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读者来稿

『短篇小说』哭泣的百合(13271字)

作者: 于漫江    人气: 1214    日期: 2018/11/18




『一』

   我不是读死书那种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从小学到初中我的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一番苦战,如愿考上了z城的重点高中,家人更加满怀期待希望我能够再接再厉,一鼓作气考上燕京大学给家人带来更多的喜悦。
   随着叛逆期、青春期的形成,我和其他规规矩矩的女生截然不同,性格不羁,能疯能野,能作能闹,有点男孩子性格,不是那种文静乖巧型的邻家小女生。
   因父母郎才女貌,俊哥靓女,得天独厚的美颜资源,他们的女儿也自然天生丽质,娉婷玉立。颇有几分姿色的我,加之学习又好,有很多男生像蜜蜂一样天天围着我转。我迷醉其中,心不知何时渐渐地驶离青春的轨道,越来越疯野。
   那时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具个性和耍酷,经不住几个同学的怂恿和蛊惑,在父母不知道的情况下开始偷偷地吸烟和饮酒,溜冰,泡酒吧,kTV,总认为自己样样比别人强,学习不输于其他人,唱歌,喝酒也不会输。后来接触的人越来越杂。也许就是那个时候,在我懵懂无知的年纪,不谙世事的我,其实正一步一步地走向堕落的深渊。校园里的奶油小生,和社会上的地痞流氓都在打我的注意,色狼野心,秀色可餐,个个想觊觎食色性也。
   一次从酒吧出来,三五好友各自回家,我独自走在深夜的大街上,我被三五个地痞流氓尾随拦截,就在几个流氓把我拖进树丛深处,扒光我的衣服,侵犯我即将成功的时候,可能是我的呼救声起到了作用,引来了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出现。他三下五除二,三拳两脚将几个痞子流氓打跑了,这个男人将我解救了,他将地上散落的衣物拾捡起来,扔给了我,然后背转过身去,说道:“快点穿上吧,别着凉。”我瑟缩着将衣服一件件穿好……
   他护送我回家的路上,相互了解后我得知他是我们小城的黑社会大哥,和平。他说有很多小弟追随着他。当时我想,霸占伤害我的几个流氓是不是他亲自导演的戏,当我受到威胁时,他来个英雄救美,俘获我的芳心,是不是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呢?但是这种感觉就像夜空中的流星,很快从我的脑海里转瞬即逝,起码他救了我,为何把他想得那么坏。
   和平的英雄救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虽然剧情有点狗血,但那个夜晚,我还是很感激他的,是他保护了我的身体和声誉。在那样相对并不开放的小城,如若被欺辱强暴后,以后嫁人都成问题。和平那时比我大10岁,本来我和他的人生不会有任何交集,际遇,命运有时就这样喜欢捉弄人。他本来继续做他的社会大哥,我继续读我的高中,然后考上大学,本来两个不在一个世界的人,就这样被拼凑到一起,可也正是因为和平的出现,彻彻底底地改变了我的命运。
   和平每天晚上都准时出现学校的门口接我放学,我们在他三四十个小弟的簇拥下,加之其他女生羡慕,起哄尖叫唏嘘声中,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无上尊贵的女皇,从来没有过的成就感,虚荣感。那时也有很多女生喜欢和平,唯独我被和平宠溺着,那些女生也都艳羡得不得了,时常向我投来怨恨嫉妒的目光。
   高三下学期,差不多不到半年就毕业了,考取一所省城大学应该是不成问题的。然而那时,和平每天的纠缠,我也没有心思安心读完高中考大学。那时我也想过,不再与和平有任何的纠缠联系,但我怕那个险些被强暴的夜晚再次出现,我还十分年轻,不想被坏人糟蹋。
   后来,天天声色犬马,歌舞升平,纸醉金迷,学业渐渐荒废,不顾众亲人的反对,毅然决然不念书了,大学之路戛然而止,和家人闹得不欢而散。
   恰巧那天是我的生日,一大群和平的小弟,还有平时一起疯玩的同学给我策划了一场十分隆重的庆生party。荒废搁浅了学业加之和家人吵架,心情极度烦闷,终于不再读书了,不再看着色男老师色咪咪的眼神,不再起早贪黑地学习,不再担心走漆黑的街道而遭到流氓的拦截与骚扰。那晚我信马由缰,不再考虑学习的事情,没有体恤父母的心情,由着自己的性子任由他们猛灌我,从来没饮过白酒的我,也想大醉一次,白酒一杯一杯的见底,猛灌自己,结果我醉得天旋地转,不省人事。
   生日聚会不知何时散场的,朦胧意识中,和平好像把我带到了宾馆。我浑身无力,软绵绵地瘫在他宽厚的怀里。和平一直垂涎我的身体,我也一直坚守防线,不越雷池一步,在我意识模糊的时候,和平纵情吻我,热烈地抚摸我的全身,撩拨我的敏感区域,我想抵御他的挑逗,用力阻拦他,我想逃离出去却使不出丁点儿力气,身体不受控的被和平蹂躏着,和平扯下我的衣服,脱光我的身体,精虫上脑的他,藉着酒精的作用,显得非常激动,十分用力地进入我的身体,我一直坚守的防线终于被和平势如破竹般地摧毁,下身撕裂后,剧烈的疼痛,让我瞬间疼晕过去,两手死死地抓着他的手臂,指甲深刺入肉里,血从手臂上流下来,和平见了血,反而让他更加激进和亢奋。
   第二天我从脑袋晕沉和下体的疼痛中幽然醒转过来,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打在我惨淡苍白的脸上,眼睛直直地望着天花板,眼泪禁不住汩汩涌出,我的燕京梦彻底破碎了,我的人生彻底毁了!
