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147.女说男说(26):交通罚款

   作者:毛芃 杨林沙宕    人气: 1572    日期:2007/11/12

 

市政大厅交罚单

 

                                               毛芃

 

上周二到奥克兰市中心办事,交了一个小时的泊车费。没想到同人聊得高兴,多说了几句,等醒悟过来赶回停车位的时候,已经超时了20分钟。急忙把目光扫向挡风玻璃窗,一张罚单已赫然恭候。拿起一看,原来在超时10分钟的时候就被我火眼金睛的市政工作人员发现。

突然一种怪念头涌上来,超时被罚款,那提前把车开走是否该有奖励?要知道我通常都是提前回来的。有时候十分钟、有时二十分钟,有一次还提前半小时呢。记得那一次有些不甘心,于是把还剩半小时的停车单给了一个刚刚在我车后停车的司机,那是个Kiwi女士,高兴得赞不绝口。

不过,违规泊车总是不对,所以我周四乖乖去市政厅一楼交罚款。走进那扇玻璃大门的时候,差点与一个急急忙忙跑出来的亚裔小伙子撞上,估计他是刚刚交完罚款出来。

办理罚款的柜台前已经有几个人在排队,我注意看了一下,这几个人中一个是印度人,一个太平洋岛人,有两个正在说中文的自己同胞,看模样象是学生。没过一会儿,我身后又站了一个Kiwi男人和一个亚裔小伙子。等我交完罚款离开柜台,发现等候的队伍中又有一个Kiwi女人,接着看到一个亚裔女孩走了过来。

这就是说在我停留在那里大约10来分钟的时间里,来交罚款的十个人当中,有六位是亚裔。我不知道这种状况是属于正常现象还是纯属意外。

象朋友们常笑的那样,我的"职业病又犯了"。我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打算向那位负责处理罚款的Kiwi姑娘询问一番:根据她的经验,前来交罚款的哪个族裔的人比较多,主要是在哪些方面违规。

不过,我踌躇了一下还是放弃了。一是看那姑娘挺忙的;但主要是,我自己也是刚刚交完罚款,掏出名片说自己是《中文先驱报》记者,还向人家提问,嗯,有些不好意思。

于是,我悄悄溜走。打算过几天等人家压根不记得我交罚款的事了再郑重其事地、拿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向人家了解情况。

                                2007年11月4日 于新西兰奥克兰

-------------------------------------

牛肉干――交通罚款单

 

杨林沙宕

 

十几年前还没有移民出国的时候,我不会开车更没有自己的汽车,交通罚款啊、违章停车啊什么的统统与我无关,每当见到司机们聚到一块议论谁被交警罚了款了,就象听见烟民们抱怨香烟又涨价了一样,反而有种幸灾乐祸想偷着乐的感觉。在路上,常常会见到这样的情景:站在马路中间威风凛凛的警哥或警花,嘴里的哨子一吹,用手指着某辆汽车示意其靠边停车。那倒霉的司机赶紧乖乖地把车停好,手忙脚乱地翻箱倒柜从汽车杂乱的抽屉里取出驾驶证、行车证,拿在手里,战战兢兢地坐在车里等着交警过去训斥和处理。胆大一点的,会下车来,满脸堆满笑容,走到交警身边,点头哈腰地给交警递烟点火。交警爱理不理地继续指挥交通,得空了才哼一声:知道哪里错了吗?司机不管是否认为自己有错,都会捣蒜似的点头说到:知道知道,这不,给您认错来了嘛。交警冷冷接过司机递过去的证件以及香烟,看了看证件,瞄了瞄香烟的牌子,然后才从兜里掏出“牛肉干”(罚款单俗称),在上面填上金额,唰地撕给司机:交钱!这叫现场处理。司机要么接过罚单给足全额赶紧走人,要么磨磨叽叽地跟警察交涉,说咱不要发票能不能少罚点儿,出来跑车都不容易……

后来洋插队到了奥克兰,总算拥有了自己的汽车,也曾不小心在Parnell闯红灯,被一辆车顶闪着刺眼警灯的警车拦下停在路边。正要学在中国国内司机们的样下车给警察套近乎,走到跟前的警察很礼貌但是也很威严地叫咱坐在车里不要出来,先是绕着挡风玻璃从左到右查看WOF(车检证明)和路税证是否到期,然后才跟咱要驾驶执照。接着说:先生,您刚才闯红灯了,您知道吗?我说我不知道,请他解释为什么认为我违章了。经过他一说明,才知道那里的两个红绿灯靠得太近,我看见前方的绿灯亮了便启动了车子,殊不知我头顶的灯还是红的。警察开出了一张75元的罚单,当时移民不久,习惯于将钱换算成人民币:450块!不仅感觉心疼,还十分肉痛。从钱包里掏出现金递过去,警察笑着说:我们现场不收罚款,请您通过邮寄缴纳。顿时让我感觉十分诧异。这次事件让我为新西兰警察做了好长时间的义务宣传员:新西兰警察态度不错,制度很廉洁。

2007年偶然机缘来到上海,此时已经与这个城市阔别了足足20年。如果说有什么感慨,除了浦江东岸昔日几近荒芜的土地上拔地而起的高层建筑,印象最深的,却是上海的交通警察。多次看见警察处理违章车辆时,首先是一个标准的敬礼,然后用标准的口气对司机说:先生(或女士),您好。您刚才违章了。请出示您的行驶证和驾驶执照。处理完了,把证件交还给司机,递上罚款单,告知司机多少日内应到何处缴纳罚款,然后“啪”,又是一个标准的敬礼,临了还嘱咐一句:祝您行车安全!

看来,咱中国的警察也与时俱进了,制度也改善了,非常不错。

不过,无管是在中国或者新西兰,警察再好,我还是想离他们远点儿,因为我不想吃他们的罚款单。

                                2007年11月5日 于中国上海

-------------------------------------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148.女说男说(27):外交辞令
下一篇:146.女说男说(25): 接到曹俊的电话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