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文化杂谈 - 若缺

谈庄子的“忘其所不忘”

作者: 若缺    人气:     日期: 2005/8/19


    庄子有句名言:“德有所长,而形有所忘。人不忘其所忘,而忘其所不忘,此谓诚忘。”意思是说,一个人如果德性过人,形体上有所残缺,也会被人遗忘,不去计较。人们如果不遗忘他们所应该遗忘的,却忘记了他们所不应该遗忘的,这才叫真正的遗忘。这里,庄子在告诫人们,不能只图外表而忽略人的精神秉性,即所谓“忘其所不忘”,乃是常人的庸俗观点。外表(形体)与精神统一起来当然更好,“形”与“德”相比较,其根本为“德”,不可须臾忘之。所以,庄子认为,忘形者,非忘也;不忘形而忘德者,乃诚忘也。
    为了阐释这一观点,庄子在其“内篇”《德充符》中,虚构描摹了不少形残貌丑,而“德有所长”的畸形人,然而就是他们却很得到世人的赏识。比如在《德充符》中记载:有那么一位跛足、驼背、缺唇的人去游说卫灵公,卫灵公很喜欢他;等卫灵公再看形体完好无缺的人,反而觉得他们的脖子又细又小。还有一位脖子上长个如瓦盆大的瘤子的人去游说齐桓公,齐桓公很喜欢他;等齐桓公再看形体完好无缺的人,反而觉得他们的脖子又细又小。
这里,庄子用文学的夸张手法,形象地说明“形可忘而德不可忘”,推崇和强调精神之美,即“德”之美的重要性。同样在《德充符》中,还有一个更为具体的寓言故事,说是    鲁哀公讲给孔子听的,故事说:卫国有一位长得很丑的人,名字叫哀骀它。男人与他相处,想念他而不舍得离开,女人见了他,都会向父母去请求:“与其做别人的妻子,宁愿做他的小妾”,有这样想法的人还不下十多个。鲁哀公很纳闷,又和孔子说,从来也没听说这位有什么创见,只不过常常随和别人罢了;他既不在官位没有办法周济别人的困难,又没有奉禄去帮别人吃饱;而且他那丑像能让天下人见了惊吓。他只能随声附和,智能也不见有什么与众不同,然而男男女女都原意与他接近。这必定有不同于常人的地方。寡人召见他来仔细观察,果然是以丑陋让天下人骇怕,和他相处,不到一个月,寡人就明白了他的为人,不到一年,寡人就很信任他了。此时国无宰相,寡人就想把国家的重任委托给他。他却不声不响似乎不答应,又像漫不经心也不推辞。寡人很感惭愧,最后还是把重任交给他。没过多久,他就离开寡人走开了,我真的很忧虑像是丢掉了什么,好像在国中再也没有人能与我共欢乐了。最后,哀公问孔子,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就是这样一个形体奇丑而又在常人眼中极为平常的哀骀它,不仅使鲁哀公为之倾倒,而且连孔子都赞扬他乃是“全德之人”。
    回过头来,我们不得不审视一下,在庄子的思想里,“德”的含义究竟是什么?在中国思想史里,“德”的概念出现较早,比如在《尚书》里就有周公“明德慎罚”的主张;《左传》里也多次讲到“德”,如“德以施惠,刑以正邪”、“德以柔中国,刑以威四夷”等等,这里的“德”都是强调德行、品德、恩德的意思。儒家孔孟的著作中,所阐释的“德”与上述一脉相承。但是,在道家老庄的的著作中,关于“德”的阐释和传统的说法就有了明显的不同和变化。庄子关于“德”的看法是继承了老子并有所发展的。老子所说的“德”,乃是指“道”在宇宙万物运动中的个体显现与作用。所以《老子》21章就说“孔‘德’之容,惟‘道’是从。”老子所言说的“德”最重要的特性就是,表现在他们的理想人格“真人”、“至人”身上的自然本性与修养的最高境界。《老子》一书中所说的“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常德乃足,复归于朴”(28章)、“含‘德’之厚,比于赤子。”(55章)这些,都是老子以形象的比喻,把婴儿的纯真、质朴来比作是“至人”的自然本性与修养境界,这就是“德”。庄子在继承了老子的这一思想的同时,特别在修养境界方面,更加强调“无心无情”的精神的宁寂与淡漠的秉性。
    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再来看《德充符》中,作者描绘那么多“形不全而德全”的人,再来看作者虚拟孔子赞叹像貌奇丑的“哀骀它”为“全德”之人,就不难理解了。《德充符》中明确地说:“德者,成和之修也。”所谓“成和之修”,即是达到了一种完满纯和的修养境界。具有这种境界的人,宁寂,淡漠,能够摒除世俗争名逐利之心,保存与修养成具有淳朴的自然本性。所以,庄子在《德充符》中,刻画了如此多的“形残而德全”的人,正是“用形体之奇丑来反衬精神之极美”,以此极端手法,试图达到震惊世俗的作用,说明修养淳朴的自然本性的重要性,这种淳朴之“德”,必然会产生一种巨大的精神魅力。上面所举两则寓言中的“全德”之人,不仅他们自己不在乎形体的残缺丑陋,而且能使世人都忘记他们的缺陷,而且争相亲近、归附他们,正是这种精神魅力的表现。
    庄子在《德充符》中,正是用他独特的浪漫夸张的文学手法,一再强调与说明世俗之见“忘其所不忘”,忘记所不应该忘记的“德全”,才是真正的遗忘,是无法弥补的人生之误,是一种错误的价值观与审美观!


手机版





上一篇:说苏轼和文同友情的一段佳话
下一篇:泰山之志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