   我艰难地坐起来,看到初血染红了半个床单。然而和平还在沉睡着,打着如雷般的鼾声,愤恨的我猛地扑向和平,狠狠地咬住他的手臂,和平猛然疼醒,随手甩了我一个大嘴巴,我被和平扇得眼冒金星,一个趔趄摔倒在床下,“马勒戈壁的,你是不是活腻歪了!”和平捂着手臂,怒视着我,恶狠狠地说。
   我擦去嘴角的血,恶狠狠地看着和平,和平说他之所以这样做出这样的事情,是因为他真的很爱我。这样的时刻,他日思夜盼,如今终于得偿所愿。如果我还不能原谅他,可以报警控告他强奸。如果不怕全校学生都知道的话,让我好好考虑考虑后果,再决定如何作为。我被和平的淫威吓到了,放弃学业已经对不起父母的养育之恩,更不能因为失身这事带给父母无尽的伤痛。一想到这些,我蹲在地上蜷缩着弱小的身躯颤抖着肩头哭泣。和平将我搂在怀里,吻我,说着山盟海誓的话。我犹如大海中羸弱飘摇的小船,被风吹到海的中央,没有方向,任由海浪一浪一浪滚来,猛烈击打,漫无目的地漂游。接下来的日子,我与和平没有任何仪式,也没有登记,过着模凌两可的同居生活。

『二』

   当我的同学们都在高考的那天,我却躺在医院的床上,在仪器镜头下做着各种各样的检查,医生告诉我,我怀孕五个多月了。怀孕期间母亲照顾着我,父母再怎么失望,愤懑他们的女儿,他们也不会眼睁睁地置我于不顾。熟知和平的势力和狠辣,父母叹息着也没有抗争什么,小城太小了,小到我们诚惶诚恐。母亲每天做各种各样好吃的给我补身子,悉心照顾着我。凝望着母亲为我操劳的身影,我忽然发觉母亲老了,看着母亲两鬓若隐若现的白发,我的心很疼,很疼,女儿真的不孝呀!
   在我怀孕期间,和平整天不在家,在外面打打杀杀,偶尔浑身是血酒气熏天地回来,不管不顾我和腹中的孩子,对我的母亲也是极其的冷漠,爱理不理的。
   和平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整天泡在夜场里闲混,每次都是喝得醉醺醺地回家。赌场上无赢家,和平有一次输红眼了,和几个赌徒打了起来,他手下的小弟将那三个人都打成了重度残疾。平时和平与官方整得还可以,虽然不必搂进局子里,但伤残还是要赔偿的。和平平时依靠收取保护费谋生,他每天过着花天酒地的日子,根本没有多余的存款。和平如果拿不出三十万,他会再次二进宫,意味着这辈子将无法从监狱里走出来的可能,会老死在监狱里。和平苦苦哀求我,说一定痛改前非,好好做人,好好待我,让我帮他想想办法,向我的亲人借钱,不然即将出生的孩子将永远失去爸爸。
   可能成为妈妈后,心肠变得特别柔软,求母亲在亲戚家东挪西借好不容易凑了九万块,父母又拿出二十多万块养老钱,和平很快解决了麻烦。后来得知那三个被伤残的男人在和平的淫威下,只是象征性拿了医院看腿的费用两三万块而已,剩余的钱和平也没拿回来,被他挥霍一空。这个事情平息下来后,和平也安生了一段时间,还想着做个小买卖啥的,让我们母子俩从此过上好日子,和平的话让我欣慰不已。
   和平带给我的第一次一直让我心悸不已,血染床单的画面,让我对性感到十分恐惧。和平壮年有力的身体,他的荷尔蒙很强烈,在我妊娠七个半月的时候,好几个月不碰女人的和平,已经忍无可忍,把持不住,犹如山底酝酿许久的火山,随时准备喷发出去。
   和平因迟迟找不到合适的买卖,捉襟见肘的日子让他异常心烦,一天夜里,他释放的方式,成为我今生难以忘记的梦靥!他醉醺醺地带一个夜店小姐回家,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无所顾忌地媾和。小姐发出肆无忌惮的吟叫,我被他们苟且的声音吵醒。下床来到客厅,看到和平与那个女人正在赤裸裸地纠缠,蠕动。我挺着肚子出现,和平已经无法停止下来,在看到我出现的瞬间,他浑身颤栗,深吼一声,将恶心的东西弄进女人的身体里面,肮脏的东西流淌到沙发上,女人顾不上擦拭,快速地穿衣服,跑了出去。和平喘着粗气,胸口起伏不定,瞪着火红火红的眼睛定定地看着我,我却没在他即将成为一个孩子的父亲的眼神里,看到不安和愧疚。
    “给我拿点钱,我给她出台费。”和平凶神恶煞般对我吼道,我到卧室拿出钱包,然后狠狠砸在他的身上……
   为了不伤及胎儿,我压抑住怒气,转身回到卧室,将自己藏在被子的黑暗中,咬着自己的手臂恸哭,深深的伤痛和绝望将我整个吞没。
   有好几个月的时间里,我不与和平说一句话,直至孩子的出生。一晃九个多月过去了,孩子就在这样的时间里降生,临盆那晚,和平却不在医院守护在我的身旁!
