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169. 把善良来守候

   作者:杨林沙宕    人气: 2160    日期:2010/8/6

从奥克兰西区Henderson开车到中区Remuera需要40分钟,从Remuera开车回到西区Henderson赶上交通高峰期,需要一个小时。这条来回的路,Vincent开了三年多,而且还会继续开下去。他在操持一个家庭清洁和防虫生意,家住在Henderson,而客户大多住在Remuera

这一天,是2010628日,做完了所有的活,他驱车回家。汽车在车河里慢慢前行,在车流汇成的巨响里,车里发出了悦耳的“我想飞得更高”的音乐,那是他的手机铃声。他拿起手机,瞟了一眼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名字是Jackie。他感到很意外,赶紧一打方向盘,把车停在路边。

HelloVincent speaking.(您好,我是Vincent)”他摁了手机接听键。

“Hi Vincent.This is Jackie here. Do you have a minute?Vincent你好,我是Jackie,你这会儿有空吗?)手机里传来的是很久没有听到的Jackie的声音。

Yessure. Please.(是的,我有空,您请讲。)”Vincent一如既往礼貌地说。

I Don’t know. Would you mind to help me with my house cleaning?(不知道您是否可以来帮我清洁我们家?)”电话那头的Jackie言语中透露着几分迟疑和不肯定。

“Ooh,I need to check my schedule. I think it would be ok. (嗯,我想应该没问题,不过我需要看一下我的安排。

“Please come to my place sometimeLet’s have a talk. You know where my place is, don’t you ?(请抽时间到我家来,我们谈谈,你还记得我们家在哪是吧?)”他听出Jackie的言语里透着高兴。

他在电话里与Jackie与她约好了见面的时间,然后挂了电话。他并没有马上启动汽车,他把两只手都插进自己头发里,拍了几下脑袋,意识到这不是梦。这个电话实在是太意外了。

话得从三年前说起。

2007年,Vincent从一个去澳洲发展的华人手里买下了这个清洁生意,由于客户大多位于奥克兰所谓的高尚区Remuera,这些人家大都是非富即贵,有奥克兰首富、新西兰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法官,还有新西兰小姐冠军,等等。房屋大多是深宅大院,三四层楼、十几个房间;许多有游泳池、网球场。有的家里车库大得就像一个公共停车场,三口之家却停着五六辆汽车,Porsche(保时捷)、Mercedes-Benz(梅赛德斯-奔驰)、BMW(宝马)好几种牌子,越野车、轿车、跑车一应俱全。这些客户,把自己家里警报系统密码、电子门遥控器、房门钥匙一股脑地全交给他。他工作时,屋里基本没有任何人。自己开门进来,干完活,从客厅或厨房餐台上拿走客户早就写好的支票,然后,锁上房门、设好警报系统,再去另外一家。

Vincent出国前,是一家建筑设计院的工程师,为了让儿子有一个好的发展空间,五年前带着全家以“创业移民”身份移居新西兰,经营一家快餐店。经过几年苦心经营,终于取得了新西兰永久居留身份。快餐店需要起早贪黑,妻子身体又不好,他便卖掉了快餐店,打算做些别的生意。曾经有人建议他重操旧业,但是,他深知自己的英文不好,干回老本行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经过谨慎考虑,买了这个清洁生意。他逐渐喜欢上了这份工作,与其说是乐意干清洁,还不如说,是沉浸于有机会欣赏、研究客户房子独特的建筑风格、精致的花园设计、典雅的内部装饰的享受之中。多年的建筑设计师生涯,养成了他细心、耐心,凡事追求完美的习惯。清洁时,不仅仅是眼睛看得见的地方,连床后、门顶、书架里侧这些地方,他都清洁得干干净净,往往给客户带去惊喜。许多客户把自己的朋友介绍给了他,于是,他的客户群便逐渐扩大了。

