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诗海漫游 - 若缺

只留清气满乾坤 - 说林逋的咏梅诗词

作者: 若 缺    人气:     日期: 2006/11/15


元代王冕的《墨梅图》,鲜明地蕴涵着一种特立独行、远离污浊、淡泊名利的鲜明个性。画上题诗说 “只留清气满乾坤”------我想,这就是梅的精神吧!历来文人雅士欣赏梅花,追求梅花精神的缘故也许就在这里!

说到梅之精神,令人想到北宋初年那位响当当的传奇人物林逋

 

 

去过杭州的游人必定去过西湖和孤山。孤山风景美,更蕴藏着多多人文历史。它的东北坡有个放鹤亭,就是为了纪念宋代那位隐居诗人林而建。历史上一直传说他终生未娶,又决心不仕,“以梅为妻,以鹤为子”,人称“梅妻鹤子”。林逋又名林和靖,“和靖”是他死后宋仁宗赐给的谥号。不仅如此,在那以前的1012年“宋真宗闻其名,赐予粟帛,诏告府县存恤之。可见林逋在宋代初年名望很高。一个虽出生于儒学世家,但并无任何官场资历的普通诗人,却受到两代皇帝的赏识,原因在哪里?原来是因为他的隐居孤山和他的咏梅诗!

林逋的咏梅诗留下来的并不多,据说那是因为他随写随扔,那些传世诗文都是朋友偷偷记录下来的。这性格是独特的,是一种清高脱俗,顺随自然的高雅闲逸的性格。留下的诗篇中,有一诗一词确实在中国文化史上成为历代人们爱不释手的佳篇。

先说他的一诗那就是大名鼎鼎、说起咏梅诗没有人不提到的那首《山园小梅》: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

 

 

林逋的这首咏梅七律,是他杭州孤山隐居处士生活中,对大自然最亲切的一种体验和感受。

传说他在山园中栽种了365株梅树,四季往返,晨暮流连,让他对梅有着一种深切认知,而从胸中自然流露出对梅之风骨的真实恰切的咏赞与爱怜。梅是他的相知友朋,梅是他灵魂的住所。《山园小梅》就是在咏物抒怀,借景抒情中表现出诗人一种精神的追求!

 “众芳”两句,总揽全局,平铺直叙。看是平常,实在是写诗人眼中自然变化中的对独特现象的一种感受和喜悦。诗中“独”和“占尽”两词,极带情感色彩地表达了诗人对萧瑟秋风里,梅花盛开,娇艳美好,独占小园风光的喜悦。“暄妍”者,形容梅花盛开得明媚鲜丽。清代那位大学问家纪晓岚对这一联不以为然,他曾评价说“首句纤而俗”,意思是说,写得普通又无力,你看,太过了不是!其实下面的诗情画意都是从这两句派生出来的,都是着意在写诗人心中所感受到的梅之“风情”。

颔联“疏影”两句,直接写梅之“风情”,对仗工整,刻画绝妙!说到咏梅,很少不提到林逋的这两句,“疏影”“暗香”简直就成为人们公认的梅花代名词。前句是以梅在水中之影,状梅的妩媚轻盈;后句是写梅的淡淡幽香随风飘来,自然而然。这里以月陪衬,意在刻写花的神态,不在工笔细描,却呈现一幅鲜明独特、“颇有仙风道骨”的山园小梅图。这两句是有借鉴的,五代南唐江为有残句曰:“竹影横斜水清浅,桂香浮动月黄昏”,应该说是好句,但无完篇,而林逋经意改了两个字,不仅境界全出,更使梅花形神兼备。难怪后世文人对此赞叹不已:张炎在《词源》中就说这两句:“世非无诗,无能与之齐驱耳”;宋代两位大家话里行间也流露出无人比拟的赞赏:辛弃疾在《念奴娇》词中诚心劝告诸君:未须草草赋梅花,多少骚人词客,总被西湖林处士,不肯分留风月”,林处士即林和靖也;另一故事是说,一次苏东坡与王居卿等友人聚会扬州。居卿置酒曰:“‘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此林和靖《梅花》诗,然而为咏杏与桃李皆可。”东坡曰:“可则可,但恐杏李花不敢承当。”一座大笑。(据宋·阮阅《诗话总龟》卷九引《王直方诗话》)你意如何?

颈联霜禽”两句,乃是通过“霜禽”和“粉蝶”对梅之钟情的描绘,侧面风趣地表现了梅之“风情”。意思是说,那霜禽(也许就是他所养的白鹤)想要看梅却又害羞;那粉蝶如若有知,看到梅之风情,也会销魂神往,把“霜禽”“粉蝶”对梅的爱怜刻画得如醉如痴。

尾联幸有”两句,最后由借景抒情落实到主观心灵的吟唱。微吟者,低吟也;狎,亲近,抚爱也;檀板,指檀木制成的拍板,这里代指歌唱;金尊,金樽,本指精美的酒杯,此处指饮酒。是说与梅为伴,与梅为友,哪里还需要什么美酒佳肴、什么曼舞轻歌?这不正是点明诗人那种精神追求吗?这正如诗人自己所说:“然吾志之所适,非室家也,非功名富贵也,只觉青山绿水与我情相宜”是也。

诗人写得如此亲切自然,如此精神倍出,如此肺腑真情!

再者,就是林逋的一首词霜天晓角》:

冰清霜洁,昨夜梅花发。甚处玉龙三弄,声摇动、枝头月。  梦绝,金兽 k。晓寒兰烬灭。要卷珠帘清赏,且莫扫、阶前雪。

全词通过赏梅写出了诗人对梅的珍爱。

上片,只点出梅花开在昨夜,写乍看时的喜悦。对梅花本身,并没有任何渲染和重笔描绘,只用“冰清霜洁”四个字,铿锵有力,表达了诗人内心里对梅之风骨的一种确认:梅花像冰霜一般清爽洁净!后两句更非正面描写,而是聆听到远处“梅花三弄”的乐曲声,令诗人神情为之震荡,哪里是琴声摇动了枝头上的明月,明明是诗人聆听时,那感动,那喜悦得忘乎所以的一种“错觉”,是诗人全身心地欣赏“傲霜雪的梅花”曲调时的形象心理写照!这里,玉龙指雪,代指梅花;或玉龙”笛子的美称,皆通。

下片,拂晓醒来,清赏梅花。“梦绝”一句,可以理解为一觉醒来,但何尝不可以理解为依然是赏梅的梦?醒来时,金兽炉里的香木虽然还在燃着;然而寒气更加逼人,床前的灯火也燃尽了。此时此刻,人情常理,总该避寒拥衾再入梦乡吧。可是,词的末尾却出令人叫绝耳目一新的 “要卷珠帘清赏,且莫扫阶前雪”的诗句,那是说,在那寒气袭人的清晨里,诗人不仅要高卷珠帘,“清赏”梅花,而且再三嘱咐家人,千万不要清扫阶前的积雪。那是因为诗人不忍,不愿,不能丝毫损伤银白世界里那梅花绽放的清纯真切,“冰清霜洁”的情趣韵味。前后呼应,形象化地点破了主题。

林逋咏梅的一诗一词,不仅宋初震撼诗坛,且对中国文化史上的咏梅诗歌传统影响极深。宋代以还,那么多优秀的咏梅佳篇,诸如人们熟知的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王安石《梅花》)“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陆游《卜算子 咏梅》 “暗香疏影无穷意,桃李漫山总不知”(钱钟书赠杨绛》)等等,似乎都与林逋的咏梅诗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是证明。

 



手机版





上一篇:知音 知己 相知
下一篇:我喜爱的两首中秋词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