   女儿出生后,压抑很久的和平,因为我怀孩子的时候,我对他的冷对,冷漠,冷战,冷意,心灰意冷,他开始报复摧残折磨我,动辄得咎,睚眦必报,我常常被他打得遍体鳞伤。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承受他的家暴,因为我怕和平去伤害我的父母。我很后悔,当初没有听从父母亲的建议,如果当时我转学了,也许不会落得今天的境地,境遇。我不由得想起那晚所谓的“英雄救美”的一幕,苦然一笑,不再犹疑,肯定是和平刻意设计的情节。我有了想逃出小城的想法,但是我在等待时机。
   和平的心特别狠不怎么喜欢我们的女儿,他嫌孩子的哭声烦人,影响他睡觉,用手狠狠掐孩子的小腿,孩子发出凄厉嘶哑的哭声,孩子的腿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淤血伤痕,清晰可见!我扑向和平与他厮打一处,最后我被和平打得人不成人,鬼不成鬼,他将我和孩子捆绑起来,让我屈服他,把孩子的嘴用胶带封上,以此方式让我们消停。我和女儿快被他折磨死了。
   和平没有收入的日子,不想法研究挣钱的道儿,反而看我来气,讽刺挖苦道:“都不如一个妓女有用,还能挣到钱!”
    和平只要喝酒了就会发疯,折磨我,没有温存,没有缱绻和抚慰,只有粗暴,蹂躏,践踏,糟践我的身子,他根本没有人性可言。因为没有感情,没有感觉,他愤怒地用双手粗暴地将我的下体撕裂,然后用鞋底子狠狠地拍打我的私处止血,我在他的性虐待中晕倒过去……
    第二天凌晨从疼痛缓缓醒转,和平已经不知去向,我是被女儿的哭声唤醒的,女儿一定饿坏了,都是妈妈不好,看到女儿哭得嘶哑可怜的样子,我抱着饥饿的女儿绝望地看着窗外面的世界,无声地流着眼泪。
    外面的阳光,真温暖,这么美好的春天,为什么不属于我们母女俩?我要去寻找属于我的春天,我硬挺着下体的痛楚,抱着孩子蹒跚步行三公里赶到娘家。
    清晨终于赶到娘家,每天起床很早的爷爷坐在门口的石阶处,吸着旱烟袋。爷爷回头见到我,头却歪向别处,不予热情,也不说什么话,因为没有继续读高中考大学,爷爷还在生我的气。我把怀中饿晕的孩子硬塞给了爷爷,爷爷抱着饿得奄奄一息的孩子,怒视着我,我眼含着泪对爷爷说,我去省城打工挣钱去,偿还亲人为和平摆事的三十万。说完,我拖着腿,一瘸一拐地离去。爷爷在我的身后摇着头,并深深地叹道:“唉,真是造孽呀。”

『三』

   我无法忍受如此不堪的生活,逃离了生活多年的小城,当时口袋里只有19块钱。到达省城后,下车后走了五百米便看到一个酒店招聘服务员的信息版,我想都没想便走了进去应聘。酒店老板看到我的瞬间楞了一下,他简单介绍了一下工作时间和工资情况,我便被录用了。当时想就是不给工资,先吃一顿饱饭也行,何况老板说每个月十五号开支,从不压工人工资。但当时根本没有注意到老板在看到我的瞬间,就已经心怀鬼胎动了邪念……
    在酒店工作的第十九天夜晚,我独自在包房收拾卫生,老板终于逮到一个机会,色狼嘴脸毕露,他将我封堵在包间里,要强行占有我,我奋力抵抗和拼命喊叫,让他无法得逞,和平撕裂的伤痛还没用完全痊愈,我很恐惧这种事。我用力推开老板,同时一脚用力踹向他的裆部,他诶呦一声,躺在地上疼得翻来覆去地打滚。我从饭店里挣脱出来,跑出好几趟街,十九天的工资白瞎了,白干了。我在街上流浪,也流着心酸的泪水,又一次陷入困境,我走着走着看到一个网吧,便走了进去。
   网络中聊天,认识两年的网友唐伟,难得遇见,我们聊得非常投机。唐伟问我,一切好吗?我说不好!
