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172. 金都

   作者:杨林沙宕    人气: 2083    日期:2010/8/6

明天是启程回奥克兰的日子,跟过去每一次离开时一样,心里都有如丝般的一阵心愁牵绊着,然而星球的南端还有我日牵梦挂的妻女,心早已如同天空的云,从北中国的夏天飞到了南半球的冬日,毕竟这一次,离开奥克兰已经150多天。

其实,今天才从招远回到郑州,尚未步下火车,已经得知湖南彭老师已经在火车站门前广场喷泉等候我们了。作为我们在湖南娄底的合作推广伙伴,与知名女影星章XX同名不同姓的万老师和她的搭档彭老师经杨鑫君引见,与我们合作了好几个月,相互间结下了深厚情谊。早在一个礼拜前,得知我29号返回新西兰,万老师就决定在我离开之前来郑州见一面。不巧身体略有小恙,便让彭君前来郑州。彭君与我同事的其余诸君从未曾谋面,也一见如故,相谈甚欢,时间不知不觉就已月色阑珊。当人们都已起身,只留下还有余温的座椅默然着与我相伴。夜色催眠了人们,却将刚刚流逝的这几日唤回我的眼前。

原来只知道招远是山东省一个县级城市,那里出产优质苹果。如若不是好友小雨相邀在那里举办一场亲子关系工作坊,我估摸着这辈子走错道也没有机会去到这个城市。在那儿短短数日,就意识到,如果不是来到招远,就不会知道自己多么孤陋寡闻。不仅尽人皆知的龙口粉丝出产于此地,而且,还有一个称谓:中国金都。世界黄金产量最大的国家在南非,而招远,是中国黄金储量最大的胶东半岛的中心产区。走遍大街小巷,许多招牌、广告都亮晃晃地写着“金”字:金都宾馆、金海大厦、金城饭店、黄金电力、金元包子铺、金辉麻辣烫……

虽然工作坊未能如前预期招来百十个家庭,但湖北、安徽、、河北、河南等省份的一些网友们,却因小雨的感召,不惜颠簸数十个小时,乘汽车、倒火车、搭的士,携儿带女来到山东,来到招远。父母们大多是三十多岁的年纪,孩子们的年龄却参差不齐。最小的,仅三岁,也被母亲抱进了课堂,创造了生命系列课程的最小学员记录。课程中,不好说是父母们感染了孩子,还是孩子们感动了父母,人们的情绪随着工作坊那犹如过山车般由最初的轻缓,逐渐转趋激烈,一会儿跌入深谷,一会儿攀上高处的课程设置,时而感动,时而欣喜,跌宕起伏。在这里流下了几十年未曾落下的泪水,也在这里发出了许多年未曾有过的笑声。

我没有信奉任何宗教,但是,却很相信一个字:缘。中国很大,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13亿人,多少人,在同一个城市,甚至同一个街区,却对面不相识。但是,世界却很小,远隔千山万水的人们,竟然会在招远相聚,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缘是天意,不由得谁去刻意规避,也不由得谁有意或者无意去选择。

一个年轻的母亲,听朋友说要去招远参加一个讲述如何做父母的研讨,便毫不犹豫地搭上了远行的火车;

一个曾经选择“失踪”了两个多月的妻子,最终虽然回到了有孩子也有丈夫的家,但心里却打上了一个难以解开的结。带着这个结,拉着儿子的手,便往招远出发;

……

就这样,一个个仿佛在生命年轮上凝结了岁月风霜雨雪,在人生舞台上演绎着苦辣酸甜的脸孔,犹如一幅幅鲜活的油画,生动地呈现在我的面前。面对这样的生命,这样对生活和家庭充满着憧憬却又有些迷茫的生命,我心底里荡漾出如山泉般在山涧蜿蜒、艰难流淌的感动。

我在心里默念,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不知道此生还能到招远来几回,也不晓得一辈子还能有几次际遇与这些人们邂逅。不过,既然来了,就把这次当做我生命里的最后一次讲课,竭尽我所知,奉送给这些有缘的人们;窃以为,送给父母最好的礼物,是他乡的儿女用电话送去的问候;送给爱人的最好礼物,是一生和他/她一起把每一天共同拥有;送给孩子的最好礼物,是父母们在生命里不停地给他鼓励;而奉献给这群充满着期待和信任的人们,就唯有用语言做勺,挖出这些年探求而在心里头存积的所有……

