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做个快乐的地球人

情归鸟

   作者:珂珂    人气: 171    日期:2018/4/7


正聚会时,平平突然宣布:她要移民了。

大家七嘴八舌问:“去美国?加拿大?澳洲?新西兰?”

平平小嘴一扁: “不是啦,都不是啦,是坦桑尼亚。”

“坦桑尼亚?非洲?!”

刹那间大家都瞪大眼静了下来。

平平嫣然一笑,拿出一本像册:“看看你们,真是大惊小怪,坦桑尼亚怎么了?仔细瞧瞧,非洲,那里才是人閒仙境,真正的世外桃源!”

“……嗯,呐,我们都知道非洲很美,原始野性,自然纯朴,是每个热衷旅游的人梦想之地,但要到那样原始的地方生活……”朋友们还真没反应过来。

“为什么要移民去非洲?和谁一起移民?”

平平诡秘一笑,卖着关子:“你们猜猜看。”

朋友们七嘴八舌,各有各的答案,一时间很热闹。

“不会是私奔吧?”

“不会发现了稀有矿藏,要去淘金吧?”

“不会在那里找到了外星人的世外桃源吧?”

“不会……脑子进水-----短路吧?否则怎会选那里移民?”

……

大家猜测越来越离谱,平平只好自揭谜底:“够啦,是我再次找到了‘春天’, 老毕,你出来见见大家嘛。”平平嚷道。

应声,一位高高大大斯斯文文带幅眼镜的黑人出现在厨房门边。

这人可真黑,黑煤炭一样!

顿时,大家脑门上都现出了个大大的问号,互相间瞅瞅,百思不解,此君何许人也?

老毕冲大家点点头,顿时,人群里响起了“Hi”“Hello”的招呼声。

老毕——劳贝勒尔,很斯文很礼貌地用字正腔圆的中文说:“你们好,我,正在做蛋糕,一会儿请大家尝尝我的手艺。”

说着话,老毕举起粘上白面粉的右手,笑了,笑得很爽朗。乌黑的嘴唇衬托着洁白的牙齿,灯光下闪闪发亮。

平平像被采访的主角安坐厅中,用着极快的语速回答着大家的各种疑问,我开始怀疑她是不是不想让那位老毕听得懂。老毕笑了笑,很识相地回厨房了。

其实,大家兴趣盎然,还是缘自最初的印象。那是文革后期,那时的北京有大批的黑老外,常常拖着小女生在大街上搂搂抱抱的,在那个被封锁已久的时代这已经是伤风败俗的现象。而且,几单出事的报导后,大家都尽量躲着黑老外,对他们多多少少有些种族歧视。

我敢说,假如现在平平领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出来,大家肯定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平平这小女子,算的上朋友中的佼佼者,相貌姣好,性格外向。各行各业的朋友都一大箩,办事雷厉风行。往日在丈夫面前,平平是一个极温柔的小女人,后来非常不幸的是,她丈夫英年早逝,这之后她便一直单身。有人说她的择偶标准很高,高的有些离谱,甚至不大理性;也有人说这是她还没有忘记过世的丈夫,拿丈夫的优点和别人的缺点比,这,怎么比?总之,朋友们私下认为,平平很再难嫁,将会孤单的过下半生了。

谁知,老毕出现了。

老毕,北大博士,留校任教,参加中非政策研究多年。除了黝黑的肤色外,年纪学识个子样貌脾气样样出众,没结过婚更没有孩子,这些条件合乎任何佳丽的择偶标准。

据说,老毕在中国生活多年,从不把自己当非洲人看,不照镜子,他就觉得自己是个中国人。

平平呱呱介绍着一切。

从她那波光闪闪的眼睛里看得出恋爱中的小女人,娇羞和骄傲正荡漾其间。

噢,老毕的今天竟是中国的援非政策的受益者呐!

