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师生情愫惹人陶醉 质朴率真宛若从前

作者: 凯闽    人气: 930    日期: 2019/2/28


满清的郑板桥云:

 

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

下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龙孙绕凤池。

 

既表达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又表达了后辈不忘前辈扶持教导之恩。

 

但台湾玩世不恭的李敖却说: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后浪风光能几时,转眼还不是一样?

 

玩世不恭、讽刺挖苦、阿Q精神、老浪不服后浪、旧人不鸟新人等等复杂情结那是表达的淋漓尽致!

 

.........

 

话说在新西兰接待过曾经的老师、领导、同事、同学和朋友,但这回是第一次接待36年前开启自己从教生涯的第一届学生。

 

她一见到我们全然没有几十年未见面的生疏感和拘束感,一口一个老师长老师短、师母长师母短。代这个同学抱抱我又代那个同学抱抱我。

 

原来她在同学微信群里进行了直播,收到了红包才代同学抱抱我。此情此景,我在拼命被吃豆腐,她却在拼命收红包。

 

她对她曾经的同桌说:“跟老师告状初中时候你欺负我”

“老师说回去好好收拾你”

瞧瞧,还假传圣旨让我做坏人,冤吧?

 

看来李敖的前浪不服后浪真是落伍了!

 

还像小时候率真的她,说她当年小学毕业报考南平一中,她父亲对她说:“如果考不进南平一中,我就要用钢材水泥去换一个名额了!”把我们当场笑死了,一下就勾起了我对计划经济那个年代的诸多回忆。

 

“我姐姐说,老师当年对我可好了!”

“我对哪个学生会不好?都很好!”

“哎呀!你就说对我会更好一点嘛让我感觉更好一点嘛!”

.........

 

当年一出大学校门就进入另一个校门工作,很多人像时时都得露几手的千里马一般工作多年后才偶尔被伯乐瞟了一眼升职一小步,而我的命运却大不同,直接是工作、升职一步到位,任班主任,而且还是被强制的。天下主任之多,最小的估计都小不过中学的班主任,但不管怎样说,也是个主任。

 

学生都是各个小学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考进来或其它办法进来的还会流眼泪鼻涕、有的还需喂饭的学生。

 

“他现在已经不需要喂饭了,都做领导了,还很能喝!”

“是嘛?“

 

过去的黄毛小丫头41岁就做正教授了,不仅风华正茂,而且还走南闯北敢来新西兰自驾游了,真是岁月如梭刮目相看了!

 

她敢炒学校的鱿鱼辞了系主任就做老师,一心教书育人。领导开会夸夸其谈,她敢当场退席给脸色不留情面。

 

她说:“我在学校可拽了!像当年老师在学校一样,都是从老师身上学的。”

当场把我笑晕。我说:“你不好的怎么都是向我学的?好的要向我学啦!”

 

其实,作为文人学者,只有具备怀疑一切的眼力劲,才可能推陈出新做出不一般的学问来。清高并坚信自己站得住,不趋炎附势,这是文人学者的风骨。而不是生怕别人看不起,又要出人头地、体面风光,挤出点傲气来作秀。

 

某些文人学者,见了当官的,就点头哈腰,满脸谄媚;或者领导放个屁,就马上提供“数据支持”,还说得头头是道。面对灾民和冤魂,说什么“纵做鬼,也幸福”。这些玩意儿,真是丢尽了文人学者底线和清高的脸!

 

2007年,陈水扁夸人时用“罄竹难书”一词,舆论哗然。历史学家出身的“教育部长”杜正胜,便硬说这成语没有贬义,用在哪儿都行。看来,替主子文过饰非,也是古今统一,两岸皆同。

 

真正有担当的文人学者,秉持良知与人性,恃才而傲有气节。那些没有什么需要坚守,到什么季节,就开什么花,刮什么风,使什么舵。名为“与时俱进”,实为“与势俱进”的阿谀奉承察言观色帮腔帮闲者只讲“节气”的文人学者着实令人不齿。

 

看着她一脸很跩的样子,挺为她高兴和自豪的。

 

我们带他们去Muriwai Beach,这是新西兰最佳的黑沙滩冲浪点,也是世界珍稀候鸟塘鹅的栖息领地。被《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世界30大美景之一。在礁石边数千只掠过的塘鹅,演绎着“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美景。这里也是世界上观察塘鹅的最近观察点。

 

这里的塘鹅有来自远渡重洋万里之遥的俄罗斯但多数来自2000公里之外的澳洲。

 

这些塘鹅对爱情忠贞不渝从一而终,真可谓是爱得死心塌地海枯石烂痴心不改,绝不可能移情别恋。而且还常常会有殉情的动人故事发生,英国BBC这些大媒体等世界媒体对此都有过报道。

 

我想这也是为师的委婉以塘鹅为寄托的爱情家庭观教育吧!

 

吃饭时她又咔嚓咔嚓拍照了一通,说:“这么跩的老师请我吃饭,我要把照片发给同学们看,我也要嘚瑟嘚瑟!”把我笑得差点给呛死!

 

晚上带他们去走走多次在国际获奖的令人匪夷所思引发无限遐想的粉红色步道。我跟她说:“这个步道设计师的立体几何水平比我高。”

“奥克兰花了16亿扩改建这个高速枢纽工程,将原来的桥面移动或升高、桥墩缩小等等办法腾出扩建空间。设计师居然在犬牙交错这么复杂的高速空间中发现了从一条路端弯弯曲曲地穿刺过这个空间到另一个路端从而形成一个步道。”

“步道的上下前后左右都是高速路。”

“哎呀!您不说还真看不出来。这想象力够丰富!”

 

浪漫的粉红步道上的艺术动态灯光以及其它艺术作品点缀着“不识步道真面目,只缘身在此道中”这个极富想象力的设计。

 

时间过得飞快,终于要再次拥抱分别了。她恋恋不舍地说:“您们也要回国看看,您的学生都混得不错,回来让我们好好接待一下。老师师母回到福建,我一定好好地接待你们。”

“谢谢谢谢!代我们给你爸爸妈妈及家人和同学们问好。回到福建也不用你们接待,我会去找你爸爸,叫他把欠我的钢材水泥还到新西兰来!”

 

哈哈哈哈哈!大家再次笑晕了!

 

正是:

 

师生相聚在江湖

抱抱亲亲入画图

纵有新诗堪寄傲

恨无佳句写娴淑




手机版






上一篇:读错别字若可以转正的思维方式是非常反动的
下一篇:天下诗茶本无数 唯有闲人能享之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