回忆总是很让人回味的,但那些找回来的记忆,却总是让人感觉到有一些甜蜜,也有一些苦涩。新西兰被人们誉为世界上最后一块净土,那里的空气永远是透明的,天总是那么蓝,地总是那么绿。这里执拗地存活着上天赋予这个南太平洋岛屿的美丽,还凝聚着西方文明在这块土地上结下的花和果。妻曾经说过,能在这块土地上呼吸,已经是上天赐予的福气,而我们,可以安然享有与这块土地一样宁静的空气,更可以将每一个日子都编织成一片留与生命的绿色的玉璧。然而,我却一如当年放弃如日中天的职位选择移居纽国那样执拗,再一次在众人惊诧的眼神里,将站在讲台作为大概是此生最后一次对职业的选择。有人问过我,为什么总是在你人生走到一个高点的时候,将决定下一个脚步的骰子抛向艰难的那一侧?我无言回答,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能够代替我给出答案的,大概只有那在天空中某个看不见的地方,长着一双无形的手的上帝,在支配着我。

这几年,无论在新西兰,还是在中国,不知不觉间,已经记不得举办过多少次的课程和讲座。我曾经给几个、几十个人上过课,台下的听众也有超过几百个、几千个的时候。这一次,那个不知道应该称其为上帝还是呼其名为命运的冥冥力量,将我随波推移到招远。细一想,不对,其实今天能有机会来到招远,是受到一个人的感召。她也说自己是个平凡的人,她也跟我一样,确实也是个普通的人。可是她说她的心愿是想通过她的努力,让欢笑、快乐、幸福充满每一个家庭。于是便被我认定为好人,无论是潜意识还是显意识,我都无可救药地愿意去支持这么一个人,一个好人,因此,才带着自己喜爱的助手,不惜代价来到了招远。我记得当时我在课上跟人们讲过这样的话:我希望而且相信,在座的诸位,一定会成为最幸运的人,会让这两天成为你最幸福的两个日子。而大家之所以能够来到这里,拥有着很可能将会让自己和孩子的命运发生改变的机缘,是由于这么一个人的辛勤和用心,让我们用最珍贵也是最慷慨的掌声,去感谢这次工作坊的主人:小雨老师。

小雨被我请上台去,作为拥有中国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的她能言善说,可是,那一时刻,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给人们鞠了一个躬。

那一刻,许多人眼睛里就开始蓄积泪水,开始体会到一种别样感动的滋味。

我本来想问父母们一个问题,那就是,你们爱不爱你们的孩子?但是,看到父母们专注的神情,拉着孩子的手的那份亲密,我忽然觉得,我如果再问大家这个问题,一定会显得很傻。但是,我们的父母们会不会爱自己的孩子呢?我想起我的老师周弘先生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中国的父母太爱自己的孩子了,可是却也太不会爱自己的孩子了。我深以为然。

2009年夏天,我曾经在北京遇见一个中学的校长,他跟我讲起了他们学校与日本名古屋一个中学联合举行的一次学生野外20公里徒步比赛。双方各挑出了50个初中生,每个人需要背负5公斤的重量。在出发点上,给学生们准备了饼干、矿泉水、水果等食物。两个国家的学生们开始在准备自己的行装。当学生们准备完毕的时候,中国学生的背囊里五花八门,水果、矿泉水、面包、饼干,甚至有的学生还往里装了雪糕!背囊非常沉重。而日本学生那里,几乎每个人都一样,除了那必备的五公斤重物,他们每个人的背囊里只装了四瓶矿泉水,两筒饼干。

比赛开始了,在炎炎夏日下,孩子们身上渐渐被汗水湿透了。还没走到五公里,许多中国孩子的水就已经喝光了。七公里不到,许多孩子就已经体力不支,逐渐退出了比赛。等到达终点的时候,只剩下了七个中国孩子。而日本的50个孩子一个不拉地完成了比赛。人们去了解他们取胜的奥秘,发现这群孩子们在没有老师和家长在旁帮助的情况下,聚在一起商量,把20公里的行程分成了四段,5公里一段,每段只喝一瓶矿泉水,五块饼干。在路上,他们还相互扶持,相互鼓励!

