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毛?作品

心中有鬼

作者: 毛 芃    人气:     日期: 2005/10/8


我喜歡看講鬼怪故事的書, 但是從不信世界上真有鬼魂幽靈這回事.

然而上周五晚上,我可真被鬼魂嚇得魂不守舍, 雖然我並沒有見到真正的鬼.

事情的起因是收到了一女友發來的怪異的電子郵件,

看過之後竟覺得周圍的一切變得詭譎起來.

女友的信其實是別人轉發給她的信,  里面還附了一張照片。 信上說, 那張相片中的人和朋友們一起去森德堡遊玩時要一個朋友給他照相。可拍照時他突然慘叫一聲暈了過去。兩天後這人后死在了醫院。醫生說他死于心臟病。

相片洗出來后,人們驚訝地在最后一張相片上看到他身邊站著一個可怕的幽靈.

許多人說那是個玩笑,認為相片是用電腦科技制作出來的。然而,一名海軍軍官把這張照片通過電子郵件傳給13個人后得到了提升。一個商人收到后刪除了它。在之后的13天內他失去了一切.
 
因此,任何人在收到這封郵件後必須把它傳給13個人以求得好摺

在唯物主義教育下長大的我, 自然不信這一套鬼話,那張有鬼的照片看都沒看就當即刪掉了這封信。而後,  就坐到客廳看電視, 可心里卻不由自主地揣摩那照片上的幽靈究竟是什麼樣子。

沒過幾分鐘, 突然聽到小孩子的臥室里傳出”帕” 的一聲響, 我一驚:
小兒屋里的燈關了好一會了,  怎會有響聲? 我一下子沖進孩子的房間, 叫到:“什麼在響?”  沒想到躺在床上多 時的孩子還沒入睡﹐清清楚楚地說, “是床上的玩具掉地上了” 。
原來小傢伙剛纔一直躺在床上玩玩具﹐剛纔在把玩具往床邊的桌子上放時沒放好掉到了地上。

我松了一口氣, 但仍不放心: “你確信是玩具掉地上的聲音嗎? “聽到小兒肯定的回答我心上的石頭落了地, 遂轉身到廚房去倒水喝。等端著水杯子回到客廳的時候, 怪事發生了: 電視幾剛纔明明是開著的, 怎麼現在關上了?
“誰關了電視?” 我喊叫起來。
老公從書房中探出頭來說是他關的, 因為他剛纔經過客廳看客廳沒人就順手把電視給關上了。哎,  真是多管閒事,
我埋怨道: 你怎麼不告訴我一聲? 老公覺得奇怪,  咦, 你剛纔沒在客廳嘛!
我於是端著杯子坐到沙發上, 剛坐下就聽到一聲嬰孩般的叫聲, 我嚇得跳起來,
扭身一看, 發現自己原來碰到了孩子的靠墊, 那是一個形狀象一只腳底的靠墊, 如果不小心碰到那個大腳趾頭, 靠墊就會發出叫聲。我正要笑自己太過緊張, 聽到老公在書房里喊我, 說要給電腦換牆紙, 徵求我的意見。

老公選的第一張是一個靜謐的山巒,  山上沒有花草,  沒有牛羊﹐ 象是暴風雨就要來臨,四面仿彿充滿了埋伏和殺機。
畫面看上去陰森怪異﹐看上去很象是----象是適合鬼魂出沒的地方. 我連忙擺手, “不要這張” 。 .
 
老公於是換上一幅綠色的森林,  “不好, 不好. 怎麼一片慘綠﹗”。
“ 咦, 你不是挺喜歡綠色嗎?” 喜歡綠色是沒錯, 可此時我想到的卻是鬼魂眼睛里發出的可怕的陰森的綠光。

老公於是又換上一張暮色中的白金漢宮, 宮殿前面還有泰晤士河水在流淌。
我望著白金漢宮那一扇扇黑漆漆的窗戶, 心想說不定哪扇窗戶背後就藏著一個幽靈。那戴安娜王妃死得不明不白, 沒准哪一個晚上就會變成厲鬼回來復仇。
 
“ 還是找張有人氣的吧” .  老公一聽高了興, “那就找張美人了”. “美人? 慢著.” 猜猜我又想到了什麼 ? 我想到了"狐狸精"!
 
留下老公在電腦這裡折騰, 我打開們欲到涼臺上吹吹風. 可剛打開門, 就被門前地上一團黑呼呼的東西嚇了一跳. 低頭仔細一看, 原來是老公和孩子隨便脫在門口的幾雙鞋子。  走上涼臺, 如水的月色一點兒沒有令我放松,因為我想起書上說的那些鬼魂就喜歡在如水的月夜里倏忽來倏忽去的。

再仔細聽聽,空氣中還有輕微的風聲. 今晚沒有雨, “隨風潛入夜” 的會是什麼?
再看看遠處平時令我賞心悅目的萬家燈火, 怎麼這會兒看來都象是影影綽綽的鬼火?
 我赶忙 沖回屋子關上們跳上床, 胡亂從床頭櫃上的一堆書中抽出一本讀起來,可讀了兩行發現自己真是見了鬼 ----- 怎麼偏偏拿的是本<<聊齋>>? 我忙把書丟一邊, 可是已經晚了, 躺下来閉上眼, <<聊齋>>中所有的鬼怪都從書中跳出來, 爭先恐後地在我眼前跳舞。
 
我只好把眼睛睜大, 眨都不敢眨, 打算睜累就睡著了。
迷迷糊糊不知過了多久, 沖牆躺著的我突然發現門開了,走廊里的光線照射到牆上,牆上出所一個怪異的影子, 並且那影子還在移動, 我登時魂飛魄散,忍不住叫起來.   屋子里的燈一下亮了, 驚回頭,原來是才沖完涼的老公身穿睡袍頭上還頂著一塊浴巾走進屋來。

老公皺著眉頭問我怎麼回事, 怎麼象是見了鬼一樣, 驚魂未定的我捂著胸口說: “我, 我剛纔真以往自己見了鬼。”  老公問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一五一十地把女友的來信告訴了他, 他聽完哈哈大笑說,  哪有什麼鬼,都是你是自己心中有鬼. 然後他半開玩笑地建議我給那女友打一電話, 怪她那封信如何搞得一晚上家裡雞犬不寧.  我故作鎮定地說, 算了, 太晚了。
可心里擔心的卻是我那伶牙利齒、身材相貌都極象歌後王菲的女友夜裡會變成一個又冷又酷(不是冷酷)又妖艷的女鬼來驚擾我的夢鄉, 讓我一夜不得安寧。
 
2004年10月



手机版






上一篇:再见,Jerry 和世波
下一篇:上帝總是公平的 有時也是隨机的 --比薩餅外賣郎得“巨額“小費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