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读者来稿

涩涩的初恋(短篇小说)

   作者:于漫江    人气: 456    日期:2018/12/3


 
 
     引子:人的一生总会有喜欢的人,错过的人,不能相守的人,我和她是茫茫人海中即使相遇了也会擦肩而过的那种类型。然而,我们都有了各自的家庭,时隔多年,我们相遇了,我们的心开始蠢蠢欲动,泛起波澜……

『一』

   06年的初冬,从太平国际机场的施工现场回来,在家附近的中国移动营业厅交手机费,刚要踏进营业厅门口时,刚巧碰见了一个女孩。女孩也恰巧看到了我,四目相对的刹那,我们都楞在原地,那刻我觉得我们似曾相识,我仿佛从她略微变化的容颜中,努力搜寻记忆中曾经的模样,一拍脑瓜子忽然我想起来了,眼前的人正是我的初恋女友,丽丽。她也似乎惊讶我的成熟与变化。


   时光如梭,六年之后,不期而遇,我们都感到意外。寒暄几句,随后我去移动大厅交电话费,她去尊皇鞋店取鞋。移动营业厅和尊皇鞋店,是商业楼的上下层,我们约定办完各自的事情后在移动营业厅的门前相见。


   我交完电话费后,迫不及待地去鞋店找她,我不想错过与丽丽时隔多年后难得一见的重逢,但在尊皇鞋店里我却找寻不到丽丽熟悉的身影。
   丽丽去了哪里?我甚至都没来得及留下丽丽的电话号码。我茫然地站在人潮人海中,整个世界充斥着喧嚣,我听不到丽丽呼唤我的名字,丽丽也听不到我呼唤她的名字。

  我的电气工程队在江北开发区开辟了新的战场,起早贪黑的,一直都忙乱,我和丽丽仿佛天空中断了线的纸鸢,又一次失去了音讯。
  某天同学玲玲打来电话,告诉我很多女同学聚会呢,问我能否回去参加,这种纯粹女同胞的聚会,她们强烈地要求我参加,让我从江北赶回来,可以想得到场面一定很热烈,很壮观。玲玲是个组织力很强,古灵精怪的女孩,她策划这些事情非常在行。
  

    上学那会儿我是班上女生中的宠儿,很讨女生的喜欢,这样的聚会她们一致认为不能缺少我这个疯子,也许她们喜欢我的疯劲和幽默风趣吧。
  电话里玲玲非常神秘地问我,有一个美女也来了,你猜是谁?我猜不到,猜了几次也没有猜对,玲玲告诉我,丽丽来了。
   丽丽,当我再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的心潮起伏不定的,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描绘我那时激动的心情。


   于是我让丽丽接电话,丽丽接过电话,声音依旧那么甜美,或许因为过于激动以至于忘记说了些什么。我无法忘记当时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已经从我生命的记忆中消逝多年了,忽然间回归,让我感到了一种久违的悸动。原来那轻灵悦耳的声音似乎一直都不曾消逝在我的生命里,而是更加的清晰而动听,一如昨天。


   我和丽丽留下彼此的联系方式,电话与QQ号。时间似乎过得特别快,一周过去了。因为工期很紧,我也忘了加丽丽的QQ。但我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丽丽那熟悉的声音,仿佛在不远的地方召唤着我,有一双清澈的眼睛在不远的地方望着我……


   一个月后工程完工了,因故去看望姐姐,姐姐在家中正在上网,我忽然想起丽丽留给我QQ号码,于是,我借用姐姐的电脑加了丽丽的QQ。
   网络的进步,即使远在天涯也能近在咫尺,夜晚的家中书房,打开电脑通过视频我清晰地看到了真切的丽丽,那微笑时唇角翘起美丽的弧度,那清澈的眼神,那温婉端庄的气质,无不让我心动。是谁安排了我们的剧情,让我们以这样的方式重温初恋的情缘。


   生活就这样平静而有序的进行,每天出去奔波……
   男人一直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家,责任,所有的担当,而且要不断的努力,在复杂的社会里安稳地赚到人民币,有时忽然感到男人真的很疲惫,而且这种倦累的心情不能向身边任何一个人讲。
     恰在这时当我需要倾诉的时刻丽丽出现了,我们像事先约定好了的,每晚在网络上准点遇见。
   “丽,我还清晰记得小时候你的模样,那年的冬天你穿着粉色的套装,剪着十分整齐的金龟子头型,美丽而可爱。”


