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154. 回到奥克兰

   作者:杨林沙宕    人气: 1619    日期:2010/3/14

不觉间,已是隆冬季节,春节的气氛逐渐弥漫了中国每一个城市乡村的每一个角落。到了该回家的时候了。

于是,告别了郑州,在上海滞留了一日,在那里登上了新西兰航空公司飞往奥克兰的班机。我掏出了一本书,打算与之相伴打发这段十一个小时的航程。

十一个小时不是很短的时间,不过,飞机上有设施精良的视听系统,每个人的座位前都有一台LCD电视屏,可以随心所欲挑选喜欢看的电影或游戏,所以也不觉得十分烦闷。

时间如同一个慵懒的精灵,在机舱里昏昏沉沉的人群中逡巡,不知不觉地,飞机就跨越太平洋,飞临塔斯曼海峡上空。飞机广播通知,本次航班将在一个小时后在奥克兰着陆。我抬手一看腕表,指针还停留在中国时间的0点,而这时,奥克兰已经是上午五时。我合上书,将机舱的窗户的遮光罩推上去,一缕晨光立即涌进机舱。外面已经是朗朗的天,一轮旭日刚刚升起,染红了如羊群般在天际徜徉的白云。广播通知声音刚落,就感觉得到,飞机已经在慢慢降低高度,如彩絮般飘逸的云层,象仙女般从前端飘近了飞机……

飞机在奥克兰国际机场轻轻一触地,袅娜地在跑道上滑翔,整个大地象一张重彩绣织的绿毯,温柔地拥吻着飞机的机体,我的心也不由自主地变得有几分轻盈。大概是对漂流在外的人们归家心情的理解,飞机一落地,广播里女乘务员温婉的声音就告知人们,即刻可以打开手机,与家人联系,这与在中国必须走出机舱才能打开手机的规定有些不同。

机舱门一打开,一股略带着带着海水咸腥味和花香的夏风扑面而来,在机舱里蜷缩了11个小时的我,精神清爽了许多。

这一天,是116日,正值南半球气温最高的仲夏(其实,最高温度才26摄氏度),从冬季的北中国返回夏天的奥克兰,我一路上脱下的衣裳,到走出奥克兰机场的时候,竟然塞满了一个手提袋。

朋友W来到机场接了我。一月的奥克兰,正值盛夏,可是一点都不热,摁下车窗,象赤着脚在原野上奔跑的毛利少年一样调皮的风儿挤进车里,抚摸着我的脸,有一丝丝酥痒,感觉十分舒坦。在从机场疾驶回家的路上,看着蓝得发紫的天空和绿得有些粘稠的树林和草场,我的眼睛变得有些贪婪,连我自己都感觉有些奇怪:这是怎么了?稍微一想,哦,这一次,从离开到重又回到奥克兰,已经足足有了90天。

在这个新西兰最大的城市,不觉间已经生活了14年。刚来时,对这个国家和这个城市有过那么一种新奇,满目皆是风景,到处都是花香。来的日子长了,便因审美疲劳而不再觉得。这一次,才离开三个月,便又回复了十几年前初到此地的感觉,有点奇怪。思量了一下,大概,是两个地方两个季节反差太大的缘故。

W把我送到了家,便被我“赶”走了。这么早起来接机,是很辛苦的事情。

一个月前,妻卖了原来的房子,又买了现在这栋住宅,这一切,都是妻一个人张罗的,我当时在中国,只是通过电话了解一些情况,全权委托她做主。无论是买还是卖,都没有在计划中。唯一有计划的,是她已经预定了12月中旬回中国的机票,来不及等到搬家。所有的家什不是摆放,而是“塞”进去的,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当时的情景:乱。

妻还在国内,要比我晚一日才回,家里只有女儿看家。她被叫醒了,从堆得满地都是的家具、纸箱的缝隙中钻出来的她,满眼惺忪,开了门,给我一个拥抱,就又跌跌撞撞返回房间去续她未醒的梦去了。