   唐伟又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清楚,竟然将自己的遭遇,全部讲给唐伟听,唐伟在屏幕的另一端,非常震惊,安慰我道,雪儿,不要怕,至少你还有这个朋友!忘了那些垃圾人!聊着聊着我说饿晕了,便趴在电脑桌上昏睡过去。唐伟见我迟迟没回消息,心里担心我,他通过电脑的lp地址找到已经昏厥的我,他将我带到他的家。夜已经很深了,惊动了唐伟的母亲,唐妈妈从卧室走出来,看到我们。唐伟对他的妈妈说,他在大街上捡到一个灰姑娘,唐妈妈笑道,这孩子,竟胡闹。
   唐伟妈妈亲自下厨房给我做了手擀面荷包蛋,看着如此陌生的人都对我这么好,想到饭店老板的嘴脸与和平的残暴,我捧着面碗,瞬时泪流满面,抽噎不已。唐伟妈妈说,孩子,快吃吧,别哭了,一会儿面就凉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如果有什么难处就对阿姨讲。”
    “阿姨,我没事,只是觉得人生很苦。”我的眼水又一次如决堤的洪水顷刻间涌出眼眶。
    “孩子,别哭,谁都有危难着窄的时候,不怕,有阿姨,有唐伟,你就在我家呆着,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在唐妈妈如母亲般细心呵护下,我的身体渐渐痊愈,心情也渐渐明朗起来。这期间唐伟带我去了很多地方游玩,我们像街上所有恋人那样,唐伟牵着我的手,漫步街头,有时鞋带走开了,唐伟会不自然的蹲下来给我重新系好,唐伟很喜欢吃中央大街的马迪尔冰棍,每次唐伟都会深情地看着我,轻轻为我擦去嘴角边残留的冰激凌。
    我和唐伟经常去斯大林公园,凭栏眺望汤汤泱泱的松花江江水,看着江中往来穿梭的游船,往返于彼岸的太阳岛。唐伟看到我心事重重的样子,便问我,雪儿,在想什么?我说,我想出去工作,我一个大活人怎么可以总闲在家里,已经给你家增添不少麻烦了,再不补贴补贴家用,我心里难安的!
    唐伟笑道,傻丫头,你身子还没有完全恢复,别再胡思乱想,好好陪陪妈妈,爸爸总出差,妈妈很孤单的,你多陪她说说话。我努力努力就什么都有了,还差你那一点钱吗?
    唐伟轻轻的将我揽入怀里,轻吻着我的额头,轻柔地说道:“雪儿,我爱你。”轻得似乎只有轻轻掠过的夏风才能够听得到。
    唐伟带给我的爱情,不同于校园,他的爱像春风拂过田野,他的爱像丁香花静静地散发出馥郁的芳香,他的爱像透明的山泉点点滴滴落入我的心湖。对于唐伟的爱,我有些受宠若惊,但我知道自己并不配,如果我接纳了唐伟,我们有可能会结婚,可他还是个大男孩,我却已为人妇,我配不上他,他是那么的阳光帅气,那么富有朝气!
    我和唐伟住在他的小房间里,终日耳鬓厮磨,长相厮守,动情时难免不那个,但唐伟却天真傻傻地说,妈妈说没结婚时不能那个,我会心地笑,用手抚乱他的头发,可爱的傻瓜,唐伟却很陶醉我抚摸着他的头发,闭上眼睛迎合着……
    唐伟每天搂着我睡,亲吻我的额头,偷偷吻我的脸,我能体会到唐伟对我的那份缱绻情深和浓浓爱意。
   平常的日子里我挽着唐伟的右臂,一起逛超市,到菜市场买菜,俨然一对小夫妻的模样。六个月的时间里,唐伟不曾对我有过非分之举,不曾碰过我,我的心也在悄然地融化着,准备接纳他。
    夏天似乎太过短暂了,我和唐伟还沉浸在夏天的烂漫里,唐伟却给了我一个女人一生最难忘的回忆,最美丽的爱情!
