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146.女说男说(25): 接到曹俊的电话

   作者:毛芃 杨林沙宕    人气: 1947    日期:2007/11/7

 

接到曹俊的电话

 

                                      毛

 

    几天前的一个傍晚,接到曹俊的电话,电话那头他兴冲冲地告诉我,编造并刊登他是刘安安情人的澳洲报纸《每日电讯报》已经公开向他道歉,并且是规规矩矩按照他的要求,在同样的版面,用同样的篇幅,刊登了道歉文字。

 

    这下,曹俊可算是洗清“罪名”了!

 

    我替曹俊高兴,也替自己高兴。说实话,采访曹俊的那篇报道见报后,我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特别是当有朋友善意提醒我少沾染这些难以说清道明的是非消息,“就算他太太那段时间没有出过国,这种事难道就不会发生吗?”

 

    以我当时采访时的感觉, 曹俊是男子男主角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一个人不大可能把愤怒、痛苦、无奈和无助表演得那么逼真,除非他是超级伟大的演员。我知道曹俊是艺术家,可只知道他绘画功夫了得,没听说过他有表演天才。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幸亏,这“万一“没有发生,而且对方居然按照要求道歉了,到此为止,一场有情有色的、为薛乃印案件平添浓重戏剧色彩的传奇可以落幕了。让人欣慰的是,最后终于见到“比窦娥还冤”的男主角冤情昭雪、兴奋、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曹俊在电话上表示不打算追究对方法律责任,也不要对方经济赔偿,虽然本地有华人律师坚决动员他打官司 -  想想那篇文章能对曹俊和他一家人的伤害嘛! 《每日电讯报》属于世界级媒体大亨默多克集团下的 ,不让对方大赔一笔学个教训,岂不便宜了它们?

 

    我能理解曹俊的宽大为怀,重要的不是钱,而是名誉。可是,我私下倒是很希望曹俊打官司,因为那样的话,我们做记者的又可以有许多故事写了。我相信“著名画家曹俊向默多克叫板” 这样的故事是错综复杂、曲折离奇的薛乃印案件中繁衍出的最精彩的一出,到时候估计不光是香港《凤凰卫视》上曹俊家采访了,美国的CNN只怕都会把摄像机架到曹俊家门口了。想象中还会有好事记者采访默多克的华人少妻(别忘了这也是一对年龄差几十岁的老少恋),问这位来自中国广东的姑娘是向着自己有钱有势的洋人老公是向着被冤屈的华人同胞。

 

    一出精彩的好戏还没有上演就结束了,有些遗憾。不过,这一切热闹同曹俊本人和家庭渴求的安宁、平静相比,是微不足道的。

 

    看热闹很有意思,但有时也很残酷,特别是对当事人来说。

 

                                                                                               2007年10月14日 于新西兰奥克兰

 --------------------------------

 

与曹俊有关的事情

                              

                               杨林沙宕

    那是2005年临近岁末的时候,纽西兰中华助学基金会想筹集些经费。我曾经参加过行动党国会议员候选人王小选先生的筹款大会上,画家曹俊的一幅猛虎写意画《大爱无言》拍出了近三万纽币。我把这事告诉基金会成员,大家异口同声地叫我去找这位画家。犹豫半天,我答应试试看。
    在此之前,其实与曹俊只有一面之缘。那是两年前给他们家安装闭路监控系统。

   怀着几分忐忑,我打通了曹先生的手机。先是寒暄一番,然后假模假样地询问我们公司安装的监控系统工作状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到末了,才装作顺便提起的样子,告诉他我们想举办一次为中国贫困学生筹款的拍卖活动,想请他帮忙。
我话音未落,他就表示,叫我带一些资料到他家去,大家一起谈谈……
    于是,20051119号的拍卖会,曹俊捐助的一幅泼墨国画《荷语》拍到了两万元纽币。按照当时的捐助额度,这笔钱可以帮助200个贫困学生留在课堂。
       2007
年七月,纽西兰中华助学基金会理事会改选,画家曹俊快乐地成了一名普通理事。
       2007
10月,小南瓜事件爆发,不几日,曹俊被澳洲《Daily Telegraph》爆料与案件被害人有瓜葛。文章被全世界尤其是澳、纽、美、中各媒体大面积转载。我感觉心乱如麻,没有了智慧去判断。只是感觉应该做点什么。拿起电话,却又一次次放下。但有不能没有表示,便趁中秋节给朋友们发一篇文章贺节的机会,从上海给曹俊也发了电子邮件。
几天后,收到了曹俊的回邮,告诉我,他自己与事件完全无关,《Daily Telegraph》纯属捕风捉影,无中生有。凤凰卫视、澳洲国家电视台、NZ Herald等主流媒体都对他进行了采访,予以澄清。他还在电子邮件里说:我目前最需要的是组织上的关心啊!有空帮我消消愁啊!更为重要的是:请转告基金会的朋友们,不要为我担心,目前我已可以幽默地对待此次诽谤了!
  我拨通了越洋电话,表示回到奥克兰,一定和基金会的朋友们一起请他吃饭,为他压惊。
  十月初我回到奥克兰,马上打电话给曹俊,可是他已经安排好与朋友到雪山滑雪,他问我能否改日子。而我,也已经订好了回沪的机票,等不了他回程。
   我祝他快乐,他在电话里爽朗地笑了:没有比能够去滑雪更快乐的了。
   据报道,109,曹俊收到了来自澳大利亚《Daily Telegraph》的道歉信。
   是谁说过?好人都有阳光灿烂的日子,都有快乐的心情……

 

                                                                                      2007年10月15日 于中国上海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147.女说男说(26):交通罚款
下一篇:145.女说男说(24):红颜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