,但今生来世你必将得益于你所做善事所种善因而得到的福报。

那么,如何才能积下善因呢?两个字:舍得。人们常问:你舍得这样,舍得那样吗?“舍得”似乎是一个词,表达放弃。然而佛家阐释曰: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不舍不得,小舍小得,大舍大得,全舍全得。欲行善积德乎?舍之,方能得之,不仅今世得,来世亦得。

 柳偶尔也会去收拾一回箱子,把一些陈年已无可能再有用处因此亦无需保存的文件、资料拿出,与废旧报纸、书籍放在一起,等收垃圾日来临时一并丢放出去。

箱子里有一摞红绸本子,有小学、中学和大学毕业证,还有职称证等。有些证件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但柳舍不得丢掉,留着它们,仿佛那些过去了的岁月还萦绕在眼前,偶尔翻翻,有时可以获得些微慰藉,在心里漾起淡淡的依恋。

有一本比别的本子稍大的证书,是用遒劲的楷书写就的,盖着省××厅及厅机关党委的大红印章。这是柳1994年度获评全省该系统优秀党员的荣誉证书。 这是个稀罕物件,那份荣誉也确曾给柳带来了一些机遇,所以柳一直把它珍藏着。

这是一个“舍得”的故事。

 柳在大学是学生会副主席、文化部部长。毕业时,留校或者到北京工作任由他选,但柳却向校方请求回内地工作,理由是内地落后,更需要人才。学校被柳的请求感动得不行,把他当作典型宣传,教育那些为工作分配闹情绪的毕业生。柳脸红得不得了,学校叫他做心得报告,他打死不干。其实他要求回内地工作最主要的原因是女朋友在那里,但他不可能把这说出来,不然自己跌份不说,还会给学校分配工作带来负面影响。

柳到一个设计院报到上了班。因为年轻,工作十分卖力。但是,工作五六年,连一次先进都没评上。头两年是因为他主动谦让,说自己年轻,多做些工作是应该的。后来他不谦让了,仍然评不上,原因是每年没等评选开始,他就请假回家乡看望父母(其实是看女朋友,不然也不需要那么急切)去了,人没在场,同事们当然就不选他了,谁都跟荣誉、奖金没有仇,先进不当白不当。柳并没把这放心里去,只要能让他早哪怕一天回家乡见女朋友,那先进不当也值。

某一年时来运转,柳被破格聘任为中级职称“工程师”,接着还担任了设计院中最年轻的主任工程师。 当然,除了一定的“关系”,那一尺多高的论文、设计成果、科研报告也十分硬棒。

主任工程师是个好听的衔头,但在中国社会里,却是个银样蜡枪头,中听不中用,没权没势。 有时候出差为了一张火车卧铺票,不得不半夜起床,抱着铺盖卷到火车站排队。最可气的是,一夜没睡排下来,好容易到了售票窗口前,那窗口里突然伸出一块牌子“票已售完”,里面的售票员招呼都不打“砰”地就把窗户关上了。完了,只好再去挤硬座票。那就意味着十几、二十几个小时的旅行将不得不在拥挤的火车硬座车厢里饱受煎熬。买票尚且如此,别的方面就更别提了,水、电、住房、户口等等时时处处样样需要求人,用句北京话说,就是,当孙子。这样的“主任工程师”除了在科室里面对十几号人还能指点手划点脚,实在没有什么油头。1994年底,省法院、检察院系统增编补员,也就是说,向社会公开招考法官、检察官。这可是特权部门,要是考出去,可就翻身了。跟以往不同的是, 那次招考不需要所在工作单位出具证明。没有什么后顾之忧,柳于是报名参加了省高等法院的考试。

报考的人无不都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但却怀才不遇之龙虎之辈,这样的考试十年甚至百年不遇,考上了就可以出人头地,一个个都卯足了劲。二十个名额竟然有700多人报考,竞争激烈程度比高考更甚。考试内容包括法律、中文、政治等科目,但只有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复习,厚厚的一大堆资料光是读完都不是容易的事,何况要理解、领会?要命的是, 柳还负责一个大型设计项目,时间对于他显得尤其金贵。