    秋天的风一阵一阵地刮过,树叶一片一片地落下,树木渐渐地凋零,肃杀的景象,让人看着不免善感与惆怅。
    秋天持续多雨,而且雨后透着冷意。我的生日马上到了,唐伟很累,每天加班都很晚,看着唐伟每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归来,我十分心疼,夜里我给他按摩后背,洗脚丫,唐伟很感激地捧起我的脸,轻吻我的额头,那刻我闭着眼睛,嗅着唐伟身上的阳光味道。
    唐伟说生日那天会带给我一个惊喜,尽管我对生日不是很看重,可是城里长大的唐伟却很重视。生日当天,唐妈妈给我做了一大桌子的菜,我和唐妈妈,等待唐伟下班归来……
    如果生日是母亲的苦难日,那么这天也是我和唐伟的诀别日。唐伟下班后,他被一个刹车失控建筑工地拉残土的大卡车直接撞飞。司机逃逸,警察无法搜索到他的资料,唐伟被好心人送到就近的医院抢救,我们匆匆赶到医院。院方诊断已经出来,唐伟的胸骨和肋骨全部折断,内脏严重出血,唐伟在医院极力抢救,内脏做了大手术。两周过去了,唐妈妈把存折的钱都花光了,唐伟爸爸借公司的二十万也都花光了,又向借贷公司借了十万,然而这一切的努力都回天乏术,无力挽留唐伟留在人间……            树上的叶子已在秋风中凋零落尽,光秃秃的景象,让人感到异常的压抑和悲伤,肆虐的秋雨诉说着人间悲剧。唐伟走了,天真的笑容,清澈的眼睛,高大帅气的样子,再不也会出现了。唐妈妈几度哭晕过去,眼泪汩汩溢出我的眼眶……
    唐伟走后的很长一段里,我和唐妈妈,悲痛欲绝,常常相拥抱头恸哭,仿佛天都坍塌了下来。唐伟走了,肇事者警方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为了还贷,唐家父母将两室一厅的房子典当。唐妈妈将唐伟从小到大的影集,还有他的歌碟等物什都留给了我,让我留作纪念。唐妈妈又交给我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和一封信……
    唐家父母典当房子后,想租个大房子,我们住在一起相依为命,如今唐伟不在了,我就是他们的女儿。可唐妈妈会因为我的存在,常常想起唐伟,就会情不自禁地掉眼泪。唐爸爸欠单位和贷款公司那么多钱,还不忘考虑我,住大点的房子,我怎么可能继续拖累他们两位老人呢。我对唐家父母说回家看看母亲,然后再来,先租个小房子吧。唐伟爸爸说,也好,等你回来,再租个大点的房子。
    唐伟走了,仿佛带走了我所有的欢笑和快乐,还有期许的幸福,留给我的是无尽的思念与哀伤。
    我踽踽走到唐伟第一次拥吻我的地方,我坐在松花江边的堤岸上,看着翻滚翻滚的江水流向远方。我好奇地打开唐伟留给我精致的小黑方块盒子,盒子里赫然躺着一枚晶莹剔透的钻戒,这就是唐伟说的惊喜吧。原来唐伟要向我求婚,他要娶我,恣意的泪水瞬间模糊我的双眼,唐伟,唐伟,我的恋人。其实我也爱你,你知道吗,我的心早有所属!为你钟情!
    我擦去泪水,颤抖着打开唐伟留给我的信笺——
   雪儿,呵,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我不知道一个男人送给一个女人最好的礼物是什么,我想送你一个我,一个今生唯一的我,而且一生都不能丢弃的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嫌弃我这个大笨熊。我想婚姻才是送给恋人最好最美的礼物,对于相爱的我们而言。我爱你,雪儿,第一次见到你时,虽然你显得有些憔悴,但仍然那么楚楚动人,掩盖不住你的国色天香,你的天生丽质,那刻我的心狂跳不已,仿佛要极力跳出我的胸膛。虽然我们相识两年,但是网络毕竟虚拟,难遇好人,我真还担心你,为你捏了一把汗,你会不会跟我回家,会不会认为我是个坏人,还好你对我的信任,经得住了时间的考验!当我得知你遭遇的事情,我很想将和平扔进河里,地狱!和你同居的日子,你逐渐地好转,渐渐的有了笑容,呵,原来你笑的时候那么美,那么美!此时此刻,看着睡梦中的你,情不自禁地偷吻你,第一次轻吻你的眼睛,我的睡美人,我的小公主,可是我只能轻轻的,轻轻地吻,我怕吻醒了你。结婚前,我怕把持不住要了你。但是我不能够,不能在没有任何保障和承诺中带给你没有安全感的生活,带给你一丝的犹疑和踌躇。昨天的阴霾,不会影响明天的朝阳。我爱的雪儿,请为我坚强,做我的新娘吧,期待你的应答,你愿意嫁给我吗?

     ——爱你的伟

     读完唐伟的信,我自言自语,我愿意,我愿意成为你的新娘。然而黯然的天空下,幽暗的江水似乎像一个巨大的猛兽吞噬世间一切的美好,又一次回到黑暗无助的世界,我的眼泪如松花江的江水滚滚而出……

『四』

     为了偿还唐爸爸欠单位的钱和贷款公司的高利贷,不让唐爸爸那么辛苦,还有和平欠亲人的钱,我在小旅馆里挣扎了一周。
     看着唐伟的相片,回想唐妈妈对我如母亲般细致入微的体贴和照顾,我终于做了一个一生都不会后悔的决定。我硬着头皮拨通了报纸上招聘按摩小姐信息的电话,电话里老板,说来吧,保证你月薪几万。我又踌躇挣扎了一周,月薪过万,对于我来说的确充满巨大的诱惑!我在小旅店里又挣扎了一周,又去公墓看了看唐伟,然后才忐忑不安地走进按摩屋。
    刚刚开始按摩,我什么都不会,挣得很少,一个月不过三四千块钱,我将钱给唐爸爸送去了三千,尽管唐爸爸说什么也不要,我硬塞给唐爸爸跑了出去,唐爸爸追出来,再我身后呼喊我回来,唐家的情况,我怎么可以做到无动于衷。然后又给母亲汇去一千,自己只留点买生活用品的钱。最让我硬着头皮去适应的不是职业被人唾弃,而是职业本身接触魑魅魍魉的男人。每天忍受着男人们的咸猪手,摸摸索索,抠抠掐掐,我从不抬头看客人,用手抵御着他们肆无忌惮地性骚扰……
    唐伟走后,唐妈妈神情恍惚,神志不清,情况一天比一天糟糕。这年的冬天,异常的寒冷,唐妈妈思儿成病,住进了医院。唐爸爸的私企,因为经济不景气,急着索要那二十万,拯救厂子,不然厂子将随时倒闭。医院因为不续费,停了唐妈妈的药水,唐爸爸被逼得跑去黑血站卖血,好说歹说没有住院史,血站的护士才勉为其难地为他抽血,完事后给了唐爸爸五百块钱!
