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漫笔人生 - 若缺

我的本命年———想明白了的心里话

   作者:若 缺    人气: 3389    日期:2007/2/21

 

又是猪年。我的本命年。

究竟什么时候,是哪位或哪群“高人”,用鼠、牛等十二种动物和十二地支相对应,把每年用一种动物作为这一年的属相,你只要记住属相,多大岁数便一目了然。中国人有个忌讳,“男不问钱数,女不问岁数”,如果取点巧,你想知道小姐或女士的年龄,问问她是属什么的,也许一不留神,她的芳令就能给你套出来。这种对年龄特殊的记忆方法成为我国民俗文化的一大特色。

中国人实在聪明,想出这种方法。

我已活到了第六个“本命年”,这是我的“不动产”,别的没什么,几乎一贫如洗,省心极了。人家都说,从此以后,“活一年赚一年”,又叫做“颐养天年”。“天年”者,自然之寿也。保养天年的最好办法,让我想起《国际歌》中那句非常熟悉的歌词“不靠神仙和皇帝”,所以,还是要“靠”自己!“最是人間留不住,何不坐忘顺自然”,这两句是我于去年寄予大学同窗入学50周年聚会的肺腑之言。人生落幕是必然的,怎么能人为地挽留;我们能做的就是别再计较身外之物,喜怒哀乐有度,一切顺乎自然。这是道家学派老祖宗庄子教给人们的。其实真正想做到也并非易事!大千世界,古往今来,凡夫俗子或营营苟生,牢骚满腹;或自诩 “小康”足矣,然又这山望着那山高;或为名为利,成为 “一头驮钱的驴”;有的辛苦了一辈子,到头来还在遗憾连头“驴”也不是!我曾经“遗憾”过,现在顿悟了,还不算晚!

人的悲哀也许是人生的必然。为什么一定要到了生命的几个转折点之后,才能领悟一点点生命的真谛?使你懂得了“名利”尽管是社会对人“努力”的一种回报,更应该取自然而然的态度;!说它要“自然”获取,也就是说应该具备一种对“名利”的淡然、平常之心;进取心不可少,最终依旧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刻意追求的结果,不是身心憔悴,陷入人生的“倒悬”之苦,就要膨胀出人性中极端丑陋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本性来。“努力”与“自然”,难道不是有文明史以来,那些有大成就者功名垂世的一条基本经验吗?

人的生命流程,每过十二年就是一个小循环,每过六十年就是一个大循环(称为一个花甲子)。每一循环都是个“坎”,人们很看重这个“坎”,因为它是生命中的一个重要标志。一个孩子长成至十二岁,乃是第一个“坎”,如旭日东升,朝气蓬勃;二十四岁大都初入社会,饱受历练,积累人生财富的开始;三十六岁那是一个人成熟的时刻,到了四十八岁应该是功成名就的年龄,到了六十岁该是激流勇退的时光吧!

传统上中国人凡逢“本命年”,对红颜色特别钟爱。都说那是源于汉民族传统文化对于红色的崇拜。所以,过往人们习惯每到本命年,在年三十的时候,就穿上红色内衣,或系上红色腰带,有的随身佩带的饰物也用红丝绳系挂,来迎接自己的本命年。认为这样才能趋吉避凶,消灾免祸。不过,我这一辈子从来也没有这样做过,原因有二:一是在我的记忆里,好象我们家族没有这个习惯;二是在我迈入几个本命年“坎”的年代里,似乎你再怎么穿红,戴红,系红,人为的灾祸你想逃都逃不掉!那“全国山河一片红”了的年代,连山河都濒临危亡的边沿了,你个人怎么能“趋吉避凶”!好在当我48岁第四个坎来临的时候,已经是改革开放的春天了。如鱼得水,尽兴有为!遗憾的是这尽兴的时光太少了,“婉转蛾眉能几时?须臾鹤发乱如丝”,时光太容易溜走了。不过,人也要知足,也怕比较,这“短暂的时光”总比那些年学问没法做,学生没法教;“整人”与“被整”轮番交替;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进厂接受工人阶级再改造,接连不断的日子要好得多,舒心得多,自我得多!

好在教了一辈子书,做了一辈子教书匠,我从未悔过。要谢,也要谢自己。想当初,大学毕业那一年,24岁,刚刚迈入第二个坎。我的一位很要好的同窗当时就劝我进入“仕途”,说我是个当官的料。那时我的头脑还不发热,于是一头扎进“故纸堆”,留校做了教书匠,一干就是36年,连大院都没有出去过。如今年轻人“跳槽”、“炒老板的鱿鱼”这令我羡慕不已的时髦,那时的年轻人连想都不敢想,似乎连这些词汇都还没诞生。

教书匠干上了瘾。本想实打实地干到20世纪末(这也是政策给我的权利),如果此事成真,那我的教书生涯就是整整四十年。可惜,连这点“虚荣”的想象也被突如其来的政策改变“一刀切”了,击得梦想粉碎!199610月,退休了。当时我没怨天没尤人,不怕你见笑,但是怨了我自己。怨我自己“大循环”那一年,没“系红”!

1995年,也就是我退休的前一年,那年我六十岁,正是迈进第四个“坎”的时候。当时确实想过:一辈子没“系红”,也该系一把“红腰带”“避避邪”!心想虽“太平盛世”了,小我的“邪”、“灾”自会有,避一避无妨。然而,由于心不诚,找不到合适的“红腰带”,时间一长也就忘了这码事。另一个更“严重的”忘记倒是:本该“激流勇退”,可总觉得自己尚有“老夫聊发少年狂”精神气儿,驰骋疆场不行,干教书匠尚富富有余。而且自己当时作为“交换学者”正在韩国的大学里教书,也没有时间多想这些。不过,我怎么也想象不到自己60岁的生日过在异国他乡;更想象不到生日的那天夜晚,在我住宿的公寓里,来了七、八位韩国弟子并带来祝我“生日快乐”的蛋糕,唱着生日歌,欢歌畅饮,叙谈人生!至今我都不明白,他(她)们是怎么知道我的生日的?也许这就叫“天机”和“缘分”!当时甚至到今天,一想到这件事,我还会激动不已,难以忘怀!也许是我学生的真诚祝福吧,教我迈进新的生活境界!

如今想起来,人这一辈子会遇到不知多少的磨难和遗憾,但我更愿意把那些美好的记忆和尽心地付出作为自己永生的慰藉。

在第六个“本命年”到来的时候,我要尽情地畅饮——过往的苦涩甘甜、我亲手酿成那坛好酒。一觉醒来,我依然会迎着朝阳蹒跚但却满怀激情,一路吟唱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心情旷达的歌,追寻充满朝气的、尚不熟悉的新鲜生命,继续前行,直至人生的必然落幕!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 没有文章了
下一篇:有情人终成眷属----电视剧《新结婚时代》观后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7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