我记得湖南去演讲的时候,几乎在每一个学校,都会看到在学校的墙上写着大幅标语:禁毒光荣!据那里的老师介绍,吸毒已经成为当地的社会大问题,这股“毒流”,已经开始向校园侵袭。

在中国中小学生中,许多学生虽然还没有吸毒,但是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抽烟,动不动就打架。据统计,至少15%的中小学生已经染上网瘾,86%的学生不同程度存在着厌学情绪。假如这些情况不去改变,长此以往,再过二十年、三十年,当参加那次徒步比赛的孩子们长大的时候,他们之间进行的,将不再是徒步比赛,而是两个国家与民族之间的竞争,结局将会怎样?咱们这些担负着祖国未来命运的孩子们,他们的肩膀是否能够掮起这样的重任?

听到我的这些话,台下的父母们,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去看着自己的孩子,眼神里流露出来的,除了爱怜,更多的,是惶惑。

工作坊两天的时间很短,当人们在经历情感和情绪的跌宕起伏之后,在孩子们含着泪对爸爸妈妈大声喊出了“爸爸妈妈我爱你”之后,第一次享受到这种父母待遇的人们喜极而泣,有的甚至抱着孩子嚎啕大哭。

我强忍着,背过身去,让泪水随着脸颊扑簌簌流下,滴到地板上……

泪光中,眼前总是浮现出这些人的身影:

为了支持朋友,放下所有的事务,带着孩子千里迢迢来到招远,用有形的金钱和无形的友情,不只是这一次而是已经一直以来从未停止过支持和鼓励我的明献;

听到我的请求,便不惜一切代价,克服重重困难,辗转从路上、海上颠簸数日才来到招远的若水。她可是一个一上车就晕车,一上船就晕船的柔弱女子。作为这次课程的讲师之一,她不仅仅不拿一分钱课酬,甚至连旅费都是自己掏的腰包……

还有我如同兄弟般的同事和助手中州,用他的细心和体贴陪伴着我,任劳任怨、不计代价替我承担了一切事务,让我专心做课……

其实,我还要感谢从平顶山风尘仆仆一起赶来的王老师,在课程中倾力付出,却因我的考虑欠周,让他一个人品尝着不被理解的苦楚。看着他最后消失在人群里孤独背影,我心里涌出一份深深的内疚……

更还要感激与我同舟共济,与我一同欢笑和一起共担艰辛的菊秀、友军;还有虽没能前来,却在我来到中国的第一天便给了我最大支持的最真挚的朋友晓玲……

还有带着我走进教育舞台的良师和兄弟柏林;还有远在东北,见一面都很难可是却无时不在关注着我的死党华伟;

还有我逝去的父亲和健在的母亲;我爱着她们她们也爱着我的妻女;

还有那些用双手和爱心,坚定支撑我在新西兰开辟唯凯这片小小花园,让我迈出第一步的一辈子的朋友们:FelixJingLindaLilySueTaoBrianCleoChengJennyAnne……

所有在我身后支撑着我的姐妹兄弟们……

此时此刻,最想做的,是给提到和没有提到的所有帮助过我的人们弯下我的腰,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

我忽然恍然大悟,为什么招远拥有“金都”的美誉,是因为,在这几日里,积聚了这么一群拥有金子心的人们。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个世界,处处都可以是金都。

刚刚风尘仆仆从招远回到各自家园的人们便急切地登陆了小雨开办的亲子关系呵护群,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一个孩子,夜里刚随妈妈一起回到家,便对妈妈说,妈妈,我想对爸爸说我爱你。妈妈说,那就去呗。听到孩子从嘴里说出这几个字的父亲愣了好一会,才说:睡觉睡觉,哪来那么多事儿。这似乎是个傻爸爸,其实,不知道他心里有多美;

一个妈妈透过洗漱间的窗户,看到刚跟自己一起参加工作坊回到家的孩子,虽然已经是半夜两点,洗了澡以后,只知道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小家伙竟然自己把衣服给洗了,高兴地热泪直流……

原来,亲子关系可以如此甜蜜,原来家庭真的可以非常幸福……

 

2020728 中国郑州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173. 求职者说
下一篇:171. J-B-L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