   我和丽丽生活在同一个小镇,就读于同一所小学和中学,而且我们同岁,同班,同座。那些不经意的相同在孩提时代也许不是引起记忆的地方,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相同注定着我们的童年有着某种宿命的连接。
   “呵,是吗?你还都记得,我都淡忘了,那时你们‘四大天王’总是疯玩,难得你还记得这样深刻,我真的没有想到。”
     那时的我根本对待学习没有丁点的兴趣,和班上那三个少爷般的同学就知道傻玩,也难怪丽丽不相信我的记忆。但我真的清晰地记得丽丽那美丽而清纯的模样,干净的笑容。
   不知不觉小学的六年时光念完了,丽丽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成为我童年每天的习惯,习惯每天看着她的笑容,听她甜美的声音,和悦耳的歌声。
   初中的时候,我和丽丽俨然变成了阳光少年,那时的我们对彼此很好,丽丽有时给我洗衣服,给我带好吃的,作业和桌布都是她为我代劳,丽丽对我总是那么的纵容,那么的好,那么的无怨。那时也不知道爱情是怎么一回事儿,我们开始手牵着手上学,放学。
   丽丽的一次庆生聚会上,那晚我深情地演唱了《灰姑娘》,我分明感到丽丽看向我的时候,脉脉含情,楚楚可人。玲玲成熟很早,她看到我们两人对唱情歌时的脉脉情意,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她为我们热烈欢呼,鼓掌。
   我送丽丽回家,牵手走在街上,那刻我们都在感知着内心涌动的情愫带给彼此的感动。在楼道间分别的时候,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勇敢地吻了丽丽,我记得那个吻很深长,她的唇很甜。


   那时懵懂的我,也渴望我与丽丽会像父母那样相亲相爱一辈子,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过着平淡而幸福的日子,像许许多多的人的生活一样,相依相守一辈子。没有什么山盟海誓的誓言,也没有海枯石烂的承诺,也没有地老天荒的虚无。
   初二下学期没读完我就辍学了,整天疯玩,不学无术的学生能考上北大才是天下奇事一件呢,我想这种百年难遇的事情不会轮到我可悲而夹杂着诸多无奈的初中校园。一个月后,丽丽竟然也不念了。当时我没有问丽丽为啥不念,后来得知丽丽在没有我的陪伴下,也没心思好好学习了。


   我开始在社会上游荡,丽丽一直都是很安稳的女孩,跟随父母在家附近的市场出早市,卖调味品。我们的爱情就在这样懵懂的时期进行着,但我们都很在意对方。虽然那时不懂爱情,也不清楚爱情到底为何物,但心里,梦里,思念里都是他的样子。
   吊儿郎当混迹了半年,干爹看我这样混下去,也不是曲子,于是给我找了一份工作,酒店音响师,我那时比较喜欢听歌唱歌,最为关键的,最令我喜悦的是酒店距离丽丽的摊位相近,我们每天都能见面。


   我有时会搞不清楚在酒店的日子于我的人生有着怎样的意义?仅仅因为丽丽就在我的身边吗?我想答案是肯定的。
   酒店是我进入社会的第一脚,酒店里魑魅魍魉良莠参杂,像一个大染缸,不久我就改变了,开始染爆炸式的白头发,杀马特小痞子装扮觉得很酷,也很拉风。很快我也学会了吸烟,酗酒,打群架,不断地进入派出所,老板虹姐又不断地花钱带我们离开那里。那些声色犬马,纸醉金迷,歌舞升平,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日子使人堕落,沉沦。生活的意义在我的概念里是虚无的,似乎根本没有,没有梦想,没有具体的生活目标,每天像古惑仔那样过着打打杀杀所谓江湖的日子。


   那个时候父母已经管教不住桀骜不羁的我了,我几乎不回家,天天在酒店住,更不知道母亲为我整日提心吊胆,每每想起我这样混下去,早晚得出事,为我担心偷偷抹眼泪。那时丽丽也小心翼翼地规劝我,改邪归正,别让父母担心,我却对丽丽大发雷霆,厉声喝道,你少管我的事……