每到圣诞、春节等节日,许多客户都会在客厅里给他留下花篮、葡萄酒、香水等礼品,亲自写下贺卡,向他表示感谢。

Jackie是他最大的一个客户之一。她家是一栋位于Remuera最繁华的Victoria大街的三层大型别墅,每次清洁的时间定额是10个小时。平时,Vincent都是带着自己雇请的助手一起去做。偶尔,会遇到Jackie在家,每次Jackie都会热情地招呼他们。为了让他们清洁时感到方便,她即使没有事,都会开车出门,直到他们清洁完了才回来。她对Vincent做的活非常满意,还把自己母亲也介绍给了Vincent

最初购买这个生意时,他想的只是找到一份不用看老板脸色、能够养活自己一家的小生意,怎么也没有想到,从中会得到这么好的感受,尤其是这些客户流露出来对他的信任和尊重,他感到自己很幸运。

2009年圣诞前夕,许多客户都已经要出去度假了。Vincent也决定,在干完圣诞前的最后一次活之后,,也要利用这个假期,带着自己家人也到北岛闻名遐迩的九十浬滩去走一走。

有一天晚上,Vincent接到助手的电话,说自己孩子生病要看医生,第二天不能跟他一起去干活了。Vincent一听有些着急:满满一整天的活,助手不在,自己一个人干,哪里干得完?助手说,不用着急,她已经临时找了个帮手,是一个中国女留学生,干活挺麻利的,这样就不会耽误事了。Vincent同意了,还叮嘱助手照顾好孩子,有什么事需要帮忙,一定要说话。助手连连称谢。

第二天一大早,Vincent开车去到助手告知的地址,接上了那个女学生。在去客户家的路上,Vincent与她攀谈起来。这是个从广东来的女孩子,1819岁的模样,她说自己来到新西兰留学已经一年了,在餐馆打过工,也做过一些清洁,有经验,唯恐Vincent对她不满意。

第一个客户,就是Jackie家。这个女孩是第一次来,不熟悉,Vincent带着她楼上楼下走了一圈,把一些容易做的活安排给了她,两个人就分头干开了。这个女孩子显然没干过什么活,手脚慢不说,她揩擦的桌面、地板,总是留有许多印记,Vincent不得不再去补,他边做边安慰女孩别紧张,以后就慢慢熟悉了。结果,Vincent累了个满头大汗,足足做了七个小时,才把平时两个人只需要4个多小时就做完的活干完。跳上车,Vincent又带着女孩儿去到第二个客户家。

那一天干完活,已经是8点多了,不过,适逢夏天,天还很亮。送走了女留学生,他回到了家。刚打开门进到家里,还没来得及烧开水,就听到了电话铃声。他从包里取出电话,是Jackie打来的。她说她女儿晚上参加Party(派对),要戴自己最喜欢的那一套耳环和项链,怎么也找不到了。她问Vincent有没有看到,是不是他做清洁时,给收放到什么地方了。

Vincent说他没有碰过首饰盒子,不知道里面有没有首饰,请她在好好找找。Jackie的声调突然变了,说,她家的首饰从来都是放在那个地方,如果不见,肯定是有人拿了,让他问问自己的助手。Vincent突然想到,今天跟他一起去的,是那个女留学生,莫非……他赶紧拨通了她的电话。女孩子似乎有些紧张,说,她没有拿任何东西,绝对没有,电话里还带着哭腔。

Vincent赶紧给Jackie回了电话,说他的帮手,一个女留学生,也没有看到首饰。Jackie说,如果没有人拿,那东西哪里去了?她说她要报警,而且明确告诉Vincent,如果东西不退回来,从此以后,不用再去她家干活了。以前常听说,别看洋人们平时温文尔雅,一旦翻脸,就会不认人。这一次,Vincent算是领教到了。

Vincent平时与客户交流,说的都是与清洁有关的事,磕磕巴巴的,也能说个大概明白。这次遇到这样的麻烦,他脑袋里一片空白,拿着电话什么也说不出来。难道Jackie是自己忘了东西搁哪里了?可是她家从来都是井井有条,不太可能。过去这么几年,从来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怎么一换人就出了问题?难道是那个女留学生偷的?潜意识告诉他,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叫来自己儿子,跟他讲了这件事。儿子当下就蹦了起来:一定是那个女留学生!如果是那个女留学生拿了东西,假如她肯承认,那么这个客户还可能留得住;如果东西找不回来,那就是一大件事了!这个客户是丢定了,而且,还可能波及别的客户,别的不说,Jackie的母亲也肯定会丢了。那么,每个礼拜就会造成400多纽币的损失!一年就是多少?两万多纽币呀!这件事,必须有个结果。