    唐爸爸献血后,恶心不止,加之唐伟走后,心情沉郁,平时也不好好吃饭,以致营养不良,头晕眼花,过马路时被一个跑车刮倒,跑车里的富家公子,听着震撼撕裂的嗨曲,眼皮都没抬一下,一脚油门,一溜烟消失不见。
    唐爸爸求助路人给我打了电话,我匆忙赶到,背起老人趔趔趄趄奔向医院。老人拍片后,右腿骨折。我卡里的钱都交押金了,接下来白天我在医院陪护唐家父母,吃,住,医药费,苦口婆心借同事的钱也很快见底了,不能续医药费,医院也停止了施救,这可怎么办?
    无可奈何晚上我向老板威哥借钱,说急着给男朋友父母看病。他说可以,但必须献身,你说你要姿色有姿色,身材也好,你不下水,不接客,那俩老人就得死在医院里。其他小妹想接客,我还嫌她埋汰了咱们场子。晚上有个京城大人物到咱这消费,我想让你上。你也知道这块肥肉,其他小姐可都眼馋着呢。你要是清高,你只能承受苦难和凄惨的命运!没有人会可怜你,同情你,相反更让人看不起你!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谁会管你的死活是不?一会儿你去我的卧室,我好好培训你,教教你如何迎合男人,那么接下来你的日子就会好转起来。我练别的女人,她们都得给我钱,溜须拍马也好,什么狗屁也好,都特么为了钱,你反倒好,我特么的得给你钱。你看你,多牛掰,足见我对你有多器重!别再死心眼儿了,如果你还没有想好,就好好琢磨琢磨,很多事情不是无法选择,而是没得选择。如果你男朋友父母还能挺住,你尙有其他的办法,你也不会硬着头皮来求我,你是多么高贵的人儿呀,威哥我在道上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晚上你做好了,将来我混好了,你们才有饭吃,有大把大把的票子可赚,我要是折了,咱们都特么喝西北风去。今晚的大官能让咱们风平浪静地赚钱,如果你不上,别人上要是给我弄砸了,店封了,你们都得滚蛋,我也得滚蛋!一个小时后来我的卧室,我教教你技能,也不白让你那啥,我先给你预交五万,如果今晚你要是再给我促成好事,我再给你十五万,你的问题,你男朋友父母住院的问题不也都一一解决了嘛……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从威哥的房间里走了出来的。
    站在过街人行天桥上,俯瞰桥下的车流,我想逃离这座充满罪恶的城市,逃得远远的,永远也不回来,或者从桥上跳下去!可是,我的脚为什么就抬不起来呢。
    城市如同冰窟,依旧那么冰冷,那么声色犬马,灯红酒绿,活色生香。小街深处,一家挨着一家的按摩屋,传出淫糜靡靡之音,又有多少女人的命运在这里从此被改写,我是谁?我不过是一个籍籍无名的普通女子,唐伟你在哪?你怎么不来帮帮我,你怎么不带我一起走。我好累,好累!我仰望郁蓝幽暗的夜空,仿佛看到了唐伟年轻帅气的脸庞,看到他微笑着吻我的脸,轻吻我流着泪的眼,眼前的画面被泪水瞬间漫漶……
    我仿佛看到唐伟出现在眼前,他说亲爱的,你辛苦了,他轻轻擦去我眼角泫然的泪滴,轻轻地吻我的额头,我刚要抓住他的手,他却微笑着飘远,慢慢地化为白雾,然后渐渐消散。我紧闭着眼睛不让眼泪滚落下来,唐伟,唐伟,别走,别走,我慢慢地睁开眼睛,眼泪从脸庞悄然滑落,我伸开手,却抓不住唐伟。唐伟的笑脸不见了,但声音仍还萦绕在我的耳畔,你辛苦了,雪儿……