   年轻总是那样的幼稚,不撞南墙不回头,鲁莽无知总会付出意想不到的代价。
     音响调试完,没有其他事时,我也看着场子,有一天我那三个发小哥们都不在店里,我一个人值班。有四个喝醉的男人调戏我们店的女服务员,她也初二下来的不念书了,正值花信之年的她,对流氓的举动,顿时吓得浑身颤抖,用无助的眼神看着我,向我呼救。
     我tm也是流氓,我还能怕他们,听到呼救声于是过去阻止,明知会吃亏,也硬着头皮往前冲,难道我眼睁睁看着这朵小花被流氓欺凌吗,我能无动于衷吗,那样以后我怎么混下去。这四个流氓见我过来,不由分说,开始拳脚相加围攻我,乱战中我把其中的一个流氓堵到墙角里,狠狠地回击他,同样我也遭到他三个同伙的拳脚招呼,我的后背和脑袋可以清晰地听到拳拳到肉的嘭,嘭,拳击声,和脚脚凶狠地端踹,我的胸腔发出沉闷的声响。那刻我忘记了疼痛,鼻梁骨不知何时被打断了,血流不止,脸和衣服上都是鲜血,被我堵到墙角的那个地痞流氓也被我打得满脸是血,直至他瘫倒在地,那三个流氓才停止对我的攻击。我从地上拾起一个破碎的桌子腿,对他们恶狠狠地说道,再来,三个流氓可能被我的气势震慑住了,没有一个再敢冲上来,除非他们不想伤残,搀扶起那个被我揍得腿软走路趔趄的同伴,仓皇地离开了酒店。


   我的脸被打得没有了人样,丽丽看到面目全非的我,当时吓坏了,非常心疼我。受伤住院的日子,丽丽每天都准时地给我送饭吃。
    在我的伤口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丽丽哭着对我说:峰,离开酒店吧,好吗?你想以后的日子,我整日为你担忧吗?在你的打打杀杀的恐惧中面对你吗?为了我,你可以离开酒店的,对吗?


    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一把掀翻了丽丽精心为我煲的鸡汤,厉声说道,难道流氓欺负我的同事,我视而不见,坐视不理吗?你能受着就受着,不受着就离开我,别再我眼前晃荡。这是我记忆里对丽丽说得最生硬的一句话,丽丽哭着跑开了,当时我还沉浸在所谓的哥们义气之中,所谓的江湖就是这样的波澜壮阔,这样才够刺激。


   这次事件老板虹姐很欣赏我,不仅保护了那个女服务员,而且也能为酒店舍生忘死,给我发一万块红包作为奖励。至此以后更加纵容我们了,往后在酒店的日子,我们更加肆无忌惮,更加能作能闹。江湖中已经有了我们哥几个的传说,流里流气的,染着白发,叼着云烟,声名远扬,也臭名昭著。


    市场里如果哪个小商贩敢停留在我们酒店门前,我们二话不说,直接把他的摊位掀翻,而且保护费一分都不能少。如果某个商贩倔强不给我们保护费,我们整天在他家的摊位前烧纸钱,直至他怂了,瘪犊子了,我们才肯罢休,我们竟用些无赖下三滥的招数,让摊主们防不胜防。年轻只是觉得好玩,其实并不知道我们已经触碰了法律。


   最过分的一次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莫名其妙的把丽丽舅舅的摊位给砸个稀巴烂,我们当时并不知道摊主的情况,因为没有给我们索要的保护费,后来才知道砸烂了丽丽舅舅的摊位,当我们知道情况后,已经无法改变,这个事情发生后致使我和丽丽的感情道路上多了许多的阻挠与障碍。


   丽丽每天都能看到我的变化,而且越来越离谱,于是开始渐渐地疏远我,也不怎么到酒店里看我了。那时我长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感觉一切都无所谓,分手就分手,况且酒店里的妹妹追求我的也不少。由于年轻气盛,这个无所谓,那个无所谓却酿成了我们一生的遗憾。
     许多年过去,当我站在丽丽的角度重新去看待那时的我,其实早已有了答案,谁会喜欢一个整天瞎胡混,打打杀杀没有安全感的男人呀,可当时我的脑子里却没有那样的概念,也没想法去弥补我和丽丽之间的裂痕。
   干爹来酒店找我,告诉我,父母因为我不走正道而忧心如焚。我是家里惟一的男孩,父母的心在滴血,我是孝顺的男人,知道父母整天为我提心吊胆,心里很难受,自此有了隐退江湖的打算。
   物极必反,没有多久酒店在我们的打架斗殴中关门了。离开酒店后,我仍在社会上瞎胡混,也没有具体的事情可做。