Vincent脑袋一片混沌,完全没有了主张。儿子俨然成了主心骨。他让Vincent先打电话给助手,然后开车拉着她,找到了那个女留学生。他们追问这个女留学生,问她到底有没有拿人家东西。如果有,赶紧交出来;如果否认,那么马上报警,让警察过来搜查,假如在她这里搜出客户丢失的东西,她将会被立刻递解出境。这时,Vincent的手机又响起了,是Jackie,她说,自己的一台放在抽屉里的备用手机也不见了。

在高压之下,女留学生终于承认,看到Jackie家有许多首饰,心想拿一些可能不会被发现,就把一根项链和一对耳环揣进了自己的包里。但是,手机她绝对没有拿,如果不信,可以让警察来搜。

Vincent的儿子当时恨不能冲上去把那个女留学生痛打一顿,Vincent赶紧拦住了儿子。除了对这个女留学生的恨,恨她让自己丢了这么一个重要的客户,可是,看着她蜷缩在床上惊恐无助的样子,心里却又涌起不忍和怜惜。

连夜,Vincent和儿子带着那个女留学生,一起去了Jackie家,让女孩儿当面道了歉,把东西退还给了Jackie Jackie神色严肃地告诉女孩儿,不要向她道歉,要道歉,就给Vincent道歉,因为由于她的错误,她已决定取消了与Vincent的清洁服务合约。她说没有拿手机,她也不想再去追究,不是因为要宽恕她,而是不想让Vincent的声誉遭受更大影响。说完,Jackie礼貌地但也是冷冷地告诉他们可以离开了,说完她自己就上了楼。

走出Jackie的家门,身后的自动大铁门咣当一声锁上了。女留学生哭成了泪人,扑通一声跪倒在Vincent面前,请他原谅。Vincent走过去,扶起了她。

第二天,Vincent自己掏钱到手机店买到了与Jackie所丢失的同一款式的手机,放进了Jackie家的信箱,留下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对不起。

第三条,Jackie的母亲,也打电话告诉Vincent,她家也不需要清洁工了。

Vincent已经把这段故事埋进了心底。却没想到,时隔半年,又接到了Jackie的电话。

七月一号是星期天,Vincent如约去到了Jackie家。Jackie给他倒上一杯中国茶。她告诉Vincent,这半年来,她换过几个清洁公司,派来的都是一些别的族裔的工人,没有一个人能让她满意。每当这时,她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Vincent这个中国人。她很怀念Vincent给她家服务的那些日子,很享受接受Vincent服务的那种感觉。而且,那个女留学生在不久前来找过她,再次请求得到她的原谅,求她让Vincent来工作,否则她会后悔一辈子。她原谅了她,说她也是一个好女孩每一个也会犯错的好女孩。

Jackie说,她从Vincent身上,看到了中国人最优秀的品质:善良。

Vincent感到自己鼻头酸酸的,脸颊上有泪水流过,麻酥酥的。他抬头对Jackie说谢谢的时候,看见她的眼睛也是湿润的。

临走时,Jackie把一个密封的塑料袋交给Vincent,说,里面是大院自动门的遥控器、大门钥匙,还有,一张写着警报系统新密码的字条。一切还与从前一样。

Vincent向把他送到门口的Jackie说再见。他启动了汽车离开了,从后视镜里,Vincent看到,自己的汽车走了很远,Jackie才折身回家。

Vincent突然感觉浑身发热,似乎觉得,这个冬天一点儿也不冷。

 

      

                                 2010.7.10 中国郑州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170. 诚信
下一篇:168.父亲节的紫薇花


[文章搜索]
微信热门文章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