缘自当时周恩来一句话:我们自己不修铁路也要援助非洲修建铁路!于是一批热血青年便直奔非洲,更铸就了老毕的今天。

老毕的家就在离中国援非铁路的筑路工程营地不远的村落里,那时候还是小毕的他,对这些远道而来的黄面孔充满了好奇,光着脚丫天天往营地跑。渐渐他和这些黄面孔的大哥哥熟络起来,时间久了竟自学说了一些中国话,一位大哥哥听说还教他写中国字。

可以想像,当时筑路工地常见这么个黑小子缠着中国人,在非洲的沙土地上用木棍划着中国方块字。

这样的启蒙,学习中文成为了他的目标,自那时起,老毕就和中国有了不解之缘。

受中国文化的感染,小毕很努力的读书,坚持学习中文,终在众多学生中考取了中国留学生。从此,黑小子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他离开了坦桑尼亚,奔赴他心目中早已认定的目的地—中国。

刚开始,他那非洲人自然阳光和乐观的性格,很快吸引了很多女生的注意,他的聪明才智也让许多女生仰慕,可当他想进一步时,女生们又都迴避他,弄得他不知所措。后来他知道了,那是因为他是非洲人,是黑人,有异味。既然不能改变自己的出生,不能改变皮肤,那就努力做可以改变的事。于是他去医院做了液下线手术,并保持一贯的乐观豁达,很快他就遇到了一位他理想的姑娘。在他的勐烈攻势下,姑娘也对他开始倾心。北海的花前月下, 颐和园的孔桥长廊, 到处都留下了他们浪漫的足迹。但姑娘的父母,却从心里排斥一个黑人女婿,他们的约会只得转入地下。这段感情由学生时代开始,十年后变得举步维艰。那姑娘终无法坚持下去,随家人去了加拿大,这场无终之爱,消逝了青春岁月的同时,也消平了他的许多棱角。在伤痛中,小毕长成了老毕,也长成了一个睿智平和的男人。

正当老毕心如止水时,却在一位朋友的聚会中看见了平平。平平也看到了一位被中国文化同化的非洲学者,俩人好像同时被丘彼特的神箭射中般迳自都有了触电的感觉。

在中国生活了十几年的老毕,可以说早是个中国通。由于上次惨痛的经验,他知道要苦心经营他们的爱情,以修成正果,不能再一次失去心爱的人。从此他们小心呵护着感情,将交往的事情没有向家人公佈,也没有向朋友们公开。

这,就是我们一直被蒙在鼓里的原因。

为了解非洲,老毕带平平游历了非洲。他想让平平打破偏见,用自己的直观感觉确认非洲。

果然,美丽的坦桑尼亚不荒蛮,也并不是到处飞沙尘漠,人们不全生活在飢饿和贫穷中。那里土地肥沃,气侯宜人,有很多的欧裔退休后会选择那里定居。

平平眼里这真是一片乐土,在非洲的伊甸园“恩戈罗恩戈罗霍山口---Ngorongoro Crater,”在火烈鸟的湖边,梦幻般的非洲原野,野生动物生机勃勃,自由自在的生活着。

平平一下子就迷上了非洲。

胸有成竹的老毕,申请了一份大学的工作,并趁热打铁,在近海边买好了房子,请好佣人,就等着自己心仪的中国新娘嫁来。

他们商量好了,办好结婚手续后中非两边居住, 16小时的航程早已将非洲和中国拉得很近。

平平甜蜜的说着:“我,是只情归鸟,爱人在哪里,我就飞哪里。”

浪漫的爱情宣言,留驻了满屋人羡慕的目光。

“来呵!尝尝我的手艺!”说着话,老毕端着蛋糕来了,

蛋糕松软香甜,味道真不错!人们纷纷送上祝福,祝福他们在美丽的非洲展开幸福的新生活。

我握了握老毕的黝黑大手,将心中的祝福说出了口:“祝你们,早生贵子!”

闻言,平平笑了,老毕笑了,大家全笑了。



微信热门文章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 没有文章了
下一篇:不一样的春天——樱花街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Save on your hotel - www.hotelscombined.com
  © 2018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