   我去找丽丽,丽丽依然对我那般温柔,但游离的眼神里有了若即若离的恍惚。
   父亲为了拯救我,毅然决然带我去了沈城电子技校,于是我离开了昏暗的江湖,离开了丽丽的郊外小镇。
   在沈城的日子,我没有收到丽丽的任何信件,当时心里空落落的,原来我是爱丽丽的,无法忘记冬天楼道里的初吻,无法忘记那些风雨同行的日子,无法忘记那些美丽而快乐的日子。
   他乡寂寞无聊的夜晚,想丽丽的时候,我就狠命地吸烟,致使多年后我的烟瘾都戒不了。
   可怜的自尊心致使我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丽丽,那会儿,我非常想念她。我想丽丽一定十分恨我,也或许有了男朋友,每天早出晚归过着普通人安静的日子。


   脱缰的野马能够安静地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对我来说真是如坐针毡,下课了父亲又总跟着我,怕我惹事,重蹈覆辙,父亲与我一起学习,住在同一寝室里,父亲怕我耐不住性子逃离沈城不得已而为之,父亲真是用心良苦!


   转眼在沈城学艺三年,三年很快过去了,我整个人都脱胎换骨了,技艺成熟,无论国产国外造的电视,不论什么毛病以最短的时间里找出故障点,并能及时予以排除。毕业时学校留我任教,带下一届的学生,还有一个开关设计厂以高薪聘用我,我都拒绝了,那时就是想家,想丽丽。


   三年的时间里,丽丽没有联系我,我也没有主动联系过她,就这样我们莫名的分手了,没有任何分手的情节,时光倏然流逝。
   与父亲回到郊外小镇后,我通过同学玲玲间接打听到丽丽的状况一切安好,我心安了不少,但我仍然没有足够的勇气主动联系她。我曾经伤了她的心,对不起,丽丽。
   夜已深沉,我与丽丽就这样聊着童年和少年的时光,聊到彼此的生活状况,各自的爱人。丽丽说目前的她过着现世静好的日子,很幸福,老公也很能干,也承包一些工程的活儿。其实丽丽一直渴望这样的生活,然而那时的我却不能带给她这样的安定感。


   我对她讲我的婚姻实际上并不是表面上看着那样幸福殷实。妻子在我们恋爱的时候,偷偷的怀了我们的孩子,四五个月后,我才知道孩子的存在,而且已经到了无法扼杀的地步,我们只能结婚这一步,在我不想因为结婚影响我的事业的时候,感觉一开始就被女友欺骗了,也许她太爱我了,才会隐瞒我怀宝宝这件事。但我不能伤害妻子,也不能离婚,生活可能就这样一潭死水下去。


   “不要这样想,峰,你真要成疯子了,上学的时候就能疯,结婚了还不消停,也不知道你要疯到何时,好好爱你的妻子。每个女人都是水做的,别让你的女人枯萎,好好呵护她。”
   我忽然想起那天在移动的营业厅没有找到丽丽,我问丽丽去了哪里?
   原来当我从营业厅出来,去鞋店找丽丽的时候,丽丽先我一步去营业厅找我,我没找到她,她也没找到我,就这样我们擦肩而过了,而且我们无法想象会是这个样子的重逢,不免有些失落。这就好像我们的缘分,注定不能走到一起的宿命安排。


