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妙妙雅园

段乐三汉俳知识杂谈之二十六

作者: 孙妙捷主编    人气: 656    日期: 2019/7/22


 

一、《段乐三汉俳知识杂谈》之二十六

段乐三汉俳知识杂谈》第26

二十六这条汉俳路

/段乐三

 

我从10岁至今,一直没弃写诗,是因为195447日才10岁时写了一首诗而引起的。

这诗叫《柳树歌》:“港连港,桥连桥,桥边村柳通云霄。一根长杆傍柳立,柳树尖上红旗飘。柳叶壮,满枝梢,村民种田热情高。互助合作献良策,掀起劳动新高潮。柳树粗,牢又牢,红旗飘飘把手招。同出同归同劳动,回家同唱翻身谣。”写的刚成立的新中国,农民互助合作搞生产带来了欢乐。这诗,连续在当时的南县文艺评奖获三等奖和常德专署文艺评奖获一等奖。于是,诗的志趣就来了,每次上作文课,我把老师布置的文题认真写好,写出漂亮文章或诗歌,始终不渝。

1996年,中国与日本表示和平友好,倡议中国评选汉俳百家诗人,日本评选俳句百家诗人。我虽然以前从来没有接触汉俳,更不知道日本的俳句是何物,还是根据中国的汉俳要求写了《吟长江三峡》:“三峡浪流长/千里江陵立画廊/云天鹰自翔”。参赛后,1997116日,此诗被评选为中国汉俳百家诗人代表作,以后收录在日本出版的《对译现代俳句·汉俳作品集》(第二集)中。书中被称为的中国100名汉俳诗人,实际评选了106名,而日本的俳句诗人,只评选了94名。

中国的汉俳百家诗人,其中70%是些诗坛名人。以后才知,这些老诗人,写的汉俳偶尔只在《诗刊》或《人民日报》上现了一现,全国还没有一家专业性的汉俳报纸或刊物。于是,我就想做好事,办个专业汉俳刊物来普及和发展汉俳。

那时,我在职,只是一个职员,没有事物的决定权。那时,我有五个小孩,多半还在读书,也没有好使用的钱。去找领导帮助?脸皮太薄的我又不知如何才能靠近。

想干,又敢干,人就会执着起来。2001年冬,我邀朋友黄明灿及另外一名想试试的文化人,投资注册办中国首家《汉俳诗刊》季刊。当时政策规定,至少要30000元才能注册,我就要求他们为我各垫5000元去办理注册手续,想赶在2002115日前印出创刊号。结果,刊物印出来了,却不如人意,人的志向,难求一心啊!我意思到,不同志,别相谋,便立即解除三人投资协约,向过去的学生汤文斌求助支持汉俳季刊生存。

很快,得到这名学生认可,作为他的企业一个分部投资,任社长,保障刊物印刷发行经费。我与黄明灿任正副主编,做到按时编印刊物提升质量。没想到,却遇上月亮未圆日,全国正紧缩非公开发行的报纸与刊物。省出版局虽然保留了我们这个全国唯一的汉俳期刊,但是,只能列为内部赠送,不许收费,还要将带“报”或者带“刊”的字换掉。于是,《汉俳诗刊》便更名为《汉俳诗人》。此时,想将《汉俳诗人》批准为能收费的公开发行刊物,如同登天之艰。

于是,我为刊物题写了两句话:“名人与新手同坛,研究与创作并茂”,还加上“中国首家汉俳期刊虽然显眼印在封面上方,却同时必须印上“内部资料,免费交流”的字样,一期又一期向国内国外的诗歌组织及爱好者赠送,一期又一期要消耗投资者的费用,印刷费、联系费、刊物赠送邮寄费、上下沟通跑路费,等等。我与副主编黄明灿约定,刊物没有公开发行之前,不取投资者分文劳务费。