虽然抵达时还是清晨,也有一丝困意,但是,心底里却有一个更强烈的愿望在驱使着我:去那个贝壳堆满整个沙滩的Eastern Beach看一看。

或许是还算早的关系,道路上没有多少车辆。不到十分钟,我就驱车去到了Eastern Beach,打开靠海的那一扇门,让充盈着海水淡淡咸腥味的空气溢满了车厢。我斜躺在驾驶座上,侧身看着近处轻轻摇曳的海和远处黛蓝的岛,任思绪飘出车厢,在这片除了蓝还是蓝的海天之间舞蹈。

在中国都市的喧嚣里浸淫了许多日子,已经好久没有如此放松地享受这份宁静了。刚来到新西兰的时候,我曾经骑着自行车来到过这爿海滩,撒满整个沙滩的贝壳曾经给了我许多的惊诧。我弯下腰,又捡起一面扇贝,起起落落的海水把它浸泡了很多年,已经没有了光泽,但壳面上精致的一圈圈的纹路依然清晰可见。突然悟到,人生其实何尝不就象这海水和这沙滩这贝壳?是什么样的机缘让这片贝壳就这样长久地停留在干涸的沙滩上?那潮起潮落,那海水里众多的生命演绎的故事,与它已经没有关系了。那么,是什么样的因果使得我漂流到这个小岛?与这贝壳不同的是,天尽头海那边我的故国,却与我有一根生命的丝线相连着。如果说当年移民来到这个据说很美其实也真美的地方是一次舍与得的选择,2009我又只身投回故国,在那里重尝酸辛苦辣的滋味,又是怎样的缘由?

手上的贝壳也默默地替我想着这个问题,我轻轻地笑了,贝壳也茫然地咧开嘴笑着,我们俩都决定不急着去找到答案其实是找不到答案。

找不到答案,却停不住不去思索。自打来到这片土地,东西方文化的冲撞,时常让我觉察出手足无措。这是个很简单的社会,简单得只要照规矩做事,就可以生活得很好。在这里学习驾驶,完全不必上驾校(其实,驾校大多都是一个人一辆车的个体户),许多家庭都是老子教儿子,儿子教媳妇儿,然后交几十块钱就去考试。在路上行车,转弯让直行,左转让右转,左边让右边,想都不用想,几乎人人都会如同本能般去做。即使是高峰期车辆排成河,也是中规中矩地排列成行,从来看不到车辆横七竖八到处抢道占道的现象。

这次回国,相当于度假,休憩一下被事务和压力弄得有些疲惫的身心。除了几次必须参加的社团活动,我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近700平方米的院子,足以拴住我所有的时间。前任主人疏于打理,让后院的花园成了丛林,连围栏都想重新设计,自己安装,房子里外都需要装修,正好,可以过一把DIY营造“我的家园我的城堡”的瘾。当原本空旷的草地上,用时间和汗水围上了自己一手一脚亲自安装的木围栏的时候,那种成就感一点都不比在千人大场做讲座来得差。

后院有一棵枝叶茂密的李树。正逢果熟季节,那红灿灿挂满枝头的果实让这原本杂乱的草坪变得可爱许多。除草累了,仰八叉躺在李树下,看鸟儿在枝条间舞蹈,它们每一次跳跃,都会震落几粒李子。俺都不用上树,就能享用到这天然绿色洁净的果实。要是渴了,就着水龙头咕咕灌满一肚子(新奥克兰自来水可以直接饮用),顿时神清气爽,爬起身来,再去干活。有时候躺在草地上发呆:日子,要是这样无忧无愁地过一辈子,那该多好,可是,我真的要不要就这样过一辈子?又是一个找不到答案的问题。

这一段日子,几乎都是晴天,但有时,也会有这样的天气:天边飘来了一片云,云下面下起了雨。云走了,带走了雨水,太阳又露出了脸,天又晴了。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回到奥克兰,还是离开奥克兰,等待着我的,还将有许多这样的或晴或雨、非晴非雨、既晴且雨的日子……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155. “蜗居”中国
下一篇:153. 生命如水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