    我眼含泪水走进威哥的房间,威哥穿着睡衣陷在沙发里正等待着我,见我进来,站了起来,端起高脚杯,微笑着迎了过来,递给我一杯威士忌,亲爱的,切而斯!我举起杯,说了句,乘人之危,无耻之徒,于是把一杯酒泼向了威哥。威哥被我泼成落汤鸡,他瞬间反应过来,愤怒的狠狠地抽了我两记大耳光,抓着我的头发,将我的头死死地按压在沙发里,狂暴地撕扯掉我的衣服。一个弱女子,如何挣脱一个禽兽。莫不是老子垂涎你的身体,你泼我,敬酒不吃罚酒,早把你做了,扔江里去。
    我流着眼泪,任威哥蹂躏,他看到我木然地任他摆布,也索然无味,蠕动了一会儿,加快了频率,嘶吼一声将恶心的东西留在我的体内,我一把将他推翻,跑到卫生间里,蹲在地上流着泪,用莲蓬冲洗着身体,狠狠地搓洗着,似乎也洗不尽满身的腌臜和屈辱……
    我从卫生间出来,威哥吸着雪茄,对我努了努嘴,我看到茶几上放着的五万块。威哥说,这五万你先拿着,今晚你的表现很差劲儿,不知那个老头喜不喜欢你这口儿,我倒无所谓,你由着性子,也就罢了,如果你让老头不满意,我对你可不会客气,不仅这五万块你拿不到,那十五万你也别想拿到,你还真以为自己 是金枝玉叶呀,别不识抬举,敬酒不吃吃罚酒,后果你自己想去!一会儿去化妆间,好好捯饬捯饬,你要是把官老爷服侍得舒舒服服,服服帖帖的,我也决不食言,十五万,明天早晨我让财务直接打到你的账号上。
     我穿着威哥房间里的睡服来到化妆间,用厚厚的粉底将脸上的淤痕掩盖,又轻轻点缀一番。然后在威哥指定的房间,五味杂陈地等待官老爷的到来。
    大约晚上十时,那个官老爷出现了,他轻轻地敲门,我打开门,一个身着华服,外表儒雅,身份一看就不一般的老人出现了。老人看到我的瞬间也是一愣,然后问我,你可是雪儿姑娘,我回道,是的。进屋后,彼此没有太多的语言,他让我先洗洗澡,我说洗过了,我不脏!他说好,他走进浴间冲洗,不到五分钟,老男人穿着睡衣从浴间走了出来。他径直向我走来,他站在我的面前,用手摩挲我的脸,开始吻我,我木然地低着头,躲避他的寻找,他嘴里有假牙散发出的呕味,我用力推开他,跑到卫生间吐了。回来后,不再让他吻我,他慢慢地打开我的睡衣,将我压在身下,他十分固执,一定要吻到我的嘴,我躲避着他,他也不放弃,也不生气,咬着我的耳垂,手不停地抚摸我的胸部,他贪婪地辛勤地工作着,他软踏踏地进入了我的身体,我皱了皱眉头,不到一根烟的功夫,他便趴在我的身上喘着粗气,他可能也知道自己不行,对我莫名其妙地说了句,对不起,谢谢你,姑娘!老人临走之前扔给我一张卡,我对他说,我不要你的钱,你拿走吧,我只是威哥的工具,我并不是妓女。老头嗯了一声,依然如吻我时,固执地将卡给我。他说,卡里没有多少钱,够你一生花的了,如若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就开始新的生活吧。卡你拿着,就算是可怜我这个老头子,钱对于我来说只是数字。我的妻子已经逝世很多年,我们也算是缘分,你给了我欢愉感,我也不会吝啬这点小钱。这也算是商品交换,也不必觉得很丢人,世间的龌龊和肮脏交易岂是我们的皮肉交换那么简单。我觉得我和你的性爱画面威一定有所保留,以此要挟我,无非就是他那点破事,我老头子一辈子什么风浪没见过,何必兴师动众。我们有缘自会相见,当然希望不再是这种场所,也许在我的家里,你会是我的宾客。好了,孩子,我走了,别再固执了,我理解你的苦衷,但凡有一点办法,也不会堕落风尘。希望我能帮到你,带给你好运。不过你也放心,我帮威办完事,我借他两胆儿他也不敢将你我的视频放到网上,这个你大可放心。再见,姑娘!
    老人走后,我又一次狠狠地洗刷自己的身体,似乎也洗不掉身上的肮脏。我拿着银行卡,心忽然很疼,很疼,这些东西本就不属于我,这种生活也不属于我,我的人生到底哪里出了差错,上天为什么如此折磨我!