     丽丽重又出现我乏味的生活里,过往的一幕一幕像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剪辑。我该如何面对你,丽丽?
   网上能说平时在一起不能说的话,隐藏在我的心里很多年了,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就目前我们所处的生活角色,虽心有顾虑,但我还是对丽丽讲了,不讲我会憋闷一辈子的。
   “丽,我十岁的时候,就爱上你了,如果那是爱,从十岁就开始了,仿佛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敲打下这些文字后,所有的辛酸与悔恨瞬时涌上心头,不知何时有一种潮湿的东西掉进我的眼睛里……
   “峰,我相信你,当时我的压力也很大,你得罪了舅舅,也就得罪了母亲,母亲的想法也很强烈,她无论如何也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跳。其实,那时我多想作一只不顾一切的飞蛾,投入你炙热的怀抱,可是父母的阻力大过了我承载的能力,在我没有来得及飞向你的火焰的时候,母亲就将我的翅膀折断了。父母的恩情大于天,没有哪个父母不是为了儿女着想,他们的意见也许不都是武断专行,刚愎自用。况且那时的你,的确声名狼藉,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丽,当年委屈你了,对不起,是我当时没有听你的规劝,如果当时我能够悬崖勒马,浪子回头,认清形势,也许就不会出现今天这种局面了,无奈时光不能倒流,世间也没有后悔药,如果世间真的存在来生,那么就留给来生吧,来生与你再续缘,让我好好的疼你,爱你,照顾你一辈子,让我听着你甜美的歌声,吃着你烹饪可口的饭菜,每天早晨深情地吻着你的眼睛,如果这一切都不可以,那么就让我变成一只自由翩跹的蝴蝶,轻轻地停落在你的肩上,哪怕片刻也好。”


   “峰,我结婚的时候,为什么你没来参加,我多么希望那天能看到你,看到你给予我的祝福。”丽丽一直搞不懂,我为什么没有参加她的婚礼,她多么希望那天能看到我。但我却没有出现,以致于婚礼当天,丽丽的脸上都少见了笑容。
   “我无法参加你的婚礼,我如何能安安静静做到看着你被别人牵着手走向红地毯,而新郎却不是我,我的心情一定很糟糕,我怕新郎会被我打伤,那是你的喜庆日子,怎能有这个一个的疯子在场那?”
   聊到此刻,我们沉默了许久。我们各自的头像忽然变得异常的安静。其实,我们的内心都在翻滚着,很多事情无法左右,无法预见,无法改变。
    “我会惩罚你的,峰。”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丽丽发来一条信息,让我惊悸不已。
  不一会儿对话框里出现了丽丽视频的邀请,我接了。屏幕里我看到丽丽在低低啜泣,而且眼睛都哭红肿了。
   “你怎麽哭了?你咋了?”我有点不知所措,丽丽的眼泪仿佛每一滴都落在我的心上,每一滴都在诘问拷打着我的灵魂。
   “这是对你的惩罚!”丽丽又发来一条让我内疚不已的信息与表情。是的,的确很好的惩罚了我,同时也内伤着你自己不是吗,丽丽。
   许多年过去了,丽丽对我的感情依旧那样的刻骨铭心,看到丽丽的眼泪我的心彷佛被无数利刃深刺着,我真的感觉到了心疼。丽丽,不要哭,不要以这样的方式惩罚我,求你……
     倘若你流泪,先湿的总是我的脸,倘若你悲伤,最苦的总是我的心。回想着有你陪伴的日子,医院里有你精心陪护,我才没死掉,有你笑声的每个角落,空气都是甜的。
   我无法面对丽丽的眼泪,借故下线了,心潮久久不能平静……


   我无法继续面对丽丽,更不想再次看到丽丽的眼泪,我也不知道将以怎样的状态与丽丽见面。尽管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小镇,相隔并不远。
   她是三岁女儿的母亲,我是两岁女儿的父亲。理智与道德不允许她红杏出墙,也不允许我同时去伤害两个如此深爱我的女人的心。


   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诸多琐碎终将淹没所有的激情,大海有潮起澎湃的时候,也会有安澜孤独的时候。为了能够让这份爱长久下去,将我们这份涩涩的初恋,放在彼此的心间吧。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那么,我与你是千世轮回,才渡得今生的美丽相遇。从此,我多情的明眸里嵌入你的影,在静水流深的光阴里,不问花开几许,只愿浅笑安然。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冥冥之中,源于一个“缘”字,蝴蝶遇见花朵,晚霞吻夕阳,星星在夜里逢着月亮,我和你恰好在命运的路口相遇,蓦然回首,氤氲时光的清浅,芳草的纤绵。
      人生驿站里的每一个故事,在流年的逝去中谢幕收场,经年后,最初最纯的情,依旧芬芳故事的篇章。依旧会翩跹当初的柔肠。在最美的年华里,于千万人中锁定了你,便有了这世的尘缘,相遇很短,却很暖。


     生命中,有些人来了又去,有些人去了又来。当初那份最唯美的情意,看那光阴美好,看繁华妖娆,将我们遗忘在最美的时光里,却难忘你的容颜……







上一篇: 没有文章了
下一篇:移动情缘(短篇小说)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8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