一本刊物像一团蒲公英,随风飘落各地,撒下许多种籽,引动学写汉俳的诗人一群又一群。慢慢地,全国各省各地都有了写汉俳的作者,许多报刊也开始发表汉俳作品或者开辟汉俳专栏。

2004926日,我们汉俳诗人杂志社的社长和正副主编,受邀参加完了在北京首都大酒店二楼三会议厅召开的中日短诗研讨会,次日,便去拜访汉俳创始人之一林林老。他已94岁,发音微弱,但是眼神里对我们非常亲切,寄托着希望。陪同人员几次提示,请林老少说话,他还是较为艰难地说了半个多小时。我很感动,更加坚定了把汉俳这面精美的文学旗帜吹动得遍地飘飘的信心。

2005323日,中国汉俳学会在北京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议厅召开成立大会,选出正副会长5人,正副秘书长2人,常务理事5人,理事29人。我与汉俳诗社社长汤文斌当选为常务理事,副社长李国旗和副主编黄明灿当选为理事。在这样一个名额很少的全国性学会领导班子里,我们4人全部成为了汉俳诗领域的领导成员。之后,我们把刊物办得一期比一期丰富,一期比一期活泼,一期比一期精美,一期比一期印数增加。每天,汉俳诗作与汉俳理论探讨文章,像雪花一样向编辑部飞来。

我们的杂志社,社址在深圳,编辑部在长沙。正副主编两人,一人是退休后迁居长沙的我,另一人却还在职工作,相距近300公里的黄明灿。如此情况,从每期征稿到杂志印刷出厂发行,几乎都落在我一人肩头。2006年,我试作将两期的内容合并一体印刷,这样可以省出一些劳动,刊物也显得厚实,还能节约一些开支。

2007年初,正等着社长的财务部为刊物拨款,电话通知说,社长的公司受挫倒闭。眼看到了年中,我便利用剩下的一点余款,减到极少的印刷数量,又出两期一体的合刊,尽量为热情的汉俳作者提供发表园地。

20081024日,我为来访的新西兰国家华文作家协会主席林爽,在湖南新闻大厦主持《林爽汉俳》出版首发式暨研讨会,启动了省级数家报刊及新闻媒体领导,和湖南多名优秀汉俳作者。借这次机会,我向我的汉俳根据地诗友力求帮助杂志印刷费,又编辑了两期合一的《汉俳诗人》,也就是最后的总第23期和24期。这一次,我把诗作编排得满满的,我把文章的字体改小排得挤挤的,尽最大可能,容纳最多国内国外作者的作品。

唯一的专业汉俳期刊停办后,国内国外至今没有新生。我诚恳动员别人的诗词刊物开辟汉俳专栏,让我协助邀请各地优秀汉俳作者投稿,义务为发展汉俳,还做一点打打闹闹的事情。

我像一棵汉俳果树,成熟了几年旺盛的鲜果,终因土壤营养不良和个人缺少适应在沙漠中茁壮成长的能耐,随着年龄的老化而衰弱。

这,是自然现象吗?应该是。可不可以这样说,也是汉俳梦想长成参天大树难以实现的社会问题?

201477  长沙

 

注:原载201482华声论坛2015年新天出版社出版《散记人生》一书中。

 

(段乐三,湖南南县人,中国汉俳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汉俳百家诗人,风雅汉俳学社社长,当代俳诗诗人学会会长,《汉俳诗人》杂志与《风雅汉俳》中外网刊原主编。在国内与美国、德国、法国、日本、巴西、新西兰、新加坡、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报刊和出版物发表诗歌、散文、小说和学术论文六千余件,有的录入学生课本与选为补充教材,有的当选为国家社会科学成果,有的被翻译成英文和日文,出版个人单行本53部与《段乐三文集》13集。)

二、汉俳歌曲

网络图片



手机版





上一篇:新西兰【汉俳杂志】汉俳花絮
下一篇:新西兰【汉俳杂志】编委群汉俳诗专辑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