    竪日早晨财务将余下的十五万果真打到了我的账户上,威哥并没有食言。我来到银行的自动提款机前,老人的卡里显示很长的六位数字,我深吸一口冷气,老人的大方和恩惠让我的心无法平静。
    我来到医院,将十万现金交到窗口,医生和护士马上换了副嘴脸,将唐爸爸和唐妈妈立刻换到vip高级监护病房。唐爸爸似乎觉出了什么,说什么也不肯移出普通病房。我流着泪说,唐爸爸,你早日康复,才对得起唐伟对我的爱。唐爸爸看到我哭的伤心,他也流泪,姑娘,是我们对不住你,拖累了你呀,说着同时并用手狠狠地砸自己的伤腿,我死死地抱住唐爸爸,不让他做傻事。我抱着唐爸爸大哭起来,唐爸爸换房间吧,早点好起来,我们早点回家,唐爸爸也老泪纵横,哭着应允,早点回家,嗯,早点回家……
    有了钱不仅解决了医疗费,也还清了唐爸爸欠单位和放款公司高利贷的钱。医院方面用药也不再吝啬。两个月过去了,唐爸爸终于能下床走路了,唐妈妈也渐渐地康复如初,神志清醒,渐渐地从丧子的伤痛中缓过来。
    和平欠亲人的钱我也都一一归还,听亲人们说,和平四处找寻我,扬言一定要宰了我。这个魔鬼,依然混迹江湖,上帝怎么不将他打入地狱。后来,听母亲说和平被校园里的一群小混混堵在一个小巷子里,乱刀捅死。得知和平死了,我心里一点波澜都没有,尽管他是女儿的亲生父亲。于是江湖上又出现一个少年大哥,江湖永远无法平静,而我却不再有回乡的打算。
    唐家父母出院康复后,我把他们又接到他们原来住的老房子里,那里有我和唐伟的爱情记忆,只不过多一点钱给典当行赎回来而已。我给唐家父母留下了十万块,然后,找个保姆,伺候他们。处理完这些事后,我告诉唐家父母,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去别的城市散散心,过一段时间再回来。临别时唐妈妈流着泪,送我很远,很远……孩子路上保重,照顾好自己,唐伟在天有灵,一定会保佑你一生幸福,遇个好男人!我对唐妈妈说,不再找了,唐伟带走了我全部的爱,我已经残废,无法再爱上别的男人!唐妈妈叹息一声,不再言语什么,兀自流着泪,与我道别。
   离开唐家父母,我走入本地一家非常有名的纹身馆,在肚脐眼处纹了一朵落泪的百合花。
   电话里母亲又一次问我工作累不累,每每我都会面无表情淡然麻木地回道,一切顺利,无须惦记,已经当上大堂经理,一切顺心如意。您照顾好孩子和自己!每每电话通话完毕,我的眼里都禽着泪,不能让母亲得知我如何受罪。当初从那个以一个抗日英雄命名的小城无奈逃离,这些遭遇永远是我心里疼痛的隐秘,一个永远不可能让母亲知道的秘密,我永远也不可能对她说,她如若知道她的女儿……
    在那样一个相对不发达的小城,流言蜚语,足以逼死母亲,让她如何有脸面活下去。
    我重新走入按摩屋,非常职业地接待威哥让我接待的一些高官要员,社会名流。渐渐地有了名车,别墅,菲佣都有了,我把女儿接到身边,女儿第一次走进别墅时,她对我对说,妈妈这是梦里的城堡吗?我说是的,你住在妈妈为你搭建的梦的城堡!
    拥有物质的保障后,但是我依然无法快乐,我的身体开始麻木,也包括我的灵魂。我感觉我的身体,就如大海上的浮木,海浪一浪一浪涌来,拍击着我的身体,我仍在海浪里浸泡,世人都向往大海,其实大海除了看不到边际,又苦又咸,如同深渊…
    从家暴的魔窟中逃离出来,又痛失真爱,又阴差阳错地走进酒绿红灯活色生香的地狱,依靠青春美丽的脸蛋,饱满的身体还清了债务,却又泥足深陷其中……
    唐伟依然会在我的梦里出现,我依然会从梦里流着泪醒来。身边是女儿清新无邪的小脸儿蛋,发出轻微的鼾声,我轻轻拍打她入睡。如果唐伟活着的话他一定会喜欢小丫头吧,想到唐伟眼泪情不自禁溢出我的眼眶,一滴一滴落在了小丫头的脸上,小丫头,一激灵了,便醒了,妈妈你怎么又哭了,她伸出小手,为我擦去脸上的泪水,妈妈不哭,我在保护你,大灰狼伤害不到你!我对女儿说,妈妈想爸爸了,女儿问我,那爸爸怎么不回来呢?我说当你长大后,爸爸就回来了。女儿问我长大后是多久?我回道,是一生。一生是多久?女儿懵懂地追问着我。我说宝贝睡吧,你想念爸爸时,爸爸就出现了。女儿问我,妈妈想爸爸时是流眼泪吗?我说是的。女儿嗯了一声,在我的轻轻拍打中又睡了过去,不一会儿,又发出轻微的鼾声……
    可我却为什么无法快乐!从唐伟离世的那刻起,我的心似乎已经死掉了,哀莫大于心死。我的情欲一点点被磨灭,少年的叛逆,和后来的生活所逼,我还能遇到唐伟一样的恋人吗?这样的爱情世间还有吧,可是我不会再遇到了,因为我已经没有资格再拥有,似乎一切都被命运推着走……
    无论此刻我多么发达,我感觉我仍然很贫穷,我失去的东西,即使拥有再多的钱,也无法挽回。经历的事情将是我心里永远不能讲的秘密,无法磨灭的疼痛,一个花季少女迷途的青春烙印,一个失足少女腌臜不堪的命运……


手机版






上一篇:从不会四则运算到拿总理奖学金
下一篇:《段乐三汉俳知识杂谈》之五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