那是个很寻常的日子,跟往常一样,柳吃完晚饭,要去书房复习。书房是后来分的,虽然同在一栋楼,但与卧室、厨房不相连,在宿舍楼的另一侧。从卧室到书房要绕整栋大楼。柳刚步出厨房,就听见楼上传来很嘈杂的声音,象有人吵架,而且吵得很厉害。楼上住着的是设计院总务科的房管员,虽然楼上楼下住着,但平时并不太来往。踌躇了一下,柳上了楼,只见房管员家挤满了人,原来是一帮人上她家兴师问罪。几个人在跟房管员的丈夫、女婿推推搡搡,房管员的丈夫肯定是被吓坏了,颤抖着声音对打上门的人们说:“有话好好讲嘛,不要动手要得不嘛?”

“跟你们家这些狗×的有哪子话好讲,”其中一个留小胡子蓄长发的男人说,“打的就是你这些私儿些!”

柳从门外挤进了里面,他看见女房管员已经被打倒在地,人事不省。那个说话的男人觉得骂得不解恨,突然拣起一根小木板凳,朝着躺在地上的女房管员头上狠命砸去,说时迟,那时快,柳迎面一把抱住了那个男人,喊道:“哥子,做不得!”边着边抢下了那人手上高举的板凳。

柳的出现很出乎这帮人的意料之外,被抱住的人怒目问到:“你是哪个?不想要命了?到这里来搞哪样东西?跟你讲哈,这里没得你啥子事,趁早给老子滚远点!”

“老子是来救你的!你才不要命啊!打女人算鸡巴本事!有本事朝老子来嘛,儿喽,你这一板凳下去,她还有命啊?她着了,你也完了!咋个那么憨呢?”见这帮人中有两个女人,柳朝她们吼道,“你们两个,趁现在还来得及,快点把你们的人带出去。不是我拦倒,刚才他那一板凳砍下去,你们想走?恐怕没得机会了!”

这群人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在柳的哄劝中,正好找到了台阶下台,跳骂着走了。 柳回头一看房管员一家人,怒也不是,笑也不是:女房管员倒在地上,而她的家人却依然惊魂未定,龟缩在墙角,竟然不知道把伤者扶起来。

待把房管员扶到了床上,柳才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起因是设计院一位去世了的老职工有一套两居室的套房,由老职工的子女住着。这几个年轻人平时出了名的霸道,动不动大打出手,左邻右舍避之惟恐不及。这帮人从来不交水电费,房管员有一天上他们家去催交,只有一个小女孩在家,钱没收到,可能说了几句责备的话, 没料到捅了马蜂窝。等家人回家,小女孩把房管员的话学了一遍,不得了了,他们提着棍棒便打上了房管员家的门。

听后柳感到一阵后怕:没想到那几个人那么亡命。

等到把房管员送进了医院,柳回到书房开始了彻夜的复习。

第三天,设计院召开职工大会,院长在会上发表讲话:“… … 今天我在这里要讲一件事情。在我们这个大院里,有多少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啊?前天晚上,我们的一个工作人员被打,大家都没有看见? 都没有听见?不会吧!但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出面?你们在党旗下、团旗下许下的誓言怎么都忘记了?只有柳××同志一个人不畏强暴,挺身而出,制止了一起恶性事件的发生。什么叫共产党员?这就是!”

那以后,柳平时不起眼的言行在人们心里都有了几分“英雄”意味。那年他被人们一致推举为院先进工作者、优秀党员,同时事迹被报到省厅,被评为全省该系统优秀党员。

省高等法院招考成绩揭晓,柳在700多人中考了第八名,由于其“全省优秀党员”称号,加了几分政治分,一跃跳升第二名,接着顺利通过体检,被录取了;省政府某厅把他看中,硬把他挖走,省高级法院只有割爱。

从此柳万事不再求人。

一次“舍身”,换来了机遇的“获得”,这算不算一次“舍”与“得”的应验?

佛家一定不同意,因为佛家的“舍”与“得”没有这么世俗。

 

                                        撰于2003年12月29日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25. 活着(中国故事系列)
下一篇:23. 网络?罗网(中国故事系列)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8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