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诗海漫游 - 若缺

婉转曲折的别情

作者: 若缺    人气:     日期: 2005/8/4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她是宋代一流词人,也是中国词史上难得的一位名传千古的婉约派词作的女作家。
    如果以南渡划界,李清照前后期的词作有显著区别。前期作品反映面比较狭窄,限于“闺情”一类。后期,由于凄凉的身世和世态之变故,自身的生活体验,使她的创作风格有了很大的变化。前期词内容上主要写离情别绪,脍炙人口之作很多;而后期的愁苦之情的描写,更容纳了南渡文士离乡别土、国破家亡的共同哀愁,增强了词作的深度。
    《凤凰台上忆吹箫》(“离别”)是前期写别情的重要一篇。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这首词是李清照前期写别情的词。
    李清照与赵明诚,她们夫妻间的感情甚笃,即便一次短暂的别离,也要在词人的心灵上留下沉重的负担与思念。这首词就是写出“离怀别苦”,表达了一个多愁善感的女词人那份特有的深婉细腻的情感。全篇结构是从离别前的设想,一直写到别后的幽思。
    上片起篇用两个对句“冷香金猊,被翻红浪”,写她起床以后的情景:铜制的狮子形状的熏香炉已经冷了,表明时间已不早;红锦被掀了,乱摊在床上,表明懒散的心情。正是词人在另一首词《念奴娇》中写的“被冷香消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之意。第三句写即便起来,也什么都不想做。古代的妇女是很讲究梳妆的,可这里却说“起来慵自梳头”,慵者,懒也,心绪不佳也。《诗经》中有:“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的诗句,那里是写因丈夫出征打仗,妻子在家懒于梳妆打扮。然而在李词中,却是写丈夫要走,尚未离去之时,她就已经懒得梳妆了,显然在表情上就又深一层。由于女主人公的不梳头,当然也就宁肯让镜奁布满尘埃,不想拂拭。这时太阳又高高升起,都照到帘钩之上了。以上五句说五件事:香炉冷却;锦被摊开;头不梳;奁不拂;日已高:都是写人之“慵”。“生怕”两句,写主人公的内心活动,也是点明“慵”之因。这种内心活动写得曲折、深婉,本来有很多心事要向丈夫诉说,但一想到彼此即将分别,说出来会更增添双方的离别苦痛,所以话到嘴边,又强忍下来。这是一种自我克制,包含许多无法言说的苦恼在内的。所以,后面三句“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正是点明“欲说还休”的难以忍受的内心痛苦。但词人不作正面回答,只是以“非干”与“不是”来作反衬。也就是说,不关“病酒”,不是象欧阳修《蝶恋花》中所写“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也不是象她自己在《醉花阴》中所说“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当然,也应该清楚,中酒而病或逢秋而悲,岂不都是借口?但是,如果连这一点借口都不存在了、都排斥掉了,那么,词人的变瘦之因不就可想而知了吗?所以,我们说,词人在此写得细腻、曲折就使上面的“欲说还休”的意思就显得更加丰满。陈廷焯在《云韶集》中评说“婉转曲折,煞是绝妙。”
    下片,用叠字起。休,即罢休,是口语“算了”的意思。这叠字的运用,使语气加重,意谓此次分别在所难免。“休休”,《古今词选》作“悠悠”,如从上下片词意观之,以前者为胜。下面数句都是对“难免”之别的尽情抒写,可分两层意思:第一层,写对“生别离”难以挽回的内心感受,“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阳关》指王维著名的抒写伤别的阳关三叠,意思是说,纵使再唱上千万遍这伤别之曲,也无法挽回要走的人,用此写出分别已成定局;“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这两句连用两个典故,“武陵人远”,陶渊明《桃花源记》说,武陵渔人曾到过桃花源,但从此后通往桃源的路径迷失,再无人来过,用此典借指此次丈夫赵明诚离去,路途遥远,实难追寻;“烟锁秦楼”,秦楼,即“凤台”,是仙人萧史和秦穆公的女儿弄玉飞升以前的住所(故事见《列仙传》),在这里借指词人自己的住所。暗示他们夫妻之间如神仙的美满的婚姻生活,然而,丈夫一去,显得人去楼空,正如李白在《忆秦娥》中所抒发的“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霸陵伤别”的伤别情感。这里作者所用之典,使内容更加丰富、深刻,情感抒发更为透彻。“武陵”两句,用一“念”字领起,一直到结尾,都是写想象中人去楼空的情景。第二层:从“念”字生发。“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朝夕相伴的人走了,而自己却要独守空楼,又有谁知道我终日凝视着想象中丈夫的归途呢?恐怕只有楼前的流水了。寄情给“流水”,使主人公要表达的愁苦与寂寞,意味更觉巧妙隽永。最后,“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是“终日凝眸”的必然结果。上文所写“终日”还是听说丈夫要走尚未走时的想象,想象丈夫离去即如此,那么,相伴的人真的走远了,又将如何?所以,“又添”用得非常贴切、层次更为分明。
    这首词,并非李清照的代表作,但它所描写情感的细腻、真实,用典的隽永、深刻,都是非常突出的。



手机版





上一篇:一杯春露冷如冰——读诗笔记
下一篇:碧海青天夜夜心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